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入室
    叶棠本意只是哽一下舒静而已,谁来告诉她,她暴涨的粉丝,以及评论区一片“想嫁”“想娶”“耿直攻”……是什么情况啊?

     一不小心圈了好多粉,叶棠有点懵逼。

     说起来叶棠也真是无聊,竟然可以捧着手机刷微博,一刷就刷到了天黑。半天没喝过水,嘴唇干的都快起皮了,她就起身倒杯水的时间,网络上所有和她相关的热门话题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娱乐圈花边新闻,诸如某模范夫妻私下大打出手,某著名女星陪酒照曝光……不胜枚数。

     肚子实在是饿坏了,叶棠记得冰箱里还有两包辛拉面,她放下水杯,趿拉着拖鞋过去,从冰箱里拿了一包面,又顺带拿了两颗鸡蛋。

     不锈钢锅里的水渐渐开始沸腾,咕噜咕噜冒出一连串晶莹的泡泡,热气腾得眼前白蒙蒙的,涌上脸颊都是热乎乎的触觉。

     叶棠行云流水地拆开面袋包装,大概是有点强迫症吧,叶棠一定得把开口撕得平整没有豁口,等把面饼和调料包一起倒入锅里,她又叠着面袋,折成四四方方的形状,再扔进垃圾桶。

     浓郁的面香扑鼻而来,叶棠难以自制地咽了咽口水,随后将两颗鸡蛋在碗沿上敲碎,先后打入软化的面饼中。

     出锅后,叶棠还铺了一层香浓的芝士片,撒了点炒熟的白芝麻,香气腾腾。

     光是看这卖相,就食欲大增,别说这味道更勾魂了。况且叶棠这会儿饥肠辘辘,要不是刚出锅太烫,她肯定埋头狠狠地吃两口了。

     手机在客厅里短暂地震动,应该是谁发的信息,叶棠想了想,还是先跟她的面面分开一会儿,趁机让它凉一凉。

     接连好几条短信,一条是小乔的,后面几条都是历尚发的。

     小乔:快逃!!!赶紧的!!!!

     叶棠自认没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就微博上跟舒静撕了一场,难不成她还能来报复不成?就算报复,暂时也找不到她这里吧?

     再看历尚的第一条短信,叶棠二话没说,从茶几上抓了钥匙就想跑。

     只因为历尚的短信是——老太太在过来了,麻溜儿的闪。

     历家老太太是谁,她可能是叶棠在国内最最不想见到的人,没有之一。

     人即将跑出门了,想想还是舍不得那碗刚刚下好的辛拉面,又折回去,手指尖裹上几层纸巾,忍着烫捧起面碗就跑。

     东边的电梯正在不停地上升,而另一个一点反应都没有。叶棠唯恐上升的那个电梯里是历老太太,连一刻都没敢多留,扎进楼梯间里往上爬。

     根据叶棠对历老太太的了解,她人既然已经到了,目的是为了来逮叶棠的,那么下面的楼梯口肯定有保镖守着,叶棠是绝对跑不了的。硬闯逃离的话,百分之九十会被强行扛走,只有跑上楼去避一避,说不定能躲过风头呢。

     只是这公寓一共27层,就算叶棠豁出老命,最多也只能爬到15层,不能再多了。

     手上的面碗实在烫的不得了,叶棠吃不消了,赶紧把它往楼梯间的窗台上一摆,汤汁溅出来了些许。叶棠呲牙裂嘴地把烫红的指腹捏了捏耳垂,然而,火辣辣的触感还没消退。

     人在11楼和12楼中间的楼梯拐角休息了一会儿,叶棠快步地往上又爬了几步,从楼梯间探出头去张望,看到刚刚上升的电梯果真停在八楼不动了。

     这公寓是一层一住户的,不可能有谁那么巧选这个时间过来找她的,现在在八楼等着的,肯定就是历老太太无疑了。

     叶棠万分庆幸自己跑得快,没有等对面的电梯上来,不然她现在应该已经被历老太太逮住了吧。

     正想着,12楼住户那扇紧闭的红木大门突然打开,好死不死,走出来的人是宋予阳。

     叶棠完全忘记上次跟宋予阳一起上楼时,他按的楼层是12来着,当下有一种得救的错觉,飞快地又扎进楼梯间,捧着面碗哼哧哼哧地回来。

     “男神,能不能考虑收留我一会儿?”叶棠停在宋予阳跟前,扬起头,笑得格外谄媚。

     说实话,叶棠此刻的形象有些狼狈,还拖着一双明显是室内的家居拖鞋,手里这一碗面热腾腾的,芝士软化得刚刚好,一看就是刚出锅没多久。

     宋予阳当然是不会认为叶棠是故意跑上来找他的,像他们这种随时都要暴露在镜头下的人,如果没有万分紧急的状况,是绝对不会如此不顾形象地出现在任何人的眼前。

     “进来吧。”宋予阳侧过身,给叶棠让出了一条道儿,好让她进门。

     叶棠万万没想到,白天才跟宋予阳闹过绯闻,晚上就登堂入室了。

     宋予阳的鞋柜里清一色排满了锃亮的皮鞋,他从最下面的抽屉里抽了一双还包着塑料薄膜的拖鞋出来,摆在叶棠脚旁。

     “可能有点大,你将就穿一下。”

     “谢谢。”叶棠终于舍得把面碗搁下,吹了吹烫红的手心,弯腰拆除拖鞋上的塑料膜,随后踢开自己的拖鞋换上。

     叶棠套着一条宽松的短裙,对别人来说,这条裙子及膝是妥妥的,而穿在叶棠身上,跟超短裙无异。

     她这么一弯腰,两条笔直的长腿格外的醒目。

     宋予阳不经意瞄到一眼,视线没有再多停留一刻,立即转移开。只是,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的脸颊上悄悄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这是晚饭?”宋予阳倚在鞋柜上,指尖落在面碗边沿,点了点面碗上那只可爱的蓝胖子。

     “嗯。”叶棠愣了一下,而后点头。

     怎么感觉男神似乎在嫌弃这碗面?

     她好歹也是加了鸡蛋和芝士的,味道不要太好!

     “看来肠胃炎住院的苦头还没吃够,嗯?”宋予阳低垂着头,似笑非笑,那一声尾音上扬的“嗯”就如同轻柔的羽毛撩动心底最最软的那一块方寸之地。

     叶棠好想反驳啊,可大脑当机了是怎么回事?

     完全被宋予阳的低音炮给撩到了哎,心跳扑通扑通的。

     “喵呜~喵呜~喵呜~”

     太子不停摇晃着脑袋,小短腿杂乱无章地踩在鞋柜上踱来踱去,接连打了两个喷嚏,粉嫩的舌头露在外面直喘气。

     是谁,是谁毒害朕?

     就趁叶棠和宋予阳不注意,偷偷尝了一口叶棠的辛拉面而已,太子被辣得怀疑喵生,它生无可恋地挥爪刨鞋柜发泄,感觉身体被掏空,差不多已经是一只废喵了。

     “喵~”

     太子一脚踩空,四条小短腿不停地在半空中扑腾,然而并没有够到可以抓住的东西。

     幸好叶棠眼疾手快,一把把它捞进怀里,才避免了太子摔成猫酱的结局。

     宋予阳也是第一反应去接太子,不过终究没有离太子更近的叶棠快,他张开的手臂没来得及收回,又因为惯性的原因,他往前倾了一些,直接将叶棠连人带猫一起压向门板。

     太子在叶棠怀里呜咽,肉乎乎的肉垫搭在叶棠的臂膀上,脑袋蹭啊蹭啊,求安慰。

     而叶棠一下被宋予阳撞懵了,就这个姿势,是壁咚没错吧?

     没想到她叶棠咚了别人那么多年,有朝一日还能被别人壁咚,关键这个人还是她男神?

     不行,她感觉整个人要飘起来怎么破?

     可能马上就要跟太阳肩并肩了!

     蜜汁羞涩!

     叶棠瞪大了眼睛,吧噔吧噔地死盯着宋予阳,刚刚有一瞬间看到男神脸红了耶,该不会是眼花吧?还是自己心跳太快产生了幻觉?

     “咳咳。”被叶棠这么毫不遮掩地盯着,尤其她眼下水波盈盈,任是谁都吃不消。

     宋予阳瞥开眼不去看她,不自觉间,心跳漏了一拍。

     他撤回了将叶棠桎梏住的手臂,不太好意思地摸了下高挺的鼻梁。“太子吃了你的面,我去给你煮点别的吧!”

     听到宋予阳叫自己的名字,太子从叶棠怀里露出脑袋,歪着脸可怜兮兮地看向宋予阳。眼皮耷拉下一些,愁得能滴出水来。

     铲屎哒,刚刚吓死朕了!

     叶棠尚未做出回应,宋予阳就率先转身而去,颀长的身影在灯光的拉长下,印在叶棠的脚畔,只要一弯腰,伸手就能触碰到。

     厨房里起油锅的声音,刀刃撞击砧板的声音交错着,叶棠伸长了脖子探了探,望见宋予阳忙碌的身影,心底难以抑制地燃起一股愉悦的火苗。

     男神给她做晚饭吃耶,简直能幸福得晕过去。

     终于冷静下来的太子,抖了抖一身柔软的毛发,纵身一跃跳到鞋柜上,差点又扎进叶棠的面碗,吓得它赶紧扭头绕开。

     站定了,太子昂起它那高贵的头颅,圆溜溜地眼睛一眨不眨地扫视着这个出现在它领地上的人类,虽然刚刚这个人类救了它一条喵命,但太子仍记着她带来的剧毒差点谋害了自己。

     一人一猫,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僵持着。

     叶棠觉得明明这么萌的小短腿,硬要装面瘫,实在软萌得很,想去揉两把。

     当然,叶棠也这么做了。

     一开始被摸头杀的时候,太子是拒绝的,可偏偏自制力太差了,太子完全沉沦在叶棠的揉摸之下不能自拔。眯着眼睛,万般享受,只要叶棠一停下来,它就挥着小肉垫拍她的手。

     继续啊,不要停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