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夹心
    一直以来,叶棠都以为太子是那种除了萌只会犯蠢的喵星人,完全没有料想到有朝一日,它居然会举起爪子反抗。

     “太子,我们要出去啦,快点进来。”叶棠一如往常一样,打开猫包的拉链拍拍顶起的篷布,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一点,不让太子感受到异样的情绪。

     要是换成之前,太子早就迈开小短腿“噔噔噔”地跑过来了,今天却懒洋洋地趴在自己的软垫上,掀起眼皮瞄了下叶棠,调转脑袋继续趴下不理她。

     “快点哦,有小鱼干呢。”叶棠“刺啦”一声撕开小鱼干的包装袋,故意揉搓出很大的稀里哗啦的声音。

     不曾想,太子不仅一朝变得高冷不理人了,还连馋嘴的毛病都自己治好了,说什么都不过来。

     叶棠见自己的糖衣炮弹加甜言蜜语都没有什么卵用,啥都不说了,撩袖子直接把太子拎起来。

     这下把死趴着不动的太子吓坏了,它不停地扭动身子,转头过去要咬叶棠,却又不敢真的下口。

     放开朕,快放开朕,朕不要去打疫苗!

     你们一定是想害朕,刁民。

     铲屎哒,你在哪里,快来救驾呀~~

     太子平坦顺畅的猫生,唯一过不了的大坎就是定期要打的疫苗。

     #时运不济,命途多疫苗#

     可能是听到太子的召唤了吧,刚刚洗完碗的宋予阳擦擦手从厨房出来,见太子还在叶棠手里扑腾,尖利的爪子死死地抠在猫包的边边上,怎么塞都塞不进去。

     朕不要出去,朕生病了,朕不能打疫苗~

     朕是说真的呀!

     话痨一般的太子“喵呜喵呜”地狂叫,试图将自己的心声传达给叶棠和宋予阳,奈何这等刁民居然听不懂它高贵的喵星语,好着急。

     “它真知道是带它去……”叶棠哭笑不得地拎着太子的后颈肉,用嘴型无声地吐出三个字“打疫苗”。

     简直不敢相信,太子这是成精了吧。

     宋予阳点点头,上次带太子打针的时候,它就是这副赖皮的模样,阿聪哄了半天都不肯从床底下出来,最后还是宋予阳那逗猫棒挠它痒痒,才把它从床底下逼出来。

     这次太子死死扒着猫包不肯进去,叶棠又生怕弄疼它不敢使力,宋予阳便出手捏住它软篷篷的小短腿,手指尖绕到肉垫子下面,推开它勾进篷布里的尖利爪子,再迅速一提把它与猫包分离,趁太子微微有些懵圈的时候,赶紧把喵往猫包里一塞。

     大功告成。

     叶棠锁上拉链头的瞬间,太子两只前爪垫在下巴下面巴住前面的覆纱网格,这可怜巴巴的小脸惆怅得能挤出水来。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喵留恋的?

     被宋予阳拎上车后座,趁着叶棠和宋予阳在前面聊天,太子不死心地使劲儿刨网格,说不定能逃出去呢?

     #一只自欺欺人的喵#

     “太子,别瞎动了,没地方逃的。”宋予阳借着后视镜清楚地看到后面太子的一举一动。

     这一声硬生生把正在忙碌着逃跑计划的太子给吓一跳,弱弱地收回爪子,临了还不死心再来一次。

     呵呵,朕就是试试这个猫包结不结实而已,才没有想要逃走啊。

     朕真的一点都不怕打疫苗,朕是说真的。

     其实,太子怕是怕得要死。

     叶棠趴在副驾驶位的椅背上,伸手朝太子招招手,又勾了勾,搅得太子心里痒痒的,生无可恋地发出长长的一声“嗷”。

     “坐好。”

     叶棠半个身子都往后座倾过去了,安全带都快箍不住她了,宋予阳腾出一只手将她掰回来,强行扣回座椅上坐好。

     “老司机,我相信你的车技呀。”叶棠调笑道。

     宋予阳挺想说,我超凡的车技不是展现在马路上的。

     给太子预约的宠物医院也不算太远,宋予阳开车差不多二十分钟就到了。叶棠先下车带太子进去,宋予阳去找车位停车。

     “喵喵喵喵……”到这里,太子意识到今天自己是彻底跑不掉了,它急躁地蹬起猫包来,不停地在猫包里翻身打滚。

     朕说实话还不行嘛,朕超级怕打针的,我们不打行不行哎。

     “太子,打个疫苗,一会会儿就好啦,你要坚强啊。”叶棠隔着网格给太子加油打气,还不忘握着拳头比了一个奋斗的手势。

     宋予阳刚好从外面进来,顺势从后面虚揽了一把叶棠的背部,“走了。”

     不走好嘛,答应我!

     太子不停地哼哼,它真的一点都不想打疫苗,它会死掉的。

     咦,死掉?

     太子仿佛觉得自己想到一个不得了的好主意,它凄厉都哀嚎一声,然后笔挺着仰面躺倒在猫包里面,一动不动地挺尸。

     “太子?太子?”

     叶棠看太子不动了,着急地喊了它好几遍,然而太子就是一动不动,也一声不吭,以至于叶棠怀疑把它给吓晕过去了。

     她想要打开猫包看看太子的情况,却被宋予阳拦住。“装的,就等你开拉链呢。”

     什么鬼,太子真的不是千年猫妖吗,怎么还会装死?

     宋予阳来过这边好多次了,等前台妹纸跟注射室的兽医通过电话之后,就自己凭着记忆把依旧装死的太子拎了过去。

     怎么说呢,也许是刚刚闹得太累了,太子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躺一会儿,结果就不小心睡过去了。

     安静的走廊里回旋着悠长又轻的呼噜声。

     叶棠和宋予阳面面而觑,一下不敢相信太子就这么睡着了,那等会儿打疫苗的时候一定超级顺利的。

     “是太子吗?”里面的兽医还年轻,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叶棠一直觉得男人戴这种眼镜的话有点像斯文败类的形象。而这名兽医,他脸上堆着暖暖的笑,说话也格外温柔,叶棠觉得他跟斯文败类有二分之一是相似的——斯文。

     “对。”宋予阳率先走进注射室,将太子的猫包放在操作台旁的桌子上,打开锁住的拉链,将睡得呼呼的太子抱出来安置在操作台上了。

     注射室里消毒水的味道格外的浓烈,尤其是被抱出来,整只喵被安置在消毒水包围的操作台,一个激灵就从梦里惊醒,在宋予阳和叶棠恍惚间,一跃而起跳上了旁边的桌子,在就着桌子一路往上面的铝合金柜子上躲起来。

     不要逼朕,朕要跳柜了。

     然而它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它家铲屎哒身高190,随随便便伸个手都能把它拉下来。

     围观全过程的兽医小哥不敢置信地推了推即将落到鼻尖的眼镜,无端被大长腿虐了一番。

     而叶棠则是有些心疼太子了,根本逃不出宋予阳的手掌心,可怕。

     “牛医生,夹心好像有点不对。”小护士手里抱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奶喵,风风火火地奔进来。“一早上拉了三次了,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

     宋予阳还和太子僵持着,牛医生看看宋予阳,再看看叶棠,要说先来后到么,还是叶棠他们先来的,只是他们那只喵星人不大肯配合的样子。

     “没关系,我们可以等会儿。”叶棠瞧太子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能够接受事实的迹象,索性让护士抱过来的英短先检查。

     小护士道过谢,就急吼吼地把夹心带过去给牛医生检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吃多了消化不良。

     夹心乖乖地躺在操作台上,软绵绵地喵喵叫,粉嫩的小舌头吐出来舔舔嘴角再舔舔嘴角,软萌得不像话。

     “喵呜?”太子盯住夹心看了又看,不知道哪根神经受了刺激,居然挣脱了宋予阳,自己跳上了操作台。

     叶棠怕它跟夹心起冲突,赶紧想去抱回来,谁知道太子居然温温柔柔地凑过去,小心翼翼地趴在夹心前面,圆鼓溜溜的眼睛与夹心对视,还不经意闪出了闪闪金光。

     “它是看上那只英短了嘛?”叶棠一头雾水,回头问宋予阳。

     看太子痴汉的眼神,多半是在漫漫喵生中初次经历了一见钟情。

     不由得感叹,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叶棠和宋予阳软硬兼施都没把太子劝服,夹心就眨眨眼睛而已,太子就乖乖躺着打疫苗了。

     人和喵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夹心因为拉肚子,小护士先带它离开了,太子伸长了脖子在叶棠怀里扭着要跟过去,刚见面的小美喵怎么走了,朕还没有亲亲它哪。

     一场还没来得及开始谈的恋爱,就被女方“家长”强行扼杀在摇篮里,连多看两眼都不成。

     太子觉得自己差不多已经是一只打过疫苗并且失恋了的废喵了。

     叶棠和宋予阳原先以为太子就一时兴起而已,结果它连着两天食欲不振,连小鱼干都少吃了好几条,俨然一副相思成疾茶饭不思的模样。

     “太子,你的纸盒子都不要了吗?”太子的龙床纸盒居然失宠了,叶棠有些不敢置信。

     太子懒懒地从叶棠脚边走过,就地往阳台的地砖上一趴,有气无力地轻哼,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气音。

     什么都不想说,朕的纸箱根本比不上夹心的美貌。

     叶棠把它从地上抱起来,一下一下地抚摸它后背的毛,“太子,你是想要恋爱了吗?”

     难道只许你跟铲屎哒秀恩爱虐猫吗?

     生气!

     “宋予阳,我觉得要不把夹心买回来当太子妃吧。”叶棠能够感受到太子在她怀里猛地一震,然后撒欢似的狂蹭。

     宋予阳走过来把它一拎,往猫爬架上一放,“如果这样能少一个电灯泡的话。”

     嘿,铲屎哒,我保证不做你们的电灯泡了,给我来一只夹心吧。

     太子站立在猫爬架的边缘,朝宋予阳勾勾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