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章裴这才把目光从谢唐脸上移开,看着江老爷子,“爷爷,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叫你爷爷,因为你从来也没有承认过我妈,那你又何必管我的事呢?”

     “小裴!”章妈妈轻声斥责:“不要这么没规矩。”

     章裴看了看自己的妈想说什么,终归还是忍住了,她妈是个可怜的女人,忍气吞声惯了,还是不去难为她罢。

     江老爷子对章裴的态度倒是不甚在意,神情没有显出一丝不悦,他说:“既然你身上流着江家的血,你若真有什么事,江梁和江白只怕不会坐视不理,这也就是为什么谢唐在知道你的真实身世之后,会千里迢迢跑到瑞士请我出面。而且依照事实来看,你也并没有做到完全和江家撇清关系,你利用江白为你做事,利用江梁的关系进了电视台,我说的没错吧?”

     章裴垂下目光,努力维持自己的骄傲。

     江老爷子接着道:“现在问题的关键已经不是你的所作所为是否有损江家的颜面,而是谢唐明确表态要讨一个公道,你爸爸和你哥哥都不能再包庇袒护你,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

     听到“爸爸”“哥哥”这两个词,章裴睫毛翕动。章妈妈似也有所触动,终于敢抬起头看看江老爷子和江梁。

     “谢唐,”章裴忽然轻唤一声,在谢唐抬眼看过来的时候,她问:“你打算把我怎么样?”

     那神态,那语气,一如既往执迷不悟。

     谢唐只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

     章裴再也受不了谢唐如此的冷漠,她忽然站起身朝谢唐冲过去,程启轩眼疾手快一把拦住了她,她挣扎着面目狰狞冲谢唐喊:“你说话啊?!你跟我说句话会怎么样?!难道在你眼里我是死的吗?!”

     谢唐忽然开口,眼神和语气都冷得似利剑:“对,你在我心里早就死了!如今我一看到你就只有一个感觉——阴魂不散。”

     章裴愣愣地瞪着谢唐,脸色惨白,嘴里喃喃着:“不,我不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一定是夏莜莜那个贱货迷惑了你控制了你……”

     “章裴,你给我闭嘴!”谢唐终于忍无可忍,狠狠地把手里的茶杯掼在章裴脚步,“我不许你提莜莜的名字,也不许你再骚扰她,否则我会让你母亲和你妹妹跟着你一起遭殃,不信你就试试看!”

     茶杯淬裂的声响吓得章裴一惊,她几乎支撑不住,摇摇欲坠。

     这时候章裴的妹妹起身走过去,硬把她拽回来,推到沙发上坐下,“姐,你看看妈,你让她有点尊严行吗?我真想不通,你利用包包去骗人到底有什么意义?明摆着会穿帮的事。”

     章裴仰着脸,看着自己的妹妹,像反问又像自言自语:“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还有什么办法让夏莜莜离开他?”说完,她把脸埋在手掌心,无声地哭了。

     夏莜莜忙完医院那边的事到事务所来找谢唐,到事务所楼下,刚好看见谢唐从一辆车上下来,后面跟着程启轩和苏亚莉。程启轩不经意回头,看见了她,热情地打招呼:“嫂子,你来了。”

     谢唐闻声停住脚步,回头看过去,目光亮了一下。自从夏莜莜从家里搬出去,这还是第一次主动来找她。他迎上去,微笑中含着一丝喜悦:“走吧,一起上去,我处理一点事,一会儿我们去吃饭。”

     看他一脸期待的样子,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夏莜莜感到莫名的压力,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既然已经决定分开,就不能再贸然给他希望,她避开他的注视,垂下目光说:“我就不上去了,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我打算明天去办离婚证。”

     不远处,程启轩和苏亚莉听见这话,惊愕地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躲开太刻意了,留下又尴尬,只好摆出一副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

     好一会儿没有听到谢唐的回应,夏莜莜抬眼看他,他凝视着她,漆黑的眼睛如幽深的海,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波澜。然而一开口,声音像被雨淋湿了似的,淡淡的凄哀:“就算你要和我离婚,我们也不至于就成了仇人,连吃顿饭都不行。”

     谢唐亲自打电话订了月亮湾旋转餐厅。坐在环境优雅、乐声低回的餐厅里,夏莜莜内心百感交集,上一次来这里是和江白一起,那时候她遭遇感情中的第一次打击,有些心灰意冷,却并没有打算放弃,这一次,却是和谢唐谈离婚的事。相比与其他桌上的甜蜜浪漫气氛,她和谢唐之间则显得沉闷许多。两个人各怀心事,怎么看都不适合到这种地方就餐。

     夏莜莜默默地切着牛排,忽然听见谢唐说:“莜莜,我不同意离婚。”

     她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眼望着谢唐,他表情坚决,“所以明天我不会和你去领离婚证,以后也不会,永远也不会。”

     夏莜莜放下刀叉,“你这是何必呢,我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念头,再勉强维持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对你来说没有意义,对我有,哪怕同床异梦,哪怕有名无实,至少你在我身边,这就是意义。”

     谢唐承认自己几乎是在耍赖了,可他除了紧抓住她不放,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无法接受自己的生活中没有夏莜莜,不能接受回到家里面对空荡荡的屋子,他已经认定了她是他孩子的妈,他不愿改变。

     “你认为你这样是爱吗?其实是自私。我不喜欢现在的婚姻生活,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说过我累了,我不想怀着被亏欠的想法和你继续在一起,我想离开,我想要自由。”

     “是,我是自私,你又何尝不自私,你说走就走,一点机会也不肯给我。”谢唐是真的慌了,此刻风度全无。

     夏莜莜看了看他,说:“你说的没错,我们都自私,两个自私的人又何必互相折磨,好聚好散是最好的结局。”说完,拿掉铺在腿上的餐巾,站起身快步往外走。

     谢唐匆匆结了账,追出去,刚好看到夏莜莜坐上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谢唐上了自己的车,跟在那辆出租车后面,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忽然有了新的思路。

     出租车在父母家楼下停住,夏莜莜付了车费下车,往小区里走,忽然手臂被人扯住,她吓了一跳,本能地一甩,同时看清身后的人是谢唐,不由松了一口气:“你干嘛跟着我?我不想和你争,也不想和你吵,你不愿领离婚证,我也没法强迫你,不过我也不可能再跟你回去了,我们先分居。”

     “你想起诉离婚?”

     夏莜莜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谢唐心头一颤,真闹到哪一步,他就什么希望都没了。这个时候他不敢再往前,不敢再逼迫她,他只能后退一步,与其和她硬碰硬消耗彼此的情分,把她越推越远,不如换个方向重新慢慢靠近她。

     “不要起诉。我们和平分手,你想怎么做,我全听你的。”谢唐很艰难地把这句话说出口,“只是我需要一点时间,你给我一点时间做好心理准备,可以吗?”

     几天后,章裴突然火了,顶着“鸡血女”的名号上了微博热搜。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署名苏苏的网友在各大论坛同步发帖,把章裴做过的一系列极品事公之于众,同时附上她的照片,不出意外地引起了网友们的广泛关注。尤其她为了拆散前男友的婚姻,谎称妹妹的孩子是她和前男友的这事,激起了民愤,骂声一片。因为有照片,很快她就被人肉出来,她的姓名、年龄、工作单位等等,全部泄露。帖子发出的第二天傍晚,有人在电视台负一楼的地下车库堵住她,兜头浇了她一身鸡血,然后拍照发到网上,引发新一波的关注热潮。

     “好劲爆,好解气!!!”莫茉趴在电脑前翻帖子翻得不亦乐乎,连吃饭都忘了。

     夏莜莜曲着手指敲敲办公桌,“到饭点了啊,去晚了,食堂鸡腿都让人抢光了。”

     莫茉头也不抬,一脸兴奋:“今天心情好,没鸡腿吃也没关系。”

     夏莜莜:“……”转身打算自己去食堂吃饭,刚拉开办公室的门,莫茉窜过来,一把挽住她的胳膊,“诶,莜莜,你说这个叫苏苏的网友是谁啊?怎么对这件事这么门清啊?这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公道自在人心。”

     苏苏……

     夏莜莜咂摸着这个名字,不由得想到苏亚莉。如果这帖子是苏亚莉发的,那就不能说跟谢唐没有关系。

     夏莜莜和莫茉走出办公室,进了电梯,程宽和肖波忽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闪身往电梯里进,还好夏莜莜眼疾手快摁住了开门键,否则非夹住他们不可。

     肖波看到夏莜莜各种不自在,如果不是章裴的事转移了焦点,只怕夏莜莜到现在还会被追着骂。即便如此,她微博的人气也极具下滑,粉丝追着她问“莜莜吃了么”的热闹场面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了。

     那天夏莜莜去医院看望受害观众,老陆特意派记者跟了去,拍了照片发了道歉信,随后夏莜莜也在自己的微博发了声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承认给那家海鲜店是同事姐姐家的,属于友情宣传,不过变质虾的问题并不属实,堆在后厨池子里的那两三斤虾其实是淘汰掉的,并没有用作食材,会发生食物中毒现象,其实是源于烹饪环节出了问题,因为是新店,经验不足,再加上宣传客源暴增,厨房供不应求,一时侥幸心理,缩短了一部分海鲜的烹饪时间,导致一些顾客食用没有充分加工的海鲜导致中毒。文末,她郑重道歉,并保证以后绝不会再犯如此错误。

     肖波的姐姐为这事还来夏莜莜面前哭了一场,说对不起她和节目组的信任,闯出这样的祸事,不仅害她被观众责骂,只怕还会连累弟弟失去工作。直到夏莜莜到老陆那里证实不会开除肖波,再转告给她之后,肖波的姐姐才千恩万谢的离开夏莜莜的办公室。

     肖波的姐夫处理事情很干脆,不仅第一时间在网络和电视上发表道歉声明,并关了海鲜店,把转让费用于给受害顾客付医药费,之后在夜市接了个小摊重新开始。

     电梯缓缓下行,程宽两手插在裤兜里,嘴里嚼着口香糖,转头看着夏莜莜,“莜莜,你老公这回可够狠的,打通了上头的关节,明确要求开除章裴,再配合网上的舆论引导,章裴是无论如何也立不住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