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二章 :故人重逢
    那屋顶之上射箭之人身着侍卫官服,只匆匆对“桑榆”点了下头,说道:“夫人稍待,溪和先生马上就到。”脚尖几个起纵间,兔起鹘落般飞速消失在了“桑榆”的视线中。

     “桑榆”虽与她心心念念的少爷相认,却无奈是被俘之中;原以为这次逃脱掉了,商三少又被歹人掳劫而去。“桑榆”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心中悲痛,蹲地痛哭起来。

     兀自飘在空中的牧桑榆见商三被掳也是大吃一惊,有心跟上去看下那老二去往何处,无奈跟了一会儿就被未知力量扯回到了“桑榆”身边。也只得按下焦急,在那儿无奈盯着“桑榆”痛哭。

     好在果如那侍卫官所说,“桑榆”并没哭多久,溪和先生就到了。

     孙溪和骑马而来,他急匆匆转过街角,就看到了蹲地痛哭的“桑榆”,继而想到她所遭受的一切,皆因自己而起,心中且疼且愧,一时之间竟有些胆怯,不敢上前。

     “桑榆”却已听到了马蹄声,她站起身来,木楞地望着孙溪和,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这孙溪和,她也是认识的,往事也大略记得,只是那些日子产生交往的人,毕竟不是这个她。

     孙溪和看到“桑榆”用一种近乎陌生与呆愣的目光看着自己,只觉心中再次钝钝一痛。这下子倒是缓过了神来,飞速下马,将马缰往后一撇,自有后方随员接住,他三步并作两步,抢到了“桑榆”身边。

     待走到近处,发现“桑榆”鬓发凌乱,容颜憔悴,眼神躲闪,只当她有伤在身又受惊过度,心里更加惶急惭愧,连忙沉声问道:“伤在哪里?可还无碍?”然后又问道,“南山人呢?你们没在一起?”

     孙溪和一提季南山,“桑榆”当即想起了被掳走的商三少,当即大哭道:“哎呀,少爷!溪和先生,少爷被贼人掳走了,还请你救一救他!”

     孙溪和诧异道:“少爷?你是说商家老三?”

     “桑榆”不禁又哭出声来,连连求道:“我才刚刚与少爷重逢,我不想就这样和他分开。拜托你了,溪和先生,求你务必将他平安救回。”

     孙溪和听得眉头微皱,却也不曾说什么,只略回了一下头。后头有侍卫回道:“先生请放心,大头领已追踪而去。”

     孙溪和沉声下令:“加派人手,严密搜索,务必将人找到,安全带回。”想了下又道,“还有我那记名弟子,着人留意着些,找到后立即将人带回宫中。”

     身后随从人员自行领命而去,只余下两人,应当是孙溪和的贴身护卫,仍一左一右地护卫在后,眼神戒备地盯着四周。

     孙溪和看向“桑榆”,沉默片刻后,问道:“伤可还好?能否骑马?”

     “桑榆”点头道:“可以,少爷教过我骑马的,只是我的手腕伤了。”说完将袖口往上抖了抖,露出红肿溃破的手腕一下,随即又将袖子抖了回去。

     孙溪和心下不由又是一痛,赶忙道:“此处不宜久留,事急从权,我来带你吧。”说完向后方一伸手,接过递来的马缰,一手向“桑榆”伸去,想要搀她上马。

     “桑榆”却面色迟疑起来,直到孙溪和不解地看过来,才不情愿地扶在他手上,借力上了马。

     一行几人骑马赶向皇宫,牧桑榆自然也是飘在半空跟着。她将孙溪和紧皱的眉头与眼睛里的疑惑看了个透彻,又见他几次不着痕迹地打量身前马上的“桑榆”,嘴角微抿,不知在想些什么。牧桑榆不禁有些想叹气。

     果然,什么都是要名正言顺的才好。像她穿越之初,毫无记忆,小心翼翼,生怕露出什么破绽来。而什么都想起来,并且拿回身体主动权的正主“桑榆”,却不屑掩藏什么,说话毫无顾忌。

     只是,孙溪和是何等聪慧人物?早已起疑了吧?这样“坦率本真”真的好么?

     想到这儿,牧桑榆不禁甩了甩头,将这些念头赶出脑去。如今她已决定不与正主争抢身体,还想这些做什么,之所以留在这儿,不过是想知道个结局,确认下季南山等人的安危罢了。

     季南山本就无恙,很快被侍卫找到,带到了宫里,见到了孙溪和。闻听“桑榆”已被搭救回宫,当即就要过去探望团聚,却被孙溪和叫住了。

     季南山回转身来着急地道:“先生,可还有什么要吩咐?”

     孙溪和低垂双目,边写着什么边道:“她刚刚睡下,伤处也都敷了上好的药膏,并无大碍,只是一番奔波与惊吓是一定的了,且让她睡个饱足吧。”

     季南山闻言,面色恍然道:“先生说的是,还是先生想的周到。她既已安全,便是万幸,该当先好好休息一下,不急不急。”

     话虽然这样说了,季南山却还在那里小步地踱来踱去。

     孙溪和笔下一顿,又想起“桑榆”不肯去睡,一直为了商三少落泪求他的画面。最后迫于无奈,给她用了强力安神的药物,她才沉沉睡去。按剂量来看,怎么都得睡个一天一夜吧,到时候商三应该也有消息了,对她有个交代,也省得她不住缠问搅闹。

     孙溪和想到这里,再看看那边心神不定的季南山,叹口气道:“南山,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待季南山终于在厅中坐定,孙溪和从书桌后抬起头来,问道:“你今日早间赶到城门救下桑榆时,她……怎样?”

     这话,孙溪和也不知道该如何问才好,果然季南山只是道:“当时场面很乱,我只扫了她一眼,自然很是憔悴。”

     孙溪和改变问法道:“那她……可有说过什么?或者可有什么反常的举动?”

     听到孙溪和这么问,季南山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忽然一白。孙溪和立刻追问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南山,你细细说来!”

     却不料季南山脸色惨白了一会儿,小声回道:“没什么。没什么反常的。”

     孙溪和又岂是这样好糊弄的,他立刻站起身来,严肃道:“南山,你必须细之又细地告诉我,这非常重要。我怀疑,这个桑榆是假扮的。”在季南山震惊鄂然的目光中,他又道,“虽然我已查过,她没有戴什么人-皮-面-具,但这世上相似之人还是有不少的,只是没想到能到足以乱真的地步。”说完忽然又道,“也不是。桑榆的确不在三叶镇了,他们能抓到真的,也不必找这么一个假的来;既找了假的,也不应该露出什么明显的破绽来。”思来想去似乎又糊涂了,他叹口气道,“总之,这里面是有问题的,你还是先把你看到的反常之处说出来吧。”

     季南山这才缓缓道:“她……早起在城门口,将我……推开,扑进了商三少怀中。”说完,不知道是气愤还是恼怒,面色又由惨白变得胀红。

     孙溪和道:“对了,商三!竟然忘了这个关键之人!”他开口朝门外喊道,“来人!”“再给我传令下去,务必将那被掳之人找到救回,一定要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