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滋养神魂
    虽说山中无岁月,牧桑榆却把日子过得很清楚。九九八十一天,那可是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她在三叶镇被掳走的时候,尚是五月中,如今已是夏末初秋了。

     这三个月,孙溪和每日在宫中给皇上问诊过后,便轻车简从来到这山寺中陪伴她。待他到来的时候,念珠中的牧桑榆也已在佛堂听完早课,熏染过香火。孙溪和便会手托着盛放念珠的木盒,带她在寺中、山间四处游逛。

     桑榆不知道何谓功德金光,但知晓这一定是前世行善积下福报,才回馈到她身上。老主持当日曾说滋养她的神魂需要九九八十一日,而事实上,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桑榆就已经可以脱离念珠,四处飘荡了,只是不敢远离罢了。

     孙溪和带着“她”观瀑听水,也带着“她”赏景抚琴;带着“她”抄经念佛,也带着“她”读书品茗。听老主持说,满月的月华对滋养神魂很有好处,更是在月中几日,彻夜守着“她”在小亭枯坐。

     孙溪和是极为愉悦的,他面容恬淡,目蕴清辉,轻声细语,言笑晏晏。也早已把这三月中发生的事情都与“她”细细说了一遍。

     商府为婢的桑榆是没有姓氏的,但孙溪和却也不在牧桑榆面前称呼她为“桑榆”,只以“七七娘”来代称。

     七七娘自然是选择了商传祥,已跟着他回了阳关城。季南山没有办法,只能留下小七七,盼着她回心转意。没想到他刚从蜀都赶到家,便得知商传祥早已传讯回去,那边沈碧盈找到了季婆子,已说明了七七的身世,又给了一大笔钱,早将七七接回了商府。

     这事情在荷塘村闹得沸沸扬扬的,季婆子面上无光,季南山又失魂落魄,季婆子干脆拿着钱财在衢州府置了一处宅院,带着季南山远走了,走时还将三叶镇小吃店里的现银都带走了。

     那沈碧盈接了七七进府,养在了身边,却未允准商传祥纳七七娘进府,只拨了个小院将她养在了外边。商传祥想到如今的“桑榆”已回归那单纯的性子,只怕接回府中未必能过得自在,也就点了头。而“桑榆”能重回少爷身边,已是千恩万谢,只求时不时能看一眼七七,对这些安排也并无异议。

     说完这些事情,孙溪和还特意对牧桑榆道:“如今,他们都各归各位。你也只是你自己了。”他放轻了语气,趴在小亭中的石桌上,目光灼灼地盯着木盒,微微笑着,小小声地说,“你知道么?我很高兴。如今,你只是你自己,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陪在你身边了。”

     孙溪和其实也不过二十八/九岁的年纪,在古代,自然这个年纪的人早已结婚生子,三十而立。而其实对于牧桑榆这个现代人来说,他的确不算大。甚至比起现代三十二岁的她,还要小上几岁。只是他年少遭逢变故,行事沉稳有度,更显成熟罢了。

     牧桑榆知道他的心意,也知道他之前的纠结与痛苦。之前,她有夫有子,从来不去多想细想;如今她又只是一缕幽魂,又如何能去多想细想。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孙溪和都是牧桑榆所见识过的人中,真真出色的人物。他风雅斯文,气度翩翩,知识渊博,性情和善;布衣不掩其洁质,华服更见其贵气。牧桑榆觉得,哪怕她此时不是一缕魂魄,便是一个年方十八、貌美如花的女子,也从私心里觉得实在配不上他。

     许多时候,孙溪和对着盒子满面含笑地喃喃自语,面上似乎都能放出光华来;而牧桑榆就静静地离他几步疑惑地看着他,静静地思索:他为什么会喜欢她呢!一开始她觉得是因为“桑榆”实在是青春貌美;可从他对“桑榆”随商三少离开而无动于衷,又觉得自己错了。后来她又想,那估计是喜欢她的内在?想到这里,牧桑榆自己都有些脸红,一个半文盲的她,何谈内在?最后她甚至觉得,一定是孙溪和的思想境界太超前,追求的是柏拉图式的恋爱……

     所以,这些时日,他常常是欣喜的,而她常常是迷惑的。

     孙溪和这三个月来的表现,牧桑榆都看在眼里。迷惑归迷惑,她觉得自己似乎渐渐地被感染了。

     他,那么优秀地一个他,放在现代虽说不是小鲜肉,但绝对是男神级别的吧,居然那么深刻地喜欢她。已经三十出头的牧桑榆,渐渐地有些少女心在蠢蠢欲动了。

     如果没有道德、伦理等足够强大的理由来阻碍,孙溪和,实在是让人难以抗拒。

     牧桑榆是心动了,可心动了又如何呢?

     她只是一只游魂野鬼,附身于念珠之上,就连想开口与之交流一二,都得开坛做法用扶乩来折腾。孙溪和又没有灵目,既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对着一串念珠如此魔怔,世人会觉得他疯了吧?

     他才二十八/九的年纪,正应该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娶一位秀外慧中的妻子。与他颜值相配的,灵魂共鸣的,可以一起花间小酌,可以一起焚香奏乐,从此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如果没有为之心动,牧桑榆估计不会越审视自己越是自卑。他的爱意越浓烈,她的自卑越深沉,九九八十一日临近,牧桑榆竟然已打定了“装死”的念头。

     或许不该说“装死”,她已“死”得够彻底,她想装“魂飞魄散”,想装成永远都无法恢复神智,永远都只是一件死物的样子。

     懂得扶乩之术的老道长终于来了,法坛也设好了,香也燃了,咒也念了,装满细沙的木盘表面一片平静,没有任何声息。

     老道士很疑惑,使出本领又试了一次,还是毫无动静。孙溪和面色已是惨白,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道长,这是怎么回事?她……她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没有恢复?”

     老道士还没有说话,老主持说话了:“不应该啊,她有功德金光在身,魂魄未散,又受滋养,不该如此啊。”

     老道士看看孙溪和,再看看老主持,似乎觉得有些面上无光,目光直楞了半晌,忽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来。

     老主持惊呼道:“这是……”

     老道士哼一声道:“就是你想的。”

     说完小心翼翼极为珍惜地滴了一滴到念珠之上。几乎是刹那间,念珠便光芒闪烁,持续数息方散。

     因为牧桑榆是魂体,所以法坛设在了寺院后的树林中,这里本临近佛寺,罡气弥漫,鬼怪妖物都是躲着走的。只是扶乩之术本就是召引神魂的法术,后面老道士所拿出的又是滋养神魂的宝物,两般作用之下,孙溪和忽然觉得周遭一阵冷意袭来,似有怪风吹至,令人胆寒。

     老主持解下袈/裟,往孙溪和身上一披,冷意陡散。接着他口宣一声佛号,随即念起佛家真言来,不过数息之下,一切似乎平静了下来。

     老主持示意孙溪和已然无事,接着对那老道士无奈道:“你这毛躁性子看来无悔改之日了,那东西便是要用,也当做些准备才是,无端招来觊觎,你又袖手旁观。”

     老道士似乎很是生气,转身就开始收拾东西要走人。孙溪和大急,连忙拦住道:“道长,莫要动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能告知?”

     老道听他一问,更是气得狠了,脸都胀红起来。一挥手扫开孙溪和,竟自顾自就走了。

     那老主持几乎忍不住笑了出来,最后强自按捺,抿了抿嘴角道:“孙施主莫急。道长白白损失了宝物,难免心痛。倒也是女施主的造化。”说完转身对着念珠道,“女施主,如今扶乩是不行了。到底因何缘由你不肯现身,可否与老衲说说你的苦衷。”

     老道士的液体一滴下,桑榆便知道是宝物,因为她神魂一颤,舒服得简直如同飘在云端跳舞一般,等她渐渐平息下来,只觉得神魂仿佛强大许多,五感敏锐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知道是阴差阳错地得了场造化,本就想赶紧现身道谢并致歉了,不料那老道士气愤之下,走得也太快了些,竟然还没来得及。

     此刻老主持发问,牧桑榆当即现身出来,矮身行礼道:“对不住了老禅师,还有那位道长,真是对不起。”

     行完礼,桑榆才发现,自己神魂如有实质一般,竟然不再飘了,而是稳稳地站在地上。她一下子更是惊讶起来。

     竟平白得了如此宝物,牧桑榆有些不知所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