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将定
    婆子迟疑了一下,小文已经对院子里面喊道:“娘,我没什么东西落下的,我先走了。”孙婶子瞧一眼面前的陈文,对陈宁又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这才对外头道:“晓得了,赶紧去罢。”

     小文应了一声就拉了婆子一起往前面去,婆子想了想,终究是给自己孙女寻个差事的心胜过在这等着瞧孙家到底出了什么事的心。

     “你说的是真的?要挑什么样儿的?就算进不了老太太、太太院里,能进大奶奶院里,也是极好的差事。”走不出两步,婆子就开始打算了。

     小文往自己家门瞧了一眼,这才对婆子笑着道:“当然真而又真了。这一回,可要放出好些人呢,这放了人,自然也就会补进去。”

     婆子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就瞧着小文:“侄女,亏的你和我说,不然我还不晓得这事呢。”小文和婆子说笑着往前走,小文却晓得,自己的一颗心,此刻已经全在陈宁身上了。

     外头安静下来,孙婶子才对陈宁道:“起来罢,这事,总要好好的……”陈宁闻言大喜,就要叫岳母,孙婶子白了他一眼:“别叫的这样早,什么岳母不岳母的,你先起来,我可还没答应。”

     只要口气软了不像方才那样强硬就好,陈宁又应一声,也就站起身。孙大嫂已经笑着道:“婆婆,还是先请进去说罢,说完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孙婶子瞧着陈宁,鼻子里又哼出一声,陈宁明白,站的越发恭敬一些。

     小文的心牵挂着陈宁,却也晓得这会儿,也不是打听消息的时候。和婆子进了陈府,又和婆子说了几句闲话,小文这一路也把那牵挂按捺在心底,况且这事,小文晓得必定要十分保密,若让人晓得了,又要横生枝节。

     因此小文走进陈大奶奶屋里时候,神色和平日是一样的。陈大奶奶正在和心安说闲话,心安的肚子已经显怀,脸也圆润了些,见小文走进来心安就笑吟吟地往小文面上瞧去:“瞧这脸上还带了些喜意,只怕再过几日,就定下了。”

     小文的脸顿时红了,对心安笑着道:“安姐姐笑话我呢,不能服侍大奶奶了,我这心里,还有些难受呢。”

     陈大奶奶噗嗤一声笑出来:“罢,罢,休要说这样的话来哄我。这能不能在我身边服侍,有时也是要瞧缘分不是瞧旁的。只能算我和你没缘分罢了。”

     小文笑着应和陈大奶奶一句,这才把早上陈大奶奶让心安给自己的首饰递上:“这是奶奶今早让我戴了去的,这会儿,就该物归原主了。”

     陈大奶奶瞧都没瞧那几样首饰就对小文道:“给你你就拿着,你这会儿也要嫁人了,若不嫌弃,就把这当嫁妆罢,还有几样等你回去的时候,我叫你娘进来,再赏了你。”

     “大奶奶这是送福气给我,怎么敢嫌弃?”小文急忙磕头谢赏,陈大奶奶又抿唇一笑:“能记得这些好就好。不过呢,你虽还有些日子就要出去了,可也不要松懈。自然你也不是那样松懈的人。还有,这家里又挑进来几个小丫头,你也要好好地调理了。”

     小文连声应是,心安也笑了,陈大奶奶笑容里有几分叹息,一茬茬的,这身边的人来了又走,这日子也就这样过去了。也许再等些年,自己也像陈老太太一样,儿孙满眼,只和人斗牌说笑了。

     小文面上虽然和平日一样,心里却记挂着陈宁那边,也不晓得自己娘有没有答应?可是小文别说出去问问,就算带个信出去,这样的话也不好带出去,也只好自己一个人纳闷罢了。

     心里一搁了事情,这日子就过的特别慢。原先觉得,一睁眼再做点事,一日就过去了。这会儿却觉得做了许多事情,都没过了半个时辰。

     小文好容易熬了两日,这日还在廊下教新来的小丫头们怎么倒茶,怎么听音,就见一个婆子带了个人走进来。

     小文举目一望,进来的人不是别个,就是陈宁。小文顿时觉得整个人,从脸到脚跟都是红的,低头继续让小丫头们在那学着,可是这眼,却悄悄地往陈宁身上瞧去。

     陈宁一眼就瞧见小文,唇边不由露出一丝笑,接着想起身边还有人,陈宁忙把这丝笑收起。从小文身边经过时候,陈宁往小文那边瞧去。

     正好小文悄悄地往陈宁这边瞧来,两人的眼碰在一起。

     小文见陈宁的眼和原先差不多,想来自己的娘并没多为难他,小文顿时放心了些。陈宁趁旁边人不注意时,给小文一个放心的眼神,这才跟了婆子走进里面。

     小文悄悄地按下自己的心口,唇边已经有了甜美笑容,见小丫头们都瞧着自己。小文对小丫头们正色道:“除了这府里的主人们,见到主人的族人,也要规矩讲礼,切不可因了远的近的,就对人傲慢而不为礼,如此行事,就不是诗礼人家。”

     小丫头们齐声应是,小文又继续往下教,心却渐渐放下,想来,自己的娘并没十分为难他呢。

     陈大奶奶见陈宁走进,笑着道:“早两天就听说你回来了。你娘不是说你不回来过年?怎的这会儿又回来了?”

     陈宁恭敬地给陈大奶奶行礼后才起身立着道:“好教婶婶得知,侄儿这回是正好有事回来,也不能在家里过年,那边还有事情,总要等到忙过了,才能好好地回来,算来,那边还要忙到来年四五月呢。”

     陈大奶奶不过顺口一问,并没放在心上,听陈宁这样说就笑着点头:“果真你是好孩子。那日你娘进来还和我说,你今年算来也十九,快二十的人了,这会子自己有了基业,也该寻门亲事才是。那样市井人家的女儿,说句不怕你恼的话,终究是难成大器的。我那日和你叔叔说起,你叔叔还说,威远侯有个远支的侄女,从小失了父母,在威远侯夫人身边养大的。这样的姑娘,婚事有些高低难配。我留心听着,倒和你是一对儿呢,你现在有了自己的产业,比不得原先了。只是你不在家,这事你娘虽能做主,一辈子的事,总也要问问你的意思。”

     陈宁已经笑了:“多谢叔叔婶婶想着侄儿的事。侄儿的婚事,我娘心里已经想了一个人了,只是那边一时还不答应,我娘想着,等过了年,再请媒婆上门去说说,到那时侄儿也有了些产业,只怕一说就可。”

     陈大奶奶哦了一声:“是什么样的人家?竟还不肯许?我横竖也闲着,不如我去帮你说和说和?”陈大奶奶要真去说,这才是坏了事。陈宁笑容依旧:“婶婶待侄儿的恩德,侄儿一辈子都难忘,只是侄儿觉着,成亲成亲,还是两家情愿才好。”

     陈大奶奶往陈宁面上瞧了一眼,接着笑了:“我猜着了,只怕不光你娘看中了,你也颇喜欢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家,怎样的闺女?”

     “人家,也就是这样平常人家,不过闺女着实好,侄儿也……”陈宁半吞半吐地说了,陈大奶奶笑了:“瞧瞧,还不肯说呢,得,那我也不问你了。等你娶过门来,横竖我能见着。小雨!”

     小雨听到唤,就上前在旁等待,陈大奶奶已经笑着道:“去把我房里那柄玉镶金的如意取来给宁哥儿,做贺喜之礼。”

     小雨往里面去,陈宁忙行礼推辞:“本该做侄儿的孝敬婶婶,那能婶婶反赏赐侄儿?”小雨已经捧着匣子出来,陈大奶奶接过匣子就让陈宁上前:“拿着,这是谢你呢。想来你也事忙,我也不多留你了,去罢。”

     陈宁再次行礼,也就退出。走出屋子时,见小文还在那和小丫头们说话,陈宁往小文那边瞧去。

     这日风和日丽,太阳照的人身上暖烘烘的。小文已经瞧见陈宁走出,见他往自己这边瞧来,小文不知为了什么,双颊就红起来,接着小文把头扭过一边,悄悄笑了。

     陈宁已经在婆子的带领下走出去,阳光灿烂,风吹的很暖,此刻陈宁的心中,也同样洒满阳光。

     陈宁过了几日就又离开,小文是从别人的议论中晓得这件事的。心中再多的相思,也不能说出来,只等到离了陈府,才能悄悄地露出一点点。

     苏氏此后又进来过,不过小文从她的神色中,瞧不出什么。小文只能猜测,什么多没有就证明,苏氏已经默许了这件事。

     这样一想,小文心中就变的快活起来,日子也不那么难捱了。腊尽年除,过了正月初十,孙婶子就进府来,要给陈大奶奶磕头,带小文离去,从此小文就不再是陈府的使唤人了。

     这是早已说定的事,陈大奶奶对孙婶子说了几句,也就命人唤小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