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陈宁说完话后长叹一声,小文沉默一下才道:“罢了,毕竟都已经去了战场,只是这事,要不要告诉老太太?”

     “老太太和原先不一样,自然可以告诉。”陈宁毫不犹豫地说。小文又笑了:“瞧瞧,你都这样想了,那这件事,我们也只有听天由命了,况且这一去战场,虽有九死一生的,可还有那个一生呢,如果能立了功劳,也……”

     小文的话并没说完,陈宁就道:“得,方才还说什么尽人事听天命呢,这会儿就又想功劳了。不管是什么,我们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成。”小文又是一笑,没有说话。

     陈老夫人听的小文转述的话,长久没有说话,小文正想安慰她,陈老夫人已经道:“这孩子,毕竟和原来不一样了。这人啊,总要经受些挫折。你把观保叫来,我安慰他就是。以后,若有个万一,他啊,就是我们陈家的顶梁柱了。”

     陈老夫人这话里有无尽的叹息,小文并没再劝,只让人唤来观保。观保给陈老夫人问安之后,小文行礼退出,望向远方方向,又瞧向那道通往心安她们居住小院的门,小文心中的叹息久久萦绕不去。

     或许,对心安她们来说,陈大爷不回来,才会更好。小文摇了摇头,把心中这个奇怪的念头摇掉。走一步算一步罢。

     观保和陈老夫人说了什么,没人知道,自此之后,观保读书更加用功。而陈老夫人的身体,也渐渐虚弱下去。小文夫妻请医寻药,心安小雨等人尽心服侍,陈老夫人的身体还是一日比一日差下去。

     请来的医生都说,陈老夫人这是病已老熟,药石无效,再不用白费银子。让准备后事了。话都这样说,小文夫妇再不死心也渐渐依言替陈老夫人准备好棺木等物。

     观保瞧见小文夫妇准备这些,晓得曾祖母再也不好,暗自吞泪罢了。战事依旧在进行,但对通州的普通人来说,想打听战场上的消息是件难事,甚至,很多人并不知道边关有战事。

     陈老夫人的病一日挨着一日,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陈老夫人这一口气就咽下去,再也吐不出来。

     观保这几日也不去上学,只是在曾祖母床边服侍。这日陈老夫人昏昏沉沉睁开眼时,见到观保双眼红红地在床边。

     陈老夫人长出了一口气,才对观保道:“你好生去读书,何必为我耽搁呢?”观保眼泪滴落:“曾祖母,您……”

     陈老夫人摇一摇头,对丫鬟道:“去把太太、大爷大奶奶请来,还有两位姨娘,我这会儿清醒一些,要交代几句话。”

     观保听的大惊,跪在床边道:“曾祖母,您若,我,我怎么办呢?”陈老夫人伸手拍拍曾孙儿的头,摇头道:“你有什么可怕的呢?你大哥大嫂都是善心的,你伯母也是好心的,我并不担心你的吃穿。先生也是好的,我也不担心你的学识。我唯独担心的,你是失母之儿,虽有你母亲所言,但总有我在上面。你那两个姨娘也不好多言。观保,以后,我不在了,你要好好对待你两个姨娘。虽说名分如此,她们两个,所为足以为我陈家妇!”

     心安小雨离的近,听到消息就匆匆而来,心安正好听到这两句,登时大哭起来,跪在陈老夫人跟前道:“老太太,我们,哪能得这样的话。”

     陈老夫人抬眼看了看心安和小雨,对她们点头:“我要走了,以后,你们两可要好好教导孩子们,心安、小雨,你们虽名分低微,所为极好。观保,去给你两个姨娘磕头。以后,倘若能归来,另娶新人,磋磨你们时候,你们就拿了我这话来说。”

     观保上前给心安小雨两人跪下,磕头行礼,心安心中悲伤,伸手抱了观保就大哭起来。小文夫妻和苏氏都已赶来。苏氏听到这话,也伤心地哭起来。

     小文眼中含泪,上前劝陈老夫人:“老太太,这话,我们都记得了,老太太今儿精神好些,还是不要说话了,等明儿再……”

     陈老夫人闭目摇头:“我已油尽灯枯,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小文,你是个好孩子,也是有福气的,有你帮忙照管他们,我很安心。小文啊,这些年,谢谢你了。”

     “都是一家子,老太太这样说,就是折我的福。”小文虽然晓得陈老夫人这话已是临终遗言,还是劝慰着。

     陈老夫人又往曾孙们面上望去,唇边现出欣慰的笑,双手一松,闭目而去。观保跪在床边放声大哭,屋内的人都大哭起来。小文哭了两声,走到观保跟前:“晓得你伤心,不过各样的事情都该办起来,还要换衣衫呢。”

     观保被陈宁扶起身,往陈老夫人那边瞧了瞧,强忍住泪对小文和陈宁行礼:“曾祖母的后事,还请,还请……”

     陈宁一把扶住他:“这话何晓你说,你大嫂自然心里有打算,快跟我出去罢。”观保嗯了一声,还是依依不舍地看向陈老夫人。观保的心情陈宁自然理解,只是按着他的肩拉着他出去。

     小文带着众人给陈老夫人换了衣衫,停在正厅上设了灵位,又让人赶紧去做了棺材。陈宁现在生意颇好,这些银子也不是件难事。

     倒是观保见陈宁夫妻这样相待,心里不安,对陈宁道:“曾祖母生前曾说,无需这样对待,大哥大嫂这样花销,我这心里着实不安。”

     “这话是从何说起?虽说是别房,我们也算老太太的曾孙,做曾孙的帮着做丧事,这也是常事。你若推辞,就……”

     陈宁的话还没说完,有个管家已经走进来:“大爷,边关来了一封信。”陈宁接过信,打开瞧了眼,面色顿时变了,观保看向兄长:“大哥,这信上说什么?”

     陈宁摇头:“信上说,你祖父,在上个月,殁在战场上了。这信,是你父亲来的,叮嘱千万不要告诉老太太。”

     观保听的这话,身子晃了晃,竟然晕过去,陈宁忙和小厮扶起他,唤了几千声,观保这才算醒过来,瞧见陈宁,观保伸手把陈宁的手握住:“大哥,我要去边关,去见我爹,不然,我这就是不孝。”

     “你这会儿就去了边关,这才叫不孝呢。你祖父刚没了,你父亲又在边关赶不回来,你二叔公就算收到信立时赶过来,也要两三个月的时间,难道要让曾祖母灵前,没有孝子孝孙吗?”

     陈宁这两句话说的观保头又低低的,陈宁见他活动一些,又道:“事有轻重缓急,这会儿,总要先办老太太的后事,至于你父亲那里,慢慢会再有信回来。”

     观保又答了一个是字,陈宁又劝他几句,管家来报,又有客来了,陈宁让小厮照顾着观保,这才出去外面迎接吊唁的客人。

     陈宁这些年在通州也算有些名声,又这样大办丧事,来吊的客人极多,京城中陈家的故交,还有陈家那些出嫁的女儿们,听到这消息,也有人来吊唁的。

     因此陈老夫人的身后事办的十分热闹,因陈二老爷这个亲儿没赶回来,观保一个孩子又无法做主。陈宁就在离城十里的地方,择了块地,把棺木暂时瘄起来,等陈二老爷回来时候,再让观保扶灵回去京城葬下。

     陈老妇人的棺木瘄到城外,这丧事也算办完。观保又在书房里读书,陈二老爷在陈老夫人去世后三个月才赶来。先去陈老夫人灵前磕了头,陈宁这才说出打算。陈二老爷听完后沉默良久才道:“虽说入土为安才是正理,只是母亲生前也是受过诰命的,之后诰封虽被朝廷追了回去,可还有个万一,况且你大叔公为国尽忠,我想着,等战事结束,朝廷只怕会有表彰下来,到那时再扶灵回去安葬,也好看些。”

     陈宁听完才有些惊讶地问:“朝廷会有表彰下来?”

     陈二老爷笑一笑:“说来,当初我们家的事,罢了罢了,这都是过去了,现在你大叔叔在战场上,听说也立了些功劳,若有了万一,爵位重新回来,到那时,你兄弟就是你大叔叔的嫡长子,到那时,你这个兄长,定然少不了些好处。”

     陈宁和这位叔公并不算很熟,只听说他从小读书聪明,长大出仕做官也颇有名声。此刻听到这话,觉得心里有点不得劲起来,过了好些时才道:“我不过报恩,并不是为了好处。”

     陈二老爷露出一脸我明白的神情,话不投机半句多,陈宁也就请陈二老爷歇息,自己回去屋里。

     小文回到屋里,见陈宁一副长吁短叹的样子,有些好奇地走上前:“你不是和二叔公说话吗?怎么不多陪会儿?”

     “我一直以为,我行事不过无愧于心。谁知没想到,倒有人这样瞧我。”小文听了这没头没脑的话,又问了几句,陈宁这才把陈二老爷说的那句话说出,说完还闷闷地道:“这话,听的心里挺不得劲,若是别个说,我只当别个不明白我,可偏偏是这家里的人这样说,我还真……”

     “你不是一直说,做事由心吗?这会儿又这样了?”小文笑着说了这么一句,陈宁瞧向妻子:“这会儿你怎么又这样说了?被人这么一误会,以后若他们真能又起来,我还是离远点好。”

     小文噗嗤一声笑出来:“晓得你要做知恩不望报的好人,可是你难道没听那佛经故事上说的因果报应啊?如果他们真起来了,要报,你就收着,要不肯报,也就罢了。若是刻意回避,那反而变成用别人的名声成全你的名声了。”

     陈宁用手拍拍额头,接着看向妻子:“这样的道理,你怎么想出来的?倒是我拘泥了。若时时刻刻想着这些,害怕别人说,那做人岂不太拘束了?”

     小文笑了:“就是这样的道理。我们不去做那伪善之人,百般做作只用别人的名声成全自己名声。自己做了什么,别人爱谢,就听听,不爱谢,也就罢了!”

     陈宁点头:“这啊,要写成家规,挂在堂前,让子孙后辈都记得才是。”小文啐丈夫一口:“也亏你好意思。”

     陈宁又呵呵笑了几声,小文已经叫来丫鬟:“二叔公这回来的匆忙,告诉外面的,必要服侍好才是。”

     丫鬟领命而去,小文回头,见陈宁满面恍惚,又弹他额头一下,陈宁回神过来,把小文的手握住。

     陈二老爷在通州住了几日,也就离开。观保送走陈二老爷,继续安心读书。日子一天天过去,边关的战事将要结束,而好消息也终于传来。陈大爷在战场上作战勇敢,又兼前宁远公殁于战场。天子也觉旧日恼怒有些无故,追前宁远公为安北伯,陈大爷着袭安北伯,等孝期一满,着入朝效力。

     消息一传到通州,陈宁就急急地告诉了小文苏氏。苏氏听的这个消息,连声念阿弥陀佛,双手合十:“这定是老太太在天之灵保佑,才有这样的好消息。媳妇,快,赶紧备了香烟纸钱,我给老太太上柱香,让她也欢喜欢喜。”

     小文应是,早有伶俐的丫鬟们把东西准备好,用托盘托出来。苏氏亲自接了,和小文来到陈老夫人灵前虔诚上香。刚把香插到香炉内,心安和小雨听到消息就赶来。心安满眼是泪:“太太,这话,可当真?”

     苏氏笑吟吟地道:“自然是真的!”

     话音还没落,丫鬟就来报:“外头有客来了,知州前来拜访大爷二爷呢,还有知州太太也来了。”陈家在通州那么多年,顶多就是和知县来往来往,知州亲自上门来拜访,这还是头一遭。小文急忙吩咐下去,又陪了苏氏,前去二门迎接知州太太。

     刚到二门,知州太太的轿子就已来到门前。小文和苏氏急忙跪下迎接。知州太太在轿中瞧见,忙命停轿,亲自下轿扶起苏氏:“不过是来拜访一下,咱们做咱们的相处,这样拘礼可就不该了。”

     “寒家不过白身,太太这样说,着实让我们心中不安。”苏氏恭敬地说,知州太太瞧着也就三十出头,听苏氏这样说,笑的更开怀了:“陈太太说什么呢?你们在通州也是有名的人家,原本赴任之初,就该前来拜访了。”

     小文在背后听着,怎不明白知州太太是为什么来的,但并没说什么,只是和苏氏二人恭敬地请知州太太到了正厅,丫鬟们送上茶来,小文亲自奉上。

     知州太太四处环顾了下正厅,赞了几声不愧是世家出来的,这布置什么的,都极其清雅。苏氏也和知州太太客气几句。

     知州太太和苏氏说了几句闲话,也就笑着道:“听说安北伯还有几位女眷在这里,还想请出来相见呢。”

     苏氏和小文互看一眼,接着苏氏就笑了:“那就把孩子们请出来,至于,剩下的,还要等安北伯回来呢。”

     知州太太已经哦了一声:“听得那两位原本不过是小星。这么几年,能侍奉老太太,又经办了老太太的丧事,又教导儿女们,这样的人,也算是经过患难的,自然不能以平常姬妾相待。”

     苏氏倒没想到这层,只望了小文一眼,若不是知州太太提起,小文倒还真没想到这一层,不过这事,小文笑着道:“府里的规矩历来都大,这种事,自然不是我们能问的。”说话时候,大姐儿两姐妹已经到来,小文笑吟吟地让大姐儿俩姐妹见过客人。

     知州太太瞧瞧大姐儿,又赞下二姐儿,把早已备好的礼物拿出来,送给两个姑娘。小文料到知州太太这是着意结交,示意两个小姑子把礼物收下。

     大姐儿二姐儿陪着坐了一会儿,知州太太也就说几句闲话告辞。知州太太方走,同知、通判和这城里别家的女眷,也纷纷来访。

     苏氏婆媳两人招待了几个,也觉得乏了,就命人挡驾。陈宁那边也是如此,小文回到房里时,陈宁已经等在那里,对小文摇头道:“这么些年,数今日最累。”

     小文倒了杯茶自己喝了,才摇头道:“再过几日,这应酬只怕更多呢。这会儿,只怕……”陈宁已经接口:“不是这会儿,今儿我出去见客时候,已经有人在那恭喜我这个冷灶烧的好,这话说的,我着实。”

     “这些纷扰总是有的,不过罢了,等安北伯回来,再说罢!”小文用手揉下额头,有些无奈地说。

     之后果然十分热闹,每日都有人前来拜访,陈家在京中的族人也从京里赶来,和陈宁商量等安北伯归来时候,就把陈老夫人送到京中下葬的事。

     来的也不是别人,就是陈鸣父子。算来和陈鸣父子,也有五六年没见面了,陈鸣都已留了胡子,见到陈宁就笑嘻嘻地打一拱:“哥哥果然和别人不一样,当初还有人笑话你呢,这会儿,哥哥就摇身一变,成了叔叔跟前第一得意人了。”

     陈宁初见陈鸣,也十分高兴,可听到这么两句,陈宁的眉头又皱起:“不过略尽心罢了,什么得意人不得意人,就别再提了。”

     陈鸣满面不信,陈宁已经转向陈五叔:“五叔许多年没见,瞧着越发硬朗了。”

     陈五叔哈哈一笑:“老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这些年我也不出来走动了,都是你兄弟帮我,若不是这一回,我们陈家,又出了这么大的喜事,我啊,也不会再出来。”

     陈宁请陈五叔父子坐下,小厮端上茶来,陈五叔环顾一下厅内:“宁侄儿果真能干,瞧这厅堂,收拾的这么齐整,当年还,罢了,罢了,这些都是当年的话了,也就不提了。”

     陈宁命小厮去把儿女请出来,对陈五叔笑着道:“那些都是年轻时候的事了,不用再提。五叔这回来,想来定是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吩咐的,算是什么呢?不过是当初出事时候,各自都有些不好见人处。就想着,想请你从中和安北伯说说呢。”

     陈宁这么些年生意下来,怎会听不出话外之音?听了这话就笑着道:“当年的事,想来大叔叔也是宽厚大度的,并不会放在心上。”

     “你要晓得当年有些人做了什么事,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陈鸣在旁懒懒说了一句,陈五叔咳嗽一声,瞧一眼儿子。

     陈鸣又笑了:“爹,你也不用瞧我,我晓得你是好心。只是那些人,当年连个明哲保身都不肯,只会落井下石,今日又要去舔……”

     “你胡说八道什么,那都是你长辈。”陈五叔顾不得许多,轻斥儿子,陈鸣喝了一口茶,并不理自己父亲。

     陈宁心知肚明,当初陈家的那些族人,只怕做了些什么落井下石的事,这也算人之常情,毕竟陈家被这样厌弃,夺爵抄家,只怕没有个十来年,是不会复原的,自然是先眼前的利益才最重要。谁晓得又有这么一出?

     因此陈宁只笑了笑,见自己的儿女都已走进,招呼他们上前见过叔公叔叔。

     陈五叔也止住话头,赞了赞陈宁的两个孩子,给了见面礼,里面已经送出酒饭来,陈宁招呼陈五叔父子入席饮酒,陈宁给陈五叔父子劝着酒,慢慢地问着。陈鸣喝了两杯酒,话也就多了,说起陈家族内这些年的事,陈鸣只是摇头不已,又说定北伯归来,不认这些族人才最好呢。

     陈五叔在那呵斥儿子,怎么也呵斥不下去。陈宁心中已经有了定论,见他们父子各自都有了酒意,也就命小厮扶他们下去歇息,陈宁在那徘徊良久,双眉紧皱,终究只是长叹一声。就在众人准备妥当之后,原先流放而走的罪人,今日的安北伯,从边关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