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脱魂而出
    因为桑榆还算颇识时务,翠袖与“二哥”并未在路途中额外给她苦头吃。但只这一路疾驰,对于从未骑过马的桑榆来说,已不下于一种酷刑。大腿内侧早已红肿破皮,从痛、痒到后来渐渐麻木,只是前几次途中休憩,一下马两条腿便不由自主地打哆嗦,甚至直接便跌倒在地。

     桑榆默默忍受着,未呻-吟、未哭泣、也未求饶。只是在途中某次休憩时,发现路旁土坡上生着几丛野生的芦荟,便慢慢挪过去,举着被绑的双手,折了不少嫩叶下来,忍着苦涩嚼烂了,吐出渣滓,躲到马后,敷到了红烂的大腿根处。他二人看着她忙活,既未帮忙也未阻止。

     如此,接连赶了三个日夜,终于远远望见了蜀都京城巍峨的城墙。桑榆目测那城墙怎么也得有二十多米高,十分的壮观。只是令桑榆奇怪的是,这一日傍晚,二人并未接着赶路带其进城,而是就地上了城郊一座小山,在山林中寻了处破庙,暂时停留了下来。

     桑榆仔细琢磨了一番,心里略略松了口气。他们行事越是谨慎小心,说明城中的形势越不容乐观。这样看来,溪河先生当是已经掌握了一定的先机。接着又想到,如果不是太子的形势不好,估计他们也不会费尽心思地掳了她来。且这一路上,看他们笃定的样子,难道真的打探到了什么?

     按说,溪河先生对她虽有些意思,但毕竟没闹到明面上过啊,也只是秋白知道罢了。

     想到这里,桑榆心里咯噔一下子,想到了那水煮鱼,又想到秋白的亲事,心里似乎透亮了一些。想来是那水煮鱼的破绽暴露了秋白,他们控制住秋白以便要挟,却发现溪河先生还是跑了,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又假借回门为由,顺藤摸了过来。估计是兵分两路,有人在三叶镇看住了她,有人去荷塘村打探出一切吧。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见生了火正烤干粮的翠袖开口了:“二哥,如今城内形势不明,我看入夜后我进城一趟吧,与咱们的人碰个头,也好做打算。”

     那“二哥”听了却并未同意,拒绝道:“不急。老三虽然比我们行动稍晚些,但去的阳关城距京都的路程却又稍近些,想来也差不多该到这里了。我已在路上留下讯息,且先与他会合了再说。”

     桑榆听得暗暗咋舌,看来这至少兵分了三路啊,阳关城?难道阳关城里还有什么溪河先生的故旧相知?

     而听那“二哥”的意思,这一路上还留下了讯息,桑榆虽一路同行,却是一点都没注意到。想到这里,不由地又沮丧起来。再想想七七与季南山,梨花嫂、秀枝与秋白,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受没受到牵连,如今情形又是怎样,不由地更加焦心。

     再看看自己被绑了几天的手腕,早已勒痕严重、又红又肿,她试着请求过一回,却只换来了翠袖冷冷的笑容与“二哥”威胁的冷哼,也试着偷偷解过、找东西磨过,有一次几乎要磨断了,她还没来得及喜悦,便被嘴角挂着蔑视冷笑走过来的翠袖,给换了根绳子再次系紧,直勒得她痛呼失声才停止。

     看着她嘲弄的眼神,桑榆才明白过来,原来她的所有小动作,都没逃过人家的眼睛。

     事到如今,桑榆几乎已经放弃了自救,也从未找到过机会。

     只是手实在是疼,桑榆开始装虚弱,实际上她也很虚弱了,只是更夸大些而已。在翠袖将烤好的干粮递给她时,她手使劲哆嗦着,伸不直拿不住,给碰掉在了地上;然后又将“二哥”递过来的水囊也给碰撒了满地;最后在“二哥”的怒视之下,一急一怕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晕却不是装的,在他们这样的武林高手面前,恐怕想装也装不了。这晕得倒恰到好处,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双手已经被解开了,只是被关进了佛堂后的一间小小的静室里,当然门窗都是被钉死的。

     桑榆趁着自由的时间,轻轻活动着手腕,又掏出衣襟里剩下的芦荟,嚼碎敷在了手腕上,从内衫上扯下来两片布条,将手腕伤处包扎了一下。弄完这些,便再次躺在土炕上的破草席子上,发起呆来。

     或许这几日又累又怕,实在是挺不住了,不一会儿,桑榆觉得头脑昏沉,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夜里不知什么时候,桑榆忽然听到有些动静,立刻醒了过来。她从土炕上起来,走到静室门边,将耳朵贴近了,想听听外面的动静,不料那门忽地从外侧打了开来。

     这开门的力度还不小,直接撞在了她的侧脸上,桑榆脑子里“嗡”的一声,往后踉跄了两步,还是没有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又因为时刻想着保护自己刚敷了芦荟渣渣的脆弱手腕,这一摔的时候,还翘着两个小臂,又来了一个脸着地,顺带啃了一嘴角的泥土。

     桑榆顾不上擦拭,爬坐起来便回头望去,想知道来人是谁。这一看之下便愣住了——还真认识!

     商传祥,商三少爷,被人推进门来的,竟然是他!

     联想到昨晚听到的“阳关城”的信息,桑榆暗道“难道那老三要抓的竟然是他!”

     那边商传祥被大力推进门来,同样是踉跄了两步,好歹站住了脚,抬起头来看到桑榆也是一愣,随即想到什么一般,皱眉问道:“这帮强人抓你做什么?”

     桑榆一听他这话,便知道他是蒙圈着被抓来的,估计还以为自己这是被绑架了呢!

     果然那商三少又道:“不会是他们凑巧绑了你,你拿不出赎金来,就把我给卖了吧?!”

     桑榆垂下眼睛不想理会他,低头往外“呸”着嘴里的泥土,未料商三少却是会错了意,当即怒气勃发,上来冲着桑榆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恼道:“你呸个什么!你这是什么态度?”说完他也呸了一口,阴阳怪气地讽刺道:“忘恩负义,朝秦暮楚,目光短浅,失节愚妇!”

     桑榆只觉得脑瓜子一跳一跳的疼。刚才她从地上还没爬起来呢,就被这家伙上来一脚踹在了手腕小臂处,一阵抓心挠肝地痛痒之后,立刻就出了满头满脸的虚汗。她有心起来也踹他两脚,又觉得自己状态实在欠佳,浑身酸疼,头痛欲裂,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商三少估计也是没受过这待遇,又误会了桑榆,心里气的很,又骂骂咧咧了几句,才过来把桑榆扶了起来,让她靠在了炕沿边上。

     桑榆深呼吸了几口,感觉稍微顺过来一口气,抬起头来。两人这么真正地一对视,都是一愣。商三少见桑榆脸色蜡黄,满面是汗,憔悴不堪;桑榆则是看清了商三少他发髻散乱,鼻青脸肿,双手被缚。

     这商三少一低头,又看见桑榆包扎着的手腕,一把薅住连声问道:“你手怎么了?断了?你被掳来多久了?很久了吗?他们到底要多少赎金?很多?几千两?上万两?!”

     桑榆手腕被他一薅,直觉得疼得心都抽抽了,胃里也翻江倒海地难受,恶心欲呕,头疼得一钻一钻地!她伸手掐着两侧太阳穴,有气无力地勉强开口道:“你可别碰我了,我手腕伤了!至于他们,不是匪贼,是太子府的人,抓我是为了要挟溪河先生,抓你……不知道为何抓你。”

     商三听了“要挟”二字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想到了什么,脸色剧变,忽地使劲将桑榆往后一搡,怒骂道:“贱妇!”

     桑榆再度狠狠地将后脑勺磕在了后面的墙壁上。这回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又一亮,身子一沉又一轻,精神一晃又一振,然后就看到被推倒在墙边的“自己”又挣扎着坐了起来,回转过身子,哭喊了一声“少爷!”便扑入了商三少的怀里!

     商三少再度愣了。

     桑榆也愣了。

     静室中只剩下扑到商三少怀里的“桑榆”呜呜咽咽的哭声。

     良久,桑榆回过神来,赶忙凑上前去,却怎么也接近不了那二人。试着心念一动,赫然发现倏忽就到了静室外边!

     静室外侧门口,只见翠袖正下抿着嘴角嘲弄地冷笑着,讽刺道:“吆呵,这可真是真人不露相!要不是已查探分明,我还真是难以相信,就这么一个乡野村妇,竟生生将三个大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更别说还有那位在内,这可真是个人才啊!”

     乍听到这话,桑榆怒气攻心,不由自主地喝道:“放屁!”说完立刻回过神来,无比后怕起来。结果那翠袖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桑榆这下子终于认清了事实,不得不苦笑道:“这下真完了,原本还忍耐着,盼着能得救,没想到还没怎么地呢,就先成了孤魂野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