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中午,夏莜莜和莫茉在食堂吃饭,章裴端着餐盘若无其事在她们坐下来。夏莜莜抬头瞥她一眼,想端起自己的餐盘离开,又觉得这样未免显得太把她当回事了,而且给同事看到难免猜测她和这个新来的同事才相处半天,就闹出什么矛盾了。台里没人知道她和章裴具体是什么关系,程宽和莫茉都不是乱嚼舌根的人。

     莫茉抬头看看夏莜莜,再看看章裴,觉得气氛怪异,很影响吃饭的情绪,但她也不说什么,低下头乖乖的继续啃鸡腿。

     “莜莜,你策划的那个《咱家饭桌》板块,我认为节目内容还不算特别完善,应该再修改一下,我已经跟主任说过了,他同意了。”

     “为什么你说修改就……”

     哦,她差点完了,现在章裴是她的上司,官大一级就能压着她。所以她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垂下目光继续吃自己的饭,完全没有要积极配合的意思。

     章裴握着筷子,动作优雅地夹起一块香菇,送到嘴里,慢慢咀嚼,眼睛盯着夏莜莜。

     “莜莜,我们现在是同事。同事之间有必要横眉冷对吗?”

     夏莜莜闻言,放下筷子,抬眼直视她:“横眉冷对?对你?你想多了。我只是对自己不喜欢看到的东西选择性无视。我有这个自由吧,领导?”

     “下午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告诉你这节目该怎么改。”章裴端着餐盘起身走了。

     程姣姣约夏莜莜一起喝下午茶,夏莜莜从章裴的办公室出来,直接去了电视台对面的星巴克。

     一看见她,程姣姣就连忙对她摆手,神态透出隐隐的急切兴奋和神秘,似乎她心里正存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亟待和她分享。

     夏莜莜走过去,在程姣姣对面坐下来,“是不是有什么八卦?”

     “行了诶,夏莜莜,这都让你看出来了。”程姣姣伸手摸摸她的脸,调侃道:“长脑子了。”

     夏莜莜拨开她的手,“去你的,不是长脑子,是长眼睛了,你脸上写着呢。说吧,到底什么事?”

     程姣姣说:“这周末我和费洛奇去温泉山庄度假,回来路上遇见江白和章裴,就那么巧,在加油站遇上的。当时我们的车在后面,费洛奇说前面右车道的一辆车看着像江白的,过了加油站,跟上去一看,还真是,越过江白,我看见章裴就坐在副驾驶上,看得很清楚,就是她。”

     夏莜莜心里没来由的一咯噔,想起她生日那天,在酒店走廊看到的那个女人,当时她不能确定,原来竟然真的是章裴。江白和章裴怎么会牵扯到一起呢?潜意识她不希望江白和章裴有什么,总觉得江白会吃亏似的。这纯粹是一种护短心理。

     “你说他俩会是什么关系?”程姣姣问。

     夏莜莜摇摇头,这个她真的猜不出来。或者她根本不愿意去猜。

     程姣姣端起咖啡喝一口,若有所思道:“我总觉得怪怪的。章裴这种人不祸害别人她就不甘心,我真怕江白着了她的道。”

     “你是说她和江白有可能是恋人关系?应该不会,她今天还跟我说她不会放弃谢唐,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两头撒网?她不至于。”

     程姣姣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她跟你说她不会放弃谢唐?她凭什么这么说?她算什么玩意儿?”

     程姣姣的义愤填膺,夏莜莜有同感,想想下午在章裴的办公室,章裴先是指出她策划的节目《咱家饭桌》内容虽然温馨,但有点单调,建议加入故事,当然所谓的故事就是写好台本,让参与的观众照着演。夏莜莜不赞同,这样的话就违背了这个版块表现万家灯火温馨生活的宗旨,然而她没有决策权,最终只能听章裴的。

     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章裴忽然叫她,她回过头,章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问:“你觉得谢唐是爱你的吗?”

     夏莜莜瞧着她,忽然撑不住笑了,她就是觉得章裴特别可笑,“他爱不爱我,和你有关系吗?该不会你以为他爱你吧?”

     “他曾经很爱很爱我,超过爱任何人。”

     “你也说了那是曾经。”夏莜莜此刻内心笃定从容,也不知从何时起,她真正地意识到,其实谢唐和她是一条心的,那么她实在没有必要对他的前尘往事耿耿于怀,更没有必要把他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前女友当棵葱。

     章裴垂下目光,两手交叠着握在一起,她很用力,凸起的关节泛着森白。再抬起头,脸上显出颓丧和落寞:“……我实在忘不了也放不下过去,曾经我很怕很怕失去他,我想努力抓住他,又觉得早晚一定会失去他,为了避免面临最终被他抛弃的局面,我逼迫自己做了那个先放手的人,我以为我会好起来,再也不害怕失去,再也不会为情所困,可是我发现失去他,我的人生一无所有,没有希望,没有光明。”

     “莜莜,你和我不一样。你开朗乐观,你有很多朋友,你有爱你的家人,谢唐只是你人生中的一部分,没有他,你一样可以过得很好。何况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这么短,很难说会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吧?”

     夏莜莜迎着章裴的视线,走过去,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俯视她:“所以呢,你希望我把谢唐让给你?我让了他就会是你的吗?我想你恐怕搞错了一个问题,谢唐他不是救世主,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和他共进退的爱人,一个一起经营生活、懂得相互付出的妻子,而不是你这样,以爱的名义,一味索取。我如果是你,看在曾经的情分上,我一定会离谢唐远远的,绝不打扰他的生活。”

     “真的,我劝你一句,在谢唐还没有拿你当仇人看待之前,适可而止,把你想要追寻缅怀的美好过往,藏在心里,用来滋养自己,别轻易糟蹋了。”

     说完这些,夏莜莜转身走出了章裴的办公室,内心有一种莫名的快意。

     晚上临近下班的时候,夏莜莜和莫茉在茶水间喝茶休息,接到谢唐的电话,说在电视台楼下等她。

     和莫茉一起走出电视台大楼,夏莜莜看见谢唐的车旁有一抹红色的身影,她不得不承认,整个台里,能把红色穿得如此风情万种的,也只有章裴。

     “莜莜,你看!”莫茉一张小脸气鼓鼓的,大庭广众之下,这女人竟然明目张胆勾引别人的老公,“真不要脸!”

     夏莜莜不置可否,和莫茉说了再见,迈步走过去,她发现谢唐根本没有放下车窗,嘴角不由上扬。

     谢唐坐在车里,直视前方,当站在车外扣车窗的章裴是空气,看见夏莜莜走来,他起身挪到副驾驶开门下车。看也不看章裴,径直走向夏莜莜,把一腔温柔只向夏莜莜展露:“下班了?累不累?晚上想吃什么?”

     夏莜莜抿嘴微微一笑,伸手挽住谢唐的胳膊,说:“累倒不累,但是有点饿了,我们去吃牛肚火锅好不好?”

     “好,那就牛肚火锅。”谢唐带着她往车边走。

     夏莜莜想了想,说:“要不叫上爸妈一起?就我们两个去吃火锅,会不会不够热闹?”

     “和爸妈聚餐的话,我们改天再约。今天就我们两个吧。”谢唐边说边打开车门。

     “好哒。”夏莜莜欣然同意,二人世界比较浪漫嘛。

     两个人坐进车里,谢唐发动车子,驶离停车坪,拐到主路上,汇入滚滚车流。

     “刚才我看到章裴从你们台里出来,她来做什么?”谢唐问。

     “工作。今天第一天入职,是我的直属上司。”夏莜莜说。

     谢唐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了几下,说:“这么倒霉?她有没有刁难你?”

     夏莜莜想想章裴关于《咱家饭桌》的提议,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因此不能算作是刁难。

     她说:“现在还看不出迹象,以后会不会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不怕,我又不是小绵羊任人拿捏。她如果敢做的太过分,我肯定还击。”

     “嗯,有志气。就是要这样。”谢唐给她加油打气,哄小孩似的。心里其实是不太放心的。他明白夏莜莜和章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夏莜莜向阳,章裴属阴,大多时候阴的比阳的狠,什么都做得出来。好在夏莜莜有他,关键时候,他一定会挡在她面前,绝不让她吃了别人的亏。

     此时,章裴站在原地,望着谢唐的车离开的方向,脸色灰败,牙齿狠狠地咬在嘴唇上,几乎咬出了血。她刚才出来看到谢唐的车,想也没想,便走上来准备和他打个招呼,没想到他会毫不顾及情面地晾着她,连车窗都不肯降下,似乎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抹贴在车窗上的阴魂,不被看到,不被在乎。

     谢唐和那个女人那么亲密,那么热切,衬得她越发像孤魂野鬼。是了,他们才是真正活在这烟火人间的人,她就是阴魂,就是野鬼,所以她注定不散不灭,不死不休。反正她什么都没有,她怕什么。道德败坏?不知廉耻?又怎样?对她而言,前面只有一条路,指向光明,那是她的目的所在,是她的心之所向,不赌一把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对,赌一把。她一遍一遍地这样告诉自己。

     也许吧,继续往前会鱼死网破,而后退……她不敢想,走过的路太冷了,她再也不想退回去。

     章裴在昏暗的暮色中站了好一会儿,只觉得满心悲凉而又空寂,有同事路过和她打招呼,她勉强撑起笑脸,告诉对方,自己在等人。她不是无处可去,她在等人。等谁呢?她想了想,从包里拿出手机,打给江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