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旧帐
    陈宁已经把车打发走,小文拎着今日在庙会上买的耍货走过来。苏舅舅已经又叫起来:“怎的,姐姐,这才一年不见,你就认不得我了?”

     自家弟弟,怎么会认不得?苏氏收起心中的惊讶对苏舅舅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好好的在京里吗?”

     “我这不是惦记着姐姐吗?”苏舅舅笑眯眯地对苏氏说。惦记?苏氏现在也不是原先那个苏氏了,听了这话就轻咳一声,老婆子已经把门打开,见苏舅舅和苏氏在说话就道:“太太,这位说是太太的弟弟,可是太太也没嘱咐过,所以,只有请他在外面等着。”

     “你这婆子,都和你说过了,我是这家里的舅老爷,怎么你还不懂事,还不肯让我进去?”苏舅舅气鼓鼓地骂老婆子。

     “这也是常事,毕竟这年头坏人多,谁晓得有没有坏人冒名。”苏氏不冷不热地说了这么一句,也就走进门内。

     夏云已把堂屋的灯点上,小文先把东西放进自己屋里,这才过来堂屋,要拜见舅舅。

     陈宁已经把茶倒好,见小文走进就拉着小文走上前:“舅舅,这是你外甥媳妇!”小文刚要和陈宁一起给苏舅舅拜下,苏舅舅就摆手:“别忙着叫舅舅,都没见过陈家的长辈呢,哪算得上我外甥媳妇?”

     这话说的极为蹊跷,苏氏的脸已经沉下:“阿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这个做娘的,当不得长辈?”

     苏舅舅又是呵呵一笑:“姐姐,这话呢,原本不是我这个当弟弟的来说,只是你们要抬举呢,也是常事,可没有把自己家的家生子,抬举成明媒正娶的大房。这件事,你们陈家已经晓得了,都气得不得了,要主张把孙氏休掉,重新娶门当户对的来。”

     苏舅舅以为说了这么几句,苏氏就会大惊失色,谁知苏氏只冷笑一声:“这关他们什么事?我家娶媳妇,想明媒正娶谁,只要她身家清白,就能娶过来,难道还要处处去问人?”

     苏舅舅没想到苏氏会这样回答,怔了怔才道:“姐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你们不是……”

     “我们不是什么?我们孤儿寡母,日子难过时候,可有人想着我们日子难过,给我们点吃的穿的用的?这会儿了,我娶了儿媳,一家子日子过的好好的,倒有人来说三道四。我娶的媳妇,受了她的头,喝了她的茶,就是我的媳妇,难道别人还能塞给我一个,说那才是我媳妇,要我认?说什么笑话?”

     苏舅舅说话之初,小文的眉就皱起,陈宁见小文皱眉,伸手把小文的手握住。小文对陈宁微微一笑。

     苏舅舅正好瞧见,眉头皱的更紧,等听了苏氏这番话,苏舅舅的脸就沉下:“姐姐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为了这么一个儿媳,就要不认族人,不认弟兄?”

     苏舅舅不说这话还罢,一说这话苏氏就怒了:“你今儿倒有脸和我说这个呢。族人?兄弟,你倒有脸和我说呢。你,我就问你一句,当初我们家那个铺子,你姐夫倒下之后,为的什么开倒的?”

     “做生意这种事,有赚有赔,这不很平常?再说了,当时的账本,姐姐不是瞧过吗?”这事年代久远,苏舅舅也放在心上,张口就来。

     苏氏气的更急:“好,好,你这会儿还和我打马虎眼,真当我一无所知?那些帐都是你做的,你要改帐,岂不轻而易举?你姐夫没倒下之前,你过的什么日子,你姐夫倒下之后,你过的什么日子,当我不知道?”

     说着苏氏就抹眼泪,小文上前拿了帕子给苏氏擦泪。苏舅舅也气的脸红脖子粗,对陈宁道:“瞧瞧你娘这说的什么话?全是你媳妇娶的不好,若娶了个好媳妇,你娘怎么会这样?”

     这话让小文气笑了,陈宁的眉头皱的很紧:“舅舅这说的什么?什么我媳妇没娶好,我这媳妇人人都夸。上回五叔来也赞呢。”

     “夸又怎样,赞又如何,不过是个……”苏舅舅的话越说越急,不料苏氏已经站起身,伸手就往苏舅舅脸上打去:“你就见不得我一家子过好。”

     苏氏这咬牙切齿面红耳赤的样子,苏舅舅吓了一跳,往后跳了一下。小文和陈宁急忙伸手扶住苏氏,苏氏扶着桌子,眼里的泪滚珠般落下:“你,你,你姐夫倒下时候,和阿弟还有你们媳妇,甜言蜜语的,说不用担心,还有你们可以靠。哄的我把铺子交到你们手上,你姐夫的丧事也是你们帮着办的。结果呢,铺子用不上一年就开倒了。再到后来,你说最好要把宅子卖了好翻本,我又把大宅子卖了,搬回去住,那些银子呢,还有家里卖下人的银子呢?”

     苏舅舅不料苏氏要和自己算起旧账来,仓皇地又往后一步,这一回,贴着墙了。苏舅舅急忙道:“做生意会亏本,也是常见的事,那些银子,不都是你花了?”

     苏氏一口啐在自己弟弟脸上:“呸,你好意思说这话,还全是我花了?四时八节的礼,不都是你去送的?说我一个寡妇不好出门,自然是你这个做弟弟的,不怕辛苦。我那时还感激你呢,哪晓得我自己的亲弟弟,压根就不把我放在心上。只想着我的钱,后面银子没了,首饰没了,你们一家子,渐渐就不上门了。”

     苏氏的泪落的更急,小文搂了苏氏过来,拍着她肩膀安慰她。苏氏哭了会儿瞧着自己弟弟:“这会儿,你摸着你的心想想,你对我,到底还有几分情意?”

     “我若对姐姐你没有情意,怎会老远跑到通州来?姐姐,不说旁的,光为了我们两家的面子,也要……”苏舅舅还想把苏氏说的转来,对苏氏匆忙地道,苏氏的面色一变,不再哭了,扑上去就要去撕苏舅舅的脸。

     小文和陈宁急忙一边一个,扶住苏氏,苏舅舅这下不再惊慌,神色也变了:“姐姐,你定是被人蛊惑了,你们族内,又不是没有长辈了,我定要把你们族内的长辈请来,好好说说你。”

     苏氏这下听的大怒,放眼望去,瞧见桌上摆着的茶壶,伸手拿过茶壶就把茶壶往苏舅舅身上掷:“这会儿你还有脸说长辈?我从不晓得,这娶媳妇,做娘的说了不算,偏是什么外道的长辈说了算。”

     苏舅舅一闪,那茶壶掉在地上,啪嗒一声碎了,苏舅舅却不免要溅的一身水。

     苏舅舅想要喝苏氏,却见苏氏状若疯狂,急忙喊陈宁:“外甥,外甥,你好好瞧瞧,你娘这是疯了吗?”

     陈宁把苏氏交给小文,瞧着苏舅舅道:“舅舅,我娘方才问的这些话,也是外甥想问的。还请舅舅给外甥一个清楚明白。”

     苏舅舅没料到陈宁也这样问,迟疑一下才道:“外甥,我不都和你说了……”

     “舅舅,我不再是我爹倒下时不懂事的孩子了,生意怎么做,我很清楚。舅舅,告诉我实话罢!”陈宁的语气不硬,可苏舅舅竟回答不出来,伸手把脸上的茶叶抹掉:“这些,日子久了,我忘了,现在天色都晚了,我要歇了,你给我在哪里安置?”

     陈宁一言不发看着苏舅舅,苏氏靠在小文肩上大哭,听到苏舅舅这话,苏氏又要奔过来:“呸,你还有脸要在我这安置?你吞了我的家财,现在又不晓得要为了什么,把我儿媳给赶走,你也好意思这样问。”

     “难道我不是你亲弟弟,等你死了,我不要过来做娘家人,难道等你死了,你办丧事,还要被人说,没有娘家人,谁晓得是什么样人家出来的?就像你这个儿媳一样!”苏舅舅望一眼小文,不无恶意地说。

     苏氏又要奔过去,小文扶着她,苏氏怒对苏舅舅:“我儿媳当然有娘家人,她是我家明媒正娶进门的,怎么没有娘家人?”

     “哼哼!”苏舅舅冷笑:“娘家人,也只有你好意思,把那下人当做娘家人,换做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口?这样亲戚,我可没脸认。”

     “没脸认最好!”苏氏说着,把苏舅舅放在门边的行李拿过来,塞到他手里:“既然你不肯认我这门亲戚,我也不敢有你这个弟弟,走吧走吧。”

     苏舅舅没料到苏氏会这样,此次来通州,苏舅舅带的盘缠,只有来的没有去的,还要等着到了这里,和苏氏要盘缠回去,更别提住店钱了。

     陈宁小文并没在旁劝着,苏氏推着苏舅舅出门,第一回推,苏舅舅没动,第二回推,苏舅舅动了一下。苏氏趁机把他从堂屋里推到院子里。

     苏舅舅急忙道:“姐姐,姐姐,怎么说我也是你亲兄弟,你就这样把我赶出门,虽说过了年,这天儿也冷,难道你要瞧着我冻死?”

     苏氏不听,依旧在推。苏舅舅慌了,忙对陈宁道:“外甥,外甥,快劝劝你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