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新年
    餐桌上,老历突然提到要双方家长见个面,顺便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叶棠还以为自己脑袋摔坏了,出现幻听了呢。

     叶棠悄悄地靠近了宋予阳,支起手肘轻撞了一下他,脑袋不着痕迹地歪过去一下,用几乎听不清的气音问道。“你跟我爸刚都说什么了?”

     怎么刚刚还当宋予阳是空气呢,一会儿就谈及家长见面和婚礼筹备的事宜了,这个发展是不是太快了一点,叶棠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全世界。

     “男人的秘密。”宋予阳神秘莫测地回了一句。

     搞得谁稀罕似的,叶棠撇撇嘴,还是多吃两口肉肉比较愉快一点。

     提到双方家长见面的事情,老历突然沉默了下来,轻轻地晃动手里的酒杯,喝下一口,从喉头到胃里都是灼得火辣辣的。“你妈妈那里……”

     每每想起前妻叶涵婷,心里依旧如最初离婚时候那样跟刀割似的疼,时隔这么多年,他也没法挽回,也不敢去挽回了。也只有偶尔见一面,像老朋友那样。

     “我会联系妈妈的。”叶棠搁下筷子,将老历的酒杯夺了过来,扣着不让再喝了。“少喝点。”

     老历闷闷地“嗯”了一声,由着叶棠扣住了他的酒杯,他摇摇头,试图甩去心中烦闷的情绪,故作轻松地笑笑。

     “爸,来吃点排骨,我妹夫做的,味道不错啊。”历尚感觉周围的气压有点低啊,赶紧借着夹菜给岔开话题。“尝尝,真不错。”

     说着给老历夹了一块糖醋排骨。

     “好吃吗?”叶棠托着下巴眼巴巴地看着老历,期待老历能说出几句赞美之词。

     老历顿了下,点头。“比你的方便面好吃。”

     港真,叶棠就给老历煮过一次泡面,还是好几年前她刚刚踏足黑暗料理界时的事儿呢,别的叶棠不敢说,就煮泡面的技术,她现在可是炉火纯青的好嘛。

     叶棠很想反驳来着,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毕竟方便面跟糖醋排骨的段位差的还是比较大的,她还是低调一点好了。

     “总担心你回国以后不是外卖就是方便面,早晚吃出毛病,现在看起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了。”老历说道。

     这话就点深意了,叶棠隐隐地听出了老历对宋予阳的肯定的意思了。

     “爸,那你尝尝这个鱼,我做的。”历尚思忖着自己的厨艺也挺优秀的,怎么也能挨一顿夸呀,献宝似的给老历夹了一块小黄鱼。

     “排骨好吃。”历尚还没等来老历的夸奖呢,他媳妇儿小乔宝宝毫不留情地泼下一盆冷水,浇得历尚的心哇凉哇凉的。

     宋予阳,我们决斗吧!

     历尚宛若一只战败的斗鸡,蔫哒哒往嘴里扒饭,算了,啥也不说了,心累。

     ——————

     因为宋予阳父母工作的特殊性,双方家长见面的时间一推再推,最终定在了除夕当天。叶棠特地早早起来化了妆,准备跟宋予阳一起去机场接宋予阳的父母。

     “宋予阳,你说我是穿这件棉衣呢还是穿这件呢大衣?”叶棠站在衣柜前面,对着手里这两件外套犯难了,一件青春靓丽一点,一件比较干练一些。

     虽然说叶棠之前已经见过一次宋妈妈了,可还是好紧张怎么破,就想给他爸妈留下好印象。

     宋予阳听到叶棠喊他,从浴室里探出半个身子出来,脸颊上还糊着绵密的泡沫,剃须刀才刚刚落下,又撤了下来。“我老婆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你爸妈比较喜欢什么风格的?”叶棠拎着着两件外套走到宋予阳面前,一件一件在身前比给宋予阳看。“给我挑一下嘛。”

     “他们喜欢什么样都无关紧要,老婆是我的,可不是他们的。”宋予阳低头撞了下叶棠的额头,脸上的泡沫不经意蹭到了叶棠的鼻尖上。“你穿什么我都喜欢,不穿也喜欢。”

     话还没说完,叶棠就发觉后腰已经被一双狼爪给扣住了,眼前的脸越靠越近,还恶意地将乳白细腻的泡沫往叶棠脸上蹭,刚化完的妆都花了。

     “禽兽~”叶棠挣扎着要逃,可惜宋予阳力气太大了,没能逃脱。“妆花了你给我化吗?”

     “那你给我刮胡子?”宋予阳一手圈在叶棠的后腰,一手朝她扬了扬剃须刀。“公平交易,嗯?”

     “你不怕花脸?”

     宋予阳的剃须刀不是电动的有护罩的,而是露着刀片的那种,让叶棠给他刮胡须,不怕破相吗?

     要是宋予阳脸上多了几道伤口,明天的头条会不会是#国民男神宋予阳脸上多处挂彩,疑似糟叶棠家暴#?

     “你都不怕花,我当然不会怕。”叶棠都敢让他化妆了,不就脸上可能会多道口子嘛,有什么好怕的。

     叶棠纠结了一会会儿,还是握着了宋予阳递过来的剃须刀,生平第一次给男人刮胡子,有点手抖怎么办?

     脸上的泡沫蹭掉了不少,叶棠拉着宋予阳回浴室,重新挤了一些往他脸上涂,沿着两腮下巴的轮廓,一点点抹匀。

     “白胡子宋先生。”叶棠调皮地在宋予阳嘴唇上方勾勒了两撇八字胡的形状,乍一看特别的喜感,她着急忙慌地甩掉剃须刀,趿拉着拖鞋往外跑,一边还叮嘱宋予阳不准乱动。“别刮掉啊,我马上回来。”

     叶棠几乎跟百米冲刺一样,冲回卧室趴床上去够自己的手机,拿到手后飞快地折回去,半道上还踩了两脚自己刚刚掉地上的外套。

     “来,我们拍个照好不好!”听上去像是征求宋予阳的意见,其实叶棠就是通知他一声而已,话音刚落,叶棠就踮着脚勾住了宋予阳的脖子,凑上去,状似要接吻的模样,在即将触碰到他的鼻尖时,叶棠四十五度俯拍的相机按下了快门。

     角度刚刚好,叶棠心满意足地调了个美颜又加上滤镜才保存下来。

     “老婆,可以开始了吗?”宋予阳凑过去,等叶棠将图片保存好,抽去了她的手机,倒扣在洗手台上面。

     “马上马上。”叶棠重新拿回剃须刀,小心翼翼地贴着他的脸颊往下刮,手抬高了本来就容易累,叶棠又担心把宋予阳给刮伤了,动作特别的缓慢,因此,一刀刮下来,她的手都酸得开始抖了。

     “能蹲下一点吗?”叶棠甩甩手。

     只见宋予阳后撤了半步,叶棠还以为宋予阳要扎个马步什么了,结果他居然掐着她的腰,用力往上一提,将叶棠抱坐在洗手台盆上。

     “这个高度差不多吗?”宋予阳再低下头,让也太那个很顺手就能够上来。

     叶棠试着刮了一下,比刚刚好多了。

     剃须匠叶师傅上岗第一天,任务艰难地完成,她居然没把宋予阳给刮破相了,整个人骄傲得不行,尾巴都能翘上天了。

     “记得五星好评啊。”叶棠摸了摸宋予阳光洁的下巴,就像沉湎在自己作品的艺术家一样,不舍得撒手。

     “调皮。”宋予阳捏了把叶棠的鼻子。

     “得亏我是纯天然呀,不然假体都被你捏歪了。”叶棠一把拍开宋予阳的手,突然扬起脑袋笑问,“现在是不是该到宋男神服务时间了?”

     叶棠抽了两张纸巾把脸上还没消掉的泡沫擦干净,果不其然妆已经花了,索性全部卸光重来。

     值得庆幸的是,宋予阳混迹娱乐圈这么多年,几乎每天都要上妆,对化妆品好歹也了解个五六分,起码不用跟他科普什么是隔离什么是粉底等等了。

     底妆的手法可圈可点,但是宋予阳拿着眉粉当眼影用,叶棠就有点捉急了。“这盘才是眼影啊。”

     “不都是大地色吗?”宋予阳一脸懵圈,虽然眉粉少了俩颜色,可真长差不多啊,不是吗?

     #厉害了我的男神#

     所以说,直男不止永远都分不清楚口红的色号,他们可能也搞不懂什么是眉粉什么是大地色系的眼影。

     叶棠想了想,为了避免自己变成一圈熊猫眼,她还是自己化眼妆好了,等描眉什么的再让宋予阳动手好了。

     “感觉遭嫌弃了。”宋予阳终于体会到了化妆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看来他下次得跟化妆师学一学了。

     最后宋予阳选了支kisskiss520给叶棠涂上,宋化妆师的初服务历经半个小时才终于告一段落,叶棠感觉坐得腿都快僵了。

     可能因为叶棠中间自己动手化了一些,整体的妆容还不错。

     棠爷大总攻v:剃须匠·叶总攻&化妆师·宋男神[图片][图片]

     大过年的,叶棠也不错过机会大虐单身狗一场,这种人就应该拉出去胖揍一顿。

     夜叶曳也:我一脚踢翻了这碗狗粮。

     微凉:化妆不如我男神,膝盖收好!!

     lyn:没什么可说的,我就想去天台冷静冷静[二哈]

     君竹:好的,你已经失去了你的宝宝我了[打滚哭.gif]

     ……

     “外面冷,穿好外套。”宋予阳重新给叶棠拿了一件羽绒服套上,低头刷微博的叶棠一下没注意,等跟着宋予阳上了车,已经在开去机场的路上了,才猛然发现。

     “我的天,穿上羽绒服肿到炸裂。”叶棠瘫在副驾驶座,感觉自己已经是一条废攻了。“你爸妈嫌弃我的话,你得负责啊。”

     “不会的。”宋予阳笑道。

     当晚,叶棠爸妈和宋予阳爸妈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双方家长间的“会晤”,谈论的都是婚礼的事项,叶棠闲着无聊听了一耳朵,什么鬼,为什么结婚的流程这么繁琐?可怕!

     窗外呼啸而起的眼花划破长空,在遥不可及的夜幕中绽开了绚烂的火花。宋予阳从身后圈住叶棠,掌心撑在窗沿上,凑在她的耳畔呢喃。

     “老婆,新年快乐!”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