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晚宴
    叶棠明明记得wendy说过她这几天都在家休息的,而且她的通告都推到了一周之后,这才休息了两天,突然来告诉她要参加一个晚宴是什么情况?

     “我要跟历尚告状,你克扣我的病假期。”叶棠每天在家里葛优瘫,还有人给她送好吃的,日子不要过得太惬意,干什么要去参加劳什子晚宴啊?

     dy早把化妆师和礼服都带过来了,叶棠死挺在沙发上不肯起来,气得wendy都想像对自家儿子那样,动手把她翻个身打屁股了。

     “这可是历总交代的。”wendy没办法,只好把历尚这座大佛搬出来,她这个经纪人说话不听嘛,历总说话总得听吧。

     叶棠一听还不乐意了,赶紧拨了历尚的号码,小样儿,接得还挺快。

     “说好的好好休息呢,你这个无良的黄世仁。”历尚还没开口呢,叶棠就率先致以谴责。“你这样我会有情绪的。”

     历尚在去出差的路上,旁边助理忘我的汇报就被这一通电话给打断了,历尚摆手让他暂停,安抚着电话另一头的叶棠。

     “又不叫你走台拍照,你只管过去吃吃甜点,聊聊天,刷个脸就成,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活,你还挑什么?”

     “请问你这是对摇钱树说话的态度,是不是想喝西北风了?”叶棠虎着脸,哪怕明知道历尚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情。

     历尚愣了一瞬,紧接着把叶棠的原话套用了起来。“请问你这是对金大腿说话的态度,是不是想掏腰包把违约金还给我了?”

     这这这……叶棠竟无言以对。

     与其被历尚揪着尾巴追讨违约金,叶棠觉得自己还是去参加晚宴吧,起码还有好吃的,要是还了违约金,喝西北风的可就是她自己了。

     叶棠雄赳赳气昂昂地打电话质问历尚,然而像只战败的斗鸡一样挂了电话。wendy早就勘破了结果,双手环胸半躺在沙发上,撇过脑袋看她。

     她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神色,搞得叶棠心虚又傲娇地扭头不看过去,朝着化妆师妹妹勾勾手指。

     “小美女,你来。”

     化妆师妹妹根本经不住美色的诱惑,尤其妖孽的总攻大人绽露出了她标志性的痞坏痞坏的笑容,完全就把持不住啊喂,提着沉重的黑色化妆箱就直奔叶棠身边去了。那脚步快的,跟练过凌波微步似的。

     dy不禁为公司的前途堪忧,怎么一个两个都经不住叶棠的美□□惑?

     “你抖什么,嗯?”化妆师妹妹给叶棠上底妆,托着粉扑的手不知道怎么就是控制不住地轻微颤抖,她垂下眼就能看到叶棠扑闪的睫毛,以及通过t恤领口瞄到鼓起的□□。

     叶棠没有注意到她下移的视线,当然也不会意识到自己这一套简单的t恤有什么不妥。

     叶棠那轻快上扬的尾音就像一片细腻的羽毛,在她耳廓若有似无地搔动,酥麻的触感争先恐后地钻进错综的脉络,一道涌进心头。

     一不小心被总攻撩了一把。

     化妆师妹妹不好意思地摸摸脸颊,自己都发觉两颊的温度有些异常了,她暗叹美色误人哪。

     “收收收,你再笑一笑,人小姑娘非晕给你看不可。”wendy真是看不下去了,也不懂她们这些个年轻小姑娘怎么就一个个的被叶棠给迷个晕头转向,她这个年纪的时候可都是追着男神偶像各种舔屏的呀!难不成是有代沟了?

     叶棠撇了撇嘴,耸肩。

     怪我喽?

     ————————

     晚宴定在t市最大的一家海景酒店中,刚入门就能看到硕大的电子显示屏上不断切换的画面,右上角的“欣兰基金会”格外显眼。

     说实话,叶棠都到了晚宴场地,从身着婉约旗袍的礼仪小姐那儿接到拍卖目录,才真正了解到自己其实来的是一个慈善拍卖晚会。

     欣兰基金会的会长是娱乐圈龙头老大的夫人,所以,这次慈善拍卖会宴请的几乎都是娱乐圈里的大拿,要不就是t市数一数二的富豪。

     叶棠刚回国,名声还没打响就被邀请过来,历尚和wendy也是费了不少心力。能不能拍到什么是其次,主要就是来在圈内混个脸熟,为以后的发展奠奠基铺铺路。

     dy常年混迹在圈里,在座的名人富商竟然能认识个七七八八,她如鱼得水地向他们引荐自己手下的“新人”,不经意间透露叶棠在国外的名气,自己盛鼎的立捧。

     听着wendy的巧舌如簧,叶棠深感她要是生在古代,绝对是青楼妈妈中的一把好手,专注拉皮条一百年。

     她听着wendy和某总夫人追忆往昔好几分钟,终于熬不住,偷偷地往后撤了几步,见wendy专注地聊天,赶紧撒腿就跑。

     比起强挤出笑意去与人周旋,叶棠更喜欢一杯香槟一块蛋糕,躲在角落里偷闲。

     “呀,大长腿。”阿聪正好晃悠着躲躲懒,没想到在角落的卡座还能撞到叶棠,脑子一热就把近来称呼叶棠的“外号”给喊了出来。

     叶棠大囧,她听过人喊她棠爷,也有叫她棠哥的,最多的是总攻,当然还有萌萌的外号叫棠棠,还真没听过有人堂而皇之地当着她的面叫“大长腿”的。

     她扫了一眼阿聪,暗自揣测,如果她现在站起来跟阿聪并排立着,阿聪是到她肩膀呢还是到她下巴那儿。

     阿聪接收到叶棠的视线,夹着腿矜持地坐在另一侧的角落,还不忘偷偷发短信给宋予阳求救。

     有190+的大长腿在他身边,才有安全感。

     事实是,阿聪需要宋予阳的大长腿来碾压叶棠。

     再抬头,正好看到叶棠朝他抬了抬酒杯算是打招呼了,阿聪才举起酒杯喝了口鸡尾酒以示回应。

     叶棠往四处瞄了一眼,在视线可见范围之内并没有看到宋予阳的身影,想挪过去跟阿聪套套话,不过考虑到自己应该是一个“霸道大总攻”,她还是安静地喝杯小酒,刷两局王者吧。

     该死的,也不知道今天倒什么霉,叶棠已经被三连杀了,死得太过惨烈了一点,她专注地想要赢一局给自己增加点信心,甚至没有注意到她跟阿聪之间又坐下了一个人。

     很不巧,叶棠经历了四连败,眉头紧锁,脸皱得随时能挤出水来。

     叶棠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旁边探出一只手来接过了她的爪机。

     “你有……”病啊!

     才吐了两个字,叶棠看清那只夺机之手的主人竟然是宋予阳,弱弱地把剩下两个字吞回肚子里,脑筋一转,拖了长长的尾音过后,才接下去。“什么高见?”

     叶棠感觉自己机智极了,怎么能这么聪明地转过弯来呢?

     而一旁围观的阿聪表示,他都能预感到叶棠要爆粗口了,硬生生地改口什么的,难不成是拜倒在他家阳哥的西装裤下了。突然感觉自己一下子高大威猛了,这是什么鬼?

     宋予阳并没多言,灵活的手指不停地变换走位,放技能,这个手速让叶棠有种不是太纯洁的联想。

     #男神与五指姑娘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叶棠甩甩脑袋,赶紧把污力滔滔的画面从脑海里赶走。从哪刻开始,叶棠明明盯着屏幕和宋予阳细长手指的视线已经游移到他的隆起分明的喉结,顺着往上是光洁的下巴,线条分明。

     谁说认真的男人最帅的,真是绝对的真理。

     还有谁能帅过认真帮她打游戏的宋予阳?反正在叶棠心里是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大概是男神光环吧,竟然一局就过了,过得轻而易举。

     叶棠感到自己被碾压了。

     “厉害。”叶棠不由地为宋予阳点赞。

     哪里想到,宋予阳会回她这一句,“如果是斗地主的话就不行了。”

     什么鬼?什么鬼?

     为什么宋男神还记得斗地主这件事?

     多么黑的历史啊,比炭还黑!

     叶棠囧得想挖个地洞钻一下,太丢人!

     “我就玩过那一次。”叶棠小声地嘟囔,毫无底气。

     叶棠无辜地鼓起腮帮子,精致的瓜子脸被鼓得圆圆的,让人忍不住想戳一下她的脸颊。

     人形空气阿聪受不了了打了个寒颤,他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把宋予阳叫过来是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他们两个之间要出大事的预感。

     但愿不要啊,他还这么年轻,可不想英年献身给与绯闻的抗争之中哎。

     喂喂喂,那个打游戏就打游戏,你们眉来眼去干什么,是不是要搞事情?嗯?是不是要搞事情?

     阿聪实在没眼看了,暗搓搓地准备去跟前辈请教一下怎么处理绯闻危机,他得率先做个准备,不然真怕某天打得他措手不及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