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迷妹
    傍晚,小区公园里不少老头老太太牵着自家宝贝汪星人溜溜弯儿,叶棠也算赶了场时髦,牵着太子出去溜溜,别问她牵引绳哪儿来的,叶棠是不会承认自己从客厅的珠帘上扯了一根下来给太子绑上的。

     小短腿没啥出息,才走几步路就一屁股坐地上,死都不肯动了。

     “太子,你怎么不走了?”叶棠扯了扯珠链,太子稳扎稳打地坐在地上,地面再烫,屁股也不挪开,就朝着叶棠干瞪眼。

     朕走不动了,朕真的走不动了,朕只想要抱抱!

     别叨叨,抱我!

     叶棠没办法啊,只好把这耍赖不肯走的小祖宗抱起来,圈在怀里兜了一圈公园。

     不用自己晃荡晃荡地走路,还时不时有人摸一把脑袋又捏一把耳朵,太子感觉不要太享受嗷,凑着鼻子蹭到叶棠脖子根部舔了舔。

     叶棠心想自己一定是完蛋了,不仅抵挡不了宋予阳的美色,连他家喵的美色都抗拒不了,一下从迷妹变猫奴,栽了栽了!

     太子显然特别享受现下的时光,所以,每每叶棠有兜一圈就回公寓的意图时,它总能敏锐地察觉到,然后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地呜咽。

     仿佛全世界都欠它一斤小鱼干。

     天色渐渐暗下来,公园中心的小广场一如既往地环绕起红绿两色的灯光,广场舞阿姨们自觉地组队排好,高亢的音乐响起那一刹那,叶棠明显感觉到了太子在她怀里吓了一激灵,然后疯狂地挣扎着想跑。

     救命,朕的小心肝儿被吓颤了。

     原本还对小公园恋恋不舍不愿意回家的太子被这么一吓,说什么都不要继续溜猫了,它只想安静地躲回自己的鞋盒里,思考一下艰难的猫生。

     “吓到了?”叶棠揉揉太子脊背上蓬松柔软的毛发,讲真,她觉得这个音响得把声音关小一点,她耳膜到现在还震得嗡嗡地疼。

     太子有气无力地哼了声,“喵~”

     感觉喵生没有什么能让它再留恋的了。

     走走走,我们赶紧回去,这个地方在谋害朕的耳朵。

     这满脸的怨念都快溢出来了,叶棠好笑地捏了一把太子的肥脸,笑道,“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

     朕这么萌,才不是精呢!太子喵喵地反驳,气呼呼地用肉垫子蹬叶棠。

     软绵绵的肉蹼毫无杀伤力,这小短腿也只够得到她的肩膀,也不知道谁给太子的自信,还想蹬脸呢?

     一人一瞄悠闲地穿过草坪上的鹅卵石小道,渐渐听不到广场舞那躁动人心的声音了,太子才算又活过来了。它表示不是很懂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的品味,为什么就喜欢这种震得猫心慌慌的歌吗?

     ——————

     宋予阳回来得很晚,那时叶棠已经洗过澡,正盘腿坐在客厅里,一边撸着太子,一边撸着王者,托了太子的福,她已经连败好几场了,幸得队友不嫌弃,她真是积了八辈子的好运气。

     “太子,求放过。”天知道太子那么讨厌高亢的广场舞音乐,却对王者的音效蜜汁感兴趣是什么鬼,反正叶棠开一局,它就凑上来捣乱,偏偏还摆出一副“我很无辜”的表情,让叶棠火气窜都窜不上来。

     太子打了个滚躺倒在叶棠腿上,扭着屁股把手机拱开,小短腿扑腾两下拍拍叶棠的手。

     好了,可以开始了!揉得好就加钟。

     感情太子不是对游戏音效感兴趣,而是等着等揉两把?叶棠真是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娇气的毛病是谁惯出来了?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家男神。

     然而叶棠实在无法想象宋予阳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满脸温柔地揉弄太子是怎样的画面,有点迷。

     正想着,门铃声再度响起。

     叶棠下意识抬头看钟,已经快十点了,照道理是不应该有人来按门铃的。

     比起叶棠慢吞吞地起身,太子显然欢快多了,一下从沙发上跃下,小短腿以极快的频率奔驰着凑到门边,蹲守着坐等叶棠开门。

     就这个反应,叶棠都不用凑过去看,也该知道是谁了吧!

     叶棠转身对着阳台那儿的落地窗整了整裙摆,又拨弄了一下头发,要不是怕宋予阳在外面等太久,她可能还得回房间画个妆再出来了。

     早知道就不这么早洗澡了吗,素颜会不会太寡淡了一点?

     太子都等不及了,不停地在门口打转,在它殷切期盼的眼神下,叶棠终于挪过去把门拧开。

     期待中的身影并没有出现!

     阿聪屈膝蹲下,手里抓了一把小鱼干喂给太子吃。

     还以为太子嗅到了宋予阳的味道,才这么激动的,结果它是嗅到小鱼干的味道了。

     叶棠还能说什么呢,可能这就是命吧,一只吃货喵的命。

     掌心里为数不多的小鱼干被太子吃了个干净,转头,太子又蹭回叶棠脚边,仿佛从来不认识还半蹲着的阿聪。

     吃完就翻脸不认人?

     阿聪简直想哭,为了跟男神家的主子搞好关系,他每个月都要拨出些经费来给太子买小零食吃,怎么都吃人的嘴软了吧,谁知道太子每次都吃完就不认人。阿聪的一颗脆弱的心,已经碎得随风飞散了。

     歪歪,都是人啊,差别要不要这么大?

     太子,你跟叶棠才认识几个小时啊,为毛感觉你跟叶棠更亲哎?

     阿聪要去抱太子,哪知道太子傲娇地避开了他的手,躲在叶棠的脚后,还嫌弃地扫着尾巴推开阿聪。

     天地良心啊,阿聪恨不得把太子当主子供了,受到冷待的他,眼泪掉下来。

     “讲真,棠爷你是不是真的会妖术?”蛊惑了男神不说,连男神家的猫都不放过?简直丧心病狂啊。

     叶棠环臂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地看他,“本攻只有攻气,不会妖术。”

     哟呵,腿长了不起是不是,想搞事情是不是?以为我怕你?

     雾草,我还真不敢把你怎么滴!

     阿聪深吸一口气,努力告诉自己,夺大事儿,一定要保持围笑啊围笑!

     摔,忍不住了,要哭出来了。

     搞不定太子,阿聪想了想还是回去搬救兵好了,他就不信,宋予阳出马,太子还能死赖着不回家?

     本就疲惫不堪的宋予阳被阿聪硬拉下楼了,白色衬衫刚刚解开三颗扣子,露出一段精致的锁骨,胸前的肌肤若隐若现。袖扣也已经解开,随性地往上卷了几圈,松松的皱缬着。

     眼底的疲累遮掩不去,却还是极度耐心地弯腰去捞太子。从叶棠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能从宋予阳敞开的领口中,窥探到一片遮不住的春/色。

     突然感觉鼻腔热乎乎的是怎么回事,叶棠不自在地揉揉鼻子,好怕一不小心流出鼻血来,那就尴尬了。

     男神不仅戏好歌赞颜高腿长,连身材都这么好,简直太犯规了。

     叶棠一秒迷妹上身,假装不经意地再瞄两眼,其实心里都憋得快爆炸了,要是能有只手机拍下来的话,简直能舔一百年啊。

     目睹一切的阿聪捂心撞墙,他明明是找宋予阳来把太子抱回家的,怎么看这个情势,随时能把总攻也抱回家啊?

     说好的总攻呢,为毛这眼神、这红晕都跟怀春的少女似的,一点都不攻!阿聪怀疑以前看的t台上的叶棠一定是有人假扮的,一定是这样。

     太子终究是抗拒不了宋予阳的怀抱,一看自家铲屎哒亲自来找它了,非常配合地被他举高高抱进怀里,蹭啊蹭啊蹭,一不小心把衣领蹭的更开了一些。

     叶棠觉得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不然真的要烧起来,起码她现在已经口干舌燥了。

     “叶棠。”宋予阳抱着太子正欲离开,突然脚步一滞。

     回头正对上叶棠火辣辣的视线。

     叶棠脸皮一厚,呵呵笑道,“男神你美色可餐,我多看两眼就当吃宵夜了。”

     “吃饱了?”宋予阳忍俊不禁地笑出声问。

     叶棠不自觉地舔了舔唇角,喉咙口还真是干涩啊,“我能说没有吗?”

     宋予阳只是笑,看着她没说话。而一旁围观的阿聪一脸看破红尘的样子,暗道,套路,全都是套路。

     呵呵,这眉来眼去的,简直没眼看。

     要是再不赶紧撤,阿聪这一双400度的钛合金狗眼马上就要罢工了。

     “债见。”阿聪内心有个小人咬着手帕啜泣。

     叶棠不明所以地看向阿聪类似落荒而逃的背影,不是很懂他这么激动干什么,难不成家里着火了?

     见叶棠发愣,宋予阳沉下了嗓音道,“下周六,你有通告吗?”

     叶棠的所有行程都是小优记好在一本小本本上的,突然被这么一问,叶棠还真是想不起来下周六到底有没有通告。“等我一下。”

     话毕,叶棠飞快地奔进屋里,飘窗的靠垫下面翻出一本彩色条纹的记事本。本子还是新的,没记上几页呢,叶棠很轻易地顺着时间点找到下周六的行程。

     本子上面白纸黑字写着:del访谈,时间13:30-15:30。

     “就一个访谈,是下午的,上午应该会过去彩排。”叶棠拿着本子跑出来,“有什么事吗?”

     “带你去见见人。”宋予阳应声。

     顿了顿,又问,“几点结束?”

     “三点半吧。”叶棠不确定,又翻看了一眼,才回他。

     宋予阳点点头,而后说道,“到时候把地址发给我,结束了让阿聪来接你。去休息吧,晚安。”

     “晚安。”叶棠完全沉溺在宋予阳的低音炮之中,久久没有回神。

     等人都坐了电梯上楼了,叶棠摇了摇脑袋清醒过来。

     没头没脑地被宋予阳说带她去见人,叶棠可是愁得一晚上没睡好觉。去见什么人啊,好歹也透露一下下嘛,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