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10.22丨奈倪丨
    恢复了单身,又处在假期的夏莜莜痛痛快快地在家睡了几天,简直是神仙般的日子。老爸老妈也不管她,大概是怕她心情不好,多少有点让着她的意思,大白天在家里也压低声音说话,干什么都轻手轻脚的,跟做贼差不多。

     夏莜莜反倒不敢大白天在家睡觉了,觉得特有压力。这天她起了个大早,见老爸老妈在厨房一边包包子,一边头抵头不知在唧咕什么,放轻脚步走过去,靠在门框上,大声说:“你们密谋什么呢,我可都听见了。”

     杜新兰吓了一跳,手一抖,包子皮吧唧掉进装馅料的盆里,“魂儿都被你吓破了,你今儿怎么起这么早啊。”

     “为了解放你们啊,尤其是你,妈你这几天都捏着嗓子说话,是不是特别憋得慌?”夏莜莜走进厨房,凑在爸妈身边,嗅嗅包子馅的味儿,心里说不出的踏实妥帖。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和你爸还不是想让你好好休息休息,工作几年了也没怎么好好休过假。”杜新兰从盘里把包子皮捡出来,从新搁上馅儿三下两下包起来。

     夏莜莜伸手也去拿包子皮想学一学,被夏海正挡开了,“你不要弄,你不会,捏成个丑八怪。”

     夏莜莜只好把手缩回来了,“那我先观摩观摩。”一手搭在老爸肩上,说:“我这次的假期可够长的了,要到过完年才开始工作呢,估计我要在家里呆的长毛了。”

     “哪里很长,离过年也就一个多月了,一晃年就过完了。”夏海正对女儿没啥要求,不指望她功成名就,不指望她升官发财,有份工作挣口饭吃,不至于与社会脱节也就可以了。即便歇个一年半载不挣钱,他老两口也乐意养着,让女儿缓口气。可他也知道女儿不愿意啃老,从参加工作至今,就没再花过家里的钱,倒是逢年过节没少孝敬他们。

     “说的也是啊,一个多月听着很长,都不够我把攒的剧刷完的。诶,爸,你今儿是去打牌还是去钓鱼啊,我陪你去吧?”难得有时间能多陪陪父母再好不过。

     “你要陪我那就去钓鱼,今儿天晴的好,到郊区的河塘,试试钓几条鲫鱼回来,棋牌室就算了乌烟瘴气的,女孩子去不合适。”

     冬天钓鱼虽然不是最好的季节,但也别有一番趣味。河塘边的草都枯了,一丛丛,麦黄色,映在平静清透的水面。天空湛蓝,河对岸杨树落光了叶子,光秃秃的枝干向天空伸展。

     夏莜莜坐在河边,静静等鱼儿上钩,心情平静而又舒畅。待到快中午,父女俩一共钓上来了五条小鲫鱼,心满意足地拎着回了家。一进门,就见杜新兰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脸拉得老长,织袜子的动作都比以往多了几分狠劲,想用毛衣针戳死谁似的。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和爸出去钓鱼,你觉得受到了冷落?我们已经回来啦,现在我和爸的时间都归你。”夏莜莜嬉皮笑脸地特别耐心地哄着。

     杜新兰没好气地收了针,把毛线团往怀里一揣,说道:“是你那个李阿姨,她问我你最近怎么老住在家里,是不是和谢唐出什么问题了。我觉得这事没什么好瞒的,也瞒不住,就如实跟她说了,结果她就说要给你介绍对象,我当时就推了,说你才刚办完手续,现在也没那个心思。”

     “她一听我说你离了,哎呦,给她兴奋的,就跟中了大奖似的,一张老脸都放光了,满口打包票,说这事包在她身上了,保证不让你剩在家里。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剩在家里,我的女儿自己家还住不得了!?我们就一家三口过,怎么着啊,要她家接济粮米了吗?!”

     “这还不算最气人的,更可气的是,过了俩钟头,她就又找我来了,说动用了很多人脉,给找了个条件不错的对象。”杜新兰说到这儿,差点喘不上气,可见真是被气得不轻,“这男的三十九了,说身高一米七,我估计连一米七都不到,给我看了照片,看着还不如你爸这个老头顺眼,土不拉几的,黑瘦,根本一点气质都没有。我说这跟我们莜莜也不搭啊,你猜她说什么,还别瞧不上人家,人家好歹是头婚,你们家莜莜虽说长得好,可已经是二婚了,不能跟人家黄花大闺女比,再说人家条件也不算很差,是个公务员,再过两年就能升科长了,前途不可限量。”

     “这还不算完,又说那男的家是农村的,兄弟姐妹多,可以不用给父母养老,倒插门也行,不过婚房得由女方准备。她说你家不是还有一套小两室吗,简单装一下,给他们作为婚房正合适。”

     杜新兰越说越气,狠狠地啐了一口:“什么玩意儿?上这来捡便宜来了?就凭他是个男的,没结过婚,就这么有优越感?我好好的一个闺女,凭什么就得屈就他这种小老头啊?啊?!!”

     “好了,好了,妈,咱不生气。”夏莜莜坐下来,赶紧给老妈顺着后背,真怕她一时半会气出个好歹来,“李阿姨那种人你又不是不了解她,一天到晚闲着没事,就爱打听个谁家的八卦,她女儿不是也不待见她么,一年半载也难得回来看她一回,她难免就有点受刺激,时间一长心理可能就偏激了。她跟您就不是一个格局啊,所以您也没必要把她的话太当回事。你看你气成这样,让她知道了,说不定心里还得意呢。”

     “就是,莜莜说的没错,她爱给谁介绍给谁介绍,咱不搭理她,她不是也没招么,咱过好自己的日子,不相干的人何必在意,时间久了她自己觉得没趣,也就作罢了。你跟她不一样,你是有思想有修养的人,你不能受她影响,你得让她受你影响。”

     被女儿和老公这么一捧,杜新兰心里总算好受多了,“你们说得对,我就不能跟她一般见识。”

     吃过午饭,夏莜莜正陪着老妈看电视,程姣姣打来电话,说要给她办一个重返人间派对,可以尽情解放天性,挥洒女性魅力。

     程姣姣声音很大,夏莜莜怕老妈听见,拿起手机闪身进了卫生间,压低声音说:“解放什么天性啊?挥洒什么女性魅力啊?你这是要引诱良家妇女犯罪啊你?”

     “你现在是单身,用不着为谁守身如玉,当然是怎么痛快怎么玩啊,我认识一个帅哥,各方面条件都不比谢唐差,真发生点什么,你也不算吃亏。”

     夏莜莜还想说什么,被程姣姣直接打断;“行了,别啰嗦了,晚上八点,我去接你。”

     到了地方,夏莜莜一看程姣姣说的帅哥原来就是江白。江白表现倒很正常,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倒是程姣姣笑得鸡贼又暧昧,跟个老/鸨似的。

     夏莜莜被她的笑弄得浑身不自在,大声问费洛奇:“你媳妇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看着跟个疯婆子似的?你也不管管?”

     “我也管不了啊。我现在归她管。”

     呵,猝不及防被秀一脸。这是欺负她单身啊。

     局是费洛奇组的,人不多,场地倒挺大,酒吧休闲区半层都被他们包了,半圈沙发占了一半空间,隔着玻璃幕墙,下面是奔腾的江水,一城的灯火映在江面,好似天上的银河淌了下来。

     江白端着酒杯在夏莜莜身边坐下,观察了一下她的脸色,说:“莜莜,我听姣姣说你和谢唐离了?你……还好吗?”

     “你看我好吗?”

     江白真就仔细地看,“你不伤心?”

     夏莜莜对他笑一笑:“你看着好,那就是好。”慢慢地喝了两口酒,叫程姣姣:“别一直跟你老公腻歪了,过来陪我喝会儿。”

     程姣姣一过来,她自然有了理由不必勉强应付江白,等江白被费洛奇叫去玩骰子,她凑到程姣姣耳边,咬着牙说:“你别起哄了啊,江白是哥们,这种关系永远不会改变。”

     “哥们怎么了,知根知底,又知冷知热,当老公正合适。你难道不打算找了?我看江白很合适,哪点配不上你,对你又忠心耿耿。”

     “我看费洛奇也不错,有财有貌,是个上乘人选。”夏莜莜反正有酒遮脸,也不怕臊,端着酒杯就要和费洛奇喝去。程姣姣一把拉住她,“行了,你当我没说。”真放夏莜莜过去,今晚上她们姐妹就成了笑话了。

     谢唐出现在这家酒吧不是巧合,是有意来刷存在感的。自从和夏莜莜离婚,他就多长了一双眼睛,随时关注夏莜莜的动向,以便更好地掌握时机。他进去晃了一圈,看见夏莜莜跟人喝酒,明显有了醉态,他没有过去打招呼,免得夏莜莜被他扫了兴致。出了酒吧,安静地在门口守着,等夏莜莜出来送她回家。深冬的夜,冷得透骨,他靠墙站着,点一根烟,享受冷冽空气带给他的清醒感觉。

     两个女孩都喝多了,费洛奇搀一个,江白扶一个,一行人晃晃荡荡从酒吧出来。

     费洛奇把程姣姣塞到车里,一回头,见谢唐不知从哪冒出来,站在江白和夏莜莜面前,那姿态不像是碰巧遇见打招呼,倒像是有意拦住去路,强势,毫不退让。他扬手招呼一声:“江白,谢唐,我带姣姣先走了,你们慢慢聊。”这种事还是不掺和的好,也掺和不明白。

     谢唐礼貌地回应了费洛奇,转回头对江白说:“不麻烦你了,我送莜莜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