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第三章:陶家三丫
    .

     桑榆在海棠树下,一直从傍晚待到天色黑透,坡下的村庄里亮起了橘黄色的灯火。估摸着就算有两只烤鸡,婆婆和相公也该分吃完了,才起身回了家。

     一进院子就见到大灶上又生起了火,季婆子没好气儿地从里屋探头出来道:“死哪儿去了?不知道备点儿热水,给男人烫烫脚么!”然后自顾自地开始嘟囔,“成天炕头上躺着的人物,怎么知道下地干活儿的辛苦?哪家的婆娘是娶回来专门做饭的?哪处是自家的田都不识得,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桑榆心里有些难受,不想再听她唠叨,就拿话堵她道:“后晌吃多了,出去溜达溜达,消消食儿。”

     季婆子闻言稍顿了一下,抬起眼皮飞快地撩了她一眼,见她说的认真,才哼哼了两声,转回了身子。

     桑榆去了灶上看火,肚里已有些空了。后晌他们饭早了些,苜蓿馅饼是很香,她却没敢多吃,挺着个双身子饿的快。季婆子见她回来了,就不再管火了,此时她倒有些庆幸,去厦子顶上吊着的竹篮里,摸出了一个菜窝窝,又在黑陶瓮里捞出一块咸菜,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

     灶里跳跃着温暖的火光,桑榆侧着身子,怕被人发现她偷吃,一面吃一面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是粗粮,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食品,在现代食品安全堪虞,根本吃不着这种放心粮。

     杂合面菜窝窝咬进嘴里就散了,沙沙硬硬干干的,怎么咂巴都吃不出肉味儿来。许是肚里油水少,又许是吃得急了,胃也跟着抗议,有点儿酸胀。

     如果有只烤鸡腿就着吃就好了,桑榆这样想着,然后一只烤鸡腿就出现了。

     季南山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正蹲在大灶旁,手伸到她眼前来,举着一只烤鸡腿。

     桑榆愕然地仰脸看着他,嘴里还塞了一口菜窝窝,脸上粘着碎渣渣。她的眼窝里有点热,却不想因为一只烤鸡腿泪流满面,便努力地大睁着。

     季南山将烤鸡腿放到她的菜窝窝上,似乎为难了半晌,才憋出三个字:“别介意。”

     桑榆三两口就将鸡腿啃完了,从没有过的迅速。然后心满意足地起身,给季婆子和季南山淘出洗脚水来。到最后也没明白,季南山那个“别介意”是说什么。

     .

     第二日是个响晴的天儿,用过了朝饭,季南山对桑榆道:“跟我去地里转转。”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用你干活儿,去认认道儿。”

     桑榆换了身雨后青蓝色的袴褶1,寻了一顶宽檐儿的草帽扣上,季南山递给她一个竹篮,里面有一个大肚茶壶、两只倒扣着的黑瓷茶碗。收拾妥当,与季婆子说了一声,便一起出了门。

     谷雨过后,正是筹备水稻插秧的季节,田地里农人们都比较忙碌。有套着水牛犁地翻土的,有在秧田里育苗的。远处的秧田里有娃娃在唱着育苗口诀:“种儿要浸透,最好泡三天。抬出深水处,支在鱼塘边。两日发了芽,娘子快蒸饭,夫君在田边,秧苗又犁田。大姑娘别偷懒,小伙子别眼馋,撒秧好时节,丰收在眼前。”

     等到了自家的秧田,桑榆看着齐掌长的青苗,绿油油长势十分喜人,心里不由自主地高兴,扭头问南山道:“咱家有几亩田?”

     季南山细细查看了一番秧苗,才回她道:“三亩水田,两亩旱田。”然后起身道,“再施一次送嫁肥,就差不多可以插秧了。”

     桑榆也跟着站了起来,季南山指给她看:“荷塘村的水田都是在荷花塘这边,用水方便。娘不是让你认一下田地么?那边地头上有两棵柳树的三亩就是。记住了没?”

     桑榆点点头,然后踩踩脚下道:“那这块秧苗的田,也是咱家的么?”季南山没有立刻回答,弯腰拔了秧田里一株杂草,才拍了拍裤腿道,“不是,是二丫家的。家里人口少田地也少,每年都是二丫家帮着一起秧苗。”

     桑榆发现季南山语气低落,脸也又板上了,赶紧转移了话题问道:“那两亩旱田在哪儿?”

     季南山直起腰道:“在坡上,离住的地方不远,是我回庄后新垦出来的。回头带你去转转。”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有个欢快的声音喊了起来:“南山哥!”桑榆回头一看,是一个肥嘟嘟肉乎乎的女娃子,约摸十来岁大,手里捧了个油纸包,正挽着裤腿,光着脚丫子站在秧田边。

     见到这个女娃子,季南山的脸上,泛起一抹柔和的笑意:“三丫,怎么光着脚乱跑?吃的是什么?”

     叫三丫的女娃子回道:“春婶家的稻田里放了水,里面有不少黄鳝,我与二姐来捉。”她将手里的油纸包摊开些给季南山看,“二姐做的炒蚕豆。”

     桑榆灵光一闪,直觉地就知道了眼前女娃子的身份,她试探着问了句:“你二姐是陶二丫?”

     没想到三丫故意拧过了头,不理她这茬儿。季南山似乎踌躇了会儿,却还是低声问道:“你二姐呢?”

     三丫立刻回道:“你婆姨2呢?”说完扔了两颗炒豆到嘴里,嘎巴嘎巴地嚼着解释道,“二姐说你要是问她,就这么问你。”

     桑榆眼瞅着,季南山唇角那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就这么突兀地僵住了。脑子里忽然又想起了昨夜,季婆子的那句话:“山娃,吃鸡,二丫偷塞给我的。”偷塞给季婆子,是希望他能吃着的吧。

     桑榆忽然又想起来,季南山说起二丫要出门子时,那冷冰冰看向她的小眼神。心里一股无名火“噌”地蹿起了三丈高!

     去你妹的!

     一个媳妇儿都挺老大肚子了,一个眼瞅着就出门子了,玩儿的这是哪一出儿的郎情妾意!

     想她桑榆因为小三儿,已经被玩儿了一辈子了,穿越后难道还要再来一遍?真真叫人怒发冲冠!

     桑榆头皮发乍地回过神来,却见季南山已牵着三丫的小胖手走远了。想到他们可能是手拉手去找陶二丫,她哪里还站得住脚?赶忙大迈着步子追了过去。

     季南山与三丫在一处水田边上停了下来,走过一丛低矮的芦苇,然后从水田里拎出来一个地笼子,里面扑腾着好几条鳝鱼。

     三丫拍手跳起来,快乐地大叫道:“好啊好啊!二姐和三丫最爱吃豆豉焖黄鳝喽!后晌我要吃两碗饭,不,吃三碗!”

     季南山因为陶三丫的欢呼雀跃,终于又有了点笑模样,他封好地笼口,递过来大方地道:“拎回去吧。”

     桑榆压着火气,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地笼,然后酝酿出一个甜甜的笑容道:“好呀,多谢相公!”

     季南山一怔,没有松手,抬脸看向桑榆。桑榆手里抓的紧紧的,也抬眼看着他。两人对视了半晌,终是季南山先移开了视线,嘴里却道:“这是给三丫的,你要吃我再下笼子捉。”

     桑榆就着他的话道:“这是给三丫的?她一个娃娃,能吃得了这么多?”

     陶三丫见这情形,也抢上来一步,一把也抓到了笼子上,理直气壮地闹道:“这是给我二姐的!”

     桑榆拿眼横过去,果然瞧见季南山神色间颇是尴尬。她心头无名火大,斩钉截铁地对陶三丫道:“你去跟你二姐说,我相公捉的,都是我的!她要吃什么,叫她相公去捉!”

     季南山低喝一句:“桑榆!”

     桑榆更委屈地也大喊一声:“相公!”

     陶三丫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忽然哭喊起来:“你这个坏女人!阿嬷3说的对,谁跟你在一块儿就会变坏!南山哥也变坏了!呜呜,二姐,南山哥变了!”说完一撒手,抹着眼泪哭喊着跑远了。

     要不是看她是个小孩子,桑榆真想脱下鞋来扔过去——你姐觊觎我男人,你还说我是坏女人!

     桑榆恨恨地回过头来,一把将笼子扯了过来,更紧地抱在了怀里。心里打定了主意,怎么都不会让季南山把这笼鳝鱼给陶二丫送去!

     季南山收回手,一言不发地盯了桑榆半晌,然后袖子一甩大步离去。桑榆在后头恨恨地跟着,边走边想着陶二丫的事儿。都说女人怀孕的时候男人爱偷腥,这陶二丫要出门子了,还跟季南山腻腻歪歪的,准不是什么好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