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宋嫂
    不得不说历尚雇的水军质量都没话说,炒得#送糖cp#这个话题在热门榜上久居不下。直到八月底宋予阳mv开拍之前公布女主人选,又把这个话题掀到了更高的峰顶。

     在一众“我一脚就踢翻了这碗狗粮”的评论中,有个叫“聪聪才不是小短腿”的po主发的一条评论迅速被点赞置顶。

     聪聪才不是小短腿:讲道理,那么多美艳女星,我们钻石宋老五都没有看上,最终折服在腿长一米八的总攻大人的腿咚之下了吗?哈哈哈,找宋嫂,我只服总攻![憨笑][憨笑]

     一个粉丝才11的po主,因为这一条回复,他的微博主页已经被攻占了,各种点赞和队形评论,把他的手机震得烫得快要爆炸。

     叶棠万万没想到,因为这一条评论,她的生涯中除了“总攻”和“棠爷”,又多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宋嫂”。

     起先还就是网上粉丝艾特她的时候叫叫宋嫂,渐渐的,连她的工作团队都开始这么叫她,甚至她进影棚拍摄仰望的mv时,也有工作人员最快叫了她“宋嫂”。

     “宋嫂早。”导演特助是一个特别甜美的小姑娘,看起来比叶棠还要小上几岁,一笑笑起来,嘴角的两个浅浅的梨涡特别的可爱。

     叶棠都被叫习惯了,脚步一顿,倾身探过去一些,特别无奈地笑道,“其实我更喜欢你们教我总攻,或者棠爷。”

     “那棠爷早。”小特助被突然凑近过来的俏丽的脸给惊了一下,赶忙改口。

     叶棠摸摸她的脑袋,“乖。”

     殊不知,这一幕被刚好从休息室出来的宋予阳看到。

     “宋老师来了,那我先走了。”小特助特别眼尖地瞄到了宋予阳的身影,以及他并不是很优秀的脸色,十分识相地自己开路跑了。

     嘈杂的影棚里,大家各自忙着自己手里的活计,鲜少有人注意他们这边。叶棠差不多有一个礼拜没见到宋予阳了,趁着大家不注意,小步跑着冲到休息室门口,一把把倚在门前的宋予阳推了进去,顺手把门给锁了。

     “不是说要中午才到么,怎么已经在了?”宋予阳前些日子一直在m市的影视基地拍摄,除了每晚必通的电话之外,整个人几乎就处在失联状态,好不容易见到人,叶棠自然是不会放弃一点机会吃点豆腐什么的。

     这手啊就是管不住,瞧瞧,就一眨眼的功夫,已经都摸上胸肌了。

     “听说你不是很想被叫宋嫂,嗯?”宋予阳握住了她胡乱作祟的手,拉开了一些距离,拒绝被吃豆腐。

     “没有的事儿。”叶棠想也没想就摇头否认,暗想,这什么耳朵呀,隔了老远还能听到她说这个,简直妖孽。

     宋予阳摆明了不信,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小姑娘的脑袋好摸嘛?”

     “不好摸。”叶棠总算觉出点味儿来了,她就说怎么感觉酸溜溜的呢,感情宋予阳还吃上小特助的醋了?

     不久摸个头嘛,太子被她摸得还少么,怎么不见他吃太子的醋?

     “吃醋了?”叶棠好笑地蹭过去,扬起脑袋巴巴地看着他,嘴角咧的大大的,眉眼完成月牙似的。“我带糖了,吃么?”

     “吃。”

     叶棠摸进自己随身背的小包,里面塞了几支棒棒糖,刚摸到光滑的糖纸,她就被宋予阳压到墙上亲吻。

     “不是说吃糖么。”一吻终了,叶棠气喘吁吁地娇嗔。

     宋予阳舔了舔嘴角,笑道,“我是吃棠啊。”

     不过此棠非彼糖罢了,比起叶棠包里的棒棒糖,还是叶棠更加合胃口一些。

     “棠棠,我想你了。”宋予阳环着手臂圈住叶棠的腰,蓄力一提,竟然单手就把她抱了起来,闲庭信步地坐上沙发,拉着叶棠坐在了他腿上。“太瘦了,一点肉都没有。”

     那只宽厚的手掌贴在她的腰间,收紧了捏捏,连一丝赘肉都捏不到。

     叶棠是模特啊,要是腰上全是肉,那岂不是砸招牌了么。况且,谁说她一点肉都没有的,难道她的ccup就这么不显眼么?

     “我也是有肉的好么?”叶棠生怕宋予阳看不到她傲人的c,特地挺直了腰背。

     哪晓得宋予阳拍了一下她的后背,一脸正经的模样,“别闹,等会儿要拍摄。”

     叶棠表示,她才没有闹啊,明明是他自己把持不住乱想了的。

     “砰砰砰”

     服装师吃力地推着滑轮衣架要进休息室,谁知道门还锁着了,她挥着手给自己扇了扇风,一边砰砰砰地敲门。

     也不知道里边是谁,没事把门锁起来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哼,等会儿非得好好说说里面的人不可。

     当看到开门的人是叶棠时,服装师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有点唐突,人嘛,总是被抱着一颗平和的心对吧。

     尤其是她往里面瞄了一眼,一不小心看到了宋予阳坐在沙发上,她的心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马上就要失血过多而晕倒过去了。

     然而,她还是得坚强地扬起笑脸,跟叶棠打招呼。“嗨,宋嫂,我就是来送衣服的。”

     见叶棠点头,她立马把衣架推进去,火速撤离,“你们继续,继续。”

     这一副“我一不小心目睹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的模样,真是让叶棠苦笑不得,她转头回去向宋予阳无奈地摊了摊手,“所以我们要继续什么?”

     “想继续?”宋予阳状似不经意地把玩这腕上那块价值不菲的手表,抬头间,眼眸中的亮光差点勾掉了叶棠的魂。“晚上来我家。”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宋予阳!”叶棠轻哼一声,“拒绝潜规则。”

     叶棠这一句说的不清不响,却刚刚正好被拎着早餐过来的阿聪听到,只见阿聪一脸懵圈地问,“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他慌忙把早餐往叶棠手里一塞,“那什么,嫂子你们有什么规则要潜的话,边吃边潜,我看看能不能去导演那里拖一会儿时间。”

     说罢,他人就要走了,临走前还回头加了一句,“半个小时够了吗,阳哥?”

     “你咋不上天呢。”

     “滚蛋。”

     叶棠和宋予阳几乎同时喊出口。

     阿聪也是挺无辜的,他一不小心听到宋予阳要潜规则叶棠的真相,你看啊,作为一个贴心的经纪人,都准备厚下老脸去跟导演套近乎磨时间了,还要被如此残忍地对待。

     #委屈地哭了出来#

     ————————

     接近八点半的时候,所有的机位都调试完毕了,灯光和布景也安排妥当了,叶棠和宋予阳也在开拍之前走过位了,一切准备完毕,只等导演一声令下开拍。

     《仰望》的mv是讲述落魄的画家安生在给世界最杰出的青年钢琴家苏沐画肖像时产生了不可明说的悸动,却因为身份地位的悬殊,不得不把这一份悸动藏在心底。当他终于功成名就,苏沐却经历了一场车祸从此都无法再登台演奏,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终于郁郁寡欢。而安生借再次为苏沐作画之名,带她重回当初的画室,一点一点靠近他曾经遥不可及的星光,一点一点暖化苏沐冰凉绝望的心,把曾经没有敢表露出来的感情,通过画来传达给她。

     mv是半现实半回忆的插叙方式展现的,在拍摄之前,导演特地指导了叶棠这个门外汉许久,才正式开拍。

     幽静的画室里,灯光晦涩昏暗,除了为数不多的画具,整个画室空荡又破陋。老式的圆头灯泡低垂下来,刚好悬在苏沐头顶上方二三十公分的位置,她端正地坐在那张又破又旧的靠椅上,双眼毫无生气地盯着正对着她的那面墙,一动不动。

     满室寂静,只有画笔不紧不慢地摩擦着纸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安生隔着画板望过去,灯光下的苏沐仿佛笼罩在一层圣洁的光晕之中,他的眼神充满了爱恋和痴迷,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

     当初的苏沐,那样的高傲优雅,就像是站在世界之巅俯视众生的女王,而他只能仰望,以贪恋却又不敢亵渎的心情去仰望。而如今,苏沐沉浸在挫败的痛苦中无法自拔,失去了梦想的她,仿佛就像被折断了翅膀的雄鹰。

     安生心疼地靠近她,半蹲在她面前,轻轻揩去了她眼角滚落的泪水,仰着头,嘴角弯弯,叫出她的名字。“苏沐,还记得我吗?”

     这一个场景拍了三条才过,对于叶棠来说,这个结果已经是非常非常好的了。虽然在这个场景中,她没有一句台词,但是苏沐的那种没有任何眷恋的情感很难控制,一下控制不好,就可能显得矫揉造作了,叶棠表现的虽然不是特别细腻,总算也差强人意。

     导演喊“卡”的那一瞬间,叶棠紧绷的神经一下松懈下来,她瘫在靠椅上,耳朵里还嗡嗡嗡的,不停地回旋着宋予阳刚刚那句“还记得我吗”,为什么低音炮可以这么撩人,小心脏简直要炸开花。

     第二幕是穿插的回忆场景,还是现在的布景,只是叶棠和宋予阳要重新去换装。再之后的安生的接近和告白,也拍摄得相当顺利,连导演都夸赞叶棠有点天赋。

     “予阳啊,不愧是你选的人。”

     这话其实有双重含意,明白内情的人憋着笑,不明真相的人默默地吃瓜不说话。

     紧赶慢赶,等收工也快要凌晨了,叶棠没有让小优送回家,而是跟着上了宋予阳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