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一直以来统治这个星球的贵族,因为不属于同一种族所以极其重视双方的融洽相处,从每年的庆典操办就能看出来,毕竟夜族是不过任何节日的。

     但即便如此也没有消除与众多奈维尔人的隔阂,夜族的“善意”中的模板痕迹太重了,就像冰冷的机器执行程序操作,可一旦发生的事情没有被写入程序里,就会立刻暴露出无情的本性。

     荒星的黎明重新降临,病毒在蔓延的第十天终于找到治愈方法。

     尽管治愈率只有七成左右,而且疫苗仍在开发中,星球上的居民仍然感觉到了希望的存在。

     绝对的好消息,因为这一次,作为统治者的夜族没有抛弃他们。

     李灼楠一目十行看着光脑上越来越多赞美公爵大人的言论,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

     病毒没有彻底被消灭,她现在只能住在重重隔离的开发总部,但心情总归不错。

     李灼楠关掉光脑,拨弄了一下手环从桌上站起来,猛一转身却发现屋里多出了个人影!

     傲茵静静的站在身后,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既然灾情已经得到遏制,茧族的进攻也频频失利,帝都方面应该不会在为难你了吧……”李灼楠想来想去选了这句话作为开场白,似乎非常破坏气氛。

     傲茵一言不发的走过来,拉过她的右手直接将衣袖捋了上去。

     右小臂上一个针尖大小的红色圆点,是抽血留下的痕迹,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

     傲茵找到证据一半将右臂拉到她眼前:“这是什么?”

     李灼楠紧张了一下,有种做小偷被当场逮捕的感觉,转念一想自己什么都没做,底气十足地回答:“今天去抽了血,耶果的实验室在收集异族生物的基因样本寻找彻底根治病毒的方法……不光是我,还有很多其他人形生物呢。”

     停顿一下,她决定搬出其他人证明自己行为的合理性。

     傲茵没有放手的打算,很不满的略略低头:“不是之前已经收集过你的其他组织了吗?”

     “应该不一样吧,反正只是采血而已,我又没什么损失。”李灼楠不放在心上,反而因为自己有可能会提供用处而开心,使劲把手臂抽了回来。

     她抓握的力气实在不小,在上面留下一个红彤彤的指印。

     傲茵看了那个指印片刻,郑重提醒:“你体内晶核的存在不能暴露出去,研究你就相当于研究夜族,所以没有下次,我已经警告实验室了。”

     晶核作为能量体不会被x光扫描出来,李灼楠其实没有放在心上,但听到她如此要求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听进去了。

     傲茵脸上的表情顿时很满意,走到小茶几旁的单人沙发上休息:“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李灼楠并不意外的跟过去,就知道没有多种原因,忙碌的公爵根本不可能抽出时间说闲话。

     “我们要离开这里了,等一下就离开星球。”傲茵交叠起双腿平静的开口,“不是放弃这里,而是接到了帝都新的命令,因为管理星球的方式得当没有激发种族矛盾,我的流放到此结束了。”

     李灼楠急忙跑过去从小茶几下的柜子里翻出冻土蓝莓,放在她面前:“能够回到母星是个好消息啊,反正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看来元老会的人很开明嘛,立下功劳就立刻停止了惩罚……”

     “枫姬只是对我无视命令的行为感到愤怒而已,想找个机会把我叫回去好好管理。”傲茵勾起嘴角丝毫不觉得庆幸,搭在曲起膝盖上的指尖轻轻敲点,“你藏了吃的?”

     李灼楠轻松起来的心情再一次沉下去,随意地盘腿坐下:“原来把你叫回去是为了修理一顿吗……有什么就不能好好说,你们真是……”

     傲茵拈起一颗冻土蓝莓,打断她将问题换上了笃定语气:“你藏了吃的。”

     “呃……习惯,习惯,以前末世里饿怕了,所以一有风吹草动就习惯储备食物。”李灼楠立刻把私藏起来打算慢慢吃的水果全部交出去,表情很无奈。

     傲茵并不以这种低热量水果为主食,只是很享受她交出储备粮时那个郁闷的表情,自信的把果实整个吞下去:“枫姬对我构不成威胁,我未必会输给她。”

     “输?”李灼楠觉得她用的字眼很奇怪。

     傲茵的手背缓缓擦过下唇,眼神飘向别处,只是强调:“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你都要站在我这边。”

     “好……等等!”李灼楠先是一口答应下来又觉得不对劲,站起来直直走到她面前,低头望着坐下的公爵,“我当然会站在你这边,但为什么会‘不管发生什么事’?”

     傲茵淡定的抬头和她对视,瞳孔的颜色非常清透:“雪尤莎也好,我也好,经历的所有痛苦不是因为错了,而是因为不够强。我现在有了实力,当然要为当年的自己复仇。”

     “什么叫做……有了实力?”李灼楠拧起眉心,转身将食物拿远了一点逼问,“你要做什么?能说给我听吗?如果不说的话我就把这一盒蓝莓都吃掉了,我真的吃掉了哦!”

     她现在和傲茵基本绑定在了一起,如果公爵大人做什么出格的事被责罚,那么自己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帝都还有个波伊卡心心念念着要尝一口人类的味道呢!

     不过……傲茵应该没什么机会搞破坏吧?

     李灼楠迅速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在脑中梳理一下,好像没有什么能让她暗中搞小动作的机会?

     “庆典,我虚报了九千年庆典的开销攒下大笔军费。”傲茵露出极其得意的笑容,没有任何愧疚地陈述自己吃回扣的事实,“留守病毒爆发的荒星获得民众支持,枫姬……输定了。”

     她不是毫无野心的雪尤莎,空有实力却不会做什么。在时机成熟的今天,一定要将那个人拉下属于亲王的王座。

     将枫姬踢出元老会最好和自己身份对调去管理娱乐署,然后把用同族做实验的秘密公之于众,这个罪过足以让她换代,然后在枫姬幼年体不能露面的那段时间再次接收娱乐署的权力……

     这,才是最完美的复仇。

     ……

     亚洛星深夜,一艘飞船缓缓离开星球,极其普通的民用飞船,和飞机经济舱结构差不多。

     为了继续树立良好形象,傲茵走得很低调,没有让任何不相干的人知道。

     毕竟太空中和地面上的双重危机还没消除,突然公布离开的消息会让平民恐慌,而现存的食物已经养不起几个夜族了。

     李灼楠被安全带固定在座椅上,小臂撑在扶手上陷入无意识的忧郁。

     夜族的果然都是很记仇的啊……居然从那么早之前就开始策划了吗?

     不,应该说是自由后的傲茵一直在策划,只是时机渐渐成熟而已。

     回到帝都之后还指不定有什么动荡呢,虽然获得了新晶核不会输给枫姬,但夜族确立彼此的地位后一般不会有什么调整,贸然变动不知道行不行……

     “在担心吗?”傲茵从客舱的入口进来,沉着脸望了一眼狭小的民用飞船座椅,显然很不满意。

     要不是为了低调,她才不会选择这么普通的交通工具。

     速度很慢,也不如战舰安全可靠。

     李灼楠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啊,就是比较担心加希娅,她从冬眠中醒来还在治疗,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放心,痊愈后她就会来帝都找我们。”傲茵在客舱中走来走去,没有找到满意的位置。

     民用飞船的座椅太狭窄,还不如站着舒服。

     然而这几天积攒的疲惫感越来越重,傲茵勉强坐在离李灼楠很近的另一排座位上,所有扶手收起来也能凑出一张床。

     被嫌弃的飞船尽职尽责离开星球,慢吞吞向着母星飞过去,按照现在的速度计算,会比乘战舰来的时候多花几天。

     李灼楠倒没什么特别抱怨的情绪,本以为旅途就会这么平静过去的时候,飞船突然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震颤带着座位都在抖动!

     傲茵闭着眼睛侧躺在前面一排,声音倦怠:“没什么,这附近是陨石带,被小天体撞上也有可能。”

     “轰!”

     像是为了推翻她的猜测,飞船尾部传来剧烈地爆破声!

     李灼楠在剧烈的震颤中睁开眼睛,视野立刻被闪烁的警示红灯笼罩,看什么都蒙着一片让人心慌的红色。

     爆炸了?

     她立刻解开阻碍行动的安全带,扶着椅背站起来,发现傲茵早已醒来,解下披风丢在旁边,露出利落的贴身服装。

     “殿下!”红冽开启客舱的电子门,发丝凌乱地贴在脸颊上,头盔挂在腰间却没有进来,“有炸.弹躲过了安全检查被安置在尾部,民用飞船的强度一般很低,而且……”

     粒子光剑反手刺向身后,深深没入某个人的胸膛里!

     红冽顿了顿继续说:“伴随爆炸扩散的,还有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