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赴席
    小文对朱太太行礼,朱太太还礼不迭,小文又从夏云手上接过贺礼:“区区微物,腆做贺礼,”朱太太身后的管家娘子接过贺礼,朱太太已经请小文往里面去:“倒是我不好意思,不过是女儿的小小文定之礼,倒许多亲友来贺喜,没有法子,这才摆了几桌酒。”

     小文昔日跟着陈大奶奶时候,也曾陪着陈大奶奶应酬过,此刻听到朱太太这样说,小文就笑着道:“令爱文定大喜,我们能来蹭一杯喜酒吃,这是大喜,大喜。”

     朱太太又笑了:“都听说陈奶奶口齿伶俐,今儿才晓得了。陈奶奶是京里人,想来定是系出名族。”

     “什么名族,家父早亡,不过是依着寡母过日子罢了。”朱太太听到小文这话,又停下脚步往小文身上望了望,笑着道:“这还真瞧不出来,瞧这通身的气派,果然是京城里的人,和我们这些不一样呢。”

     说笑间,已经走到朱家待客的花厅,里面已经坐了十来个客人,听到朱太太这样说,有人已经站起身笑道:“姑母说什么呢?这样乐?”

     朱太太给小文介绍,这几位都是哪家的,听到这妇人的话就笑着对小文道:“这是我娘家侄女,去年才出嫁。我闺女还抱怨呢,原本,今日该是她这表姐在房里陪着她,谁知这会儿,倒要在外头陪着别人了。”

     小文往妇人面上望去,见她十七八岁年纪,生的花容月貌,神采飞扬,小文对这妇人点头:“原来是王二奶奶。”

     王二奶奶诧异地道:“陈奶奶今日不过初会,怎的晓得我是王二奶奶?”朱太太笑着请小文入座,对王二奶奶道“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这世间,想要打听什么信儿,只要有心,哪还有打听不出来的?瞧陈奶奶也不比你大几岁,人家怎么就这样聪明通透。”

     王二奶奶笑着拉着朱太太的袖子撒娇,旁边一位奶奶已经笑着把王二奶奶拉了坐下:“坐下罢,这会儿还跟孩子似的。也让你姑母去迎接客人。”王二奶奶抿唇一笑就坐下,

     小文瞧着那妇人,那妇人已经笑了:“我一直很想见见陈奶奶呢。”

     小文的眉微微一皱:“这位奶奶您是?”

     “我夫君姓潘!”潘大奶奶的话让小文恍然大悟,原来是那登徒子的妻子,瞧着她容貌也颇为出色,礼仪也是娴熟的,有这样的妻子在家中,怎的那登徒子还想……。

     潘大奶奶也仔细瞧着小文,见小文二十一二岁年纪,身上衣饰整齐,纵然是头一次来到这里,也丝毫不局促,反而落落大方,和自己的想象并不一样。

     “陈奶奶和我想的,并不一样呢!”潘大奶奶的话让小文笑了,接着小文就道:“这件事,我……”

     “我并没责怪陈奶奶的意思。”潘大奶奶的手微微一摆就道,接着潘大奶奶又道:“我总以为陈奶奶该是那样,那样的……”

     潘大奶奶想了半日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她想不出,小文也不愿代她想,两人沉默地坐在那。倒是潘大奶奶笑了:“其实呢,我家里的事,想来陈奶奶也晓得了,这事之后,虽则他被远远关在庄上,我有丈夫和没丈夫一样,却反而轻松起来,不用再担心他不回家,婆婆会暗地讽刺我管不住男人,也不再担心儿子学了他的样子,不学好起来。现在公婆对我心里有愧疚,我闲着时,也就教教儿子读书,千万别像他爹一样,对我来说,因祸得福呢。”

     潘大奶奶的话,倒让小文吃惊不小,毕竟两人只是初会,潘大奶奶就这样说知心话,实在有些……。潘大奶奶又对小文笑了:“是我鲁莽了,对陈奶奶说多了。”

     “潘奶奶快别如此,您的心思,我懂。”小文不忍心,握住潘大奶奶的手轻声道。潘大奶奶又是一笑,王二奶奶已经对潘大奶奶道:“你们说的,我都不爱听,我索性去找表妹去。”

     说着王二奶奶咬住下唇,声音变的很小:“可千万别告诉姑母。”潘大奶奶笑了,王二奶奶已经走出花厅。

     “我们都算是来往好几辈的。”潘大奶奶对小文解释,小文已经笑了:“我懂!”说着小文往花厅里的太太奶奶们望去,可以猜出,今儿来的,都是通州城里有头面的人家的女眷,自然和邻里间的来往不一样。

     又有人过来和潘大奶奶招呼,潘大奶奶起身和人说笑,小文并不想如此着急地去和人打招呼,只坐在位子上,静静地瞧着众人。

     “那位就是陈奶奶?瞧着她倒不那么轻狂。”小文瞧着众人,众人自然也会瞧着她。有人悄悄地说。潘大奶奶已经笑了:“怎么说陈家也是……”

     “别提什么宁远公府。他这话,也只能拿去吓唬别人,谁不晓得不过是个远房族人?这种人,遍京城都是。”有人语带不屑地道。

     “我倒瞧着这陈奶奶,有几分那侯门公府的品格呢!”有人赞同地对潘大奶奶说。潘大奶奶笑着对小文招手。

     小文起身,走到众人面前,潘大奶奶笑着道:“方才朱太太介绍了几个,偏偏又有客,就走了,这几位呢,都是我们多年故交。”小文一一往众人脸上望去,彼此行礼。这会儿离的近了,还有人想瞧瞧小文可是那样装模作样,其实不会礼仪的。可是瞧了半日,小文的礼仪都很娴熟。

     倒让人无法挑刺,打过招呼,也就各自坐下,也有人问小文的出身,小文四两拨千斤地拨过去了,再加上有潘大奶奶在旁边帮忙,等客人来齐,各自入席时候,小文已经和好几个人搭上了话,也收到好几个人的邀请,家里有些什么应酬,要请小文去。

     不过这种话,都是不到见到帖子的时候不成真,小文也不会放在心上,只答应着,面上也不会露出那样急切神色。

     朱太太笑着往小文这边望了一眼,心里想起去京城时候,听说过的小文的出身来。这样的对待,怎么都不像是个丫鬟出身的人。难道说,这都是别人胡乱传的?

     小文见朱太太望向自己,也对朱太太浅浅一笑,朱太太收起思绪,戏班掌班的把戏单送上,朱太太先让第一位客人点了一出,也就把戏单往下传。

     传到小文的时候,小文接过戏单往上面瞧,潘大奶奶坐在小文身边,正想提醒时候,小文已经伸出手指,笑着道:“这出《思凡》,这班子唱的再好不过,就点这出罢!”

     潘大奶奶有些惊讶地瞧着小文,接着潘大奶奶笑了:“这出戏,少有人晓得他们班唱的最好,怎么陈奶奶倒知道呢?”

     小文把戏单送到下面一位客人手上,对潘大奶奶笑着道:“方才送戏单来的时候,不是说了,这是寿春班。这班子是京城史侯家出来的,老史侯夫人生前,最爱听这出,因此他们也是下了心地演呢。”

     说着小文叹气:“算来,老史侯夫人过世也有七八年了,还记得当初出殡时候,那可真算得上大出殡,连宫中娘娘,都遣人来祭。”

     席上的人听到小文这样说,都瞧向小文,朱太太已经笑了:“我问陈奶奶,她是哪一家的,结果陈奶奶只说,她父亲早亡,只依着寡母过日子。现在听了这样的话,定是名门出身,不然对京中的事,怎会这样清楚?”

     小文又浅浅一笑:“朱太太说笑了,我本就是京中人,这寿春班当初在京中大大有名,街头巷尾都晓得。”

     “晓得这班子的人多,唯有这思凡一出是因什么而唱的好,知道的人就不多了。”潘大奶奶笑着对小文道。小文能感到潘大奶奶的善意,对潘大奶奶浅浅一笑。这样好的女子,本该有无比顺利的人生,谁知竟配了那么一个男子,也算天道不公。

     小文心里想着,和潘大奶奶说话时候,也多了几分亲热。两人说说笑笑,等小文点的那出戏一出来,刚一开腔,潘大奶奶就对小文点头道:“果真陈奶奶说的对,这出比方才那出好多了。”

     “当不起赞呢,不过是听人家说起罢了!”小文笑着说了这么一句,又和潘大奶奶一起看戏,唱了几出戏,将掌灯时,众人也就告辞。

     小文走到二门处时,夏云已经等在那里,夏云的小脸红扑扑的,小文微微一嗅,就嗅到夏云身上有股淡淡的酒味,小文不由对夏云皱一下眉。

     夏云吐下舌,乖乖地瞧着小文和朱太太告辞,上了马车。上车之后,夏云才对小文道:“奶奶,并不是我想喝,而是他们……”

     “他们拉着灌是不是?你啊,总要经过几次应酬,才会晓得,如何拒绝。”小文的话让夏云的眼睁大些:“奶奶,您的意思,以后,我们还会有这样的应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