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过夜
    热腾腾的炒饭出锅,太子的反应明显比叶棠快得多,抖了抖顺滑的毛发,从鞋柜上一跃而下。它多想潇洒地稳稳落地,可就算有一颗放飞自我的心,也抵不过小短腿的残酷现实,太子踉跄落地,差点喵失前爪给把它那胖下巴给磕了,当然这也抵挡不住它凑上餐桌闻一闻的心。

     “快吃。”宋予阳从餐桌上抽了一张至今擦干掌心残留的水迹,顺带把已经探头上桌的太子一把拎住后颈肉,给提回了猫爬架上。

     叶棠点点头,歪着脑袋看过去,一不小心被背影杀。

     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有这种男神,随随便便一个背影都迷死人,简直不让迷妹积极向上追求生活了,每天只想舔舔舔啊!

     叶棠的视线太过炙热,宛若芒刺在背,宋予阳脚步一顿,回头笑道。

     “我知道我美色可餐。”

     “美色可餐”这四个字还是之前叶棠亲口说出来的,现下听宋予阳如是说,怎么听都有一种调笑的味道。

     “但是,你这样光看我,肚子能吃饱么?”宋予阳又问。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宋予阳是歌手的缘故,声音格外的好听,那低音炮卷入耳内,似乎能在自己的胸腔引起共鸣。

     “嘿嘿。”叶棠抿着嘴偷笑,埋头扒了两口炒饭,鲜香的味道瞬间弥散在口腔,还有些烫口的米饭混着嫩滑的炒蛋,叶棠感觉好吃得要上天。

     点亮厨艺技能的男神简直浑身blingbling地发光,想想自己当初的那些黑暗料理,她还是安静地做好泡面界的总攻吧。

     不知不觉,一碗炒饭已经被扒得见底了,叶棠一直偷偷用余光瞄着坐在客厅里安静看剧本的宋予阳,丝毫没有发现喂进嘴里的勺子已然空了。

     接连吃了好几口空气,叶棠总算意识到自己已经空盘了,她很自觉地端了碗进厨房洗干净,而后轻手轻脚地摸到宋予阳身后,偷偷伸长脖子看了一眼。

     “不想回家,还是不能回家?”宋予阳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将翻开的剧本夹了一张书签又合上,侧过半个身子,抬头正面对上叶棠的双眼。

     她还没有收到小乔的安全指示短信,想来历老太太还没撤离,叶棠可不能自己撞枪口上去。

     “再收留我一会会儿,就一会会儿。”叶棠双手合十,十分虔诚地拜托宋予阳别下逐客令,不然她可能要蹲在楼梯间了,随时都可能被保镖逮住。至于被逮住的后果,嗯,叶棠连想都不敢想。

     宋予阳往边上让了一块地方出来,抬手拍拍,示意叶棠坐下来。“怎么,躲债?”

     严格来说,也算是债吧!

     叶棠苦大仇深地“嗯”了一声,就着宋予阳身边坐下,和男神挨得那么近,稍稍弯一弯臂膀就能碰到宋予阳的手肘。

     “所以,我这算是救命之恩?”宋予阳问。

     叶棠摸摸一把,若有所思,“那这次也要以身报恩?”

     他们两个凑在一起聊天,猫爬架上的太子那个急啊。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抛下我,为什么挨那么近,朕要过来了!

     它扑腾着从架子上跳下来,无奈自己本身胖,才跳出没多远,就扑棱扑棱给栽倒了。

     太子凄厉地惨叫,宋予阳早就习惯了太子一惊一乍的日常了,而且沙发很柔软,根本摔不伤,宋予阳就没理它,等它自己装够了爬起来。

     这一招屡试屡败,太子认定在宋予阳这儿寻求一点关爱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它决定得伏在叶棠腿上趴一会儿才能安抚住它受伤的心。

     说干就干,太子目不斜视地爬过宋予阳身边,小短腿“哒哒哒”地沿边走着,径直爬上叶棠的腿,自觉地伏倒等揉。

     叶棠被自来熟的太子躺得苦笑不得,一下没有注意到宋予阳的反应。

     “不说我都忘了。”宋予阳噙着笑,侧身支起手肘撑在沙发靠背上,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撩拨安静享受的太子。

     突然听了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叶棠当然是蒙了的,她问道,“忘了什么?”

     “你的卖身契,得抽个空签一下。”说好的叶棠参演宋予阳的mv,具体事宜还没商榷好,得抽空约上叶棠的经理人来一起签个字。

     卖身契什么的,怎么听起来感觉自己好悲惨的样子?

     叶棠调整了一下坐姿,笑盈盈地回他,“我是有原则的,是卖艺不卖身。”

     “也是。”宋予阳沉吟片刻,又笑,“反正是抵债的,也用不上卖身契了,对吗?”

     #男神的逻辑根本没有问题#

     #总觉得哪里不对#

     “感觉前方有个巨坑!”而挖坑的人是宋予阳,而叶棠她马上就要栽进这个坑里了。

     男神是个好男神,正不正经就不知道了。

     叶棠表示再说下去,自己一定会被带进坑里的,想了想,把宋予阳放在手边的剧本拿起来又给他塞到手里。“你看剧本,当我是空气嗷。”

     明天宋予阳没有戏份,而且他早先就已经把自己的台词过了一遍了,根本不用急着看它。只是叶棠都把剧本塞进自己手里了,宋予阳没有推拒,闲适地靠坐在沙发上,一行一行浏览剧本走向。

     满室寂静,只有宋予阳翻阅剧本时,纸张轻微摩擦的声音,以及躺在叶棠腿上酣睡的太子的浅浅呼噜声。

     叶棠给小乔发短信,她也没回,历尚也不给她转播实时战况,叶棠一遍一遍刷着短信的页面,差点以为自己欠费停机了,还特意登了营业厅网站查明细。

     事实证明,只是他们没有回音罢了。

     也不知怎么的,叶棠刷着网页就开始犯困了,越发沉重的脑袋摇摇晃晃的,随时都要身子一歪栽倒下来了。

     “叶棠?”宋予阳轻轻碰了下叶棠的手臂,没把人唤醒,反倒是这么一碰,叶棠顺势倒了下来。

     宋予阳深怕她倒在沙发上,撞击太大,赶忙拦了手托住她,将叶棠稳在自己的肩膀上。

     “睡着了?”宋予阳鬼使神差地捏了下她软滑的脸颊,手感似乎比自己预料的更好一些。

     大概是被宋予阳捏了一下,叶棠不安分地挥舞起手臂要去拍掉宋予阳的作案魔爪,整个人扭动着往他怀里蹭了蹭。

     嘴里还不满地发出轻哼,眉头紧紧蹙起,好像有多不高兴似的。宋予阳索性不再试图把她叫醒了,任她靠在肩膀上睡过去。

     支在膝盖上的剧本落到地上了,把沉睡的太子惊醒,一跃跳得老高,它弓起背,戒备十足地环视四周,随后才慢悠悠地晃回自己架子上去。

     叶棠的手机没开声音,一条短信传过来,在茶几上“滋滋滋”震动了几下,仍是没把叶棠给唤醒。

     宋予阳解不开叶棠的密码,扫一眼看过去,只剩半条滚动的消息,只说了“老太太还在。”

     想必短信中提及的老太太就是叶棠口中的“债主”,这么晚还没离开?

     均匀的呼吸一起一落,喷洒在宋予阳的颈窝,本来就敏感的地带,因为这种若有似无的触感,更加的敏感,又酥又麻,这种抓心挠肺的感受流经四肢百骸。

     宋予阳索性将她拦腰抱起,带回了自己的卧室。

     他单膝压在松软的床垫上,深深地陷下一块。他小心翼翼地托着叶棠的后颈把她放下来,可能是在梦里感受到没有支撑的惊恐,叶棠死死抱住宋予阳的脖子不撒手,就跟落水之人死死地抱住浮木一般。

     本来就不长的裙摆又向上皱起了几分,修长的大腿暴露在外,只要再向上一点点,春/色就即将藏不住了。

     宋予阳被叶棠环抱着压在怀里,尽管刻意拉开距离了,还是不经意蹭到了某处异常柔软的隆起。

     身体里莫名地燃起一把火,嘴里发涩喉间发干,宋予阳鲜少出现这种状况,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脱离了叶棠的桎梏。

     恢复自由过后,他连一刻停留都未曾敢有,快步赶往浴室,一波冷水劈头盖脸浇下来,总算浇熄了心头燃起的火苗。

     他竟然对沉睡的叶棠起了反应,宋予阳感到甚为可耻。

     他在浴室呆了许久才出来,躺在客房的床上,睁着眼睛无法入眠,明明洗过好多遍了,手臂上还余留着那软到极致的触感。

     才刚浇熄的火,隐隐有些复燃的趋势。

     这一夜,叶棠睡得特别的香甜,而宋予阳却根本无法入眠,几乎睁眼到天亮,眼底的红血丝爆出,精神却意外的清明。

     隔天一早,叫醒叶棠的不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也不是她心中还没实现的梦想,而是太子肥嘟嘟毛绒绒的大圆脸,凑上来又是舔又是蹭的,它倒是玩得不亦乐乎。

     叶棠揉着惺忪的睡眼做起来,迷迷糊糊地盯着拉得十分严实的窗帘,这个颜色……好像不是她的房间啊!

     有了这个认知,叶棠迅速拍脸让自己清醒过来,太子以为她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挥着小短腿就一巴掌呼叶棠脸上了。

     得亏小肉垫没啥杀伤力,不然得多几个红印出来。

     叶棠回忆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昨晚来了宋予阳家,根本没有回去,甚至连自己记忆什么时候断片的都不晓得了。

     等她彻底清醒过来,她唯一的反应就是——

     握草,我居然在男神家过夜了!

     感觉又要上头条哎~

     叶棠不停地深呼吸,自认为做好心理准备了,刚踏出房门,就见阿聪一脸懵逼地看着她从宋予阳的房里出来。

     整个人鸡冻地说不出话。

     男神学坏了,居然也说约就约了,可怕!

     #少年,你似乎误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