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视野中一片烟尘扬起的昏黄,坠落的时候,李灼楠只听到了耳旁呼啸而过的风声。

     傲茵在加速度下飞速下降,落地时甚至砸出了深深的凹坑!不过重力作用没有波及到人类身上,李灼楠只觉得重重停顿之后风声消失,揉了揉睫毛上沾的砂砾,睁开眼环视四周。

     脚下传来土地坚实的感觉……她没事?

     傲茵的长裙和头发沾染灰尘,却没丝毫无损美貌,放下她轻松地从凹坑中走出来:“到底了,还能走吗?”

     落地点在浮空艇的阴影之下,和激起浮尘的喧嚣上空不同,炮火没有波及到底层,所以周围的空气还算清新,安安静静。

     李灼楠眼泪汪汪地站起来,擦着眼睛背过身大口呼吸:“咳咳咳!好多灰……我要憋死了……”

     刚刚下来的时候空气质量比雾霾天还可怕,她最初还试图呼喊,后来发现只能让自己吃到一嘴的沙子就放弃了。

     还能有力气抱怨说明心理素质合格,看来泪水也只是因为眼睛进了灰尘。人类尽管力气小了点,其他方面却不容小觑呢……

     傲茵对自己的眼光很满意,把红冽送过来的作战头盔扣在了李灼楠的脑袋上。

     亲卫队的全部成员都在浮空艇下方集合,列队而立一言不发,等待公爵大人回来后整齐划一地从内部反冲了出去。

     纯黑色精巧的战斗头盔在脑袋上自动扣紧,李灼楠怔了一下,很快适应了内部的画面。

     由于后脑部位也安置了监控器,所以新式作战头盔能够看到360度无死角的画面,并且提供实事战况分析。月色时不时被涌起的灰尘遮住,周围景象明明暗暗,在屏幕中却转换成了清晰的夜视画面。

     有头盔辅助,李灼楠看见的东西增加不少。

     比如早就埋伏在浮空艇附近的亲卫队成员,无声无息地迎着轰炸,在攻击间隙穿梭游移,等待远处的同伴切断敌人退路后再一网打尽。

     头盔能够检测能量反应,屏幕上鲜红的部分预示着哪里的攻击最密集。

     这是李灼楠第一次看到奈维尔人的高科技战争,远处的天空红得快要滴血,在视网膜留下深深印记,她闭了闭眼睛,无法承受一般挪开目光,转头注视着身旁的人。

     傲茵迎风而立观察战况,但旁边有个巨大的黑色头盔扭过来,想不注意都不行:“怎么了?”

     眼前的屏幕在那张脸旁边显示出分析过的实力评测,让她变得陌生了许多。

     李灼楠读完一项项繁杂数据,隐约猜出包含了速度和力量的指数,和评定中自己的数据天差地别,询问道:“敌人,是巫帕族吧?”

     “……嗯。”傲茵淡淡应声,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上,“我观察过很多场战争,当敌人是他们的时候,奈维尔人军队的动作就会变得迟钝一些,不至于失去行动能力,可的确不够锐利……所以每次发生这种情况,只能出动夜族的战士。”

     被头盔压住发丝的头顶有些痒痒的,李灼楠想要伸手挠一挠,却发现密封性太好摘不下来,干巴巴地开口:“我读过一些历史资料,好像巫帕族从前的统治也不怎么人道来着,但毕竟他们是同族,想要下狠手消灭还是需要一定勇气啊——”

     “你看,有些顺理成章的认知,对我们来说却是在观察分析后才能得到的结果。”傲茵打断她的话,仍然带着不解望向天边战况激烈的地方,“为什么哪怕是消灭有仇怨的同类,都会出现迟疑呢?感情真是复杂。”

     将浮空艇作为诱饵明目张胆地在旷野停留,直至收到消息的巫帕族恐怖分子按捺不住发动突袭,然后开始反击一网打尽。

     格尔露接到的任务命令是“维持秩序直到九千年庆典结束”,可是当秩序的破坏者出现在公爵大人身边,也只好放弃一切坚持以元老院军部上将的身份给她当保镖。

     既能消灭敌人,又利用了看不惯的对手,这种做法相当符合傲茵的风格,却无法解答她的疑惑。

     李灼楠同样有不太明白的地方,望了一眼周围守护的亲卫队成员,确定在远处爆炸干扰下没有多余的人听到声音,才小心翼翼地开口:“为什么非要知道这个?以夜族的生存模式来说就算没有感情也不妨碍什么啊,不要勉强自己了……”

     她尽量把话说得很谨慎,努力避开“缺陷”或者“天生的”这些字眼,毕竟公爵殿下有着无比强大的自尊心,根本不能直白地承认某些方面输给其他种族。

     “有的,夜族可以有培养出的感情,也能发自内心做出饱含感情的选择。我见到过。”傲茵用无比笃定的语气重重点头,发现身旁的小个子人类不做声,表情不悦了几分,“怎么,你不相信我?”

     李灼楠赶紧拍着胸脯保证:“相信相信!不过,从哪方面看感情对夜族来说都不是必需品吧,就像人类身上长着的阑尾,切掉了也没用处留着还有可能发炎……执着这点有什么意义呢?”

     电磁武器释放出银蓝色光芒和月色交相辉映,远处的战事已经在渐渐平息,前来袭击的巫帕族估计被消灭了大半,残存部队乘坐飞行工具在夜色中仓皇逃离,结局已然注定……

     泛着血和钢铁气味的夜晚中,傲茵的神色有些悲哀:“……我只是想知道,理解什么叫做感情的夜族,是不是一定会走向毁灭。”

     走向毁灭?

     问题太过复杂,不光奈维尔人,连感情丰富的人类在地球毁灭之前都没有得出结论。

     有人坐拥家产无数都不愿意牺牲一块钱的利润,也有人把最后一块面包分给同样饥饿的受难者。

     再比如亲情这种东西,真的是靠血缘维系吗?有人将捡到的弃婴认真抚养长大,也有把亲生女儿当做商品出售的父母。

     爱情更加没有定论,试图在无数次分分合合中找到内在联系,比归纳出宇宙三大定律还要困难。

     直接证据就是,那位发现了三大定律的科学家一生都没有结婚。

     李灼楠真后悔上辈子没看太多心灵鸡汤,现在想给外星人当人生导师,肚子里都掏不出多少墨水。

     那句话说出来,傲茵已经做好了被追问的准备,可是人类沉默半晌没有给出预期反应。

     李灼楠望着废墟出神:“我们来说点实际的吧,浮空艇已经毁了,那今天晚上睡哪里……”

     难得悲春伤秋一次的公爵大人,额头青筋狂跳:“你就睡在这里吧!”

     ……

     傲茵当然不会让人类住在狼藉的交战区,浮空艇已经在战斗中彻底损毁,击退巫帕族之后,进城住在了伯爵提供的居所。

     已经重新装修过的地方,用来招待七公爵也不会太过失礼。

     夜族不用在晚上休息,所以傲茵换了身衣服又去处理庆典相关事宜,让等待表扬的伯爵下属一阵失落。

     李灼楠倒是简单地表达了谢意,换个新环境也没有出现睡不着的情况,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一头栽倒在枕头上,没几分钟就睡了过去。

     均匀的呼吸声很快想起来,不过因为刚刚经历了不少事,李灼楠睡得并不安稳。

     ……夜族的战士真厉害。光剑挥过的地方切口真整齐。匆匆离开的傲茵连东西都没吃,而且好像要去招待其他公爵呢……

     大脑在休眠时依然运转,充斥着杂乱的思绪,构成色彩缤纷的梦境。

     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大概已经睡够了时间,没有赖床习惯的李灼楠揉着眼睛坐起来,发现室内依旧一片漆黑。

     “天还没亮吗……或者是我睡前拉了窗帘?”她咕哝着下床,没留意反穿着拖鞋走向洗漱间。

     不对,记得回来之后就立刻睡着了,屋子里的什么东西都没有碰过!

     但房间始终黑得只能勉强看到家具轮廓。

     李灼楠独自站在屋子中间,蓦地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奈维尔星的智能感应科技早就应用在各个方面,一般来说,房间的灯光会在她醒来后自动开启逐渐增加亮度,既方便又不会太过刺眼。

     但她现在已经走了好几步,卧室里的灯光还是没有亮起的迹象!

     “咔哒咔哒咔哒。”

     李灼楠凭借记忆摸到墙壁上的手动照明开关,反复按下好几次还是没用,却意外地碰到了其他东西!

     温凉柔软,比人类的体温低很多,手感却像顶级的皮革。

     那是一块不知道长在谁身上的皮肤,总之绝对不是墙壁的触感……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触摸到了意料之外的东西。

     鬼片的两大要素已经齐全,现在就差一点似有若无的昏暗照明,能够让李灼楠看清她摸到了什么,然后吓得半死不活。

     这时候应该怎么做?尖叫吗?

     李灼楠捏了捏那块皮肤,确认自己碰到的是一只手,然后冷静地移到指尖部位,把一根手指往反方向用力扳。

     “啊——!”

     意料之中的,她听到了来自别人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