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催债
    陈宁手中的茶杯差点掉下来,侯门公府的家奴,纵然犯了事,也多是由主人处置,要抄查,自然也是主人家去抄查,竟由天子下令去抄查公府家奴家里,实在稀罕。

     孙大哥也点头:“正因为稀罕,王家人也好,府里也好,都没防备,这一抄就抄出些好看的来。”

     “金银珠宝这些,都算是小事,毕竟王家妈妈做了那么多年的奶娘,又深的老太太信任,这样的家奴,积蓄个几千上万银子的家业也平常。里面竟抄出整一箱子放钱取利的借据。单这些,府里还能说一句不晓得。哪知道这王管家,房内竟有七八个姬妾,都生的花容月貌。因是这样人家的女人,那些来抄查的也不避讳,当着面就问。问出好几个都是良家女子,因借了王家的钱,王家说不把女儿送上,就要借了主人的势,把他们一家子都流放了。”

     孙大嫂也插话,话里明明白白有着叹息,陈宁的眉皱的更紧:“如此,也难怪了。”孙婶子叹气:“说起来呢,王家也是认得的,哪晓得竟会做这样的事?姑爷,你不晓得,这件事发生之后,老太太就气病了。老爷和大爷,连夜上表痛陈并不知晓。谁知天子只批回道,卿家奴尚且如此威风,难怪对朕之家奴也这般谄媚,回府去吧。”

     宁远公听了这话,晓得已经不好,陈大爷也在京中请托故旧,想在天子面前说情。只是这件事,谁都瞧的出天子借题发挥,借此整肃一下勋贵家的豪奴,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碰天子的老虎鼻子?自然没人敢去说情,让陈家把那能拿动的浮财都存在亲友家中,防备万一的,就算是上等的好人了。

     甚至还有人借机弹劾,把宁远公府十年前在祭祀大典上犯的小错也拿出来说话,说那时宁远公就有不敬之心,虽则天子宽厚,也不能有样学样。这样的人虽不多,宁远公府也算得上内外交困。

     到了腊月初三,宫中就降旨,查实宁远公府数条大罪,夺爵抄家之外,宁远公和陈大爷父子两人流放,家产抄没,因念勋贵旧人,其余人等并不追究,奴仆人等,允其自赎。

     旨意一下,宁远公府大门被封,宁远公和陈大爷,也脱了公服,披了囚服,等不及过年,就踏上去流放的路。

     孙大哥一口讲完,陈宁叹气道:“这么说来,婶子她们还在京城?”孙婶子点头:“的确还在呢。这件事,原本是该完了,只是听说腊月根的时候,宫中宴饮,有人在天子面前说陈家只拿了首恶,还不晓得有多少从人,特别那族中之人,更该追究。”

     “岳母怎会晓得这样密语?”陈宁的眉皱紧,孙大嫂笑了:“这倒不是什么密语,你晓得京城中,总有那么些喜欢打听闲话的。陈家这事,也算是大事。这几年晓得你是陈家远亲族人的也不少,自然有人想来问问,可牵连到你。至于这话,是真是假,也只能将信将疑。”

     陈宁点头:“这前后的事我都晓得了,那明儿,我先去寻婶子们所在的地儿,瞧瞧可能帮忙。”孙婶子迟疑一下,接着就道:“你这也是好心好意,我也不拦你,只是……”

     孙大嫂咳嗽一声,孙婶子也转而笑道:“罢了,这会儿夜也深了,你先去歇着吧。等明儿你去了,就晓得了。”陈宁听出孙婶子话里有不尽之意,眉微微一皱,并没再问,起身离去。\

     陈宁走了,孙大嫂才对孙婶子道:“婆婆,怎么说姑爷也是陈家的人,想来那边,不会拒绝的。”孙婶子轻叹一声:“会不会拒绝,谁也不晓得。”

     “说起来,我虽没进过府,但也听婆婆和他说过的,原本是高高在上的主人们,只有自己施恩给下面的,没有下面人倒过来孝敬的。事儿又才发生,到的现在,不肯接下面人的孝敬也是平常!”

     孙大嫂的话让孙婶子浅浅一笑:“不过是还没穷尽的念头。等再过些年,只怕就……”

     “这也不会,怎么说姑爷也是这家子的人,有族中人帮衬着些,日子想来也不会过的太差。”孙大嫂的话让孙婶子又笑了,却没有说话。孙大嫂也就服侍婆婆歇下,各自无话。

     到了第二日,陈宁早早起来,孙大哥先去铺子里告个假,就带了陈宁往陈家现在住的地方去。

     陈宁对京城是极熟的,见陈家现在住的地方,离当初宁远公府并不远,不由哦了一声:“舅兄,能住这里,想来……”

     “这就是你自己想的不妥了。怎么说陈府这么些年,家产虽被抄没,但有些女人们的私房,也不会被抄的。只要俭省些,日子也该过得去。只是一来家里有了罪人,二来怕有人趁机报怨。”

     “倒是舅兄想的周到。”陈宁笑着说了一句,就被孙大哥带着转进一条清静巷子,孙大哥指点着道:“前面第三户就是了。”

     陈宁举目一瞧,见这条巷子两边的宅子房屋都不算低矮,巷子十分清静,而前面不远就是热闹大街,倒是闹中取静的好地方。不由点一点头,正准备往前走,就见有人在那敲陈家的门,口中还喊道:“出来,晓得你家在家呢,赶紧出来。”

     任凭那人怎么喊,那门都没开。陈宁和孙大哥不由对视一眼,十分惊讶。孙大哥见家家户户门都紧闭,上前拱手问道:“这位,可有什么事情?”

     那人瞧打扮是个管家娘子的模样,见孙大哥上前相问,眉一竖起就指着陈家的大门道:“什么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陈家,当初借了我们家两万银子,现在王八脖子一缩,就赖了。过年前就来寻他家换银子,就不肯出门,到的今日,还不肯还银子来。你说说,现有契约在手,谁还能赖去?”

     说完这管家娘子就对着门内大喊:“姓陈的,别在里面缩说,别说你们家没有男人,现还七八个丫鬟使着,四五个管家娘子用着,这会子倒在这装憨了。两万银子罢了,又不是什么天高海阔的数,这会儿就拿不出?”

     管家娘子口中数落着,陈宁和孙大哥听的舌头都快缩不回去。两万银子,怎的陈家会欠下别人家这么多银子?

     不容陈宁再往下想,那管家娘子骂的有些渴了,往孙大哥这边瞧一眼,堆了笑:“你家也是来和他家要帐的?说起来,宁远公府当初也是赫赫扬扬的,因此我们家主人这才把银子借了,这都七八年了,想着陈府在这也跑不了。谁晓得出了这么件事。事初出时,我们主人想着他家事初出,那时候也不能要银子,因此忍了。个把月后才让我们来催银子,哪晓得连来几日,竟连门都不肯开,实在是……”

     说着管家娘子就在地上啐了一口,把袖子挽了几挽,就又去拍门:“开门,开门,别以为在里面缩着,就什么都可以不管。哼,你们这辈子还不了,下辈子,活该你家儿女都去做牛做马,为奴为婢!”

     一直没说话的陈宁上前拱手:“这位大嫂,晓得您是奉命而来的,只是这样的话,也不该……”

     “不该什么?”那管家娘子斜了陈宁一眼,这才冷笑道:“难道你觉得欠债不还钱是该的?”

     “自然不该,只是初逢大难,难免……”

     “难免什么?”管家娘子双手叉腰,伸出一只手指着陈宁:“竟然还是个来管闲事的?我可告诉你,拿不出这两万银子,我就要骂,瞧你也不过一个小本生意人,哪拿得出这么多的银子,一边去罢。”

     说完管家娘子又伸手去拍门:“陈家的,今儿我走了,明儿我还要来。我瞧你们一家,这王八脖子,缩到什么时候?”

     说完管家娘子又瞧一眼陈宁,鼻子里面哼出一声:“没有银子,就别出头。两万银子,哼哼,我倒要瞧瞧,可有人愿意帮他家出头。”

     管家娘子扭着腰带着人扬长而去,陈宁的手握紧又松开,瞧着孙大哥,孙大哥也皱眉,他们从小在陈家长大,陈家哪受过这样侮辱,被人在大门跟前,指着鼻子的骂?

     孙大哥伸手拍拍陈宁的肩,对陈宁道:“要是千儿八百,说不定各人凑凑,也能凑齐,可这两万银子,天高海阔的,谁能凑齐?”

     “若非如此,这家子也不会日日来骂了。”陈宁的眉皱的很紧,孙大哥上前拍了拍门,声音放轻:“朱嫂嫂,他们都走了,是我!”

     “原来是孙大哥!”那紧闭的大门总算打开一条缝,有人从门后瞧见孙大哥,这才把门又敞开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