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真是又小气又残忍……明明都自身难保了,还不打算拉拢我一下……”波伊卡满腹怨气絮絮叨叨地走向门口,离开前不甘心的望了眼李灼楠,表情垂涎三尺。

     什么自身难保?

     李灼楠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那个词,所以很疑惑地问傲茵:“他说的……”

     “没有大脑的生物说的废话,你不用放在心上。”傲茵的长腿在这时候发挥出优势,一脚踢上房门,慢慢帮她整理好衣领,“这段时间我……嗯,要处理庆典相关的事宜不能常常回来,所以你要小心别被谁啃了一条胳膊。我留下红冽负责防御工作,从明天起她会留守在周围贴身保护。”

     李灼楠拍了拍脸颊,没有注意到她话里不自然的停顿,觉得今天早上的经历真是提神醒脑,摇头拒绝了公爵大人的好意:“那不是你的亲卫队长吗?还是留下保护你吧,不用麻烦了,反正被你收拾过一顿,应该没有谁会不长眼地过来吃人……”

     这件睡衣的领子太宽,李灼楠的身材又是一马平川型,以傲茵的身高如果有意向,完全可以毫无阻碍地从脖子一路看到肚脐……其间唯一的障碍,就是那道无论如何都不会消失的深紫色伤疤。

     “……说的也是。”傲茵捏了捏她凸出的肩胛骨,意味深长地开口,“像波伊卡那种为了食物不顾一切的家伙,并不多。”

     夜族的战斗力排名是根据爵位而定的,作为公爵的傲茵一定比子爵出身的红冽能打。不过人人都长着手,却不会人人都自己倒茶,这就是身份的差异了。

     再能打的人,也随时需要几个小弟做陪衬!

     “对了,还有一件事。”李灼楠心有余悸地环视四周,走近洗漱间的脚步都迟疑了,“我被波伊卡追逐的时候记得自己跑出了很远,但灯亮之后还是停在原地……”

     傲茵了然,在灯光的手动控制板上敲了敲:“这间屋子是纯金属构造,内嵌环境模拟装置,设置后能够显示不同画面,为居住者虚构出各种各样的环境,如果有需要,将房子改装成海底风格也没有问题。你没有空间定位器官,会迷失方向不奇怪。”

     不是没有尽头,而是以人类的能力察觉不到边际。

     污染为零的一键装修,从今以后想住田园住田园,想住湖边住湖边。

     除了家具不能改变,墙壁和天花板完全能模拟出逼真场景,这种功能是建筑署主导开发的,对于波伊卡来说入侵系统并调试出虚无状态根本不成问题!

     还是一身绛红色礼服的傲茵果然是从会议上临时赶回来的,处理完人类的被食用危机后就匆匆离开。

     临行时走出几步,傲茵将长发抚到耳后回头,神情疲惫却带着极淡的笑容:“你会等我回来么?”

     后知后觉的李灼楠:“这是你的地方,我又没其他事情要忙,想不等也不行啊。那个……路上小心?”

     这个回答勉强是她想要的,傲茵还算满意地离开了。

     ……

     就像公爵大人说的那样,负责庆典的相关事宜让整个娱乐署都无暇处理私事。

     从那天忙里偷闲见了一面,李灼楠至少有三天没有见到她本人,只能从新闻里得到傲茵的最新动态。

     和华夏人的春节差不多,千年庆典对奈维尔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大事。

     在这个关键时刻还偷懒,显然就是十恶不赦的行为了……

     李灼楠穿过空荡荡的庭院,奈维尔星常年不变的春天让植物永远茂盛,努力不去留意角落里尾随自己的身影。

     然而跟踪狂很执着,始终保持着离她三米的距离,带着诡异的笑容跟在身后。

     李灼楠无可奈何地转身叹气:“波伊卡公爵,你真的已经闲到没有事情做了吗?”

     波伊卡用羽扇遮住半张脸,眯起细长的眼睛,笑容狡猾得意:“当然有,不过我翘班了。”

     “……”李灼楠深吸一口气果断转身,在阳光下活动腿脚,尽量不让跟踪狂影响自己锻炼的心情。

     波伊卡阴魂不散的声音在附近响起:“啊……好想咬一口,但吃了之后会被小傲茵揍到换代吧,真纠结啊真纠结。”

     同样都是庆典的负责人,傲茵兢兢业业地去工作,他却把大小事务一并交给手下,一天中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李灼楠附近打转,不光给提供居所的伯爵主人带来不少麻烦,也让被盯着的人类隐隐胃绞痛起来……

     毕竟心理素质再好,也对那道热情到可怕的目光没有抵抗力。

     波伊卡公爵看向李灼楠的眼神,完全是在欣赏一块会走路的点心……

     人类板起一张脸:“你在干什么?”

     “看看你今天长得怎么样。”波伊卡笑眯眯地站在庭院中央。

     很有危机意识的李灼楠坚持日常锻炼,在庭院里慢跑了一圈,直直地站在用绣花手帕猛擦口水的猎食者面前:“你又吃不到,天天看啊看啊,不觉得馋吗?”

     伯爵府上的室内健身房离主人卧室很近,但是她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提出使用申请,尽管绝对能获得允许……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阴天下雨再过去吧,加希娅行动不便,她也不能离开太远。

     “真有趣,你平常就是这样保持自己的美味和健康吗?”波伊卡托着下巴坐在露天的藤椅上,兴致盎然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小傲茵明令禁止他接触人类或者交谈,更别说偷偷啃一下,但对方率先开口,这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因为主动跟他搭话,这家伙好像还更兴奋了……

     李灼楠平静地摇头:“不,只是保持健康而已。”

     “我就说嘛……观察不到你的体重增加,怪不得小傲茵还没有把你吃掉,是想等着养肥了吗?”波伊卡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袖口的精致花纹中掺了金丝,随着动作反射璀璨日光。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只知道进食的!傲茵养活我不是为了当成储备粮,有闲工夫就去加班吧,解决完了庆典的事情还能早点回家……”李灼楠顶着让人胃痛的垂涎目光活动手腕,“人类一点都不好吃啊!”

     波伊卡严肃地纠正她的看法:“不不,对我来说没尝过的东西都很好吃!回家……你希望傲茵早点结束任务吗?”

     “加希娅天天吵着想见公爵大人,而且没什么胃口,再这样下去伤势会更不容易痊愈,这几天只能靠看着傲茵的照片吃饭了。”李灼楠给出最为理智的答案,却隐瞒了自己的想法。

     波伊卡对公爵府的管家小姐不感兴趣,闲闲地晃着手里折起的羽扇:“是么,我这几天都是想着你进食的啊……诶,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不管你要什么,金钱还是土地,或者被宇宙承认的公民身份,只要我给得起……”

     “代价呢?”李灼楠警惕地盯了他一眼,完全不相信有白给的好处。

     “一个小手术。”波伊卡抬手用两指比划出三厘米的厚度,宽松的袖口滑落至肘部,露出夜族天生白皙的手腕,“麻醉之后切掉一块肉不会疼的,我派人查过关于地球人的自愈资料,反正你可以在几个月后自己长出来。”

     ……所以是想切一点拿去吃吗!

     李灼楠突然觉得她就像窝棚里关着的家畜,被抠门主人隔三差五切下一点充饥,然后再多喂点草料养回来,全身都充斥着可持续利用的美好品质。

     等不及回答的波伊卡主动伸手,一瞬间跃起数米停在她眼前,试图把人类带走去做个“小手术”,指尖却在即将碰到她的时候硬生生顿住!

     普通运动衫领口印着小小的贝克维萨族徽,波伊卡恍惚间看到了李灼楠背后傲茵冰冷的幻象,在提醒他不容冒犯。

     “那个,你同意吗?”吃货公爵带着怪叔叔不怀好意的笑容引诱,如果当事人自己点头,哪怕有族徽做盾牌都无法阻止他带走地球人!

     “不同意。”李灼楠无情拒绝了他的提议,“傲茵回来会揍你的,当然,如果打得过我也挺想揍你,虽然出身于什么都吃的民族但我们对食物也有基本的挑剔……”

     这句无礼的话没有激怒始终笑嘻嘻的波伊卡,他弯下腰和李灼楠对视,神秘兮兮地晃了晃手指:“你觉得傲茵这么久不露面只是在处理庆典流程?她应该,没什么可能回来了。”

     “你说什么!”李灼楠向后撤出半米,挣脱出他压迫性十足的气场,“这几天没有从光脑上看到什么大消息啊……”

     波伊卡直起身体慢慢摇头,刷的展开羽扇:“我族的某些事情,是不会让平民知道的哟。想了解傲茵发生了什么事,就让我咬一口吧。”

     李灼楠原地转身,留下一个背影:“那算了,我不想知道。”

     “诶,停下!你等等!”波伊卡发现她是真的打算回去,追过来叫住人类的脚步,“我可以告诉你一点内情!科研院现在出现了某个对傲茵很不利的流言,而且似乎有被证实的迹象……”

     扬长而去的李灼楠:“卖关子对我来说,没用。”

     波伊卡气得跺脚,丢出孔雀蓝的羽扇不轻不重砸向她后脑,又走上前捡起折扇低声提问:“我族始终罔顾宇宙联盟的法律肆意妄为,却有一条人人必须遵守的绝对禁令,你知道是什么吗?”

     李灼楠回头,脑海中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是,不得同族相食。”穿着对襟刺绣长袍的波伊卡依旧一身奢靡气息,表情却变得相当认真。

     李灼楠无端紧张起来,下意识捂住胸口,隔着衣料抓紧那道伤疤:“傲茵她……”

     波伊卡施施然靠近,垂头贴在她耳边,凉凉的气息吹过来:“几十年前夜族共有八位公爵,其中掌管饮食署的那位原因不明地彻底消亡了。本来以我们的繁衍方式,有朝一日彻底灭绝也不足为奇……但就在最近,科研院中有消息散播是傲茵吃掉那位公爵,触犯了夜族唯一的禁令。不过说到处罚结果呢,人数稀少的我们当然不会杀死傲茵执行公正法律,但没收家产或者……强制换代,肯定少不了。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会有胆子天天来她的地盘?”

     “只有同为公爵的贵族才有资格审判傲茵,获得半数支持就能通过处罚条令,现在已经有两位公爵表示支持处刑。”波伊卡侧头,在近处欣赏李灼楠越来越僵硬的表情,“诶,你要不要我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