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探班
    关于出演红绫一事,宋予阳对叶棠的建议是不要冲动,而wendy的反应更为直白。

     “卧槽,我劝你千万别,如果你不想自己的脑瓜子被砖一样的剧本拍碎的话。”

     dy这话可不是空穴来风,虽然她是带的模特,但是公司里也有不少红到发紫的演员,但凡在瞿导手下打过滚的,谁没挨过这两下子?一个场景要三次ng,分分钟剧本摔过来,随时扯起大嗓门吼一顿,脸皮薄的能直接被吓哭。

     经历过瞿导的摧残又怎样,经不住片子大火之后暴涨的名气和片酬,所以尽管在瞿导手下难熬了一点,挤破脑袋想扎进他剧组的演员还是数不胜数。

     而叶棠不是专业的演员,如果进了瞿导的剧组,很可能被骂到怀疑人生。最最关键的是,要是历尚知道wendy让叶棠接了这个角色的话,大概会砍掉她丰厚的年终奖吧。

     不能冒险,不能冒险。

     偏偏叶棠不信邪,听过了红绫的人设,耐不住蠢蠢欲动的心。

     女将哎,想想纵横沙场,挥刀杀敌的场景,简直帅到炸裂,完全是为她总攻而设定的角色啊。

     人家导演都亲自点名邀请她参演了,再怎么样,都不会被骂得很惨吧?

     况且,她还有男票宋予阳保驾护航呢。

     然而事实证明,叶棠的确是太天真了,瞿导这个耿直任性的大叔,在开拍之后完全就是一个正值更年期的中年大叔好嘛。

     “蒋宇时是冒死进谏,你知道你刚刚演得像什么吗?”导演气急败坏地摔了一个扩音喇叭,马上后面助理又递上了一个新的,他接着上半句说完。“不是像,你刚刚演得就是在找死,成帝不杀你,我都想弄死你了。”

     被骂的是一个起码有十年演艺经验的男演员了,听瞿导一顿教训,不仅不能发怒,还得腆着脸虚心接受。“导演说得是,我再琢磨琢磨。”

     叶棠在瞿导右后方不到两米的地方,刚刚扩音喇叭摔碎的碎片都弹到了她的脚面上,见识过瞿导的暴脾气之后,叶棠推了推宋予阳,低声问道。“我现在说不演了还来得及吗,瞿导会不会用他的扩音喇叭把我脑袋砸出一个洞来?”

     “现在知道怕了。”宋予阳抓着她的手纳入掌心之后,温暖柔软的触感将她紧紧地包覆。“放心吧,挨打的事我来扛。”

     这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男友力吗?

     还好还好,她现在只是来剧组探个班,还没有到正式进组的时间,小肥羊还能养一养再宰。

     “那什么,瞿导拍一部戏得废多少喇叭?”叶棠的视线不经意扫到刚刚助理掏扩音喇叭的那个蛇皮袋里,看这个容量,好像是去批发市场批了几十个的样子。

     “好一点的时候一天废一个,差点的话,一天五六个也是有的。”宋予阳摸了摸下巴,开始回忆上一次在瞿导组里的情形,波澜不惊地曝出数据。

     叶棠讶异了一瞬,她拍腿喊道。“我现在去卖喇叭还来得及吗,瞿导会不会看在你的面子上光顾一下我的生意。”

     “可能以后摔喇叭都会记你账上吧。”宋予阳低头看了一眼畅想着大赚一笔的叶棠,耿直地泼了一盆冷水。

     叶棠冷漠脸。“哦,那算了。”

     亏本的买卖还是别干了。

     正说着,瞿导那边的一个场景终于在经历五次ng之后顺利拍过了,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穿着龙袍的美男子风一样地跑过来,嗯,姿势有点浮夸。

     “啊呀呀,这个妹妹这么眼熟啊?”郑谨言的开场白总是这么……老套,他神情暧昧地撞撞宋予阳的肩膀,“上次见到的时候,还只是mv女主呢,怎么没几个月,都发展到能探班了?”

     “跟你有关系吗?”郑谨言当真对不起他的名字,反正跟正经搭不上边,宋予阳早就习惯了他这副样子,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怎么没关系,这关系到我什么时候得准备礼金啊,你不知道啊,这现在参加一场婚礼要出的礼金是一年一个样……”郑谨言不知怎么就开启了话痨模式,叶棠觉得他现在这喋喋不休的样子,跟她们小区门口总是围一起嗑瓜子聊八卦的阿姨一样一样的。

     等等,怎么就礼金都出来了,他的思维会不会忒跳跃了一点点啊?

     “嘘,瞿导在看你。”宋予阳煞有其事地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郑谨言一听,立马乖乖闭嘴,不敢发出一点噪音惹得导演过度关注他。被宋予阳这么一吓,他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似乎阴风阵阵。他小心翼翼地回过头,尼玛,瞿导根本就在安静地嘬着他的紫砂壶跟布景师说话好嘛,居然骗他,简直不是人。

     全程围观郑谨言脸色变化的叶棠忍不住笑了出来,讲真,郑谨言的粉丝要是知道他们的男神其实一点都不高冷,而是一个二货的话,会不会把微博下面的评论从“啊啊啊啊,男神,我要给你生猴子”统统改成“蠢蠢,乖乖吃药~”

     “宋予阳,你已经失去我了。”郑谨言傲娇地扬起下巴。

     “我并不需要你啊。”宋予阳的反应冷淡到极致,“我觉得你的自我感觉出了点问题,要不要联系个医生给你看看。”

     “不是人。”郑谨言冷哼一声,随机同情地看了看叶棠。“不是很懂你怎么找了这么个男票,熏疼。”

     “因为他帅啊。”耿直的叶棠笑着回答。

     郑谨言颇有气势地整了下龙袍,又摸了一把头发,潇洒地一甩头,发套尾端的长发糊了他一脸。“我也帅呢。”

     “我竟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叶棠看看郑谨言,又看看宋予阳,怎么办,感觉要憋不住了,好想笑。

     此刻无言的沉默,让郑谨言感受到了海那么大的尴尬,好吧,在这对屠狗不偿命的cp面前,他这等单身狗还是夹起尾巴好好做狗吧。

     虽然现实中受虐,没关系啊,在剧中,他可是宋予阳的顶头上司哎,好歹也压了他一级,想想也是蛮爽的。

     当然他可能忘了,他最后的下场比较惨。

     很快场务就来催场了,宋予阳竟然没说他的戏份就在郑谨言的后一场,叶棠开始深深地担忧,他最后都没有过一遍剧本,等会儿会不会被导演摔剧本啊?

     不过想想,宋予阳好歹拿过两届最佳男主角奖,怎么也是一个实力派,她得对自己的男票充满信心啊。

     拍摄的场地换到了一座废弃宫殿后的竹林,工作人员都已经就位,叶棠伸长了脖子,眼睛一直追着宋予阳走场的身影。

     “坐下来一起看?”导演拍拍监视器后面的那只塑料凳子,笑嘻嘻地看叶棠。

     拜托拜托,千万别笑啊,我可是见识过您暴脾气的人哪。

     叶棠像是抖筛子一样狂摇头,她一点都不想坐在导演身边好嘛,真的好怕他等会儿控制不住洪荒之力,又摔一个扩音喇叭的话,叶棠真的会很担心自己即将被碎片刮到毁容。

     “坐太久屁股会大,我还是站着好了。”叶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说完,自己还强调似的“嗯”了一声。

     旁边的导演助理随便听了一耳朵,默默地从塑料凳子上站了起来,摆出一个丁字步,扎扎实实地站好。

     导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继续抄起他的紫砂壶,呷了一口已经不再烫口的大红袍,另一只手随性地推上扩音喇叭的开关。

     “灯光灯光,侧一点,打这么正,观众看死人脸啊?”

     “三号机呢,摇臂再往西切近15°角。”

     ……

     导演噼里啪啦指挥了一大堆,基本将现场调整成最佳拍摄的状态之后,才整个人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喊了一声“”。

     监视器上分不出七八个画面,不同角度同时拍摄,不知道瞿导是怎么看的,还能准确地指挥哪台机器怎么操作,反正叶棠是眼花缭乱。

     这是一场宋予阳个人的镜头,他所扮演的齐王孟显鋆被逼宫上位的王兄囚禁在这座废弃的宫殿已久,终日潦倒,除了饮酒舞剑,仿佛尘世间已经没有任何能够予以他消遣的事情了。

     清冽的酒水一股脑儿灌进口中,来不及吞咽,有些还是从嘴角滑落,沾湿了衣襟。眼眸里的清明已然渐渐褪却,沾染上了朦朦醉意。

     而他舞剑时,脚下的步伐看似毫无章法却一点不凌乱。银晃晃的剑身不停地挥舞,每一招出来又急又猛,杀伐果决。

     镜头追近,屏幕上留下的特写让叶棠惊了一跳。

     这就是入了戏的宋予阳啊,仿佛他真的是那个受尽屈辱的齐王一般,隐忍得让她心疼。

     然而导演对此并不算太满意,他皱起眉头,摸着下巴回忆刚刚的整个场景,明明看起来那么顺畅,宋予阳的演技也不是瞎吹吹的,但总有哪里让他感觉不对。

     “花哨,剑法太花哨了。”导演目光定格在屏幕上的那把剑,“孟显鋆的剑法是追求一击毙命的速度和狠厉,你的剑法狠、快,却多了不必要的起势和回旋。”

     有吗,叶棠表示一点都没看出来啊,瞿导是不是太吹毛求疵了啊?感觉她以后的剧组生活会很艰难哎。

     再看宋予阳那边,武术指导已经受命过去将刚刚宋予阳那套剑法重新修正,认真的男人哪,总是有那种气质能吸人眼球。

     “看的过瘾吗?”瞿导单手支在摆着监视器的桌上,饶有兴味地看叶棠。

     怎么说呢,这眼神看起来让人发毛啊。“好像……有点过瘾。”

     “更过瘾的还在后面。”瞿导笑道。“等你进组就知道了。”

     什么?这下真的背后发毛了,妈妈,我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