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拍摄
    叶棠在风头正盛的时候,竟然和经纪公司解约了,一夕之间像人间蒸发一样。洛杉矶的benny总部,不断有媒体的电话打进来,追问叶棠解约一事是否属实。业内与叶棠走得比较近的几个女模,近来也是不堪其扰。

     相比炸开锅的洛杉矶,国内倒是平静许多。虽然说叶棠的k、ins和微博都被攻占了,但是她解约并消失踪迹的话题,还比不上某二线女星疑似未婚先孕的热度高。

     就像谁都猜不到叶棠毫无迹象就飞回国内一样,也没有人会猜到,这个坐在网吧里,嘴里叼着半截火腿肠,专心致志玩英雄联盟的女孩子就是传说中的大总攻。

     “棠爷。”小优打了她无数个电话,杀回公寓也没能看到人影,要不是深谙叶棠不玩游戏会死的尿性,她可能找一天都找不到她。

     这会儿叶棠刚好靠在椅背上悠闲地晃着腿吃泡面,猛地被小优这又气急又幽怨地喊了一声,一口泡面就卡在喉咙口,憋了好一阵才强行咽下去。“怎么了?”

     “来不及解释了,快跟我上车。”小优拉着叶棠就跑,两小时前,wendy姐下最后通牒了,要是下午2点前不能把叶棠带到飞鱼工作室,她今晚就得收拾东西走人。而她,现在只剩最后半个小时了。

     别看小优平时柔柔弱弱的,关键时刻可是金刚芭比上身了。她强硬地把叶棠推进副驾驶位,人连安全带还没系好呢,她踩着油门就狂飙了两百米。

     叶棠死拽着安全带,生怕小优一个急转弯就把她给甩飞出去。“难道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

     “恩,十万火急。”小优郑重地点点头,一点都看不出平时的嬉皮笑脸。

     ——————————

     飞鱼工作室里,气氛一度冷到冰点。惠绮曜倨傲地环臂坐在化妆间,心里气愤不已,却又暗暗存了看好戏的心。

     拍摄前换模特,对她而言是司空见惯的一件事,但是也只是她站在旁观的角度罢了。而今天,那个要被替换的模特是她本人!惠绮曜不禁觉得好笑,她倒要看看,wendy能拿出手顶替她的模特是个什么货色。

     “小优,你们到哪儿了?”wendy倒是一点不把惠绮曜的情绪放在心上,一边拨通小优的电话,一边挑衅似的扫了眼惠绮曜和她的经纪人。

     此时,小优和叶棠已经到了飞鱼门口了,wendy总算是松了口气。

     听到化妆间门锁转动的声音,惠绮曜勾着嘴角,不可一世地冷笑。而当叶棠的身影毫无遮挡地映在她眼前的镜子里时,那抹冷笑就僵在了脸上,无比尴尬,像是现实往她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那样的嘲讽。

     叶棠此人,模特圈谁不知道她?

     不是说她解约了benny,不知所踪吗,怎么会出现t市,出现在她的拍摄现场?

     原本等着wendy自行打脸,却没料到最后打脸的却是她自己!

     如果是别人,惠绮曜是绝对不会甘心的,而面对的人是叶棠,她的不甘心根本不值钱。

     “嗨~”叶棠显然还没有感受到化妆间里一样的氛围,自我感觉很热情地朝惠绮曜打了声招呼。

     惠绮曜气得不行,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干脆利落地起身离开。“走。”

     叶棠不明所以地挠挠头,还没来得及深思,就被wendy强行按下梳妆台前。

     本来惠绮曜是馥的代言人,况且她也是国内一线女模,参与这次拍摄是顺理成章的。偏偏馥这次请的摄影师是飞鱼工作室中号称最难搞的摄影师,眼睛太毒,讲话也不会拐弯。

     刚才,惠绮曜就是被他一句“你不适合,我不想拍”给气疯了。

     等叶棠看到馥那套新款晚礼服时,终于明白为什么摄影师说惠绮曜不合适了。裙身是常见的淡粉色光版丝质抹胸,外面覆着一层蓝白渐变的水晶纱,胸腰间坠着不少珍珠跟锆石……看起来太过少女了一些,而惠绮曜太傲了,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都是不可一世的傲气。

     这套礼服惠绮曜穿不合适,她叶棠穿似乎更不合适吧?!

     “wendy,你知道粉丝都叫我什么吗?”大总攻啊大总攻,我这么威武霸气,怎么能穿少女风的礼服?

     叶棠当下的想撂挑子闪人,这个场她没法儿救。

     “你别忘了,你出道的时候就是走这种风格的。”wendy不容置喙地把礼服塞给小优,使了个眼色把叶棠一起推进换衣间。

     叶棠不死心,死挺着不肯进去。“那时候我17岁,17岁代表什么?那时候我还是萌萌哒的甜美小公举啊,可现在本总攻hold不住这么少女心的礼服啦~”

     这声嘶力竭的哀嚎一点都没有击溃wendy的决心,临把叶棠塞进换衣间前,她郑重其事地拍拍叶棠的肩膀。“反差萌嘛,你的粉丝会喜欢的。”

     反差萌什么的,她根本不想要好不好,她只想安静地做个总攻,没事撩撩妹什么的。

     为了配这一身甜美少女的礼服,化妆师特地给她画了个日系小清新的妆容,两颊还打上了最近火得要死的高/潮红,整个人看起来仿佛回到了她17岁的光景。

     叶棠平时也穿裙子,要么是仙气十足那种,要么御姐风范,但跟现在这样完全不一样哎。

     她扭捏地拨弄着额前的空气刘海,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尴尬癌都要犯了。

     “wendy姐,巍哥在拍最后一组了,你们的模特准备好了吗?”摄影师助理敲门进来,温吞吞地问道。

     “好了!”

     见叶棠准备开口,wendy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巴,朝摄影师助理得体地笑笑。

     糟了,手心里黏了一层油腻腻的唇彩,她放手一看,叶棠的唇妆果然花了,索性化妆师反应快,当即就给补了。

     没过十分钟,那助理就来催场了。

     临上阵前,叶棠还是纠结得眉头紧皱,她噘着嘴,“wendy啊,我要是拍了这组照片掉粉了,你得花钱给我刷回来啊~”

     她前脚刚走,小优就捧着两颊,痴汉地盯着叶棠的背影,不自觉地往wendy那儿靠了点。“我棠爷果真九头身,胸以下全是腿啊~”

     妈妈就是这个人,我好喜欢她!她这么好看,想娶!

     “擦擦。”wendy从梳妆台上抽了两张纸巾给她。

     小优不明所以,紧接着wendy道,“口水都快流地板上了!”

     “嘿嘿。”小优缩着脖子傻笑,又听wendy说,“还不跟过去,在这儿等着吃点心啊。”

     小优闻言,马不停蹄地跟了上去。

     摄影棚内,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调换布景,和他们行色匆匆相反的,两个男人撑在电脑桌前,应该是在翻看刚刚拍的照片。

     尽管只是一个背影,那一头标志性的脏辫,还是让叶棠一眼就认出了卫巍。

     “kevin!”

     卫巍回头,竟发现wendy所说的一定让他满意的模特是叶棠?大概是因为叶棠这几年占据杂志封面的硬照风格都太过相似了,冷不丁穿出一身粉嫩的少女味十足的礼服,当真是让卫巍吃了不小的一惊。可就是他这么挑剔的眼光,也没法儿挑出些错漏,意外地感觉叶棠和这一身格外相配。

     “tee好久不见,你怎么回国了?”卫巍热情地迎上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分离之际,他抽了抽鼻子,“哪家出的新香水,一股……泡面的味道。”

     叶棠哪能告诉他,自己是从网吧被拖过来的。

     简单的寒暄过后,卫巍带着叶棠走向专注挑选样片的男人,他曲着手肘撞了撞那人,等他抬头,才正式介绍。

     “叶棠,业界人称t台小霸王,当然,粉丝都叫她总攻。”卫巍先是介绍了叶棠,而后才介绍清冷模样的男人,“宋予阳,万千少女抢着要给他生猴子的国民男神。”

     宋予阳慵懒地靠在电脑桌的边沿,单手反撑着桌面,薄唇抿成了一条线。他原来紧拢着眉头翻看定妆照的视线,因为为卫巍的介绍而转移落在了叶棠身上,那种清冷淡漠的目光,如同一汪月夜清泉,微微漾起涟漪。

     叶棠显然没有预料到会在这里碰到宋予阳,上一次两人这样面对面站着,是多久之前了?久到宋予阳恐怕根本记不得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模特了吧?

     恍惚间,时光仿佛回到了当初的那场时装秀,她也才18岁而已,在模特界刚刚崭露头角,相比同期出道其他模特,叶棠很红,最畅销的时装杂志封面上常常能看到她的影子。但她一个只有硬照出彩,却从没走过t台小模特,却也只能到这个地步了。

     当时能站在秀场上的,都是benny旗下红透半边天的模特,像叶棠这样的新人,只有望其项背的份儿。

     然而,谁能料到开场模特秀前哮喘犯了呢?

     走秀前,模特能换,但是服装不能换,甚至连改尺码的时间都没有。纵观benny整个经纪公司,只有叶棠和开场模特的身材比例极为相似,唯一不足的是,叶棠的腰围要比那开场模特小一些。

     叶棠那时的经纪人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就是把她手下这个初出茅庐,却又极度有天分的新人推上场,哪怕叶棠从来没有走过台,而她只能孤注一掷。

     叶棠被经纪人约谈过后,整个人都懵了,一方面庆幸自己终于能熬出头了,而另一方面也担心要是自己搞砸了这场秀,可能她的模特生涯就此画上句号了。

     经纪人只给她二十分钟时间调整情绪,不管叶棠自己愿不愿意上,她的态度很强硬,就是最后推也要把叶棠推上t台。

     高跟鞋“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远,感觉快要听不见了,而叶棠分明能感受到那错落的节奏踩在了自己的心间。

     “怯场?”一双锃亮的皮鞋不期然落在她的身前,声音低沉却格外的好听。

     叶棠抬头,甚至来不及掩盖自己的讶异。

     宋予阳并没有那种窥听别人谈话的癖好,只是刚才叶棠经纪人拔高的声线,就算他隔着一扇门,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流利的英语,不容置喙的强硬,不知道哪里刺激到了宋予阳的神经。

     他推开楼梯间的合金门,只几步就能走到叶棠跟前,面对小女孩错愕的神情,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水果糖递过去。“试试?”

     不知道他说的是,试试这个糖的味道,还是试试站上t台?叶棠当时怔住了,想问的时候,宋予阳已经转身而去。

     记忆里那颗荔枝味的水果糖的甜味似乎还萦绕在舌尖,还有那渐行渐远的颀长身影,此刻和宋予阳重叠在一起了。

     天知道她当时怎么会因为一颗小小的水果糖而受到了莫大鼓舞,也确实是因为宋予阳的一句加油,她鼓起了勇气走上t台,是从那场秀开始,叶棠声名大噪。也是从那天开始,宋予阳的歌迷中,多了一位铁杆粉丝。

     思及往事,叶棠不好意思地笑笑,主动伸手与他交握。

     “宋先生,还记得我吗?”

     “记得。”看着叶棠羞赧的模样,宋予阳仿佛看到了当时那个缩在角落里陷于自我鼓励和自我批判的小姑娘,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有些话脱口而出。“今天忘记带糖了。”

     叶棠囧得不行,她好像没有要糖的意思啊!

     卫巍安静地猫在一边,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荡,当国民男神和总攻大人碰到一起,这个画风有点迷,他看不太懂哎。

     另一边工作人员,布景已经调整好了,卫巍不得不打断两人的“叙旧”。“开始了开始了。”

     叶棠进入状态很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到宋予阳,回忆起了18岁的自己,所有的表情、造型,包括眼神,都饱含着娇俏的少女情怀,甚至有一丢丢羞涩的意味。

     这总攻少女心泛滥起来,也是蛮有味道的嘛。

     收工前,卫巍终于敛去一脸的严肃,朝叶棠竖起了大拇指,必须点赞一个。

     宋予阳早就走了,叶棠拍摄完回化妆间,没能再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