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赚了钱,就得低调做人了,张山自家知道自家念的是什么经。这时代,他的肤色决定,他对刚人可以羡慕、可以嫉妒、也可以恨,都在别人的意料之中,他们有的是预案。鄙视这一招,能用一次就不错了。这些人都是成功人士,最善于总结,回头发现自己的钱少了,就会回忆每一个细节,然后得出结论。更有狠者写成日记,挂在墙上时刻提醒自己。

     小丫头赚了钱,态度那是没的说,第二天一早就帮张山把早餐拿到他的房间。吩咐他慢慢吃后就退了出去,然后回到对面自己的房间等啊等,这早餐消化都该消化一半了,还不见人出门,没道理啊,自己一直看着的,难道一个人出去了?

     按捺不住的她过去推开了张山的门,这货说过他要锻炼自己的预警能力,睡觉从来不关门。伸头往里面一瞧,果然又回到床上睡了,还预警呢,自己来了都不知道。

     “张山,张山。”柳依依轻喊道。

     “干嘛?吃饱了不睡觉。”张山人还是一动不动。

     柳依依见状进来掩上面,走到铁架床边坐下,问道:“今天不出去了?”

     “不出去了,乖乖回去睡觉。”

     “为什么?”

     “没有原因,说了你也不懂。”

     “你是不是生气了?”柳依依轻声问道。

     “生气?我生什么气,我这是丧气好不好,命苦不能怪政府,我在反省自己呢。”

     “又想骗我,是不是看我昨天赚得比你多你心里不高兴?”

     “去,就你那点钱也叫钱。”

     “那你怎么还不出去?”柳依依心中大定,拍了他一巴掌,“起来,像昨天一样出去玩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不行啊,现在我们被人惦记上了,再出去招摇就人恨了,先消失一段时间再说。”

     “为什么?你说自己什么都不怕,现在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有钱不赚,你傻啊?”柳依依想起张山以前忽悠她的话,与其人之道,反其人之身。

     “这个--,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你想,要是你被别人拿走了这么多钱,你心疼不?”张山翻过身把枕头床拦上,挪身躺在上面,问她说道。

     是人都心疼啊,柳依依愁着眉头,又问:“你不是对我说你不怕洋人的吗?”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现在我们在他们的船上,形势比人强啊,忘了这句话了吗?这是他们的地盘,地头蛇猛龙都干不过啊,我有什么办法,你也认命吧,回去睡觉。”

     “他们应该不会把咱们怎么样吧?”柳依依也学着分析,“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

     “跟我这么久你怎么就都没学到一点呢?你一下子拿走了他们这么多钱,还不够坏?换成大洋几百万啊,姑娘。你昨晚是睡安稳了,别人都在想着招怎么对付你呢,你还巴巴的送上门去,叫我怎么说你?”

     柳依依听完有些慌了,赚的钱还没花一分呢,“那怎么办,这里会不会也不安全?”

     “我想应该不会,只要我们这段时间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就好,那样他们就以为我们害怕了,就不觉得丢脸了,现在他们肯定在相互炫耀咱们是胆小鬼,不敢过去了,一来就干死我们。我们老老实实做老实人,没事的。不能什么事都欺负老实人吧,你说是不是?”

     柳依依还是不放心,“干脆下一站我们就下船,你那活也不做了,反正工钱也不高,才十万大洋。”

     “我说不是吧,你有没有想过我这个老板的感受,都你这样,我以后哪来的单,早知道这样就不带你去赚外快了,有了钱就不想干活,你这不行的,不上进。”

     “那你说现在干什么?我娘和我姐都在看书,闷都闷死了。”

     “你问我我问谁啊,没看见我闷在房里睡觉吗?你说怎么办,要不我们下象棋?”

     “下象棋?”柳依依疑惑的看了下张山,猛然想到了什么“好啊,谁输谁给钱。”

     “我说你怎么学坏了,赌博不好不知道吗?”张山装作不解的问道。

     柳依依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当初你教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

     张山心虚的摸了摸鼻子,“那你说,玩多大的?”

     “有多大就多大。”

     “好,你说的,一块大洋一局。”

     柳依依想起以前,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争点气行不?”

     “你来不来,不来我继续睡觉了。”张山说完把枕头搬了下来。

     “再大一点行不?”柳依依问。

     “我傻啊,送钱给你让你看我笑话。睡觉了睡觉了。”

     “那好吧,一块钱也是钱。”柳依依无奈从张山的包里拿出象棋。

     船离开广州后,太阳变得大了起来,张山觉得自己是该把拖到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老大难问题给解决了,不然自己都以为自己有问题了。

     又是夜幕降临的时候,张山逮了个机会偷偷摸摸把柳青青约了出来。

     “你干什么?鬼鬼怪怪的?”柳依依问道。

     “哪有,我在看那小丫头跟来没有,她这几天一直盯得我紧紧的。”张山再看了一下身后的转角,说道。

     见没有人,张山正了正嗓子,“青青姑娘,你说我们出去看一下夜色,你觉得怎么样?”

     过道昏灯的暗光中,柳青青嗔白了他一眼,电得张山瞬间骨头剩下不到二两,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跟那丫头一样一天到晚没个正形?”柳青青边走边说道。

     这什么意思呢,张山也琢磨起了人心,难道不是对方喜欢的类型,好像不妙啊,或者没开始就已经是结局?小心的问道:“怎么,这样不好吗?”

     “你说呢,一天到晚跟她胡闹。她现在怪我当初不借钱给她和你合伙做生意,现在她有钱了说以后也不借我。学着你没个正形。”

     难道喜欢成熟范的男人?在栏杆前停下,张山口由心生,“青青,你是不是喜欢成熟一点的男人?”

     “我干嘛要告诉你。”柳青青又白了他一眼,俯依在围栏上,看着大海。

     这样不行啊,“青青,其实表现成熟的人不好,靠不住。”这时候不贬别人是不行了。

     “为什么?”

     “你想,就像树上的果子,成熟了,摘下来,放不了几天就烂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