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梦境
    陈宁见小文乍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心里竟不知是什么滋味,又惊又喜还带了点怜悯,见小文给自己行礼,陈宁伸手要去扶,却又觉得男女有别,在那踌躇起来。

     小文已经直起身,见陈宁一句话也不说,只望着自己。小文的脸更加红了,一时也想不出该说什么话。

     滴答滴答,檐上的水珠滴落,小文被这声音从思绪中唤醒,对陈宁又行一礼就要离开。陈宁看着小文转身,上前一步:“这位姐姐……”

     小文转头,陈宁瞧着小文的面容,那双眼仿佛带有魔力一样,陈宁又在那愣住。小文的脸又红一红这才开口问:“爷可是有话要我带给大奶奶?”

     “不是,没有,不,有……”陈宁开始语无伦次起来,面上也升起红色,害怕小文嘲笑自己。小文眨着一双美丽大眼看着陈宁。

     陈宁这才鼓起勇气:“这位姐姐,我想谢谢你呢!”

     说完陈宁就开始后悔,该问问她叫什么名字的,可是这毕竟是自己婶子的贴身丫鬟,这样问名字,太过莽撞了。

     小文已经笑了:“不过一点小事,何足挂齿?爷若没有旁的话,我先走了。”说完小文又行一礼匆匆离去。

     这一回陈宁没有开口叫住小文,只是瞧着她的背影,仿佛要把她的背影瞧进心里。小文刚开始的脚步很慢,等着陈宁再一次叫自己,但这一回小文没有等到。

     小文不由有些失望,接着小文就在心里骂自己,不知耻的丫头,哪有这样想的,想一个爷们主动叫住自己,太不知耻了。

     骂着骂着,小文的脸就红起来,离家门也不远,小文索性跑起来。小文家开着门,小文跑进去的时候,小文娘孙婶子正在院里边晒太阳边做针线。

     小文匆匆忙忙跑进来,一进来就要关门,倒吓了孙婶子一跳,站起身骂小文:“这么大的丫头了,还这样慌脚鸡似的?后面难道有人追着你跑?还有这脸,红成什么样儿了?”

     小文这会儿才觉得,自己的脸*辣的,用手一摸小文就笑了:“娘,你巴巴地叫人带信叫我回来,我也只有这么两三个时辰在家里,这一进来,都没坐下呢,你倒抱怨起我来了。”

     孙婶子把手里针线放下,瞧着女儿道:“这嘴越来越利索了,我这不是因你哥哥要娶媳妇,下午时候,媒婆要来,想着你也不小了,都十六了,再服侍几年,也该出门了。想让媒婆帮你哨探着。要有了合适的,我就去求大奶奶,让她把你放出来。”

     小文不知怎样又想起陈宁来,在心里啐自己一口就挽住孙婶子的胳膊:“娘,你也说了,我还要再等两三年才能出来呢,这会子哨探什么?总要等有放出来的信,才好请媒婆帮忙。”

     孙婶子细细地往小文脸上瞧,小文的脸不由又红了:“娘,您这瞧着我做什么?”

     孙婶子想问女儿话,又怕外头有人听见,拉着女儿就走进里面,把女儿按在炕边坐下才悄悄地问女儿:“我听着你这话里的意思,有些不对呢。我说闺女,你在这里面几年,是不是有别的念头?我们家也不缺吃也不少穿,你爹爹大小也管着个事,等你哥哥好好地挣上几年钱,到时我们家再一家子出来,也是一户富户。不用你去想别的主意。”

     “娘!”小文偎依在孙婶子怀里:“您想什么呢?我是这样的人吗?再者说了,这做偏房,又不是我想就能做的。我啊,是想着在里头服侍了这么些年,等回家来,自然也要好好地和娘撒撒娇,多过几日快活日子。哪想着娘只想把我快点嫁出去,我不就生气了?”

     说着小文的头一扬,身一转,做出个生气的样子来,孙婶子听了女儿的话,生起惭愧来,抱着女儿的肩膀想要女儿转身。小文故意扭着不肯转过来,孙婶子强把女儿拉过来:“小文,我晓得,只是你在里头,常时不得出来,我也想着你呢,况且女儿家,最好就是能挑个好男子嫁了。这好人不先定下,等你出来,还怎么挑?”

     小文转身对着孙婶子:“娘,我晓得,但你难道没听过一句俗语,姻缘天定。说不得我的缘分,就在眼前呢。”

     孙婶子见小文说话时候面上大大方方的,孙婶子不由把脸一沉:“又来哄我了。”

     小文站起身,就要去开柜子:“我没哄娘呢,娘,你这可有什么好吃的,我啊,可想吃你做的菜了。”

     “有,有,我给你留着呢。”孙婶子站起身就去给小文寻,边寻还边唠叨:“你在那院子里,什么好吃的吃不到,就想着回来和我抢一口吃的。”

     “娘做的,才好吃呢。”小文笑嘻嘻说了这么一句,孙婶子白女儿一眼,接着就欢喜地笑了。

     小丫头已在外头说媒婆到了,孙婶子让小文在里屋待着,自己走出去迎着媒婆。小文和孙婶子要吃的不过是把话题岔开,这会儿孙婶子出去,小文坐在炕上,炕烧的很暖,也不用等着主人召唤,小文的头不由一点一点,身子往边上一歪就睡着了。

     “小文,小文!”有人在小文耳边叫,小文睁开眼,见面前是媒婆,小文忙坐起身:“婶子来了,快坐。”

     “我不坐,小文啊,你走运了,前面那家子,就是四房那位哥儿,托我来和你说亲呢。”媒婆笑吟吟地说。

     小文的脸一下红了,忍不住扭捏起来,孙婶子也掀起帘子走进,对媒婆笑吟吟地道:“说亲,这敢情好,只是我们家里,般配不上。”

     “自然是能般配上的,那哥儿还说了,他看重的是小文的人品,不是什么出身。”小文听的心中又羞又喜,低头不说话。

     媒婆伸手去推她:“你倒说说,肯不肯的,给我个话,我好去回。”

     小文羞羞答答不肯说话,孙婶子已经拍手笑了:“瞧这样子,是肯了。嫂子,你啊,还请把庚帖拿去。”小文听到自己娘这样说,开口想喊,站起身时身子被炕沿一烫。

     小文睁开眼,见窗户全是红的,都是日头快落山的时候了,原来不过是一梦。

     孙婶子掀起帘子走进,见小文呆呆地躺在炕上,上前摸一下小文的额头,小文额头全是汗。孙婶子不由皱眉:“只怕是着凉了,难怪刚回家说了几句就躺下了,还有这脸,红的都不能瞧了。”

     小文用手摸摸脸,脸热的烫手。再想起梦里的情形,小文更是无法对孙婶子说出什么。只撒娇地道:“哪来这么娇气了?这么睡了会儿,已经好许多了,娘,什么时辰了,我也该回去了。”

     “离酉时还有一会儿,吃了饭再走,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熏鱼。”孙婶子见女儿弯腰穿鞋,拿起抿子给小文抿了抿头发,笑着道。

     “娘对我真好!”小文穿好鞋,又对着镜子照照,笑着搂住孙婶子的肩膀。

     孙婶子疼爱地把女儿的手握紧,小文又嘻嘻一笑,和孙婶子往外走。当掀起帘子时,小文暗自告诉自己,这个梦,可千万不能和别人说,要藏在心里,不,不能藏在心里,而是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小文在家吃完晚饭,拿了孙婶子递来的,要给同伴们带去的东西,也就匆匆往陈府赶去。经过陈宁家住的街道时候,小文忍不住往里面瞧了一眼。

     街道内虽然有人,却不是小文想的那个,那个梦又忍不住浮现出来,小文急忙低头,免得被人瞧见自己红彤彤的脸,接着小文就在心里骂自己,瞎想什么呢?那可是主人家的族人,哪是自己能瞎想的?

     况且现在陈宁得了陈老夫人的青眼,以后前途远大,只怕会是凤凰一流,麻雀那能配上凤凰呢?

     小文又往街道内瞧了一眼,就匆匆地往陈府去,什么该想,什么不该想,做人家下人,这些可是要清楚明白的。

     “阿宁,你瞧瞧,这是我给你做的新衣衫,等过了年,你穿上出门去拜客。”苏氏见儿子走进门,笑着举起一件新衣服对陈宁说。

     陈宁抬头,见衣衫一瞧就是好料子,对苏氏道:“娘,有了好衣料,您留着自己做衣衫穿,我出门办事的时候多,用不了这么好的料子。”

     苏氏已经跳下炕把衣衫往陈宁身上比,白儿子一眼:“胡说,当我不晓得呢?外头人多是先敬华衣后敬人的,我又不出门,要什么好料子的衣衫?”

     陈宁任由苏氏给自己比划着,见苏氏发上只别了一根银簪,除此光秃秃再无别的首饰就道:“娘,吴家退回来的那几样首饰,您也戴着。”

     “胡说,还要留着给你定媳妇呢。”苏氏见衣衫很合身,满意地点了点头,陈宁笑了:“儿子现在,也能赚些银子了,等聘媳妇的时候,再打就是。”

     “说的也对,儿啊,这一回我们可要好好瞧着,别的罢了,这人品一定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