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第五十二章:各有各招
    .

     且说桑榆既然把话透给了沈碧盈,她也已经赶了回去,便不再多想什么,在桑榆心里,陶二丫跟沈碧盈还不能相提并论,段数不够。这场较量从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只不过,这些也不是她所在意的事儿了。

     家里的过冬准备,到现在才算忙了个差不多,陈二少待了两天也回去了,接下来的这几天,桑榆很是清闲。其实也不只是桑榆,整个荷塘村,乃至整个晴雨谷,都到了冬闲的时候了。只是,季南山却反常地忙了起来。白天里他与季秋阳在工棚做木匠活儿,到夜里还点灯熬油地去隔壁跟着溪和先生看医书,晚上回来睡觉前,还要归置他一秋里采出来的宝贝药草种子。

     如今七七都是桑榆自己来带了,这好容易闲了下来,桑榆赶紧地跟宝贝闺女亲近亲近。正好饭换了季婆子来做,这样她也不能再数落桑榆不过日子了。

     七七已经能喝米汤了,还挺爱喝,桑榆有时候给她加点糖,有时候给她碓碎个鸡蛋黄,有时候甚至给她加一点点菜汤,她都喝的挺欢实,也没闹肚子。

     这些天一闲下来,关于缩奶的事儿,桑榆也想清楚了,那个月正好是她生产后月事初复,虽然三天就没了,但这奶水跟血分都是争养分的东西,也由不得它不减少。好在进补及时,她才没因此奶水越缩越少。

     最近季婆子有意地俭省,做的吃食糙了些,桑榆便每顿都多吃,季南山一开始惊讶于她饭量大涨,再略一琢磨,心里头便难受起来,做事愈发的不辞辛劳。

     这天夜里,桑榆烧了热水,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因为烧热水的缘故,小厅的火炕已是很烫,季南山便与桑榆一起来这头儿睡,省得卧房还得废柴再烧。七七仍旧是跟着季婆子睡了,桑榆觉得正好是个与季南山聊聊的好时机,这阵子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儿,真是太多了。

     桑榆首先想到的,就是银子的事情,孙溪和的银子。之前因为小沈掌柜姐弟是奔他而来,所以他给安置到桑榆家中吃住的时候,给了半贯钱的用度。后来人家姐弟俩满打满算才住了两天,吃了几顿饭,这农家饭食也比不得酒楼菜肴那般精致昂贵,实在是无需收人家这许多钱财。再往深里说,人家孙溪和没少帮衬着老季家,如今更是收了季南山做徒弟,徒弟孝敬师父本就应该,帮着照顾师父的朋友两天,还收银子,这要传扬出去都能让人笑话。

     桑榆其实在小沈掌柜姐弟离开后的第二天,就寻了个机会,委婉地跟季婆子提了这事儿,谁知道季婆子眼睛一瞪,居然回道:“溪和先生是什么人物?能跟我们穷哈哈的计较这俩钱儿?”

     桑榆原本想说,这不是人家计较不计较的事儿,而是不能这么做人,却一时找不到更委婉地表达办法,又被那第一句吓了一跳,只得转而试探道:“正因为溪和先生在咱村里是受人敬重的人物,咱们才更应当与其交好才是啊。”说到这儿想起来怎么说好了,便又劝道,“娘,你去还一下钱,溪和先生要是坚辞不受,那咱该做的也做到了,心里也舒坦。”

     没想到季婆子却哼道:“人家溪和先生根本就不缺银子使,干什么打肿脸充胖子的事儿!”

     桑榆见与她说不通,便跟季南山把情况学了学。

     季南山是个憨厚本分的汉子,他是没想起这茬,桑榆一提,他脸都红了,一个劲地道:“从大哥那儿就知道当学徒学件本事有多么难,别人只怕揣着银子打着灯笼都拜不到先生门下,娘糊涂了,再想钱儿也不能收先生的银子啊,这叫我拿什么脸再过去先生那边?桑榆你放心,明儿个我就让娘把先生给的银子都退回去。”

     桑榆见说通了季南山,心里头敞亮了点儿,又嘱咐道:“我都想好说法了。就说当日有客在,不好与先生争执,收了权当宽他的心。这么一来,有个台阶下,还显得都好。”

     季南山点头应了,扭头过来对桑榆道:“七七刚到四月大,娘就把饭食弄糙了,苦了你了。其实今年年景不错,手里还是有点余钱儿的,秋天储菜又足够多,实在没必要顿顿吃咸菜,娘这就是心里窝着火,故意的,我了解她,也不会持续很久,你且忍忍。我觉得这些天让着娘撒气,也足够了,从明天起,要还是这饭食,我就一顿比一顿少吃,娘要还坚持,我就不吃了,她准会让步。”

     桑榆心里暖暖的,微笑道:“其实我觉得跟一般人家差不离,不攀那高的,也不比那低的,平平凡凡过日子就行。十天半月不吃菜蔬没啥,日子长了会闹毛病,你如今学了些医术,当是明白其中的道理。哪怕不见荤,能有青菜吃就行。”

     季南山伸臂过来,将桑榆圈进了怀里,搂着她道:“放心吧,就咱俩这么干下去,日子肯定会越来越红火,等手头银子真正多了,你看谁还亏着自己?”

     桑榆又想起件事儿来,对季南山道:“小草儿这些天都没过来咱家玩儿,上次毕竟是你吓着孩子了,明天你专门过去看看,也全了咱的礼数,要是嫂子还管着不让来,那就是她的事儿了。”

     季南山一脸惊诧地问道:“怎么?嫂子心里埋怨我啦?”

     桑榆叹口气道:“这还用问么!哪个当娘的不心疼自家娃娃?要是没有一丝埋怨,又怎地不让草儿来玩了?而且我上次拿着东西去看草儿了,后来一起干活,她提也没提。不过这些天她对我跟对你,是不是两回事?你大大呼呼的,什么都看不出来,其实梨花嫂啊,是挺传统挺看重礼数的那类人,你把事儿做到前头,她绝对够仗义,你要不着五六不是那么回事儿,她还挺爱挑理的。”

     季南山喃喃道:“我寻思关系挺近,孩子好了就万事大吉了,你这么一说,的确我该上门看看。”

     桑榆道:“关系好不好,那都是处出来的。人能处得热乎了,也能处得生分了,就因为是熟人,才更应该有个重视劲儿。别的不说,这要是换了你,假说咱家七七再大点,这春树要是把七七给吓得掉了魂儿,梨花嫂不带着春树过来赔礼道歉,你还让七七跟春树一起玩不?”

     季南山点头道:“我懂了。这人情世故方面,我是真的没这根筋,还好有桑榆你,能在我身边提点着。我算是明白老人说的一句话了,成家立业,那就得先成家,没有后顾之忧了,才好立业。”

     桑榆往南山怀里蹭了蹭道:“我就盼着你早点立业,让我跟七七,还有娘,都能跟着你享福。”

     这小两口又絮叨了一会儿,气氛很是温馨,最后竟然就这么说着说着,都睡着了。

     第二天吃朝饭的时候,季南山就极慢地喝了一碗粥,饼子都没吃就撩了箸子。季婆子吃惊地问道:“怎么?你这就不吃了?”

     季南山道:“没什么胃口,不怎么想吃,可能忙乎的吧,你们吃。”

     桑榆赶紧地道:“那这吃的也太少了,哪有力气干活啊?天儿又冷,你再喝碗粥也行啊。”

     季婆子原本听季南山说完了,就暗暗地看向了桑榆,此刻见她也是一副惊诧又有些急躁的样子,才收回了目光。她一琢磨,这都吃了十多天的咸菜饼子了,估计季南山实在是腻了,想想哪怕之前特别难的时候,萝卜白菜的也能吃上,季南山这估计是真的吃不下了。但她也没动声色,看着季南山去工棚干活了,赶紧地掰了个饼子泡到了粥碗里,端着碗跟过去了。

     季婆子关上工棚屋门,坐到一旁已经做好的木头梳妆凳上,边喝着粥边问道:“山娃啊,你是吃不下去啊,还是心里有事儿啊?”

     季南山归置着木料,回头道:“既吃不下去,又心里有事儿。”

     季婆子急道:“你有啥事儿还不能跟娘直说么?”

     季南山板着脸只管干活,季婆子粥都喝完了他也不吭声。季婆子气道:“从小就这驴脾气,闷头罐子!你有啥话你不能说啊?还当小时候哪?耍脾气不吃饭啊?”

     季南山自顾自干活,季婆子上前把那刨木花的刨子夺了过来道:“跟你说话呢!”

     季南山梗着脖子道:“直说什么直说,我让桑榆拐着弯儿跟你说都不好使!”

     季婆子琢磨半天也没想起来啥,问道:“到底啥事!”

     季南山便道:“我先生的事儿!我这个做学徒的,啥也孝敬不上先生也就算了,人家先生来个朋友,让我照顾两天我还收钱!这事儿要传出去我还做人不了?这两天我见了先生,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哪有心思吃饭!”

     季婆子第一反应,就觉得是桑榆的事儿,哼笑道:“这是不是你那媳妇教的招儿啊?”

     季南山又把刨子抢了过来道:“你愿意咋想咋想,反正我寻思好了,一会儿秋阳哥来了,我就管他借半贯钱,还上先生去!”

     季婆子在那儿站了半晌,天人交战了一会儿,最后不得不道:“行了行了,还就还!不过我不去啊!”

     季南山头也不抬道:“你不去谁去?不是你收的吗?”

     季婆子气道:“不用你管,反正有人去!”说完一扭身出去了。

     季南山悄悄将门开了一道缝,果然见不大功夫,桑榆就出了院门,往隔壁去了。这黑脸上,冒出一抹淡淡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