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观保,你是怎么想的啊?你不走,你留在这里,就成什么了,难道你爹辛苦挣下的,你要拱手让给别人吗?”陈五叔在那又开始跺脚,劝着观保。

     观保看向安北伯:“我的父亲,不是这样的,不是随便听了别人几句话,就逼死了别人,也不是薄情寡义的人。今日他能如此对待别人,异日呢?我这个儿子,又被他放在何处?对待恩人尚且如此,何况别人?”

     安北伯听的心烦意乱,上前一巴掌打在观保面上:“你真是被人养坏了,我是你的父亲,就算现在叫你去死也是天经地义的!”安北伯看向心安的尸身:“妇人女子,动辄以死吓人,着实是……”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这位请出去!”小文高声地喊,安北伯瞧向陈宁夫妻,陈宁夫妻并没瞧向安北伯,安北伯伸手去拉观保,观保已经跪在心安跟前:“儿子是父亲的儿子,父亲要怎样对儿子,儿子也只能受着。只是儿子更没忘记柳娘秦娘数年抚养教导之恩。儿子若以等闲父妾识之,不过是薄情寡义不知恩的人。”

     安北伯听到观保这样回答,心中又羞又恼,转身离去,妾舅跟在他身后,不忘得意洋洋看了眼陈宁夫妻。

     陈宁夫妻恍然没见,陈五叔追着安北伯出去,经过陈宁夫妻时候,唉声叹气:“这是怎么说的,你们这样的功劳,这样的恩情,倒拱手让给别人了。”

     “恩情也好,功劳也罢,也要对什么人了。今日纵然我们夫妻屈从,又如何呢?”陈宁的回答让陈五叔摇头不已,见安北伯身影快要消失,陈五叔丢了这边,飞快地追着安北伯去了。

     万能也从地上爬起来,要往外走,陈宁已经拦住他。

     万能看着陈宁的眼神,吓的腿都在抖,陈宁对万能露出一个笑,万能立即就道:“大侄子,这件事,我也是……”

     “晓得你也是听了别人的话,可是你不瞧着别人,你也要想想观保,就算不想想观保,难道你以为,这件事后,你能重新成为亲戚?万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陈宁的话让万能索性又坐在地上:“早都没银子了,原先还能靠着妹妹妹夫,陈家一被夺爵,连这都没了,你让我做什么呢?横竖别人许了我……”

     万能猛然发现自己说出秘密,惊恐地用手捂住嘴,陈宁已经笑了:“别人许了你多少银子?你就要这样卖了别人?想来定是一大笔,是一千呢还是八百?”

     “我要说了,你能给我吗?”万能是个死要钱的性子,陈宁突然又笑了:“你这死要钱的性子,真是只瞧见眼前,你若不说,观保总是你亲外甥,以后整个府都是他的,到那时你何等快活?”

     “胡扯呢!妹夫宠爱李氏,哪会再把观保放在心上?再说了,观保这孩子,也和我不亲。自然是眼前的银子最要紧。”万能说着瞧一眼还在那里哭泣的观保,又笑眯眯地对陈宁说:“你给我银子,我自然也会帮着你!”

     陈宁一拳打在万能脸上:“给你银子,给你一顿打倒是真的!”

     万能从地上爬起来,往后退:“你,你不能打我!”陈宁的眉挑起:“就算打死了你,你以为,有谁能帮你说一句。”

     正在安慰观保的小文见状上前道:“不要把他打死了,也不能这样放出去了,这一出去,指不定那家要怎样对他。就关在后院柴房,等安姐姐的丧事办完,再慢慢料理这件事。”

     “民不与官斗,陈宁,你真以为你有了几两用不着的银子,就能胡作非为了,我告诉你,你这是什么都不懂?堂堂宁远公府还能被夺爵呢,更何况你这样的小蚂蚁?”万能口中乱嚷,陈宁才不理他,用手掏掏耳朵,扯下一幅布把万能的嘴给堵了,管家上来带着人把万能拖下去了。

     除了观保的哭声,再没有别的了,小文长声叹息,陈宁按一下妻子的肩,小文已经会意,心安,绝不能白死。

     安北伯怒气冲冲地出了陈家,径自进了驿站。李氏已经被送到了驿站,见到安北伯走进,李氏忙服侍他更衣喝茶,又劝了几句,安北伯睡下了。李氏在旁边服侍了一会儿,丫鬟走进来,悄声道:“舅爷来了。”

     李氏点头,悄悄走出去,妾舅等在外面,瞧见李氏出来,妾舅得意洋洋地道:“妹妹,这家子,真是一家子蠢货。”

     李氏伸出一根手指在唇间,妾舅会意,和李氏走到后面院子,李氏这才悄声道:“哥哥,今日,还多亏了你。”

     妾舅笑的更为得意洋洋:“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妹妹,你成了伯夫人,才不枉这些年的辛苦。不然,当初你又不是没人可嫁,为何要委屈做个妾?”

     李氏的脸顿时沉下,妾舅咳嗽一声才悄声道:“是我说错话了,妹妹,这些年,委屈你了。”李氏用帕子沾了沾眼泪才叹道:“若非她们不识相,谁愿这样,还在我面前摆什么先来后到的架子?这会儿,死了最好。”

     妾舅点头,对李氏又道:“只是还有件事呢,妹夫这年纪,也快四十了,这还要守三年孝呢,到时你生不出儿子来,还不是白白的?”

     李氏鼻子里哼出一声:“守三年孝出来,我还不到二十五呢,怎会生不出来?再说就算生不出来,寻个嗣子就是,从小被我教养着,还不是要认我是母,谁敢放个屁来。况且还有哥哥在旁边帮我,你我兄妹,这么些年,如此辛苦,还不是为过好日子?”

     妾舅在旁点头,李氏唇边露出一抹冷笑,谁也不能挡住自己的路,谁都不能。

     苏氏听到外面发生了许多事情,在屋里坐立难安,频频遣人来问,小文陈宁在忙着办心安的丧事,又要商量一下后面的事,直到夜深时候,小文才来见苏氏。

     苏氏见到小文,急忙拉了她的手:“外面到底为了什么,闹成这样?要我说,世人的口,是最不能信的。真要有人这样胡说八道,也只能和你叔叔慢慢说了,以后自然就明白了。”

     小文安抚地拍一下苏氏的手:“婆婆,我晓得的,只是女子的名节至关紧要,夫君虽然是男子,可也不能说被人随便诬陷。况且这件事,有眼睛的人都能瞧出,背后有人指使的。安北伯不但不阻止,还要顺着他们的话说下去,只怕这心也是变了的,既然如此,还想什么别的呢?”

     苏氏被说的无言可对,接着苏氏就叹气:“可是,人家势大啊!”

     “是啊,人家势大!”小文重复了一下这句,就对苏氏笑道:“可是他们再势力大,有些事也不能做啊。这次低头忍了,那夫君就成什么人了?我就成什么人了?安姐姐和小雨,又成什么人了?甚至观保,两个妹妹,都成什么人了?乃至已经过世的老太太,也会背上无妄之灾。”

     苏氏长长叹气,小文再次安抚地拍拍苏氏的手:“世上的事,总有法子的,安北伯势力再大,也不是一手遮天,今日的事,只怕已经传遍了。”

     苏氏皱眉看向小文,小文又笑了:“婆婆,夜深了,您先歇息吧。您放心,万事有我们呢。您啊,安安生生过日子就是。”

     “做好事还做出不是来了。”苏氏小声嘀咕了句,小文已经叫来丫鬟,服侍苏氏睡下。走出门时,小文瞧着星空闪耀,双手紧握,有些事,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哪有这么容易颠倒。

     安北伯在通州住了一夜,第二日就往京城去,离开通州时候,合城的士绅都去送了安北伯,安北伯在马上瞧了瞧,不见自己儿子和陈宁的身影,安北伯长叹一声,打马离去。

     安北伯到京城是第三天,入宫陛见之后,也就在驿站先歇下,昔日的宁远公府早被没收,赐下的府邸还没收拾好,还要再等几个月。

     李氏心情舒畅,那些碍眼的人都没了,就等着安北伯出了孝,生了儿子,就能成为伯府女主人了。李氏欢欢喜喜地,按了安北伯给的亲友单子,命人去送礼。

     礼是送出去了,但却没一个来拜访的人。初时安北伯还不在意,过了七八天觉得有些不对劲,寻来管家问礼到底送出去没有?

     管家恭恭敬敬地说全都送出去了,安北伯皱着眉问:“难道我离京久了,京中风俗已经变了,这送了礼,连三寸的贴都没有回来的?”

     管家迟疑一下才道:“伯爷,这时节,京中都在传说一出新鲜话呢,因此,才懈怠了?”

     新鲜话?安北伯更怒:“饶是什么新鲜话,也不至于让人不来拜访我。况且当日我们家出事,这些人是什么做派?这会儿我主动示好,本该重新修好才是。”

     管家应是后才道:“这出新鲜话是,宴席上颠倒黑白,盛怒下割袍断义!”

     安北伯又不是笨蛋,此刻听到这题目,大怒道:“是谁在背后造我的谣,那日的事,明明是……”说着安北伯就顿一顿,声音也小了些:“外面人胡说八道,我,我……”

     管家等着安北伯后面的话,安北伯心烦意乱地挥手让管家离去。李氏已经在里面听见,见安北伯进来,李氏就迎上前,安北伯瞧着李氏,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朝廷的旨意还没下来,我琢磨着,你的事,还是缓缓。”

     “老爷说什么,我听着就是,只是我罢了,可我哥哥他,总被人呼来喝去的,我这心里难免有些不好受。”李氏顺着安北伯的话说,眼里的泪已经落下,急忙转头,把眼泪擦掉,头转回来时候,笑容重又灿烂起来。

     安北伯瞧着她笑的如此灿烂,不由拍拍她的手:“还是你懂事,可是心安这件事,我做的,也确实有些……”

     “我是老爷的人,柳姐姐也是老爷的人,是老爷的人,就该老爷给的委屈也不能当委屈,而是高兴受着。柳姐姐这样做,说句我不该说的话,也着实没为老爷想过呢。”

     安北伯的眉皱起,李氏见状忙用手捂住嘴:“柳姐姐已经过世了,我也不该说亡人的话,只是还有件要紧事,大爷总不能一直在那边住着,怎么说他也是老爷您的嫡长子呢。”

     一提起观保,安北伯的眉皱的更紧:“这个逆子,提他做什么?说来,我……”

     “老爷!”李氏见安北伯渐渐被自己说了过来,叫了一声就道:“您这样说,别人不晓得的,只当我离间你们父子呢。再说了,老爷现在回来了,难道还让老爷的儿子在别人家住着,别人自然不会说小孩子不懂事,只会说我的坏话呢。就像这会子,外面传的这些话,谁不晓得,背后都是在说我。”

     说着李氏就用帕子沾着眼角,安北伯把爱妾的肩搂过来,安慰道:“我当然晓得你样样都好,可是这件事,论起来,倒是我错的多,那日万能说这话时候,我就该当场杀了他,宁哥儿的性子,我是晓得的。”

     “老爷!”李氏推一下安北伯,娇滴滴地道:“晓得老爷是疼爱宁哥儿的,可是宁哥儿算来也是晚辈,晚辈替长辈受点冤枉也是常见的,再说就算老爷真有错,他们也该在事后悄悄说明,而不是这样下老爷的面子。老爷,他们这样对你,何尝不是挟恩图报呢?”

     安北伯的神色有点变的不好,李氏又摇头:“罢了,老爷这会儿,心里定然十分难受,我也不好再多说的,横竖我这一颗心,只是为了老爷。”

     安北伯有所思地点头,李氏的眉微微蹙起:“说起来,这件事,当日晓得的,只怕没几个,这会儿,倒都传的一京城都是,我觉得……”

     这句句字字,全都是说着陈宁的坏话,安北伯的脸色越来越黑,李氏心中得意,就凭他们,以为能说得全城人都晓得了,就能把局面扭转过来,凭他们也配,不过是自己的垫脚石。

     李氏在思忖,安北伯已经高声道:“来人!”李氏故意装作不解:“老爷要做什么?”安北伯咬牙切齿地道:“挟恩图报吗?那我就要让他们瞧瞧,什么叫以势压人?”

     李氏佯装大惊:“老爷,您这样做,别人会骂老爷恩将仇报!”安北伯往地上吐了一口:“呸,这会子,谁晓得是恩还是仇,这样待我,到底是恩是仇,还两说呢。”

     说着安北伯就匆匆往外走,李氏更加喜悦,这一会儿,只怕连观保的命都保不住。李氏伸出手,这双手的掌心,微微有点老茧,李氏用手摸着掌心的老茧,以后,这些就不再有了,从此养尊处优,穿绸着缎使奴唤婢的日子,想想就觉得快活。

     李氏发出欢喜的笑声,接着就用手捂住嘴,这笑声,这会儿还不能纵情欢笑,总要再等等。

     “算起来,已快一个月了。”小文放下手中的针线,瞧着外面悠悠的说,大姐儿二姐儿都带了孝,听到小文这样说,二姐儿好奇地问:“嫂嫂,您是在说,还有几日,就到柳娘的七七了?”

     大姐儿伸出手指对妹妹做个嘘的手势,小文已经笑了:“不是想这个,我是在想,怎么着,京中也该来接你姊妹们才是。”

     一提起这话,姐妹两神色都微微一变,接着大姐儿就道:“老太太生前常和我们说,好日子过的,苦日子也要过的,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教养。跟着父亲,自然能嫁的也要好些。可父亲这样,我总觉得……”

     “只怕出了什么事,娘家人也不会来给我们撑腰呢!”二姐儿已经快嘴快舌地说出来。大姐儿瞧一眼妹妹:“不害臊。”

     二姐儿的小嘴嘟起,小文摇头:“不是这样说呢,你们大哥,去京城也七八天了,到现在消息都没传出来呢。”

     “大哥不是常去京城吗?”二姐儿好奇问了一句就又道:“我也想和哥哥一样,去给柳娘跪经呢,只是哥哥不许我去呢。”

     “你只想着玩!”大姐儿又笑着道,丫鬟匆忙走进,对小文道:“大奶奶,前面来了好几个人,说是知州衙门的,说是……”丫鬟迟疑一下才道:“有人在知州衙门把我们家给告下了,说我们家在外造谣生事,还说,要拘大爷呢。”

     小文并不意外,站起身道:“你别吓到姑娘们,我出去瞧瞧。也别惊动太太,什么大事,值得这样?”

     大姐儿一张脸已经煞白,站起身叫了一声:“嫂嫂!”小文笑着拍了拍大姐儿收:“别怕,有我们呢,不是什么大事,你进去和你侄女一起做针线写字就是。”

     “嫂嫂,我觉得,这只怕是……”大姐儿一时真觉得难以启齿,那边那个,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小文了然一笑,跟着丫鬟出去。二姐儿已经问姐姐:“姐姐,父亲为何变成这样了?”大姐儿摇头,只是把妹妹的手握紧:“记住,以后,就算遇到再难的难事,也不能像父亲这样。”二姐儿点头。

     小文走到外面厅上,见管家正在那里和衙役们周旋,管家瞧见小文走进,迎上前道:“奶奶,这事,哎,怎么就变成这样?”

     衙役头瞧见小文,立即就道:“陈大奶奶,晓得你们家这些事,都是你管着,不过这是要上公堂的事,你一个女人,只怕不好出面吧。”

     “这件事的始末,我已尽知,说来呢,要怪,只能怪我们自己,一片好心收留别人,谁晓得人回来了,这心就变了。罢了,这些也不去说它,只请列位回去,半月之内,定有个是非曲直出来,可好?”

     小文笑吟吟地对衙役头子道,衙役头子还在思忖,小文已经对管家道:“说给账房,支十两银子来,就当请列位喝一杯酒。至于别的,拙夫不在,我一个女人,自然不好多做主。”

     衙役们彼此瞧了一眼,管家已经托出十两银子来,衙役头子伸手拿了银子,对小文拱手:“既如此,老爷跟前,我们也帮你们上句好话。”

     “多谢了!”小文笑吟吟说了一句,接着又道:“不过是一点被人说搬弄是非的事,又不是杀人放火,十恶不赦的大罪,迟一日早一日,怕个什么?”

     衙役头子笑一笑,也就带人离开。

     管家等人走了才对小文道:“奶奶,这事?”小文叹气:“罢了,不是什么大事。”管家的眉皱的很紧:“这只怕是伯爷以势压人。”

     “我晓得!”小文说了这么一句,就对管家道:“让人立即给大爷带信,观保那里,这件事还是瞒着罢。”

     管家应是离去,小文长叹一声,有些事,真的不是忍下一口气,往后退一步就可解决的啊。

     京中的陈宁是在第二日傍晚收到通州的信的,陈宁拆开信瞧了瞧,接着就笑了,把信折了收好。旁边的孙大哥已经问道:“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会儿送信来?”

     陈宁不语,只起身要往外走,走出厨房的孙大嫂瞧见,急忙道:“这是要往哪里去?马上就要吃饭了。”

     “我出去寻个人,今晚只怕不会回来了,大哥大嫂先陪着岳母吃饭罢。”陈宁匆匆地说完就走出门。孙大嫂满面疑惑,孙婶子已经走出来,对孙大嫂道:“先安排吃饭罢,这事情,本来是好事,回来了就该是团团圆圆,谁知道又摊上这样的事了?”

     “这世上好人也忒好,坏人也忒坏,不这样,哪还叫公平公道呢。只要不叫坏人讨了便宜去就好。”孙大嫂的话让孙婶子笑了:“就是这个理儿,吃饭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