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时光
    小雨过了明路被收用,但陈大奶奶不要她在面前伺候,日常身边服侍的还是心安和小文。陈大爷心里对陈大奶奶有些愧疚,除了小雨铺房那日,在小雨那歇了一宿。剩下日子不是歇在正屋,就是让心安服侍。

     这样举动,谁瞧不出来陈大爷心里待小雨是怎样的。难免有些闲言碎语,小雨又不能去别的地方,每日也就在屋里待着。

     小雨这样的日子,和红儿的想象是完全不同的。小文瞧红儿一眼,心里轻叹一声就对红儿道:“好好吃饭,想那么多做什么?就你话多。瞧,那鸡汤都没得喝。”

     红儿啊了一声,见玉儿正端着一碗鸡汤在喝,急忙上前去舀剩下的鸡汤。玉儿推她一下,两人笑的嘻嘻哈哈。小文不由想起昔日小雨还没被收用时,和大家一起挤在这屋里吃饭,也是热热闹闹的。

     现在,小雨每天也就自己在屋里吃饭,虽说饭食比原先好些,可不晓得,她心里是怎样想的?

     但小文也明白,小雨做出这种事之后,自己和她之间,就永远不一样了。陈大奶奶的喜怒已经表现的很明显,自己更不能对小雨表示关心,不然的话,在这屋里就难了。

     想着小文苦笑一下,原来自己,也变了啊!

     陈大奶奶有喜之后,每日用完午饭之后,就要小睡一会儿。房里的丫鬟们,也趁这个时候或偷懒或去玩耍。

     心安在房里面等着陈大奶奶呼唤,小文就坐在廊下,一边打着络子,一边晒着太阳。

     冬末春初的日头很暖,小文晒了一会儿,觉得有些发困,但又不敢回房里偷睡,打个哈欠靠在柱子上,就开始打盹。

     小文刚盹着一会儿,就听到院里传来靴子声响。小文睁开眼,见陈大爷从外头回来,刚想上前迎,就见小雨从房里走出,手里端着水要倒。

     小雨似乎有什么心事,盆差点没拿住,手一软就差点掉了。

     陈大爷正要踏上台阶,眼一扫望见,急忙走过去把小雨的盆给接住:“这是怎么了?难道说没有饱饭吃?这两日,怎么不见你进房里伺候?”

     小雨抬头,眼却望向小文,小文明白小雨的意思,想要装没瞧见,可又怕陈大奶奶醒了,自己没有好果子吃,在那左右为难。

     小雨已经道:“每日家吃的好呢,只是想着,奶奶体恤我,不让我进去伺候,心里不安,不免有些没睡好。”

     小文牙咬住下唇,咬的有些发白,见小雨和陈大爷已经说上话了,也就走到窗前,轻轻敲了几下:“安姐姐,大爷回来了。”

     心安在里面听见,往床上瞧一眼,陈大奶奶睁开一条缝:“安儿,你出去迎下你大爷,我再睡会儿。”

     心安应是,走到外面打开门,就见小雨和陈大爷在说话。心安的神色微微一变,接着快步上前走到陈大爷跟前:“大爷回来了,怎么不进屋去?”

     “我正好瞧见小雨,想着好几日她都不进房服侍了,就问问!”陈大爷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心安往小雨面上瞧了眼,见小雨一脸恭敬地站在那。

     小狐狸精,都敢做出勾引大爷的事了,还装作对大奶奶一脸恭敬,简直是笑话。心安心里想着,面上却笑道:“这是大奶奶怕雨妹妹劳累了呢。”

     陈大爷哦了一声,就对小雨道:“既这样,就进来吧。”

     小雨等的就是这句,有再多的心机,见不到人都白搭。于是小雨给陈大爷行礼,规规矩矩跟在心安身后往屋里去。

     经过小文身边时候,小雨低垂着头,小文心里不由微叹一声,但面上神色没动。瞧着他们进去。

     陈大爷进到屋里,陈大奶奶已经睁开眼,瞧见小雨跟进来,陈大奶奶浅浅一笑就对陈大爷:“大爷这是越发不晓得怜香惜玉了。”

     “我就算要心疼小雨,但更心疼你啊。”陈大爷在床边坐下,小雨已经拿了鞋子服侍陈大爷换掉。

     陈大奶奶已经坐起身,瞟陈大爷一眼:“得,你这还是为我好?”

     陈大爷把脚翘起,好让小雨方便换靴,瞧向陈大奶奶:“这是自然。”

     陈大奶奶又是一笑,觉得有些没意思起来,这意思,谁不明白呢。罢了罢了,何苦和个丫鬟怄气,倒堕了自己的身份。

     于是陈大奶奶对外面道:“打水进来洗脸罢!”

     小文等的就是这句,带了小丫鬟们端着水进来。陈大奶奶已经从床上下来,披衣坐在梳妆台前。

     小雨从小文手里接过水,心安把手巾从盆里拿起,递给陈大奶奶。这中间陈大奶奶并没说一个字。

     小雨晓得,自己这才算真正被陈大奶奶认可,当做是这屋里的人,心中大定,但面上神色依旧没变,服侍着陈大奶奶梳洗好了。

     小文又倒上茶,陈大爷和陈大奶奶也就各自说了几句闲话。

     听陈大奶奶说陈宁要去外行商,陈大爷哦了一声就道:“这孩子,倒是个有志气的。既这样,这件事就交给鸣侄儿,你看怎样?”

     陈大奶奶懒懒地瞧陈大爷一眼:“我什么事不都听你的,你又来问我做什么?”陈大爷哈哈大笑,往小雨面上瞧去,见心安神色平静,心中大喜,再没说别的话。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陈大奶奶怀孕满足,请了稳婆来,陈大奶奶在里面生产时候,阖府上下都悬着心。

     陈夫人更是额头都冒出一点汗来,陈老夫人年纪大了,陈夫人没敢让她在外面等着,而是让人在上房陪着她。

     稳婆进去了足有三四个时辰,这才听到里面传来嘹亮儿啼。接着门打开,稳婆笑嘻嘻地走出来:“给夫人道喜,贵府添了一位,小公子!”

     听到是孙儿,陈夫人双眼紧闭,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面上神色这才松弛下来。

     陈夫人伸手去接稳婆怀里的襁褓,等在院内的众下人们纷纷给陈夫人道喜。陈夫人满面笑容:“赏,都赏,大奶奶院里的下人们,个个都多领一个月的月钱。”

     外面人声鼎沸,心安瞧着面色苍白满脸是汗的陈大奶奶,心疼地给她擦一擦额头上的汗。

     陈大奶奶浑然不觉,伸手去拉心安的手:“你瞧真了?确实是个哥儿?”

     心安点头:“奶奶,您先歇一会儿罢,这生产,挺累人的。”陈大奶奶此刻哪还觉得累,只长出了一口气:“我也算没辜负老太太了。”

     话刚说完,外头丫鬟们就在那说陈老夫人来了。接着陈夫人和陈老夫人婆媳走进。瞧见陈大奶奶,陈老夫人笑眯眯地道:“我果然没白疼你,孩子我已经瞧见了,生的可好了。奶妈也雇好了,我的儿,你啊,就安安心心地坐月子。”

     “老太太说的!”陈夫人笑眯眯地说了句就道:“这一个月,我会和老大说,让他别来烦你。想吃什么,就和我们说。”

     “多谢婆婆了。”陈大奶奶有些虚弱地说,陈老夫人笑的更开:“媳妇,你也糊涂了,这会儿还缺什么吃的?只要孙媳把身子骨给我养好,再给我添个重孙女,我啊,这会儿闭眼都高兴。”

     陈夫人忙道:“老太太方才还说我呢,这会儿您也这样了?”

     陈老夫人啊了一声,就伸手往自己嘴上打了下:“真是瞧见重孙儿,就忘了。”

     屋里屋外的人都笑起来,陈大奶奶唇边的笑也没消失。以后,就瞧这两个丫头的了,她们爱闹就由她们闹去,不闹的话,这日子,过的不是有些无趣?

     陈大奶奶坐月子这一个月,丫鬟们比平日更忙些,等陈大奶奶坐完了月子,小文也就抽空回了一趟家。

     一进了家门,还没来得急说话,孙婶子就拉着女儿的手:“我都想好了,明年就去和奶奶说,让你回家来。这会儿,我托媒人给你说了两门,你瞧瞧,喜欢哪一个,就挑。”

     这消息来的太快,小文有些瞪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的娘。

     小文的嫂子从堂屋里走出来,笑着上前道:“妹妹回来了,先进屋里坐。婆婆,您啊,这样的事,总要等妹妹喝水坐下,慢慢地说。”

     孙婶子用手拍下额头:“哎呀,我可给忘了。瞧我这急性子。我这不是怕没定下来,这亲就跑别人家去了?”

     孙大嫂又一笑,拉了小文往堂屋去。孙婶子坐在女儿旁边,孙大嫂已经给小文倒了茶,塞到她手里:“妹妹,这可是大事,这会儿可不能忸怩。别说旁人,就说我,若不是嫁了你哥哥,这日子,哪有这么舒心?”

     “是啊是啊!”孙婶子接了儿媳的话:“这两家我都打听过了,老人都是那种和善的,不会欺负儿媳的。小文,我这一世,只有你和你哥哥两个。这会儿你哥哥娶了嫂子,日子过的好,我不就只操心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