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老历
    “宋予阳,你会不会紧张啊?”

     叶棠上次见宋妈妈的时候,可是紧张到整个人都快爆炸了,可是她看宋予阳,好像挺淡定的样子呀,同样是见家长,感觉怎么天差地别呢?

     她的话音打破了车里的宁静,宋予阳打了个方向靠边停车,握紧方向盘的手心里微微有些濡湿。

     直视前方的目光渐渐转移过来,落在叶棠身上,“紧张,怎么会不紧张啊。”

     时间仿佛一下子静默下来,耳朵里只能听到右转车灯跳动的声音已经旁边呼啸而过的汽车轰鸣声。

     良久,叶棠绷不出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她伸出冰凉的手捧着宋予阳的两颊揉了揉,安慰道。“放心啦,老历不是那种很难搞的人。”

     但愿如此吧,宋予阳暗自期望。

     重新发动车子,宋予阳按着叶棠的“导航”一路开向怡水苑,车开到门口,被尽职尽责的保安叔叔拦了下来。

     叶棠给老历打了个电话,确认了身份之后,下车去门口的站岗亭登记了一下访客记录,才顺利进入。

     车子七歪八绕地兜过了半个别墅区,差点把叶棠也给绕晕了,幸好老历的设计得比较显眼,不然的话,两人还得在磨蹭半天才到。

     叶棠从包里翻出了钥匙,刚打开院子的门,里边正屋的大门就吱呀洞开,叶棠伸长了脖子望了望,就见历尚冒出个脑袋来,笑嘻嘻地打招呼。

     “哟,棠棠跟妹夫来啦?”

     话音刚落,历尚后面莫名其妙飞来一只拖鞋,照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记,历尚吃痛地大叫一声。“爸,你干什么啊,你这样我很没有面子的。”

     怎么说都是一个公司的老板大人啊,当着别家公司的艺人被扔拖鞋,虽然是一家人,但还是感觉自己颜面尽失,没有尊严。

     叶棠默默地捏了把汗,什么情况啊,老历这是准备尥蹶子呀?

     “那什么,我爸跟我哥的日常,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呵呵。”叶棠硬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出来。

     宋予阳怎么会看不出现在的形势,他岳父分明就是杀鸡儆猴呢。

     叶棠握着宋予阳的手准备进家门,想了想又停住了脚步,扬起脑袋,特别认真地说道。“放心吧,有我在,老历不会为难你的,你要相信我啊。”

     “好好好,我信你。”宋予阳捏了捏叶棠的掌心,该来的逃不掉,就算老历存心刁难,这一关还是宋予阳必须过的。

     叶棠用力地握紧宋予阳的手,进屋时颇有几分“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样子。

     不知道是谁,早就把门口的拖鞋准备好了,叶棠蹬着拖鞋,牵着宋予阳往里间去。楼下的客厅里,老历惯常坐在他的轮椅上,悠然自得地冲泡了一壶茶,将热茶浇灌在他那只金蟾茶宠上,状似不经意地掀起眼皮扫了一眼叶棠和宋予阳,又兀自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回来啦?”

     叶棠一听就知道老历这是有了那么一点小情绪,垂着头深吸了一口气,再抬起来时,脸上已经挂上了谄媚的笑。

     她快步挪过去,在老历的轮椅边上半蹲下来,抱着他的手臂一顿乱蹭。“爸爸,我可想死你了。”

     “打住。”老历一把按住叶棠乱蹭的脑袋。“别蹭我一袖子粉。”

     这是遭嫌弃了?

     还好叶棠在老历面前习惯了没皮没脸,放什么手,该蹭的还是继续蹭。“啊啊啊,不管,我就蹭就蹭,蹭脏了让我哥给你洗。”

     “哎,别把我拉下水啊,我只是个吃瓜群众啊。”偷听墙角的历尚立马坐不住了,炸毛似的从墙角落里窜出来。

     老历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朝历尚瞪了一眼。“咳咳,有人在呢。”

     叶棠顺势把宋予阳叫过来,向老历介绍道。“亲爱的父亲大人,在你面前的这个帅的不要不要的男人呢,他就是你无敌贴心又可爱的女儿的老公,嗯,没错,就是你的女婿,合法的那种。”

     她缓了一口气,紧接着对宋予阳说道。“予阳,这是我爸,叫人。”

     “爸,我是棠棠的丈夫,初次见面,失礼的地方还请爸见谅。”宋予阳一边说着,一边将特地准备的礼品给送上。

     老历装傻充愣地不看他,自顾自地小酌了一口普洱,“这茶隔年了,阿尚,明天换些新的来。”

     “爸爸。”老历故意冷落宋予阳,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叶棠怕宋予阳憋屈,抱着老历的手臂使劲晃。

     老历屈起食指往叶棠额头弹了一记。“老骨头都被你摇散了。”

     “不管不管,你什么时候不装傻,我什么时候停。”叶棠在老历面前就是这么无所顾忌地无赖上身,知道老历经不住软磨硬泡,她就往死里磨。

     老历被叶棠晃得手臂都酸了,关键耳根子也软,听到叶棠带着鼻音哼哼,就根本硬不下心肠。罢了罢了,老历叹了口气,请宋予阳坐下。“小宋,坐吧。”

     小宋什么小宋,这可是你亲女婿啊!

     叶棠心底有个小人儿焦急地又叫又跳,但是,她也知道老历已经让步了,要是再得寸进尺的话,踩到老历爆点就不大好了。

     “小乔在楼上休息,你去陪陪她。”见叶棠不安分地扭啊扭的,老历直接发话让她去陪小乔了,省得到时候陪在身边软磨硬泡坏事情。

     “乖,走。”接收到了老历的眼色,历尚赶紧上前圈着叶棠的手臂,连拉带抱地把人带上了楼梯。

     临上楼前,叶棠还挣扎着往后仰,急吼吼地喊着,“爸,你可千万别为难我老公啊~”

     “急什么,爸爸还能吃了他,乖乖上楼看你嫂子醒了没。”

     “哥,你得看着点爸爸呀。”叶棠抓着历尚的胳膊,可怜兮兮地憋着嘴。“不然的话,我可能要带着我嫂子离家出走啊。”

     都说女生外向,可不就是嘛,这胳膊肘老往外拐,爸爸加哥哥都抵不上她老公。

     哎,也不知道宋予阳身上有什么魔力,勾得叶棠神魂颠倒的就算了,连他老婆也成天追着他的电视剧电影舔屏。

     历尚心里苦啊,想哭。

     “赶紧的上去,不然我等会儿可要补刀了。”

     叶棠一听,慌忙拍开历尚的手,自觉地跑了好几层。“我自己上去就好了,你帮着点予阳呀。”

     “知道了,小没良心的。”历尚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叶棠在他的目送之下,乖乖地跑上二楼。小乔最近比较嗜睡,叶棠在下面这么吵都没把她给闹醒,一个人钻在被子里只冒出一个脑袋,睡得别提有多香了。

     说好来陪小乔的,结果人睡得醉生梦死,叶棠一个人会很无聊的呀。

     趁着历尚也下楼了,叶棠蹑手蹑脚地跑到楼梯口,两只手架在耳朵上作喇叭状,似乎这样就能把楼下所有的声音都引到自己的耳内。

     奈何她听了半天,也没听到什么声音呀。

     叶棠警惕地往下挪一阶再挪一阶,一不小心又到了最底下的一阶了。她偷偷地探出一个脑袋来,耳朵贴在冰凉的墙面上,还是什么都听不到呀。

     她慢悠悠地伸长脖子看过去,不是应该在客厅的吗,怎么宋予阳和老历人都不见了?叶棠正想再看看呢,结果被墙面另一头的历尚给吓得魂都飞了。

     “不是陪小乔吗?”

     那幽幽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哪怕还是白天都足够吓人。叶棠捂着胸口后退了一步,一下没注意,一脚踩空给往后仰倒摔了下去。

     历尚伸手去拉已经来不及了,叶棠一屁股摔倒在楼梯台阶上,后脑勺装上了楼梯的实木栏杆,痛得眼前直冒金星。

     “没事吧?”历尚赶紧跑上去扶住她,亲眼看着叶棠摔下去,历尚也几乎魂都飞了一半。“撞疼没?”

     “痛。”后脑勺瞬间肿起一个包,叶棠轻轻地摸了一下,痛得根本碰不得。万幸的是,这已经是台阶的最后最后一层了,要是稍微高一点,叶棠可能要从上面摔下来了。

     听到动静的宋予阳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内从花园这折回到客厅,脚步急促又慌乱,“怎么了?撞到哪里了?”

     言行神态中的急切是装都装不来的,他把叶棠抱起来,安置在沙发上,仔仔细细地检查叶棠受伤的地方。

     “晕不晕,有没有想吐的感觉?”宋予阳喘了口气询问道,要是摔得脑震荡就糟糕了。

     “不晕,就是超级痛。”叶棠捂住了她后脑那块肿起的地方,掌心覆盖上去时,都能感受到那个肿块的热度。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吓到你的。”历尚惊魂未定地给自己顺了口气,刚刚真的是超级怕叶棠撞伤脑袋。

     叶棠的脑袋没什么大事,历尚的脑瓜子又挨了一记来自背后的袭击,还没回头,就听老历在后面吼。“你没事吓她干什么?”

     历尚两手一摊,伤心的情绪油然而起。闺女大概是亲闺女,儿子十有八.九是捡回来的吧。

     “怎么了?”小乔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下来,瞧着三四个人围在沙发上,定睛一看,宋予阳和叶棠竟然已经过来了。

     看到宋予阳的侧脸,小乔感觉自己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呀,这不是我男神嘛。”

     历尚卒,原因为老婆又一次迷妹上身了,火气太大,要把自己烧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