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大餐
    撩汉一时爽。

     叶棠压着宋予阳一顿狂撩,哪晓得她家男神压着一团火,烧又不敢烧起来,推又推不开她。

     “棠棠,别闹!”

     沙哑性感的声音含糊不清,叶棠还是清晰地捕获了“棠棠”二字,如同沉闷的鼓声,撞进心底,发出嗡嗡的沉鸣。

     宋予阳的手还环在她身后,叶棠借着这个着力点往后仰,与他拉开一些距离。她仰着脑袋,澄澈的双眼毫不避讳地直视宋予阳的眼,四目相对,“别闹?别怎么闹?”

     “是这样?”原本都停止作乱的手指又开始不安分了,有一下没一下地滑着,隔着衬衫的布料,不痛不痒地骚扰起宋予阳悸动的心。“还是……”

     从她的位置凑近一些就能蹭到宋予阳突起的喉结,他锁骨很深,尤其现在这样屏着呼吸,锁骨向上延伸到下颚的线条异常的性感,而不自主蠕动的喉结俨然成了叶棠虎视眈眈的猎物,她玩味地勾起笑,卷着舌尖撩过他颈侧敏感的肌肤,轻轻抬起舌尖撩上宋予阳的喉结,缓缓地打着圈。兴许觉得这还不够,连牙齿都出动了,轻微地蹭上他的喉结,却也没敢用力。

     宋予阳从不怕痒,但是此刻却觉得连心尖上都开始泛起一阵阵又酥又麻的痒意,抓又抓不到,挠又挠不得,惹得心底烧起了一团火,越发的旺起来。

     偏偏始作俑者还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的信号,是一点没有停手的意思。

     “乖,别乱动。”宋予阳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生怕自己稍稍意志松懈下来,就会克制不住自己把叶棠就地办了。

     心口的火烧的他全身血液都要沸腾了,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到即将达到最高值爆表骤停了。

     宋予阳眼睛红得很,看向叶棠的眼神,似乎都能把她灼穿了。

     “好,我不动了。”叶棠乖乖收手,她当然不会这么听话啊,转而狡黠地笑,“换你动,嗯?”

     这隐晦的意思,宋予阳怎么会听不出来?

     本来就快忍不下去了,被叶棠这么言语一撩,所有的意志力顷刻崩塌。他如同挣脱束缚的困兽,肆意地放纵内心深处的渴望。

     想要叶棠!

     天知道他有多想要叶棠。

     想把她圈在怀里亲吻,更想把她压在身下索取。

     这种渴望,经年压抑潜藏,爆发时即如洪水溃堤,一发不可收拾。

     宽松的衣裙根本不必剥离,只消探手而入,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游移、轻抚。绵软的触感在掌心微微发烫,稍微用些力,指缝间都挤满了软肉。

     宋予阳拦腰将叶棠抱起,迈开大步转进最里间的卧室,淡淡的香薰精油的味道弥散在房间里,窗帘拉得紧没,没有灯光,暗沉沉的就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互相探索的彼此。

     昂贵的西装凌乱地落了一地,平整的床单扭起来皱缬着,衬着白玉似的美艳*。湿热的呼吸喷洒在敏感异常的皮肤上,而灵活的手指一点点开阔未知的疆域。

     叶棠身体紧绷着,指节扣住宋予阳的肩膀,用力地都泛白了。

     原来所谓的情/欲就是这样如同烈火焚原的感觉吗,尤其是感受到异物侵入的那一刻,浑身烧的火热,喉咙口烧干似的,沙哑地呻.吟出声。

     她夹紧了双腿,本能地排斥。

     “棠棠,放松。”宋予阳伏在她耳畔诱哄着,自己忍得脖子上青筋都突起了,仍是不敢乱动,生怕伤到叶棠。“乖,听话。”

     暖暖的气息钻进耳朵洞里,酥得叶棠心都颤了。她喘息着深呼吸,渐渐放松绷紧的肌肉,好让他的手指更加深入一些。

     “唔。”叶棠难耐地叫出了声。

     这无疑更是火上浇油,促使宋予阳加快步调,只等实际成熟,趋身探入。

     叶棠感觉自己就像在气流中颠簸的飞机,整个世界天旋地转,晕眩到根本无法在黑暗中看清宋予阳的轮廓,只能用力地抱进他,感受着越来越快的冲击,越来越迅猛的快/感。

     是谁说处男都比较快的?

     叶棠怀疑,宋予阳是披着处男皮的老司机。

     明明都是他在动,为什么身旁那只男神还精神奕奕地把玩着她的头发,而她这个没怎么动的人,已然成为一条废狗了?

     这不科学。

     “疼不疼了?”宋予阳吻了吻她的额头。

     叶棠偷偷地擦了一把辛酸泪,早知道自己不作死撩他了,现在腰酸腿软的,简直就像打过一场仗一样,尤其某个地方还火燎似的疼。

     “嗯。”她往被子里缩了些,试图遮挡自己脸上漫起的红晕。

     “对不起,是我没有控制好。”宋予阳回想起刚才叶棠带着哭腔喊疼的模样,心疼地把她搂进自己怀里,“下次,我会注意。”

     叶棠气呼呼地在他胸口咬了一下,“已经开始想下次了?你的迷妹知道你是这种宋予阳吗?”

     见叶棠还有力气开玩笑,宋予阳总算松了口气。“你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叶棠觉得宋予阳绝对是个心机boy,假借送零食之名来撩她,她零食还没有吃到,自己就被宋予阳吃干抹净了,虽然其实是自己点的火,但是结果还是她被吃。

     呵呵,套路,全部都是套路。

     “饿不饿?”

     该吃晚饭的点,他在吃“大餐”,现在,该是饿了吧。

     宋予阳不说还好,一说,叶棠就觉得自己胃里空空,饿得不行。她在宋予阳怀里打了个滚,脑袋抵在他下巴那儿蹭,“好饿,想吃肉。”

     中午吃的是泡面,晚上这么辛苦,怎么也得吃一顿好的吧,虽然她家冰箱里除了小优买的酸奶零食什么的,根本没有肉肉,可她还就是特别想吃肉。

     “好。”宋予阳捏了捏她的鼻尖,凑下去亲了一口,而后餍足地套上衣服走出卧室。

     叶棠又累又困,没有宋予阳在旁边,很快就睡了过去,但也睡得不睡,很快就被从外面传过来的牛排香味给勾醒的。

     “牛排~”叶棠睡眼朦胧坐起来,揉着眼睛环视周围。

     是她的卧室啊,哪里来的牛排味,是自己做梦吗?可是这梦未免太真实了一点吧,现在还能闻到?

     她起身抽了一件睡袍披上,两条腿酸麻得直打颤,顺着这香味一路摸索过去,就见厨房里有个身影正在忙碌着。

     “醒了?”宋予阳听到餐厅里有椅子拖动的声音,从厨房里冒出一个头来。“坐着等一会儿,马上能吃了。”

     “哪里来的牛排?”叶棠百分之百确信这不是出自她的冰箱,她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不确定地问,“特地去买的?”

     “嗯。”宋予阳眉眼含笑应声。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这都很正常。可是宋予阳一个万众瞩目的明星,出门都要全副武装,裹得亲妈都不认识的明星,居然为了她一句想吃肉,特地跑出去买牛排,叶棠只感觉一股暖流从心头流经。

     她缓慢地挪着步子走到宋予阳身后,被背后环抱住他。

     宋予阳拍了一下她的爪子,“快松手,当心油溅到手上。”

     “不要,不松。”本来还有一点点小煽情,被宋予阳这么一拍,她索性无赖地环着手臂圈住他的腰,顺便隔着衬衫摸两把腹肌,刚刚都没有力气去摸呢。

     宋予阳无奈地笑,“棠棠。”

     “叫我总攻大人。”叶棠抽回一只手,拍了一记男神的俏臀,感觉爽到飞起。

     宋予阳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见油锅里的牛排已经差不多了,便关了火回身正面对向叶棠。“你攻还是我攻?”

     “当然是我。”叶棠昂着脑袋,一副自豪的模样。“我可是大总攻啊。”

     “我明明记得刚刚动的是我。”宋予阳意味深长地笑看叶棠,“你说呢?”

     #竟无言以对#

     #感觉这不是我认识的男神#

     见叶棠被梗住说不出话,宋予阳宠溺地捏捏她的脸颊,“去外面坐好,我把牛排盛出来。”

     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听宋予阳说牛排好了,叶棠立马乖乖地挪到餐桌那儿坐好,眼巴巴地等着牛排上桌开动。

     淋上了黑椒酱的牛排,味道格外的诱人,叶棠光是闻着,眼睛都冒绿光了。

     “谢谢我的宋男神。”叶棠谄媚地说道。

     宋予阳在把盘子摆在她面前时,又不死心问了一句,“所以,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吃?”

     为毛宋予阳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嘛,叶棠眼珠子骨碌一转,笑嘻嘻地回了一句,“喜欢吃你。”

     “是吗?”宋予阳挑起眉梢,似笑非笑。

     叶棠立马察觉到不对,赶紧改口,“喜欢你,不喜欢吃你!”

     “不喜欢?”宋予阳重复着这三个字,低下头凑在叶棠面前,距离近到随时能触碰到她,“刚刚在床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嘿嘿。”叶棠尴尬地笑,从宋予阳手里夺了盘子,埋头切牛排,一边还嘟囔着。“都喜欢,都喜欢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