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酒吧
    昏黄灯光笼罩的米兰运河水面波光粼粼,微风拂过时,印在浮动涌起的涟漪上的灯光和月色像极了吹散飘落的金粉,亮闪闪的,格外的好看。

     游船慢悠悠地在运河上晃悠着,船头站着好几对情侣,挽着手臂撑在栏杆上环视米兰运河区的夜景。

     灯红酒绿的酒吧和各色餐厅几乎将运河两岸彻底占据,入了夜,河道两边形形□□的游客或是都市白领出入于酒吧之中。

     说是出来吃饭的,叶棠死挺在酒吧门口抱着宋予阳的手臂不肯走。

     讲真,她来米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真没踏足过这里的酒吧,尤其是今天还有宋予阳在身边,她就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去。

     “我走不动了,要男神跟我一起去泡吧才能起来。”叶棠耍赖的时候可不会想到自己总攻的称号,活脱脱的小赖皮一只。

     “说好的吃晚饭呢?”宋予阳目光锁定在叶棠那超低领的蝙蝠衫上,而后又落在她短裤下毫无遮掩的笔直大长腿上,并不是很想让叶棠去酒吧。

     “一般酒吧都有吃的哒,实在不行我们回去的时候吃宵夜嘛。”叶棠歪着脑袋靠在宋予阳的肩膀上,只要一抬头,假装可怜的泪汪汪的眼睛就对上了宋予阳的眼。

     宋予阳微微蹙起眉头,伸手拨开叶棠的脑袋,毫无表情泄露的脸上,似乎隐隐地泛着一点危险的警告。“听起来很有经验,嗯?”

     咦,怎么看起来不是很高兴?

     叶棠摇摇头,死皮赖脸地抱住宋予阳,要不是身边来来往往都是人,她都能把自己化身为八爪鱼死缠着他,脸上还是那副赖皮样。“没有没有,一点经验都没有,我是说真的!”

     “男神,考虑一下带我这个乡下人见识一下城里的声色犬马呀?”叶棠见他脸色稍有松动,马上又添了一把火。

     “先吃晚饭!”宋予阳难得硬下心肠假装听不到叶棠撒娇时故意放软的声音。

     叶棠不干了,“先去酒吧,回来宵夜。”

     她虎着脸,嘴巴撅得老高,宋予阳恍然觉得这时候的叶棠就跟爸妈不给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又是委屈又是倔强。他好笑地抬了抬手臂,一把夹住叶棠的脖子,不容置喙地把人给拖走了。“吃饭,走!”

     “宋予阳,快放开我,这样我很没有面子哎。”叶棠挥手拍着宋予阳的后背,她被迫垂着脑袋,低头看过去,身旁尽是闲庭信步的路人,感觉自己老脸一红。

     拐过一个转角,叶棠的鼻子被浓香的食物味道给攻陷了,什么挣扎?放弃放弃,束手就擒,没有立场地投入餐厅的怀抱。

     “嗯,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吃晚饭好了。”叶棠终于被解除禁锢了,她伸直了腰一本正经地说道,俨然忘记两分钟前自己的坚持了。

     “真乖。”宋予阳轻笑着摸摸她的脑袋。

     这场面怪眼熟啊?

     等等,这不是她平时揉太子的手法咩?

     #一脸懵圈#

     可能因为米兰是时尚之都的缘故,餐厅里兼容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哥特风格和现代时尚的创意小心机,两个时代的风格碰撞在一起,居然意外的和谐。

     这个时间点,餐厅里已经基本都坐满了,靠窗的位置更是别想了,叶棠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服务员呈上菜单,宋予阳把它推到叶棠面前,“想吃什么?”

     叶棠的意大利语只学了个皮毛,但是作为一个资深的吃货,那是必须把菜名认得全全的呀,只是有的她认识,可是念不出来又是什么鬼?

     显然,服务员有着相当丰富的经验,从叶棠半生不熟的意大利语中,准确地get了她的意思,然后特别潇洒地留下一个背影给她。

     宋予阳好笑地盯着叶棠懊恼的脸,还在纠结a的发音问题,他支着手臂撑在桌上,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脱口而出。

     #我伙呆#

     不是很懂宋予阳为什么会这么厉害。

     整个一顿饭,叶棠都是用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宋予阳,好几次叉子都送到脸上了,还浑然不知。

     “怎么,我的脸上有花?”宋予阳拿起餐巾擦了擦并无残渍的嘴巴,问道。

     叶棠搁下叉子,托腮看他,“可能我眼里有花。”

     隔壁的一桌刚好也是华人,一不小心听了一两句墙角,鸡皮疙瘩都能抖一地了,恨不得握起刀叉来互相伤害了。

     等吃过甜点,叶棠已经撑成一只废攻了。

     只是歇了一会儿,宋予阳就结了帐,牵着叶棠沿运河岸边,一边吹风一边消食。

     临近深夜了,真正的夜生活开始了,即使只是走在了街道旁,也能听到从酒吧里传出来的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以及人们狂欢的欢呼。

     明明好好地向前走着,宋予阳突然带着她往回折,踏入了最近的一家酒吧。

     人还没进入狂欢的深处,就已经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兴奋感。

     “哇哦,都是辣妹。”叶棠放眼望去,十个里有七八个是胸大腰细大长腿的姑娘,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宋予阳在一旁意味不明地看着她,抬手捏了一把脸,“口哨吹得不错,果然很有经验。”

     “瞎说,我就随便一吹,走了狗屎运。”叶棠还真没说谎,自己在洛杉矶的时候去酒吧的次数屈指可数,多数时候是去把喝得烂醉地室友扛回家,回国了之后还一次没去过呢,才没有什么经验咧。

     宋予阳一副“但愿如此”的表情,带着她挤开人群,找了一一个相对空旷的卡座。

     舞池里的男男女女随着音乐扭动身子,肆意地释放激情和汗水,高台上的披头士乐队忘情地拨弄敲打着手里的乐器,主唱看起来年纪很轻的样子,不过声线好气息稳,尤其高音飙地叶棠腮帮子都软了。

     “简直棒到炸裂。”一曲终了,叶棠不由地鼓起掌,还支起手肘撞了撞宋予阳,“有没有现场听演唱会的感觉?”

     这家酒吧的舞台是开放的,经常有能人异士上台炫技,乐队成员们也表示欢迎,甚至还积极配合对方。

     就叶棠跟宋予阳说话的当口,就有一个一身黑衣皮裤,胡子蓄得老长的男人跳上舞台,不知跟鼓手说了什么,下一刻,全场的目光都被那个架子鼓solo的男人吸引住了,连舞池里欢快的步伐都渐渐放缓下来。

     叶棠这么专注地看着其他男人,身为歌手的男票表示他有一点小情绪了。

     “等我一下。”宋予阳浅浅地抿了一口他手里的伏特加,辛辣的酒精味在嘴里扩散开来。

     叶棠以为他要去上洗手间,“嗯”了一声。

     只是宋予阳去的方向,好像和洗手间的图标反了吧?她想喊住宋予阳,不过毕竟人声嘈杂,她那一点点微弱的喊声很快被吞没在几百号人的私语之中。

     沉寂下来的舞台上又迎来了一个新的身影,这个身影在叶棠眼里尤为眼熟,甚至在场的男男女女中,也有不少认得他的。

     “song!song!”

     宋予阳从吉他手那儿借了一把电吉他,主唱小哥很有眼力见地把自己的座位让了出来,还帮着调节话筒的位置。

     舞台里时不时涌起少女萌动春/心的尖叫,还有的就是喊他的名字。

     原来微博上传的“国际宋”这个称号真的不是瞎说说的,明明应该充斥着*舞蹈的舞池居然像被按了暂停键,伸长了脑袋望向台前。

     宋予阳轻拨了两下吉他弦,丝弦震动的声音直击心底。

     从现场的氛围来看,叶棠恍然觉得自己置身于宋予阳的演唱会了,甚至这次还是vip贵宾专座呢。

     她从卡座望过去,宋予阳就这么慵懒地坐着,手里抱着吉他,开口就是他那标志性的低音炮,简直苏到叶棠心底都放起了烟花。

     歌是宋予阳上一张专辑的主打曲,节奏欢快明朗,尤其歌词甜虐,简直能把单身狗唱得小半年都吃不下狗粮了。

     虽然舞池里面挤了那么多人,可叶棠分明能感受到宋予阳的眼神穿过众人,稳稳落在她的身上,他的嘴角微微地弯起,完全就是会唱歌的荷尔蒙。

     隔壁卡座的妹子正在跟她的朋友科普宋予阳的身份,叶棠暗搓搓地竖起耳朵听墙角,尽管她的意大利语不到位,还是能敏锐地捕捉到夸赞宋予阳的词汇。

     叶棠多么想攀过卡座冒个头过去,特别得意并且猖狂地宣告,“你们夸得要上天的那个song,他是我的男朋友没有错~~~~略略略!”

     然而,叶棠厚不起那老脸,只能在心里暗爽。

     男神名草有主了,这主就是她本人,这么想一想,怎么会感觉那么开心呢?

     为了缓释一下内心小小的悸动,叶棠一不小心一口气喝掉了整杯的血色玛格丽,酒精度数不算很高,可叶棠的两颊就已经爬上红晕了。

     醉倒不至于醉,脸颊红扑扑的,看起来格外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