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晚餐
    到最终,叶棠从历尚那里坑来的三千万也没有机会砸出手,幸好幸好,宋妈妈不是来拆墙角的。

     既然这钱也用不到了,叶棠又给历尚转了回去。

     “怎么又还回来了?”历尚哭笑不得地看着收入信息,这不是刚给叶棠转的钱吗,半天没到就给转会来了,真的不是在寻他开心吗?“难道刚刚是在录制节目吗,让你现场打电话找人转钱的那种?卧槽,你不会真的在节目里说到我和小乔隐婚的事情吧,你嫂子会提刀杀了你的。”

     “历尚,我不得不说你的脑洞有那么一点点大到补不起来啊。”叶棠身心舒畅地滚到在她的床上,卷了一圈,用厚实的毯子把自己包裹成冒头的茧状,感觉这才暖和一点。

     “那请你用一个脑洞不是那么大的理由来回答我一下啊。”历尚觉得自己的猜测合情合理啊,小乔前不久看的真人秀里面就有差不多的情节啊。

     叶棠回想起自己脑补的悲情画面,自己都觉得尴尬到不行。“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宋予阳他妈妈来找我,我以为是要甩支票叫我离开宋予阳来着。我当然是没可能跟宋予阳分手的啦,所以我得以一个不差钱的姿态来证明我的立场。嗯,当然,最终这个场景并没有上演。”

     听了叶棠的回答,历尚嗤之以鼻。“你好意思说我脑洞大,你怎么不上天补补自己脑洞呢?”

     “嘿嘿嘿。”叶棠憨笑着不接他的话,假模假样地绕开话题。“话说小乔是不是该去产检了呀。”

     “下周。”说到产检的事情,历尚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叶棠也不是很懂,历尚自从小乔怀孕之后,怎么画风就变成了这样,俨然一个痴汉一样的宝奴。

     叶棠突然开始有点后悔,为什么要把话题转到产检这里,她百无聊赖地听着历尚讲了半个多小时的怀孕期间的注意事项和护理经验,手机都开始发烫了。

     万幸的是,叶棠隐约听到小乔喊他,历尚才收住话头,不然的话,叶棠可能要听他讲到手机自动关机吧。

     可怕!

     这边才刚撂下电话,叶棠一转头就目睹了一场太子跟夹心两只凑不要脸的喵星人没羞没臊地你舔我一口我舔你一下的不忍直视的猫片。

     “嘿,注意点注意点。”这种当着人面舔到一块去的行径实在太虐了,叶棠挣扎着从她的“茧”里面钻出来,张牙舞爪地扑过去,硬生生地把这一对小情人给拆散开来。

     夹心显然还是一只还没开窍的小萌喵,它还以为叶棠跟它玩呢,立马翻身露出肚皮,踢着它的后腿蹬在叶棠的手臂上,两只前爪抱住叶棠的手掌,粉嫩嫩的小舌头一下一下舔起她手掌来。

     突然失宠的太子有点懵圈,它甚至能够感受到寒冬腊月的寒风吹凉了它的心。

     为什么,为什么它的小媳妇儿转头就投入了铲屎哒的怀抱?就因为铲屎哒喂它吃小鱼干和营养膏嘛?

     #蓝瘦香菇#

     虽然夹心抱着叶棠的手玩得不亦乐乎,太子还是不甘寂寞地挤了过去,用它并不能起什么作用的小短腿蹬了两下叶棠的手腕,似乎要把她赶走一样。

     你已经有了我们铲屎哒了,做人不能这么贪心,把朕的夹心宝宝还给朕!

     #喵的一声哭了出来#

     叶棠眼看着戏足到随时能演一场争宠宫斗大剧的太子忘情地找存在感,恶趣味地以自己为界限把它们一左一右分隔开来。

     太子还想扭过去凑到夹心面前,哪知道被叶棠捏着小肉垫子一顿乱揉,它就跟被踩了七寸的蛇,瞬间软趴在床上,没有力气再动弹了。

     天啦噜,为什么会被揉得这么酥糊,差不多要瘫成一只废喵了。

     夹心啊夹心,你等等朕,等朕享受完了这一波揉捏超值特惠套餐,朕再来拥抱你~

     大概是因为太子忘情地哼唧了两声,引起了霸道太子妃的注意,夹心抖了抖蓬松的毛,翻个身,前爪搭在叶棠的腿上伸了个拦腰,然后踢起后脚从叶棠腿面上越过去,一屁股坐到了太子的脸上,把叶棠的手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又打了个滚,把太子挤开。

     嘿,总攻姐姐,揉捏超值特惠套餐再加一个钟~

     太子惨兮兮地“喵”了一声,也不敢跟夹心抢,只好趴在夹心的旁边,在叶棠揉捏夹心的同时,一边还帮着舔毛。

     夹心毛发细软,又肉乎乎的相当有肉感,揉起来不比太子的手感差,猫奴棠表示,光徒手揉猫,她能揉一天,完全戒掉了打游戏的瘾。

     ——————

     往后的十几天,独守空闺的叶棠每天的乐趣就是撸猫,夹心已经彻底沉沦在叶棠精湛的揉捏手法之下无可自拔了,太子深感自己在夹心心目当中的地位每况愈下。面对叶棠如此强大的情敌,太子只有盼望它家铲屎哒赶紧回来吧,这样他们成天腻在一起之后,夹心才会重回它的怀抱。

     终于在太子望穿秋水的期盼之下,等到宋予阳拖着行李箱回来了,整个喵兴奋得不行,简直比看到了逗猫棒还要疯。它激动得从沙发上跳到茶几上,又从茶几上跳到花架上,一下没站稳从花架上跌了下去,小肥脸正中地面。

     “喵呜~”虽然花架并不高,太子还是惨兮兮地呜咽了一声,趴地上不动了。

     宋予阳还以为它摔伤了,赶紧抱起来检查一遍,也没发现太子有哪里受伤了,偏偏它又颓靡地瘫在宋予阳怀里。

     痛死朕了,铲屎哒,要呼呼~

     太子跟个话痨似的,有气无力地喵喵叫。

     宋予阳原本还担心呢,想着把它带到宠物医院去检查检查,但是听着太子相当有节奏感的叫声,基本确定它又在装可怜了。

     “喵?”夹心目睹了太子摔跤全过程,小心翼翼地凑到太子身边,肉乎乎的前腿搭在太子的背上,歪脖子看它。

     一不小心被夹心萌了一脸,太子感觉自己又是一只精神抖擞的喵大王了。

     铲屎哒简直就是天降福星,开心得想要转圈圈。

     “乖,自己玩吧。”宋予阳揉了一把又活力满满的太子,将它放在沙发上,任由它和夹心玩成一团。

     宋予阳把行李箱拖回卧室,简单地将衣服挂好之后,就拿了钥匙去买菜了。在他还没有回来之前,叶棠就不止一次哭诉每天吃外卖的心酸,难得煎一次牛排,最后还不当心打翻了碟子,鲜嫩肥美的牛排结果进了太子的肚子。

     他提前回来也没有跟叶棠讲,所以当叶棠走出电梯准备开门的时候,闻到一股鸡汤的香味时,还以为自己的嗅觉出现了问题。

     一定是最近的怨念太深了,叶棠低头瞧了一眼手里提着的椒盐排条盖浇饭。

     她拧开家门的锁把,迎接她的不是静寂的黑暗。过道里的灯开得闪亮,醇香的鸡汤味道更加的浓烈了,还有她喜欢的地三鲜和尖椒牛柳。

     透过厨房的磨砂门,隐约能看到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正在忙碌,一大一小两只猫蹲坐在厨房的门口,凑着脑袋挤在门缝处张望。

     叶棠蹑手蹑脚地挪过去,即将靠近的时候,猛地一跺脚,专心过度的太子和夹心被吓了一跳,咆哮着弹开了好远,然后弓着身子,警惕地瞪着它们的幼稚鬼铲屎哒。

     外面的动静不小,宋予阳自然也是听到了,他转过头来开门,就见一个人影扑进了怀里,撞得他后退了两步。

     “活捉一只贤惠的田螺先生。”叶棠圈住了宋予阳的窄腰,埋在他的怀里使劲蹭。“我还以为是我鼻子出问题了呢。”

     “撒手撒手,鱼要粘锅了。”宋予阳一手鱼腥味,不想沾染在叶棠的衣服上,就抬着两只手也不去回抱她。

     难怪刚刚太子和夹心围坐在门口不肯走,感情锅里正在煎小黄鱼,两只馋猫。

     叶棠撒开手,凑在宋予阳身边看他给小黄鱼翻面,焦香的味道惹得她直咽口水,“肚子好饿。”

     “锅里有鸡汤,喝一碗暖暖胃。”宋予阳掐准了叶棠一回来就会喊饿,所以盛着鸡汤的锅旁边,连碗和勺子都给她准备好了。

     掀开锅盖,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叶棠盛了浅浅的一碗,边吹着气边迫不及待地喝一口,一本满足。

     “瞿导不是说后天才杀青吗?”叶棠舀了勺汤吹了吹,感觉不是很烫了,送到宋予阳嘴边喂给他喝。

     宋予阳就着叶棠递过来的勺子喝了口汤,随后舔舔嘴角,说道,“怕我老婆常吃外卖不干净,赶紧拍完回来给她做晚饭。”

     “宋男神,嘴巴这么甜从哪里学来的?”叶棠仰着头看他,房顶的灯光映在眼睛里,熠熠生光。

     宋予阳勾着嘴角笑,“嘴巴甜不甜,宋太太要尝尝嘛?”

     “不要,我要喝汤。”叶棠傲娇地撇过脸,端起自己的碗,凑在嘴边喝了一口。

     “原来我在宋太太眼里还不如鸡汤么?”宋予阳挑眉睨着她,到底是演员,心碎的表情说浮现就浮现。

     “当然不是。”叶棠摇头反驳,在宋予阳期待的眼神下,叶棠贼兮兮地补充道,“还有糖醋小黄鱼和尖椒牛柳!”

     这回宋予阳是真皱眉了,张嘴就在叶棠的耳朵尖尖上咬了一下。“再说一次,嗯?”

     “啊,忘了还有地三鲜。”叶棠调皮地吐吐舌头,一点不把宋予阳的“威胁”放心上。

     怎么也是国民男神啊,宋予阳有朝一日居然沦落到要和自己做的菜争宠,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