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第三十五章:和乐日子
    .

     这天夜里,哄睡了七七,季南山长臂一伸,就把桑榆捞进了怀里。桑榆吓了一跳,低呼一声嗔道:“啊,你悠着点儿!”

     季南山把桑榆搂上床,手脚麻利地放下帐子,压住她道:“今天可以了。”桑榆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古代没什么安全的避孕方式,只能小心地算着安全期,桑榆给季南山定下了床事的规矩,唬他说不这样就会对自己身体不好,季南山便信了,巴巴地数着日子。

     不用说,今儿个该解禁了。

     季南山用手肘半撑着身体,下面却贴她贴得死紧,俯首在她耳边道:“桑榆,这次换你来。”说完忽然抱着她肩膀,往旁边一滚,两人位置已换,桑榆已伏在了他的身上。桑榆在季南山火热的目光中红了脸,摁住他厚实的胸膛,两腿分开骑在了他身上。

     季南山伸手拽开了她的束带,交领的衣襟立刻敞了开来,露出大片粉嫩的肌肤。桑榆低头看着别处,含羞将外衫脱下,伸手去解束胸的带子,随着束缚的丢开,季南山的喘息忽地粗重了起来,忍不住伸手向后侧轻轻地推着桑榆的大腿,后面早已积势已久,一柱擎天。

     桑榆摁住他手,小声羞涩道:“我没几下子力气……”季南山的嗓子已沙哑:“你上来,我动。”

     桑榆嘤咛一声捂住了脸道:“你别老这样紧盯着我看……”季南山拿下她手,上身抬高半倚在床头,将桑榆往这边一拉,果然不看她了,却低头埋首到她的胸脯上了,灵活的舌尖开始品尝甜美的葡萄。

     桑榆忍不住低低喘息起来,季南山双手用力托起她腰,桑榆缓缓地坐了下去,结合的一瞬,两个人都忍不住一颤,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桑榆颤抖地喊他的名字,声音无比的娇媚:“南山~”季南山抬头吻住她,良久才在她耳边道:“先不要叫,你一叫我就忍不住想冲锋陷阵。我们慢慢来,夜还很长……”

     等到终于云收雨散,两人相拥着说起了悄悄话。桑榆想起来一件事,对南山道:“对了,那天你是怎么跟娘说的?娘说你跟她说了,你赎了我的卖身契后,我无处可去,你收留的我,然后相处了大概一年时间,孤男寡女的,就稀里糊涂有了七七了……”

     季南山搂着桑榆的胳膊一紧道:“我没跟她说这些啊!她应该问你什么了吧?问了什么,你怎么说的?”

     桑榆一下子警醒起来道:“你是说娘在套我的话?是啊,她怎么会刻意说相处一年什么的,肯定是要套我话,她还是有所怀疑的啊。不过还好我留了个心眼,没接她茬说,而是模棱两可地带过去了。”

     季南山搂紧她道:“没事儿,桑榆。我会找机会,再跟她好好谈谈的。”

     第二日,桑榆起床起得晚了些,季南山已赶早上山割山茅草去了。桑榆起床后收拾好床铺,一扭头发现七七已经醒了,正睁着大眼睛在摇篮里自己玩儿,嘴里时不时地发出些重重的低音“嗯”“嗯”的,还有点儿音调。桑榆笑起来,抱起她出门把了尿,回来给她换了新尿布,听她还在“嗯”“嗯”的练发音,就笑了:“着急说话啊小家伙?你不行,还没仨月哪,再过一年还差不多。”

     季婆子从门口过,顺口道:“可能是要拉,你多把她一会儿。”桑榆赶紧又把她抱出来,到院子一侧把着去了。过了没一会儿,果然拉了。

     季婆子道:“嗯嗯的运气就是要拉,尿的时候没反应,尿完了才哭,这小东西。”桑榆笑起来:“小七七,还挺聪明呢,下次尿之前也嗯嗯两声,告诉娘和阿嬷。”

     七七忽然扭过小脖子,在桑榆胸前蹭蹭起来,桑榆笑起来:“哎呀,不得了,这是想吃奶?又拉又吃,恶心恶心,不行不行。”

     季婆子哼哼道:“她够不着吃,就是闻着娘亲味儿了。”桑榆一记马屁拍过去:“娘你懂的真多!”

     季婆子听着受用,洗完脸走到灶台那儿道:“再没你这么省心的娘了,抱着娃去转转吧,朝饭我做。”

     桑榆笑笑,给七七收拾利索了,洗了洗手,抱着七七出了门。一出门就看到了春树与小香草,春树背着筐,香草拿着耙子,桑榆问道:“你俩去干什么啊?”

     春树停下道:“婶婶好!”

     香草也停下了:“婶婶好!婶婶今天晒不晒葵花籽?”

     桑榆想了想道:“嗯,都熟透了,也能晒了。等你忙完了就来找婶婶吧。对了,谢谢你昨天送来的大石榴,很好吃。”

     香草笑得见牙不见眼,忽然抢前两步,从春树背的筐子里翻出来一个大石榴,递给她哥道:“哥,石榴给你吃,你自己去椡树叶行不行?”

     春树大吃一惊道:“你又偷摘了?让娘知道打你屁股!昨儿个她数好数了。”香草笑得更得意了,“嘿嘿,这是我在娘数数前藏的,还有五个呢!”说完赶紧用小手捂住了嘴巴,眼睛滴溜溜转,为脱口说出自己的小秘密而不安。

     桑榆笑道:“看在你给婶婶送石榴吃的份上,婶婶给你保密,不会跟你娘说的。”香草这才把手放下来,冲桑榆嘿嘿乐了。

     春树把耙子扛上了肩膀,嘱咐他妹妹道:“别给婶婶添乱,别吃坏肚子,别让咱娘看见你。”香草冲她哥做了个鬼脸,拍着小胸脯道:“放心吧,妥妥的!”

     春树跟桑榆告辞走了,一边还嘟囔着:“说是妥妥的,做就不知道了。唉!”

     桑榆摸摸香草的头道:“别老欺负你哥,净跟你哥耍小心眼,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哥去啊!”

     香草讨好地道:“我是妹妹,我哥让着我;我是姐姐,我让着七七。”

     桑榆好笑地问:“那你哥不惨了点?谁让着他呢?”

     香草道:“我爹说他常不在家,我哥就是小男子汉,多吃点苦没什么;我爹还说我将来要嫁人,在家也就十几年,让我哥多疼我。我爹说的不对么,婶婶?”小香草眨巴着大眼睛问。

     桑榆愣了,半晌笑了:“你爹说的对。一个女娃,最美好、最受宠、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在娘家的日子,在父母亲人跟前的时候。”

     香草拉拉桑榆的衣角道:“婶婶,我们去割花盘,搓瓜子吧。要晒多久啊?”桑榆跟着她走进院子道:“要接连晒几日。”

     桑榆把向日葵的花盘都割了,小香草给搬运到了枣树下面干稻草堆那儿。桑榆拿了一张新编的竹席子出来道:“搓下来的瓜子都放这上头,直接就晒上了。”

     香草点点头,表示懂了。季婆子接过七七,桑榆坐到香草身边,跟她一起干起活来。干着干着桑榆就惊诧了,她发现小香草干得又快又好,桑榆不动声色,也跟着干,两人一直忙了一个时辰了,小香草还挺有劲头。桑榆清清嗓子,跟她聊了起来:“香草不是不爱干活儿吗?今儿个怎么这么卖力?”

     香草扭头笑道:“因为我喜欢干这活儿。我还喜欢摘石榴、摘黄瓜、拔甜根菜、扭荸荠、剥菱角、捡鸡蛋、烤红薯……很多很多活儿……就是这些活儿不常有。”

     听她说的都是吃的,桑榆噗嗤乐了,想了想似有所悟,问香草道:“香草,你想不想学做菜?学会后自己想吃什么就能做什么了。”

     小香草扭过头来道:“婶婶是说出阁教养么?我娘说等我过了十岁,就得开始学了。做针线,做饭菜,还有很多,学完了就差不多嫁人了。”

     桑榆正了正面色道:“我是说现在就学会一些简单的。若是你学会了就出阁了,是做给人家吃,你爹娘你哥哥对你这么好,难道你不想学会了做给他们吃吗?”

     小香草很烦恼地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想给爹娘还有哥哥做好吃的。可是婶婶,我实话告诉你,我又不想学会这些,学会了就得嫁人了。我在家很好,为什么要嫁人呢?跟我差不多大的那些男伢子,看着就讨厌,一个一个的,唉,还没我哥好呢!”

     桑榆被她逗得哈哈大笑,问她道:“那香草觉得什么样的好?你哥那样的?”

     小香草一本正经地道:“陈叔那样的就很好,长的好看,穿的好看,有眼光,来了就吃上葵花籽了,他还把鸡腿第一个递给了我!可惜了,我比二丫姑姑生得晚太久了……”

     这次连季婆子都听不下去,过来制止了:“桑榆啊,别教坏小孩子。”桑榆笑得停不住,摆摆手道:“冤枉啊,娘,是小孩子要教坏我。”

     季南山背了小山高的一垛子山茅草回来了,看到桑榆笑问:“起来了?”

     桑榆脸有点烫,嗔道:“都啥时候了,能不起吗?”

     季南山笑着将茅草卸下来,揉着肩膀道:“能啊,我跟娘说了,让她注意点七七,让你多睡会儿。”

     小香草闻言点了点头,一边搓着花盘一边小声嘟囔道:“嗯,南山叔这样的也不错,就是长得黑了点儿。”

     桑榆简直要笑岔了气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也是今天的更新,奉上。祝亲们阅读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