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第十一章:八哥鸟儿
    .

     进入六月,桑榆的肚子越发的大了,圆滚滚的挺在两条纤细的长腿上,看上去都有点吓人。其实桑榆来到古代后,虽然挺着大肚子,倒是没少干活儿走动,因此觉得身上还有把子力气。倒是季南山,看见她转悠的时间长了,就有点儿觉得悬,让她赶紧地去坐一会儿去。每当这时候,季婆子就小声嘟囔着:“穷紧张什么?哪家媳妇不是这么过来的?看那圆肚皮小嫩脸儿,估计生个赔钱货。”

     桑榆自己也感觉,这胎十有八|九是个女娃。她穿来之前也是个准妈妈,没少看这方面的书籍。据说怀男娃,妈妈皮肤会变糟,晦暗长疙瘩什么的,而她却正如季婆子所说,脸上红润水嫩;而且怀男娃肚皮冒尖,她的却是圆滚滚的。

     古代重男轻女现象比较严重,桑榆本就不受季婆子待见,只怕生个女儿日子越发难过,因此每次季婆子一说,她就有些惴惴的,不知道该回什么,只好装作没听见。

     最近天儿越发的热了,季婆子与季南山,都是赶在清早凉快的时候下地,然后巳时(9点多)初,日头要毒的时候就回来,朝饭就改在这时候吃。因为桑榆生产日子估摸着近了,水田里拔稗草,木棉花捉虫、去杈,活儿不少,却没用她再下地。

     今天巳时过了一阵儿,季婆子与季南山还没回来,桑榆就剁了点儿野菜和桑树叶,掺和上点儿豆皮麸子,加点儿水拌了,喂小鸡。这鸡是桑榆拿了十枚鸡蛋,让梨花嫂家抱窝的芦花鸡孵出来的,出来九只,坏了一个。

     桑榆正坐在草蒲团上,看着九只小鸡抢食吃,梨花嫂来了,笑呵呵地跟桑榆打招呼:“又伺候你家鸡呢?”

     桑榆将脚边一个草蒲团往前踢了踢,让道:“嫂子,坐!”这些天她与梨花嫂处得越发好,亲近得像一家人一般,也不再客气,“篮子里又给我装的什么?”

     梨花嫂笑斥道:“你咋就知道是送你的?就会跟我没皮没脸。”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手上却把篮子往前一伸道,“几根胡瓜,几个鸡蛋。新摘的新拣的,没别的就是新鲜,尝尝吧。”

     桑榆也不客套,接过来道:“亲嫂子也没这么好,我这还没生娃呢,就隔三差五地送鸡蛋给我吃。”

     梨花嫂一边看着小鸡抢食,一边道:“你这小嘴儿就是甜,说啥话听到我耳朵里都舒坦。不过你家乡这喂鸡的法子,还真是不赖,我照你说的,每天给鸡喂这么一顿儿,桑树叶、鸡蛋壳粉、杂面麸子,还真顶用。以前我喂的那二十只母鸡,一天能拣八|九个蛋就不错,现在天天都有十七八个,二十个的时候都有。隔三差五给你送几个吃,都委屈你这大功臣了!”

     桑榆也跟着乐,透着得意劲儿,却又神秘地压低声音道:“这不得分跟谁吗?一般人我不告诉她!”

     梨花嫂看桑榆自己凑过来,就伸手掐她脸蛋儿,当然也不使大劲,听她一“哎呀”就放开了,转而道:“你婆婆跟南山都没回来哪?今儿个云彩多日头小,可能多干会儿,你饿了不?我家朝饭蒸的包子,没寻思你还没吃饭,要不给你揣一个来好了。我去给你拿俩吧!”

     桑榆摁住她道:“别走啊嫂子,说会儿话,我不饿。”看梨花嫂坐稳当了,桑榆又问,“嫂子,我让你编的草帽你编成没?”

     梨花嫂道:“材料凑齐了,你要着急戴,今儿个我就能编好。”

     桑榆道:“我还真有点儿着急看看是啥样儿,你紧紧活儿,今儿个就弄出来,晚上我找你去。”

     梨花嫂笑道:“想还想不出来么,不就是帽檐儿加宽再加宽么!行,晚上给你看编好的!”

     说话间,大门响季婆子回来了。桑榆站起来麻溜地迎上去,接过季婆子手里拎的锄具,一连声儿地道:“娘,你回来啦?快洗洗,饿了不?饭好了马上就吃。昨天你说我拌的茄子好吃,我今儿又拌了一盆儿……”

     季婆子点点头,嗯了一句。梨花嫂起身告辞,桑榆送到门口。梨花嫂悄悄伸出一个大拇指:“伸手不打笑脸人,这马屁让你拍的,响亮!”

     桑榆笑着摁住她的手,小声回道:“从来名师出高徒,这徒弟让你教的,高明!”

     梨花嫂捂着胸口,一路大笑着回去了。桑榆回头进院儿,季婆子正看着篮子里的胡瓜和鸡蛋,对桑榆道:“这梨花倒是让你交下了,对你还真不赖,亲姐妹儿也就这样儿了。”

     桑榆笑笑,手脚麻利地放桌子摆碗筷:“娘,南山怎么还没回呢?”

     季婆子道:“再等一会儿吧,他提前走的,说进山去收收猎物,看套着啥了。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桑榆把砂锅也端上来,与季婆子在枣树下坐等。梨花嫂终究还是回家,又给她送了几个大包子来。她再走的时候,季南山也回来了,手里也不拎着什么东西,扑棱棱的还会动。待走近了,才看到是两只乌突突的鸟儿,正在网中挣扎飞跃着。

     桑榆看季南山把网挂到了枣树枝上,凑过去看了看道:“这是什么鸟儿啊?”

     季南山洗完脸,擦着手道:“八哥鸟儿,会学舌。本想网个山鸡、斑鸠的,没想到套着俩八哥。”

     此时那俩八哥已不再扑棱了,看上去恹恹的,桑榆问:“看着没精打采的,是不是饿的?它们吃啥?”

     季婆子拿筷子敲敲桌子道:“有空管鸟儿吃啥,人还没吃呢!”

     桑榆立刻回身来盛饭,笑呵呵脆生生地应道:“是,娘!咱吃饭!”

     季婆子还真不好再说啥,就又嗯了一声。

     季南山坐下时,赞许地瞥了桑榆一眼,桑榆笑得越发真心起来。

     吃完饭,桑榆收拾完,发现季南山已经把八哥鸟换到了一个竹筐里,将那张网罩在了出口上。桑榆凑过去,发现两只八哥正在吃食喝水。

     桑榆仔细瞅了一眼道:“这不是鸡食吗?它吃鸡食啊?”

     季南山道:“这鸟儿好养活,菜籽谷粒,果子虫子,小鱼小虾,它啥都吃。用吃食勾引着,它还能学舌。”

     桑榆道:“你想养着啊?我还寻思你要烤了吃呢!”

     季南山道:“巴掌大的鸟儿,能有几口肉?还不如养着添点乐子。”

     季婆子拿着裁剪好的棉布,正坐在枣树下头,穿针引线地缝小衣服,闻言插话教训季南山道:“斗鸡遛鸟儿,那是富贵闲人们的活计,你可别不添好毛病!”

     桑榆听了这话笑了,回头问道:“娘,啥毛病是好的啊?”

     季婆子从鼻子里哼一声反驳她道:“你别瞪着眼儿挑我话里毛病,做针线也是好毛病,你会不?真不知道你娘怎么教的你,问你会做啥针线,告诉我会缝布袋。缝布袋用学啊?闭着眼都会缝!”

     季南山回头道:“娘,不跟你说了吗?桑榆爹娘去的早,亲戚家串换着住长大的,有谁像亲娘一样费神教她啊?您就多费心,不也是您大孙子嘛!”

     季婆子又哼上了:“是大孙子就好喽,费点心我也认了。”嘴上说的刻薄,却到底放过了桑榆,不数落啥了。

     其实桑榆的心根本不放在这上头,季婆子的一句话让她有了个主意,也就没在意这些。

     喂完了鸟,季南山拿了个柴刀,劈起了竹篾,说要做两个鸟笼子。桑榆对干手工活儿着迷得很,巴巴地跟上去瞧着,给季南山打个下手。

     季婆子一边缝着小衣裳,一边打量着院子。

     三间茅草房,新铺的顶子厚厚实实的,泥皮子是新抹的,干净利落;新糊的窗纸亮亮堂堂的,窗台上两个鼓肚大黑瓮,插着大捧的野花;小斜棚子里,灶上收拾得利利索索,靠墙摆着一个敞口多格的木架子,是桑榆让季南山新做的,拉着一个蓝色的布帘,里面是收的是整整齐齐的盘盘罐罐。

     院子里杂草都清理干净了,东西两面篱笆墙里头,钻出了一溜儿小青苗,那是桑榆种的向日葵,边上还有两垄小葱;枣树间的晾衣绳上挂着新洗的床罩子。

     季婆子看着还算满意,也就由着桑榆缠着季南山,鼓捣那“富贵闲人”才摆弄的鸟笼子去了。

     那边桑榆不知道比划着说了句什么,把季南山逗笑了,黑黑的脸膛倒显得一口牙特别的白。自二丫嫁人,季婆子一直就吊着一颗心,如今倒是慢慢地回了位,心想这桑榆手虽笨了些,但既然儿子喜欢,自己就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到了半后晌,日头刚打斜,桑榆就坐不住了,挎着早起梨花嫂拿来的那篮子,就找她去了。

     梨花嫂家屋门口两棵石榴树,花红似火,开了满树。梨花嫂正在树下坐着,编着草帽,看到桑榆进门,笑着打趣道:“急性子,不说晚上来吗?”

     桑榆坐到她身旁道:“我寻思,准编好一个了,等不及过来看看。”

     梨花嫂回头喊了声:“香草,把娘编的草帽拿出来,给你阿婶儿看看。”

     屋里头走出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绑着两只小辫子,脑袋上扣着一个大草帽出来了,走到桑榆身边道:“阿婶。”

     桑榆把草帽拿下来,又从篮子里拿出一碟炒豆子给她道:“去吃吧。”

     香草笑嘻嘻地捧着进屋了,梨花嫂又喊了句:“给你哥留点儿。”

     桑榆道:“春树不在家啊?”

     梨花嫂手上不停,回道:“放羊去了。这丫头懒,不是脑袋疼就是屁股疼,她哥让着她,让她回来歇着了。”

     桑榆朝屋里喊了声:“香草,把你娘的针线笸箩给阿婶送来。”然后神秘兮兮地对梨花嫂道,“嫂子,我给你变个戏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