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开拍
    “小叶啊,第一次拍戏不要有心理压力啊。”

     开机前,叶棠已经听宋予阳给她讲过戏了,等会儿的走位啊、情绪啊,基本也知道要怎么控制了。可是谁能告诉她,她这好端端地跟郑谨言对戏呢,瞿导突然出现在身后是怎么回事?

     关键他满脸和蔼可亲的笑容,刺激得叶棠冒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导演,你这么笑着跟我说话,我才有心理压力啊!

     这话当然是不能跟瞿导说的,叶棠咽了下口水,不着痕迹地吸口气。“我尽量……”

     瞿导满意地点点头,双手反扣在背后,悠闲地踱着步子回去他的“御座”。叶棠回神,重新抽出剧本翻了几页,问,“刚刚到哪儿了?”

     郑谨言还没来得及回答呢,那边瞿导就抄起了他的小喇叭开始吼起来了。

     “速度点速度点。四号机的摇臂抬那么高,拍脑瓜子给谁看?”

     “群演呢,人呢,赶紧就位啊,磨磨唧唧是不是不想干啊。”

     “叶棠,剧本还不收起来,准备待会儿在镜头下看剧本念吗?”

     “郑谨言你笑什么,等会儿死了,我看你笑不笑得出来!”

     ……

     叶棠忧伤得不得了,两分钟前还跟她说不要有心理压力的人,一言不合就要求开拍了,还能不能有点心理准备了。导演,你这样叫我怎么能没有心理压力呢?

     #导演的心思你别猜#

     小优赶紧快步跑过去,从叶棠手里接过剧本,看着她家棠爷一脸的视死如归,小优默默地握拳给她打气。“加油!”

     这场戏是叶棠追击逃亡的成帝,并且成功将他围堵在潺潺流淌的溪流岸边,之后就是郑谨言最最不愿意的被击杀。

     瞿导是在拍摄上是一个极度认真又苛刻的人,每一个细节都要求极大地还原剧本里的每一个字。就比如说现在叶棠骑着的这匹马,人家古装戏都是用一个道具来充数,到最后后期制作替换成一匹疾驰的骏马。而在瞿导这儿,马就该是活生生的马。

     “。”

     红绫狠挥了手中的皮鞭,从顶部的高坡,一路纵横颠簸着直冲下来,身后一大波士兵跟在她身后,有序并且迅猛地杀过去,将刚刚从渡过溪流的成帝死死地围堵在包围圈里。

     红绫居高临下地坐在马背上,半眯着眼细细地扫量成帝,手中的长鞭蓄力甩出去,缠绕住了满身狼狈的成帝。

     他目光冷傲不屑,似乎对红绫这个女子身份感到嗤之以鼻,他从内心里瞧不起红绫,他甚至还在期冀,他的国家还有一个有能力的将士能来救他。

     触目就能将他的不屑纳入眼底,红绫拉扯着缠绕住成帝的皮鞭,将他拽到自己的座驾之前。“你就是孟显鋆的王兄,南疆那个骄奢淫逸的狗皇帝?”

     比起成帝的嗤之以鼻,红绫的嫌恶的样子就表现得更加直白了,她随手将皮鞭抖开,都能将成帝甩倒在后面。

     “cut!”

     叶棠的手还保持在收回鞭子的状态高举过头顶的状态,听到导演喊“卡”,她心里就开始打鼓。

     肯定是要挨骂了呀,叶棠真的超级想把耳朵捂住的。

     “他是欠了你几千万吗,你的眼神都能把人都吃了?”瞿导激动地拍着桌子,口水不小心喷进喇叭里,隐约能听出里面一丝被干扰的沙沙声。

     果真啊,瞿导就是不带扩音喇叭,这高亢的声音都足够让现场每个人都听到了,还天天得废几个扩音喇叭啊,浪费钱。

     “挨骂了。”叶棠掬了一把辛酸泪。

     “再来。”导演吼完,将已经废了一半的喇叭拍在旁边的桌面上,都能看到喇叭边沿的碎片飞了起来。

     之前看别人挨骂,就感觉自己是一只废攻了,哪里能想到,当时的可怕程度还不如现在的百分之一。

     郑谨言悄悄朝她做了个鬼脸,还气死人一样地吐了吐舌头。

     好生气,想虐他。

     再一次开机拍摄,叶棠比之前更加投入专注,生怕一不小心又被导演揪到小尾巴拎出来狂骂一顿。

     然而在一个极度吹毛求疵的处女座导演眼里,叶棠的表现只能说差强人意,与他预想当中的那种完美效果,相差十万八千里。

     瞿导总是能够抠出各种细小的错处,不断地“卡卡卡”,不断地重拍。

     同一句台词说了不下十遍,关键是她要起码从坡上狂奔下来的,她身下那匹马飞奔起来很欢,坚硬的马鞍蹭在大腿内侧,不知道是不是蹭破了皮,火辣辣得疼。

     叶棠脸上再细小的不适的表情,都逃不过宋予阳的眼睛,刚好瞿导又喊停了一次,宋予阳走过去把叶棠带回自己身边。

     “蹭到腿了?”宋予阳的古装剧拍了不少,拍骑马戏的话,大部分情况都会把自己大腿那儿磨得铁青。他们男演员尚且如此,更别说叶棠这样细皮嫩肉的女孩子了。

     “有点。”叶棠不自觉夹紧了腿,讲真,真是火燎似的疼。

     “坐着歇会儿。”宋予阳把叶棠按做在自己的椅子上,然后也不知道他去找导演说了什么,只见瞿导往她那里瞧了一眼之后,居然大发慈悲,给了大家二十分钟休息的时间。

     郑谨言嫉妒得要疯,为什么他从前挨骂的时候,就不见宋予阳挺身而出为他争取休息和琢磨的时间呢?

     二十分钟虽然比较短暂,但对叶棠来说确实是一场及时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她的不适,也避免了影响后面的拍摄。

     宋予阳在休息的时候又提点了叶棠一些地方,让她在拍摄的时候再做调整,结果很幸运地没有被中途喊停,一直拍摄到了将整个场景完全结束掉了。

     红绫反手将手中的□□抵出,干净利落地刺入成帝的胸口。他背后就是溪流,成帝受力往后跌倒,清冽的溪水溅起了巨大的水花。成帝胸口溢出的鲜血汩汩流出,将身侧清水逐渐染红。

     直到最后一丝呼吸都停止了,成帝瞪得大大的眼睛还是满眼的不可思议。

     “卡。”

     终于听到天籁似的喊停的声音,叶棠像是浑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累到趴到在马背上动弹不得。

     “我已经是一只废攻了。”

     ————————

     当晚,叶棠回酒店之后,一心只想赶紧滚到床上去好好睡一觉。早知道演女将这么累,又要跟着武术指导学最基本的招式,还要在马背上颠簸,她当时就应该听wendy的话,打死不来接受这个角色的。

     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既然想要帅,那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痛不痛?”刚刚在剧组也不方便查看叶棠腿上的情况,回到酒店之后,宋予阳第一件事就是小心地将她的裙子推上去探视是否受伤。

     雪白的大腿已经被蹭破了皮,两块硕大的淤痕青紫到发黑了,光是看着就触目惊心。

     柔软的指尖轻轻触碰伤口,叶棠还是痛得皱起眉头,夹紧了腿蜷缩起来。“超级痛。”

     她自己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光景,她还以为蹭破了一点皮而已,那两团青紫着实把她自己吓了一跳。

     “乖别动,我给你去买点药。”宋予阳拦腰把叶棠抱起来安放在沙发上,为了让她靠坐着舒服一点,抽了一个软垫塞在了她的腰背下。

     “不要了吧。”叶棠拉住他。

     宋予阳亲亲她的额头,柔声地安抚。“上了药好得快。”

     酒店附近没有什么药店,宋予阳最终还是打了车出去,良久,才拎着一袋子棉花/酒精和云南白药回来,顺路还打包了一份炒面。

     他推门回房间时,叶棠已经撑不住躺在沙发上睡过去了,只是睡得比较浅,睡梦里感觉边上有个人影,叶棠幽幽转醒,揉了揉沉重的眼皮。“回来了?”

     “先洗澡擦药还是先吃点东西垫肚子?”宋予阳问。

     比起遭罪受痛,叶棠想想还是选择吃。

     b市的昼夜温差比较大,白天热得让人怀疑人生,晚上冷出了天际,才打包回来没几分钟,炒面就已经不是特别的烫了,就残留了一些温吞吞的余温。

     “你不吃吗?”宋予阳是跟她一起回酒店的,也是没时间吃晚饭的,而且他出去一会儿时间,也来不及在外面吃啊。

     叶棠转着筷子卷上了一团炒面,精准无比地塞进了宋予阳嘴里。“你也吃点。”

     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一碗炒面也很快就见了底。

     面也吃完了,叶棠非说刚吃饱不能马上洗澡的,歇了一会儿又一会儿,死活不肯上药。哪曾想把宋予阳给惹急了,直接扛了人送进浴室里面。

     亏得平时实践操作的多,宋予阳顺畅地把叶棠的衣服剥离,自己连人带衣服一起暴露在了喷水的花洒下面了。

     “我不要上药,好疼的。”叶棠抱住宋予阳的胸口蹭啊蹭,试图用撒娇的方式博得同情。

     要换成平时,叶棠这么一撒娇,宋予阳什么都能答应她,这回他也偶尔强硬了一次。“忍忍就过了,不然要发炎。”

     “呜呜~”没能得逞的叶棠眼泪掉下来。

     洗过澡,宋予阳把人直击送回了床上,棉花沾了酒精,都还没有擦上去,叶棠已经开始喊痛了,被宋予阳戳穿以后,老脸一红,拽起被子把头给蒙了。

     “轻点呢!”

     “已经很轻了呀,稍微忍一忍好不好?”

     “好痛,火辣辣地痛!”

     “别乱动啊,乖。”

     ……

     宋予阳跟哄孩子似的,诱哄着给叶棠擦药,她难以克制地叫这么大声,也不怕走过门口的服务员或是其他什么人的听到。

     “宝宝,再喷一点点云南白药,就好了。”

     “那你稍微轻一点,慢一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