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平常
    潘大爷坐在程媒婆身边,满脸堆笑。程媒婆叹了一声,潘大爷又连连作揖,把那布料往程媒婆所在方向推了推,程媒婆这才瞧潘大爷一眼,轻叹道:“罢了,谁让我好心呢?”

     潘大爷听了这话,顿时欢喜,瞧着程媒婆:“那,这要多久?”

     程媒婆伸出一根手指,潘大爷顿时欢喜:“一天?”程媒婆白他一眼,潘大爷:“一月?”程媒婆冷笑:“就算你去青楼寻个花娘,也要好好地说,更何况这清白人家,我告诉你,这可比不得那柳嫂子,丈夫经常出外,她男人可是天天在家的。还有个婆婆,短则一年,长吗?”

     程媒婆但笑不语,潘大爷哎呀了一声:“那我可就要活活急死了。干娘,救苦救难的干娘,求您了,这回,我可不小气银子!”

     程媒婆这才伸手把那布料拉过来,仔细摸了摸,心内满意,但那面上还是不满意。潘大爷已经会意,只问程媒婆一些闲话。

     小文和陈宁夫妇,在客栈吃过午饭,小文也就要和孙婶子告辞。孙婶子瞧着女儿,轻叹一声拍拍她的手:“你以后的日子,和你原来过的是不一样了。心里有成算就好,只是……”

     “岳母您放心,小婿一定照顾好的。”陈宁在外等了会儿,这又屋浅院小,比不得陈府那种深宅大院,也就走进堂屋,听到孙婶子这话,陈宁急忙保证。

     孙婶子对女婿露出一个笑,接着摇头:“不是这话,毕竟不一样了。再说这世上坏人多。你们啊,凡事都要留个心眼。”

     小文对孙婶子点头,陈宁郑重地给孙婶子作揖:“岳母的意思,小婿明白。小婿虽没经过多少事,可也晓得,这世上的事,总是有个缘故的。”

     陈宁的话让孙婶子又笑一笑,瞧着面前的女儿女婿,舅母已经在旁边道:“姐姐,孩子们都成婚了,就不再是孩子了,瞧这时候,也不早了,该让他们走了,难道要等太阳落山才走?”

     孙婶子没有再说话,小文和陈宁又拜下:“娘,等您回京那日,我会来送您的。”孙婶子用手抹一下眼睛,努力笑着瞧小文夫妇离去。

     小文走出屋时,回头瞧了一眼,孙婶子已经背过身去,陈宁悄悄地握住小文的手,小文感到丈夫的手心很暖,小文抬头对丈夫露出笑。从此,就不再是孩子了,而是经风受雨的人了。

     小文夫妇回到陈家,苏氏听陈宁说了去那边的事,也没多说什么,只对陈宁道:“算着你岳母是后日走,明儿你就要开铺子了,后日我和你媳妇去送你岳母。”

     陈宁原本打算抽空去送一送,听到苏氏要亲自去送,陈宁大喜,站起身给苏氏作揖:“多谢娘!”

     苏氏不由微微一笑:“谢什么,都是一家子,要一起过日子,难道还能今日吵,明日闹,那成什么过日子?”

     陈宁听了这话,对小文又是一笑,小文低着头坐在那,唇边的笑,怎么都藏不住。

     陈宁去开铺子,小文在家里服侍苏氏,打理家务。人口少虽然很多事要让小文自己动手,可嘴也少了。小文正陪着苏氏在院子里坐着晒太阳,做针线,就听到门上有人敲门。

     门敲了两下,就被推开,程媒婆笑吟吟地走进来。苏氏抬头瞧见,忙对小文道:“这就是你包嫂她们说的程媒婆。”

     小文忙站起身,叫一声程婶婶,又请程媒婆坐下,自己进屋里倒茶。程媒婆也不客气,坐在小文坐的那个椅子上,伸手拿起小文放在一边的针线瞧了瞧,嘴里就啧啧赞叹:“瞧这针线,真是比那高门大户里,养着的绣娘都不差。陈嫂子,你啊,真有福气,娶了这么一个伶俐的媳妇。”

     小文已经倒了茶出来,听到程媒婆的称赞,小文的脸微微一红,搬了个椅子在旁边,继续做起针线来。

     程媒婆一边吃茶,一边打量小文,这会儿瞧的更仔细了。乌压压的一头黑发,发上只随便插了一支银簪,带了几多小金花,金花旁边簪了一朵大红绢花。白生生的一张脸,唇似红菱,唇角带笑,眼神温柔。

     一双手也是白生生的,拿着针线在做,整个人投着,说不出的好看。

     程媒婆仔细瞧了小文一番,肚内赞扬,别说柳嫂子,就算是走过几家高门大户的太太奶奶,也没这个做派,难怪潘大爷一眼就看上了,恨不得一口水把她吞在肚内。

     程媒婆心里评完了,对苏氏笑着道:“嫂嫂你那日和我说的事,再没这么恰好的,我认得一个人,家里有三四个儿女,现在男人生了病,怕养活不了,要把大女儿给人呢!这大女儿今年也十二了,在家样样活都帮忙做的。”

     苏氏哦了一声,程媒婆端了茶杯喝了一口这才又笑道:“嫂嫂什么时候有空,要不明儿我让人把闺女带过来给嫂嫂瞧瞧?”

     “明儿我亲家母要回京,倒没空呢!”苏氏听到有这么恰好的,倒是真想立即让人带来瞧瞧,踌躇一下才对程媒婆说。

     程媒婆哦了一声刚要再说,小文已经笑着开口:“程婶婶,你说这家子男人生了病,怕养活不了,那不是该把小的给人,怎么反要把样样活都能帮忙做的大闺女给人?”

     程媒婆不料小文会有这么一问,眼珠一转就叹气,面上神色也严肃一些:“侄儿媳妇你是不晓得,按说呢,是该把小的给人,大的留在家里,帮着做活照顾呢。只是这第二的,是个儿子,今年九岁,先不说小子没有闺女值银子,就说两口就这么一个儿,是这家子的根,怎么肯给人?下剩的两个闺女,一个六岁,一个五岁,这么年纪就算想给人,也换不了多少钱。想来想去,幸好这大闺女没定亲,又样样活能做的,只得狠心把这大闺女给人!”

     说着程媒婆就滴下两滴泪来,苏氏是个软性子,不然陈宁父亲去世之后,也不会把日子过成这样,见程媒婆滴泪就忙安慰:“要这么说,这丫头的孝心也可嘉。明儿我们不得空,那就后日,你把人领来,若满意了,给这家子几两银子就是!”

     程媒婆立即变了脸,满脸堆笑地对苏氏道:“就晓得嫂嫂是个慈和人,这事就这么定下,后日不过午,我就带了人来。”

     说着程媒婆就把茶杯放下,站起身道:“你们忙着,我也不闲坐了,等后日再过来!”苏氏点头,让小文去抓几十个钱来,程媒婆连连推辞:“这等到事成再说!”说着话,程媒婆已经走出陈家。

     小文把门关好,回来收拾了茶杯,自己坐在苏氏身边,继续做着针线。

     苏氏也和儿媳说几句闲话:“瞧着这程媒婆,虽才会了两会,人也是个极爽利会说话的!”小文嗯了一声,瞧瞧天色就道:“婆婆,该是做午饭的时候了,我去做饭,婆婆想吃什么呢?”

     “就我们两个,揪面皮就成了!”苏氏吩咐了一句又想了想:“等晚饭阿宁回来,再做两道好菜!”

     小文已经走进厨下掀起锅盖,听到这话就笑了:“婆婆,中午就让人给他送饭去。再搁个鸡蛋,香着呢。不然每日中午他都和人搭伙,费钱不说,也吃不好!”

     苏氏唇边现出一丝笑:“你既不嫌麻烦,那好!”

     小文又抿唇一笑,和了面,让老婆子在灶下烧着火,寻出一只大碗来,又怕老婆子提不好这篮子,把碗里的汤洒了,那样就不好吃了。面片已经熟了,小文把面片放进碗里,捞上几片白菜,又把汤倒出来,放到一只小钵子里。

     往那面片上洒了葱花,滴了麻油,倒了醋,这才搁了一个煎鸡蛋,把碗和小钵子,放进竹篮里,交代老婆子要赶着点走,别让那饭凉了,面片沱了。

     老婆子连连点头,提了竹篮出去。小文这才把剩下的盛了两碗,把咸菜拿小碟子装了两样,放在小几上,端着出去。

     苏氏见饭菜都放在自己面前,对小文笑了笑:“你在里头时候,这样事,哪要你动手,这会儿,倒是样样都要你动手了!”

     小文端起一碗面片,也和方才一样洒了葱花滴了麻油倒了醋,送到苏氏跟前才笑着说:“媳妇孝敬婆婆,这是应当应分的。”

     苏氏却没去接碗,只轻叹一声:“你这话,倒让我惭愧了,若是能早些想通,爽爽利利地答应你们的事,今儿我也不至于见了你还惭愧。”

     “婆婆总该听过一句俗话,好事多磨!”小文面上的笑一直没变,苏氏也就接过碗,和儿媳吃起这午饭来。

     陈宁在铺子里,素来搭伙的那家已经过来喊他,要他过去一起吃,就见老婆子提着竹篮走进来。

     陈宁还当家里出了什么事,站起身问:“可是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