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心事
    “娘!”小文皱眉叫了一声,孙大嫂瞧着小姑的神色就对孙婶子道:“婆婆,妹妹只怕是在里面日子久了,觉得嫁了人,不自在呢!”

     说着孙大嫂就笑了,孙婶子怎不明白自己儿媳是想说句俏皮话,摇头说:“哎,你不明白你妹妹的心。”

     “娘!”小文又叫了一声,这回脸有点涨红。孙婶子瞧着女儿,摇头:“女大当嫁才是正经事,虽说你在里头伺候大奶奶,晚些成亲也没什么,可是你不为别人想想,难道就不能为我想想?我的儿,我只巴望着你好。旁的,我什么都不愿。”

     孙大嫂觉得婆婆这话里似乎有点别的意思,往小文面上瞧去。

     小文一张脸涨的通红,低头不语。孙婶子见女儿不说话,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唉声叹气起来。孙大嫂晓得婆婆疼女儿,也不好再劝,只默默地在一旁。

     外面大门响了一声,孙大嫂侧耳听了听就道:“外面只怕有卖豆腐的过了,我出去买两块豆腐,今儿还割了肉,妹妹上回不是说最爱吃这个。正好,地里的白菜也好了。”

     孙大嫂说着就走出门,孙婶子把女儿的脸抬起:“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难道心里还想着那个?小文,要是别人家,我就算老了脸皮,倒提亲也要给把你嫁过去。谁让你喜欢呢。可是小文,那是主人家,你是我含在嘴里养大的。送你进去伺候主人们,我还哭了好几场。生怕你被人瞧上了,让我的外孙叫不得我一声阿婆。就算他只是旁支族人,真喜欢你,你也不过是去做个妾,小文,我的儿,我的肉!你不为旁人,为你的娘想想,成吗?”

     “娘!”小文也泪眼婆娑,靠在孙婶子怀里就哭起来。

     孙婶子拍着小文:“乖,听娘一句,忘了罢。况且他出外行商,也有十来个月了,说不得被人看中,另定了亲。小文,你就老老实实的,嫁人生子,这辈子,很快就过去了。”

     小文没有说话,只是靠在孙婶子怀里,孙婶子拍着她:“我的闺女,生的这么好,又百伶百俐的,嫁了谁,谁不是如珠似宝地待着?小文,听娘的话,好不好?”

     小文心中柔肠百转,却难以说出那个不字,只对孙婶子点一点头。孙婶子笑开:“那我和你说,这两户人家都是什么样的?你中意谁家,我就去瞧瞧。若难以决断,就两家我都去瞧瞧。”

     小文看着孙婶子兴致勃勃地说着,勉强笑了笑。孙大嫂早已买了豆腐回来,在厨房里边剁着肉,边侧耳听着堂屋里的动静,现在听不到哭声了,也就拿着菜刀对堂屋喊:“婆婆,鸡蛋放哪了?”

     做豆腐丸子,鸡蛋也少不了。孙婶子应了一声:“我怕猫叼了,放到我屋里了,你等着,我给你多拿几个。”

     孙婶子走进里面去拿鸡蛋,小文坐在那里,看着熟悉的一切,整个人又缩成一小团。若那日,自己能点头,是不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接着小文摇头,不,就算自己点了头,也是一样的。从来都是身不由己啊!

     孙婶子手里拿着四个鸡蛋走出来,见女儿怏怏地缩成一团。孙婶子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走出堂屋给儿媳送鸡蛋去。

     孙大嫂的手艺虽不如陈府里的厨子,比孙婶子可强多了,做的还是小文爱吃的菜。小文想起孙婶子说的话,却感难以下咽。

     孙婶子吃完一碗饭抬头见女儿又呆呆的,伸手把她碗里的饭倒到自己碗里来,给她倒了一碗汤:“尝尝这个,你不是最爱吃了?而且你嫂子晓得你要进去伺候,都没敢放姜,也不知她怎么弄的,肉也不腥,豆腐也不呛。”

     “婆婆,这是豆腐要选好的,肉不腥就更简单了,先用水煮一下,再用葱姜揉了,把葱姜撇了,再剁碎,这样既没葱姜味,又不腥。”孙大嫂笑吟吟地说着。

     小文喝了一口汤才勉强应道:“大嫂的手艺,比娘强多了。”

     “这会儿就嫌弃我了?等你出来了,可要让你大嫂好好教教你,怎么做饭,怎么做针线。”孙婶子的话让孙大嫂笑了:“妹妹百伶百俐的,做的针线就跟活的一样,我哪能比得上?”

     “不是那样绣花描朵的,是裁衣衫做鞋,以后这些,可都要做。”孙婶子是真心为小文打算,小文也晓得自己该兴致勃勃地和自己的娘、嫂嫂议论一下。

     可是小文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忘了,说的轻巧。很多时候,人的心,哪是说这样就能这样的?

     小文吃完午饭,漱了口,又和孙婶子婆媳说了几句闲话,也就匆匆赶回陈府。

     回陈府的路还是和原来一样,旁边的房屋,巷子里的青石板,周围奔跑而过的孩童们。甚至连墙上被太阳照的斑驳影子,仿佛都没有变化。

     从小文下生之时睁开眼,渐渐长大,再沿着这条路去往陈府,十多年了,一点都没变化。原先的小文以为,自己天生就该这样,可是现在小文站在巷子口,看着这长长的巷子。

     京城,自己所在之地为京城,可是这京城,到底是什么样的?这天下第一繁华之地,究竟是怎样的繁华?

     背后走来一个人,脚步声打断了小文的沉思,小文转过身,见是陈府的一个婆子,急忙喊声婶婶好。

     这婆子哎呀一声:“原来是小文啊,正好,要寻你呢!”

     “婶婶有什么事?”婆子的手已经一拍:“我那小孙女,今年七岁了,这不是太太要给哥儿挑伺候的,我孙女运气好,被挑中了。就想着,寻了你,让你多照顾照顾。你侄女年纪小,在家又养娇了,你是个出名的温和人,就帮我多照看照看。”

     这样的话,似乎自己前往陈府的时候,爹爹也曾叮嘱过别人。小文浅浅一笑:“婶婶,不过是点小事,您特地来寻我一趟做什么?这会儿天也不早了,我还要回去呢,就不和婶婶闲聊了。”

     这婆子手又一拍:“果然你是个顶好的人,哎,我也不怕你晓得,原本想去求秦家的,毕竟她闺女在大爷跟前也有几分体面。可是那秦家的,听了这话,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活该她闺女不认她。”

     小文不由笑一笑,和婆子又说几句,也就匆匆回去。

     小文先去换了衣衫,就往前面来伺候陈大奶奶,刚到前面,就见廊下多了好几个七八岁的小丫头,都刚留头的年纪,穿着的也是一色新裁就的衣衫。红儿正在那对着这几个小丫头说话,小文想认认谁是那婆子的孙女,往这几个小丫头面上瞧去。

     那几个小丫头已经齐齐喊了一声:“小文姐姐好!”

     声音稚嫩又整齐,倒把小文吓了一跳,对红儿道:“就是你教她们的?哪有这么大的规矩?再说了,奶奶还在里头呢,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红儿在那捂着嘴笑,见小文瞪自己,急忙把手放下,规规矩矩地说了声:“姐姐的教诲,我全记在心里呢!”

     小文瞪红儿一眼,正屋帘子已经掀起,玉儿端着两碗茶出来,红儿忙上前接过。小文此刻已经认出那婆子的小孙女了,叫个良儿,也不急着去和她打招呼,只问红儿:“奶奶这里有客?”

     “是四房里那位大奶奶来了,说是宁哥儿今年不回来过年,托人捎了些东西回来,送来给奶奶呢。大奶奶和她,说了也好一会儿了,连茶都换了两遍了。”

     红儿把茶碗顺手交给一个小丫头,让她仔细些,可千万别把茶碗打了,这才对小文说。小文听到苏氏来了,不知怎么心就开始扑通乱跳起来,接着小文就笑话自己,都决定忘了,还这样想,就是不对的。

     小文刚要掀起帘子进去,就听到啪的一声,那小丫头上台阶的时候,被绊了一跤,手里的茶碗掉地。

     那小丫头吓的要死,差点哭出来。红儿眉皱紧:“都让你小心了,怎么还这样不小心?”说着红儿就奔过去。

     小文掀起帘子走进里面,给玉儿使个眼色,玉儿明白,掀帘子走出去。

     “这些小丫头们,初来时候,难免有些服侍的不好。等渐渐用熟了,一个个又要出嫁了,我总不能拦着不让她们嫁吧?”外面的声音陈大奶奶已经听见了,对苏氏叹一口气说。

     “婶子是个通透人,怎么连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这话都忘了呢?”陈宁出去行商之后,苏氏收到儿子送来的好几封信,说过的很好,手里又有陈宁留下的几十两银子,日逐用度,还常进来陈老夫人面前坐坐,日子比儿子在时还要好过几分。原先那种小心渐渐消失,和陈大奶奶说起话来,也能寻出几样新鲜话来,两妯娌倒越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