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李灼楠讶异地睁大眼睛彻底僵住,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

     人工智能模拟出的雪尤莎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又恢复了一贯的笑容,站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感觉不到。

     “喂?”李灼楠试探性地伸出手,指尖毫无障碍穿过雪尤莎的投影。

     刚才那是幻觉吗?还是能够模仿部分思维模式的程序,借着原主的身份在交代后事?

     雪尤莎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或坐或站,丝毫不觉得无聊,完美的按照程序运行动作。

     “这真是……怎么说呢,像命运吧。”李灼楠冲那个投影飞快地笑了一下,大步走出去,身后是在地平线露出小半个的太阳,将雪原映得一片金黄。

     希望无限的早晨,今天也按时抵达荒星。

     她从地裂中摔落出现在这里,一切境遇只有命运能够解释了。

     金属自动门在身后关闭上锁,傲茵早就等不及的走下旋转楼梯,没有听到智能系统难得的发言,却因为在等李灼楠,所以速度不是很快。

     李灼楠加快脚步追上去险些撞到她的后背,笑容轻浅歉疚:“不好意思,刚刚有点在意你说的事情,出来晚了一些。”

     傲茵的步速恢复正常,单手搭着扶手缓缓下行:“你的心情似乎变好了。”

     “有吗?”李灼楠条件反射地抬手摸了摸嘴角,果然发觉翘起的弧度比平时更深一些,“大概是因为更了解你吧,不对,或许是因为雪尤莎公爵?哪怕是投影笑起来都很有感染力……”

     “你和雪尤莎……是不一样的。”傲茵打断她碎碎念一样的发言,剪短到腰部的头发不像以前华丽得骇人,却多了几分轻快,“你们完全不同。”

     李灼楠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睛,跟不上她的步伐走下楼梯时险些绊倒,脚步踉跄一下:“啊……我也知道完全不同啦,一个是亲王级别战力的夜族,一个是地球人,不过为什么你总是强调这个?”

     傲茵眼疾手快抓住李灼楠的后衣领,避免她咕噜噜一路滚到底层的惨状:“当年枫姬的人囚禁雪尤莎运回母星,仓促间我只抓回了宁托斯于是将一切怒火发泄在他身上,却没来得及处理掉他,不得已率领亲卫追击枫姬的部下,在太空中交战数日。除了对罪魁祸首的憎恨,其实心里也不止一次的埋怨过雪尤莎。”

     继承了亲王级别的力量又有什么用?为什么就不能狠心点将一切危险掐断在刚冒出苗头的时候,现在居然还要她跟着去蹚浑水!

     想拯救雪尤莎的心情是真的,但对她几近柔弱的性格不满也是真的。

     哪怕在被枫姬囚禁的那段时间,也没有放弃过说服固执的亲王陛下选择另一条路,依旧执着探究那些夜族不具备的东西。

     不过像普通夜族那样残忍的人,已经不是雪尤莎了吧……

     而几十年后意外重逢,走私船上宁托斯以李灼楠作为人质,同样是二选一的情况,李灼楠却不是被囚禁时无力反抗或者说不想反抗的雪尤莎,而会抓住机会就恶狠狠攻击一切敌人挣扎求生。

     尽管力量微弱,瞳孔中却燃烧着比谁都明亮炽热的,对活下去的期望!

     李灼楠勉强理解了傲茵的意思才发现脚步在不知不觉中停下,颇为意外的回神,慢慢跳下一级台阶:“应该是因为夜族已经对漫长的生命和厮杀厌倦了吧,不管换代几次都是同一个人,而人类本来寿命短暂,我活得就更不容易了。”

     归根结底,轻易就能得到的东西总是不被珍惜。

     夜族在晶核的作用下有了堪称逆天的战斗力,但逆天的不止一点,还有“传承记忆”这种东西!

     为什么动物在没有任何教导的情况下,生下来就会筑巢捕猎繁育后代?

     写在基因里的天性促使它们本能的完成这些事,而夜族“本能”所包含的内容还有更多。

     记忆就是其中一部分。

     换代时新诞生的孢子会保留上一代最重要的基础记忆,通常是关于文字和当前科技水平的知识,加上幼年体的学习和恶补,能够在一个月内恢复之前的水平和心智。

     偶尔也会出现记住文字以外的情况,无非是当事人认为那些事情比基础知识更重要。比如红冽,重生后完全忘却了过往,却在本能驱使下来到公爵府应聘职位。

     不过对孤傲的夜族来说没有什么人重要,所以这种情况也不多见。除了知识,更多的是保留对最感兴趣的东西的印象。

     比如建筑署的波伊卡公爵,在换代之后先开口报了一串菜名……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们早就厌倦了这样的生命。”傲茵已经走到楼梯尽头,微笑着转身从下方仰望李灼楠,“之前每一次换代,醒来后我看到什么都有种古怪的既视感,一些事情明明呼之欲出却始终都想不起来。”

     要么彻底忘记从头再来,要么完全记住继续进行,这种半忘不忘的状态最让她觉得烦躁!

     或许一次又一次的换代中积攒下某段有趣的记忆,培养出什么有趣的爱好,在死亡前将其记录下来,发誓一定也要在脑海中保留这段经历。

     可是在下一次新生时翻出了前代的珍贵物品,那段记忆恐怕早已流失,只是像翻动陌生人的东西那样查看上一个自己的宝贝,最后撇撇嘴扔的一点都不剩。

     每个夜族是同样的人,又不是同样的人,无法完全和过往诀别,又不能彻底开展新的生命。

     悬在进退两难的境地,永远纠结。

     李灼楠倒没想到她会如此讨厌夜族开挂一样能力,从很实际的角度评论:“有总比没有强吧?我也不很喜欢吃土豆,但末世的时候找到半块就很高兴了。既然不喜欢悬在中间的感觉,那么下次换代前就告诉自己彻底忘记吧。”

     “真是那样也不错。”傲茵在她走下最后的台阶时搭了把手,一同前往餐厅,“我很喜欢你的‘努力活着’,希望也能让我有种活着的感觉。”

     活着的……感觉吗?

     李灼楠不太擅长哲学思考,正在因为生命本质一类的高深话题皱起眉头,不知不觉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餐厅。

     加希娅准备好了早饭,发现从禁室回来的地球人身上没有少个零件,对她露出放松的微笑。

     李灼楠的视线穿过身前的傲茵,突然看到长桌上摆放的各色食物,才发现早上的时光在讲故事中已经过去了大半。

     饿了有东西吃所以感到高兴,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吧。

     ……

     然而,已经足够实际的夜族并不认同她的看法。

     傲茵在用餐结束后用洁白餐巾擦了擦嘴角:“我早就厌倦了海量进食,夜族一天之中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吃上面了,这不算活着,只是在给我添麻烦而已。”

     “没有结婚生子一系列烦恼的人生真是漫长到无趣啊……”坐在右边的李灼楠双手垂在餐桌下,语气毫无起伏的感叹,“你们的人生真是便利。”

     傲茵把手伸过来,两指捏住她的脸颊用力拉扯:“如果上午没什么安排,陪我去看看雪尤莎生前留下的资料吧。”

     “好啊,我本来就没有事情做。”李灼楠用力挣脱开,揉了揉留下红印的部位,皱着眉却答应的很痛快。

     雪尤莎同样关心夜族延续,所认定的方向却和元老会截然相反。

     夜族的基因构造与智慧人种不同,从构造上来讲,他们比起动物更像植物……所以枫姬用了一切手段抓来大量外星生物做实验,都没能得到可以称为“生命体”的胚胎。

     就好像把机器屏幕接到双目失明的人眼睛上,绝对不会获得类似视力的效果,只能生产出一个不伦不类的怪物。

     千百年来没有收获的枫姬,只能凭借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的执念继续试验。

     而雪尤莎选择了另一个方向。

     夜族不具备生物学上繁衍能力,那么想要打破这个诅咒,就只能往同样不具备的方向寻觅,比如感情……确切一点,是爱情。

     然而夜族之间的关系是“竞争者”,压根不会产生仇恨和警惕之外的情绪,她试着将目标放在其他生物上,可得出结论之前就早早死去。

     “我恢复自由后拿到了她的全部研究成果和参考资料,但从很久以前开始,科研院内部就没有人支持雪尤莎的观念,所以就没有组建人手专门研究,只是自己平常拿来消遣。”傲茵用手边的光脑控制客厅的电视,打开后输入一串密码。

     这里的“电视”只是个镶嵌在墙面上的小小球体,能够形成4d全息投影。

     李灼楠用学术探究的目光望向投影里的大量目录和简介,然后觉得自己需要去看一下眼科。

     什么玩意?

     雪尤莎,你临死前说“留下了大量关于感情研究的资料”,就是指这堆乱七八糟的爱情片吗?

     怪不得没人支持你的研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