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杀青
    即便是给红绫和孟显鋆增加了感情戏,叶棠的戏份占的比例仍旧很少,满打满算加起来,半个月就杀青了。

     杀青前的最后一场戏是孟显鋆将敌军围困在山岭之中,红绫所带领的三千军马全盘覆灭,血染山谷。

     “孟显鋆,你赢了。”红绫不曾回头看自己身后一个个倒下的士兵,她怕自己冷硬的心被刺痛,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流泪。

     红绫在遇见孟显鋆之前的二十年,是北疆人人称颂的英烈女将,从不知道什么是挫败,什么是丢盔弃甲,而与孟显鋆交手多次,无一不是铩羽而归。

     恐怕过了今日,她再也回不了北疆了。

     也许是没有命回去了,更是没有颜面再回去了。

     红绫挥舞着手中的绞丝银枪,枪头顶出后又回旋折向自己,孟显鋆万万没有想到红绫会选择自尽,慌忙将自己的长戟射出去,精准地撞上红绫的银枪,瞬间将她的银枪震飞。

     还没来得及松下一口气,不只是哪个弓箭手以为红绫要突袭孟显鋆,便擅作主张射出一支沾染了毒液的箭,呼啸着划破长空,一击从红绫背后没入,穿透心脏。

     “噗。”红绫喷出一口黑血,已经再没有力气攥住手里的缰绳,战马受了惊,抬起前蹄半立起来,红绫被甩下马,滚到在黄沙地上,震起滚滚烟尘。

     孟显鋆红了眼,迅速从马背上翻身而下,直奔红绫身侧,那个让北疆将士心有余悸的齐王此刻居然双手颤抖,甚至连扶起红绫的力气都没有。“红绫……”

     他搭在红绫脸上的手已经被黑红的毒血沾染了一大片,眼角滚落了异地晶莹的液体,没入毒血,沿着手背滑落滴下,流进黄沙没了踪影。

     箭头的毒.药是南疆的至阴之毒,无药可解,见血封喉。

     红绫奄奄一息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离了,四肢百骸如同被千斤的石块重重地碾压,无法呼吸。

     “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跟我回南疆?”如果不是意外飞来的那支箭,这句话也许还要早一些问出口,那时孟显鋆也许还能等到答案,而现在,一切都没有可以回旋的余地了。

     他救不了红绫,哪怕牺牲一切,都救不了她。

     红绫的脑袋越来越沉重,五脏六腑如同被啃噬一样,她感觉自己所有的感官都已经失效了,甚至在自己即将完全失去意识时,隐隐约约听到了孟显鋆的声音。

     他问自己愿不愿意去南疆?

     如果红绫还有机会开口,她的回答一定是不愿意。

     她的手上沾染了太多南疆战士的鲜血了,在他们南疆的国土上,她又怎么能心安理得地活下去?而她的故土北疆,她也没有颜面再回去了。

     死亡,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至于心中掩藏的,对孟显鋆的那一点点不为人知的感情,就随着她的生命一起流逝吧。谁叫她和孟显鋆分属对立的国度,谁叫她和孟显鋆是两国的将领,如果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孟显鋆也不是高高在上的齐王,也许她愿意冲破一切阻碍和他相守。

     然而,他们之间却隔着国仇,容不得儿女情长。

     一同所料,孟显鋆等不来红绫的答案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空洞的双眼渐渐合上,苍白的脸上努力地挤出一抹无力的笑。

     也许,这就是红绫给他最后的无声的回复吧。

     这一场戏拍完,基本剧组在场的工作人员都默默地擦起了眼泪,连一向大嗓门的瞿导,喊“卡”的时候也有了一点点哽咽。

     这场戏结束,叶棠的所有戏份全部杀青,终于脱下了这一身战袍,居然没有一开始期盼的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了。

     她从换衣间出来,化妆室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她莫名其妙地环视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什么情况?

     叶棠打开门,准备去喊化妆师妹妹,却被门口的宋予阳吓了一跳。

     他的戏服还没来得及脱掉,甚至脸上的泪痕也没有处理,眼圈一如拍摄时那样,红得吓人,这副样子说不出的颓靡落寞,可把叶棠给惊到了。

     “怎么了?”叶棠被他带着重新进入化妆间,压在门的背后,埋头闷在她的颈窝之中。

     宋予阳第一次这样入戏太深走不出来,先前看剧本的时候,没有太大的感触,而真当叶棠在自己面前倒下了,明明知道是在演戏,明明知道所谓的血和毒都是假的,还是心痛得快要死过去了。

     仿佛在他眼前倒下,他眼睁睁看着却没有办法去挽救生命的女子不是红绫,而是他的叶棠。他不是孟显鋆,他做不到把所有心痛的情绪有隐忍在心头,他需要宣泄,需要紧紧地抱着叶棠,用真切的体温和触感告诉他,叶棠还在,她是真的还在。

     “答应我,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要选择红绫的方式。”

     叶棠能够感受到有两颗湿热的液体从自己的颈间滑落到背后,她从没见过宋予阳这样情绪崩溃的时候,甚至在过去的每一部影片中都没有见过他落泪。

     她圈着手臂搭在宋予阳的腰间,手掌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腰。“我不会的,我不会选择死亡,也不会选择离开你。”

     “予阳,郑谨言跟我对戏的时候说过,你们演员最怕的除了不能入戏以外,还有就是不能出戏。红绫是红绫,她有她的态度和情怀,我是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没有国仇家恨,没有什么伟大的情怀,我喜欢一个人,就会全心全意地爱他,哪怕天塌下来,都不会退一步,这就是我的态度。”

     这应该是叶棠第一次这么一本正经地向宋予阳表达自己的感情,应该也是唯一一次这么表达了吧。

     ——————

     怎么说叶棠也是这场男人戏里的“女主角”了,她的戏份杀青,土豪瞿导是一定要请吃一顿属于她的杀青宴的。不至于大摆宴席,倒是去跟当地的老乡买了好几只羊,大家夜里围着火堆烤全羊吃。

     “阳哥,您能别再跟我们棠爷腻在一起了么,分开一米,还能丢了不成吗?”阿聪喝了点自酿的米酒,后劲上来了,勾着宋予阳的脖子就要把他和叶棠分开。“腻了一下午了,也不知道给我们单身狗一点活路,是不?”

     “对对对,我们可都举起了手里的小火把了。”服装师还针从篝火堆里抽出了一根燃烧着的小木棍,“宋氏夫妇烧烧烧。”

     “哈哈哈哈哈,小刘,你可能想被阳哥弄死。”灯光师在旁边偷笑,从架子上剃了一块羊肉下来塞进服装师嘴巴里。“快,多吃点,堵住你的嘴。”

     “烫死我了。”服装师小刘感觉自己的嘴巴要烧起来,大叫着去找冰可乐去喝两口将将为,不然的话,他可能嘴里要出泡了。

     剧组里一群不厚道的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叶棠靠在宋予阳的肩膀上,笑得差点喘不上气,一不小心就撞他肩胛骨上,差点把大门牙给撞废了。

     “好疼。”叶棠捂着嘴,小心地用指腹碰了碰自己的门牙,幸好没有松动,不然的话,她平整的大白牙就再也不完美了。

     听到叶棠喊痛,宋予阳就紧张兮兮地托起她的下巴,示意叶棠张嘴。“我看看。”

     也不知道怎么的,叶棠脑子一抽,上排牙直接咬住下唇,嘴巴一噘,活像一只人形兔子。

     围观的工作人员无端被秀一脸,一个劲儿地喊着“没眼看咯”“单身狗眼瞎了一片哦”……诸如此类的。

     “注意点影响啊,小年轻。”终于,长久没见过老婆孩子的瞿导也受不了他们两个了,吹胡子瞪眼地指着他俩,“当心我叫小张重改剧本,虐死你们啊。”

     “重拍的话,片酬涨吗?”叶棠凑在宋予阳递过来的羊腿肉上咬了一口,满满的孜然味,笑嘻嘻地跟瞿导打趣。

     导演气急败坏地吼,这都找的什么人哪,“宋予阳,管管你家姑娘。”

     “她高兴就好。”宋予阳又给她喂了一口肉,低下头看他,眉眼间尽是笑意。

     “嗯哼。”叶棠满足地靠进他的怀里,要不是大庭广众,有这么多工作人员看着,真想凑上去亲一口啊。

     大家聚到了半夜才收摊,宋予阳被他们灌了好些米酒,虽然说入口清甜没什么酒味,后劲却很足,散场的时候,他已经根本走不了路了,幸好在场有不少身高体壮的工作人员帮忙扶着,不然叶棠真会被他压垮在半道上。

     两个工作人员将宋予阳搀进房间,小心翼翼地把他安放在床上,就一刻没有多停留地先离开了。

     叶棠帮他脱了衣服鞋子,又冲泡了一杯蜂蜜水,扶着宋予阳坐起来,把它喝光。

     “棠棠。”宋予阳双目迷离地从叶棠手里抽掉了杯子,往床头柜随手一摆,没放稳,径直滚落在床边的地垫上,然而他也不去在意了。

     他握着叶棠的手,把她拉进怀里,亲吻着她的发心。“棠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做我的宋太太?”

     整整一个下午,宋予阳都在想这个问题,只是当时的他把这话藏在了心里,喝过酒之后,才有勇气问出口来。

     “你说什么?”叶棠难以抑制从心底漫起来的惊讶,她紧张得声音都在抖,手心里都攥出了一手的汗。

     然而并没有等来宋予阳的回应,抬头,人靠着她睡了过去。

     所以,这是酒后吐真言,还是宋予阳酒后胡言?

     叶棠纠结了一晚上没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