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夏莜莜生日这天,几乎是她有生以来最忙的一天,当然,除了那场糟糕的婚礼。

     为了好好的庆祝自己的生日,她特意请了一天假,从早餐过后就开始忙活:做头发、美容、美体、美甲、化妆,搞得跟出嫁有的一拼。谢唐全程陪同,尽职尽责,鞍前马后,拎包、开门、拉椅子,并附带微笑赞美服务,夏莜莜简直要被他宠坏,差点误以为自己真的成了小公举。

     ——老公,我这头发会不会有点服帖了?

     ——不会,很自然,线条也流畅。理发师手艺不错。

     ——老公,这指甲的颜色会不会太亮了?是不是应该再淡雅素净一点?

     ——嗯……还不错,和你的包包的颜色很搭,而且你是否喜欢才最重要,如果不喜欢可以改天再换个花样。

     ……

     终于赶在午饭前,夏莜莜装扮妥当,和谢唐一起买了点东西赶到爸妈家。

     还没进门就闻到浓浓的饭菜香味飘出来。夏莜莜肚子里的馋虫被勾出来,搅得肚子咕噜噜响。开门进屋,边换鞋边喊:“爸妈,我们回来了,你们也不出来迎接一下。”

     杜新兰拿着抹布擦着油乎乎的手,从厨房里走出来,“老大不小了,又是结了婚的人,还这么咋咋呼呼的,什么时候能学得稳重一点?”

     夏莜莜嬉皮笑脸:“妈,看你说的,我老大不了,结了婚,可我还是我,还是你女儿啊,不能因此就变成另外一个人,对不对?”

     “强词夺理,厚脸皮。”

     夏海正在厨房里探探头,笑眯眯道:“行了,今天是她生日,她最大,你就不要再啰嗦她了。我觉得我们莜莜已经够乖巧孝顺的了。”

     “是啊,妈。”谢唐微笑接过话头,“莜莜这样挺好的,越简单越快乐,快乐无价,千金难买。”

     “不错。快乐无价,千金难买。”岳父大人很是捧场。

     杜新兰“哼”一声,不以为然,转身回厨房继续手里的活儿,“你们就惯着她。在自己家里怎么都好说,到了外面,人家可不会因为她没脑子就让着她,看着吧早晚吃亏。”

     “妈,你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夏莜莜脱了外套跟进厨房,伸手揽住妈妈的肩,“我在单位尊敬领导,友爱同事,工作认真努力,怎么到了你这我就成了个二百五。难道你要我抛掉我们家的优良家风,天天偷奸耍滑,斗心眼?”夏莜莜真的觉得被妈妈说成没脑子有点冤,她又不蠢,只是性格相对比较简单直率一点,不怎么懂得掩藏情绪,但也基本维持在不无端影响别人的范围内,这也没什么不好。

     杜新兰晃一下肩推开女儿,“围裙上都是油,你别蹭一身。”哗啦啦洗了洗手,又说:“我不是叫你斗心眼,可你至少也要有点心眼,对什么事不要心里没谱。”当妈的总是一万个不放心,恨不得替女儿活。“行了,不说这些了。你和谢唐去洗手,准备吃饭。”

     午饭很丰盛,除了老爸擅长的几个硬菜,还有老妈煮的长寿面和白水煮蛋,面和蛋是一定要吃的,图个好意头,蛋糕倒成了配角。

     饭后,谢唐陪着老爸到楼下某位老友家里打麻将,夏莜莜被老妈拉进卧室,关上门,说私房话。

     “你跟我说实话,你和谢唐是不是又闹矛盾了?”

     夏莜莜被问得一愣一愣的,“你不是看见了吗,我们好好的。”伸长两只手臂,“你看看,你女儿穿的戴的,抹的用的,都是人家谢唐给精心准备的。你不是说看男人心里有没有你得看他愿不愿意在你身上又花钱又花心思吗?在这方面,谢唐绝对是合格的。”

     杜新兰看闺女的得瑟劲儿,没好气地白她一眼,“我是让你追求这些吗?我是担心你们之间有根本上的矛盾没有解决。”停顿了一下,她也就不绕圈子了,“那天晚上你是不是离家出走了?”

     夏莜莜瞬间明白了,老妈是察觉到什么,搁这审她呢,还想装傻,看着老妈的脸色和那双洞察一切的眼睛,很识趣地放弃了抵抗。

     “你和爸知道了?你们也太神了吧。”谢唐说没有说那就一定是滴水未露,没想到这都被老爸老妈猜到了,她发自内心的佩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神什么神?这又什么难猜的,谢唐平时给我们打电话,一般都是在白天,大晚上打过来,语气又透着那么点焦急不安,你爸还能听不出来?是后来我给程姣姣打了电话,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夏莜莜恍然,敢情是程姣姣把她给卖了。她有点后悔把那事告诉程姣姣了。转念一想,程姣姣若是不卖她,恐怕也敷衍不过去,她跟自己一样,要撒谎得提前打腹稿,临场发挥,漏洞百出,简直就是在告诉别人,我在撒谎哦,我在骗你哦。也罢,不计较了,都是为了她,心都快操碎了。

     “谢唐到底为什么借钱给那女的,他有没有跟你说?”

     “说倒是说了。”夏莜莜迟疑道:“妈,其实我心里也挺矛盾的,你说借钱的原因重要吗?我觉得不重要,至少没有他们私底下见面这件事本身重要。那天晚上遇见那女的,我是挺生气的挺难过的,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后来我就想通了,只要谢唐不是有意见她的,主观上他没有对不起我,那这事我就可以暂时放下。我不想没完没了纠结这些事,特别没意思。我就先放下,看看事情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杜新兰看着自己的女儿,忽然觉得女儿真的长大了,她握住夏莜莜的手,轻轻拍了拍,有安抚的意思,更多的是欣慰。她女儿到底不是傻的。

     “对了,妈,我婆婆最近几天就要回国了,打算参加我们的婚礼,到时候你和爸定个地方,好好招待她一下。”夏莜莜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塞给老妈,“什么档次的你们看着办,他妈妈人也挺好的,不会乱挑理,你们也不必太有压力。”

     从夏莜莜和谢唐确定关系到现在,他们两家只聚过一次,夏莜莜也只见过婆婆两面,一次是他们订婚,还有一次是她和谢唐专门飞纽约看望二老,平时基本靠电话联系,谢唐妈妈说话轻言细语,不带一丝攻击性,也不过多过问他们的生活,夏莜莜以此判断,觉得婆婆是个深明大义又有涵养的人。

     杜新兰说:“我干什么要你的钱,我和你爸的退休金都够我们花的了,再说招待亲家是我和你爸的事,不用你操心。”坚持把卡塞到了夏莜莜包里,“我缺钱的时候也不会跟你客气。”

     在爸妈家待到下午三四点,夏莜莜领着谢唐离开,老妈有点不大满意,过生日还不好好在家待一天,还赶什么场子,真是瞎折腾。老爸看得很开,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当父母的不必过多干涉,他们赶他们的场子,咱们找咱们的乐子,两不耽误,挺好。

     赶场子是夏莜莜的说法,也是事实,台里的同事先不说,至少得和程姣姣江白他们聚一聚,热闹一下。

     因为拍特辑的事没帮上忙,江白心里一直有点过意不去,趁着这次夏莜莜过生日,他想表示表示,特意在清兰坊留了个豪华大包间,准备宴请夏莜莜,结果让谢唐给回了,“老同学之间用不着这么客气。莜莜过生日当然得由我这个老公来操持,你肯赏光来捧场,我们就很感谢。工作上的事以后再说。”

     谢唐提前一天就在某五星级酒店订了位,吃喝玩一系列活动也都安排妥当。夜幕降临,两口子打扮光鲜,满面笑容,站在酒店楼下迎客,程姣姣下了车看见他们就乐了:“新娘新郎,恭喜恭喜。”若穿上婚服,他们此时的状态和结婚那天别无二致。

     夏莜莜也不放过她,瞥了一眼陪在程姣姣身侧的费洛奇,老实不客气地问:“什么时候让我喝你们的喜酒啊?”

     程姣姣掀起眼皮使劲瞪她,怪她哪壶不开提哪壶,正要打个哈哈混过去,没想到费洛奇说:“这个要看姣姣的,我全方面配合她,她指哪我打哪。”

     在包间落座,夏莜莜凑过去对程姣姣咬耳朵:“什么情况?发展的挺迅速嘛。是不是要谈婚论嫁了?”

     “去你的,少看我热闹,人家随口一说你就当真?”

     “随口一说?这话能随口说吗?他完全可以不说,装傻一笑,我还能揪住他不放?”

     程姣姣没话了,也不知心里琢磨什么呢,一副深沉样儿。夏莜莜抬起头,再看费洛奇就觉得更加顺眼了,见他看过来,连忙回以友善的微笑,俨然是对待自家人的态度了。

     菜上齐,费洛奇端了酒瓶,给大家倒酒,女士优先,夏莜莜又是今天的主角,自然先给她倒,刚走到跟前,夏莜莜忽然一把捂住了酒杯。

     费洛奇一怔,笑道:“今天这种好日子,你该不会不喝吧。”已经摆好了架势,准备硬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