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夏莜莜的声音声音低下去:“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和谢唐离婚的原因,如果这次我妥协了,以后我会永远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被亏欠了,抱着这样的心态勉强维持的婚姻,实在没意思。而且,我也累了,再也不想去猜测验证谢唐是否真的爱我,爱得是否足够深。”

     程姣姣侧躺在另一张床上,一手托腮看着夏莜莜,无限感概地说:“人说婚姻是一场修行,果然如此,你已经悟了。”

     夏莜莜翻个身面对程姣姣,“人生任何一个阶段都是修行,我这显然是修行的不够,所以我应付不来,只能当逃兵。”

     类似的话,她和谢唐也说过。

     那天晚上,她提出离婚,虽然难过,却也坚决。因为不想他们的谈话让爸妈的心情受到过多影响,最后她送谢唐下楼,到谢唐的车上继续谈。

     “我只带走我自己的东西,车子房子还有其他你放在我名下的产业,我统统不要。”夏莜莜的语气平静无波,谈论天气和菜价似的,感受不到任何有关于割舍的痛楚和悲壮。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是阵痛太短,还是已经痛到麻木,而无知无觉了。

     谢唐整张脸都是黑的,他紧抿着唇,把在方向盘上的手握成拳,骨节森白,微微发抖。

     深呼吸了几次,他转头看着她,“你一定要这么决绝?我的努力你全然看不到吗?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跑到瑞士去?就在咱妈告诉我章裴说她跟我有一个孩子的时候,我立刻就决定着手解决这件事,我让程启轩详细调差了章裴,知道她原来是江梁的私生女,所以我去瑞士请江河声老爷子主持公道。章裴带的那个小女孩其实是她妹妹的孩子,她借着孩子为噱头来整我,我无论如何也会让她付出代价。”

     “莜莜,这个时候,我需要你和我站在一起,不要让我孤军奋战。”

     “说来说去,你是怪我冷血,我应该无条件的相信你,永远站在你身后支持你,对吗?谢唐,你不觉得这是强人所难吗?我只是个普通女人,别说章裴打定主意这辈子要和你绑在一起,就算你在大街上多看别的女人几眼,我也会吃醋。”

     夏莜莜因为一时激动,说得太快,几乎喘不过气来。

     平复了一下情绪,她又说:“就算以前,我明知道你和章裴几乎没有过接触,你根本不拿她当回事,但偶尔想起来,我心里也还是会不安,她的存在就像一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突然引爆,把我们全都毁了。谢唐,我真的累了。我想我可能还不适合婚姻,即便没有章裴,若是出现别的我难以应付的问题,我可能也会选择绕开。一辈子很短,我只想过简单的生活,不想过于勉强和难为自己。”

     夏莜莜转头迎着谢唐的视线:“我们就好聚好散吧。”

     谢唐看着她,慢慢慢慢眼眶红了,他强自维持着声音的平静,说:“莜莜,我真的难以接受,我们至于走到这一步吗?那你以前说过的话,都不算数吗?你说过要和我生一个孩子,过一辈子的。”

     是的,他们说好的,生一个孩子,过一辈子。

     可这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要做到很难很难,需要各方面都保持平衡和稳定,任何一层基础被破坏,这个约定便有可能土崩瓦解。总而言之,忽然冒出的疑似私生子事件,让夏莜莜对自己对谢唐对他们的婚姻都失去了最后的信心。她也不是不能撑过去,可是能撑多久呢。无论是什么理由,谢唐并没有始终如一坚持那孩子是不存在的,他看到了那孩子,并给予了关注,这是她心里过不去的坎。如果她和谢唐继续维持婚姻,几十年后,她想起来,只怕也会耿耿于怀。完全翻篇,她做不到,那又何必折磨自己,也为难谢唐呢。

     做完spa夏莜莜回台里上班,路过采编室门口,碰上肖波,肖波一脸惶急:“莜莜姐,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出事了。”

     夏莜莜心里咯噔一下,继而让自己镇定下来,一面往办公室走,一面问:“出什么事了?”

     “我姐的海鲜店昨天出了事故,好几个顾客食物中毒,引发急性心肌缺血,还有一个已经昏迷了,今天上午有几个顾客家属到台里来了,说他们都是看了咱们的节目才去我姐的店里吃饭的,现在出了这事,咱们节目也有责任,说咱们收了好处给黑店做宣传,还有人指名要找你。”肖波搓着手,显得很抱歉。

     “找我?”夏莜莜推开办公室的门,顿住了,回头看着肖波。她满脑子都在想观众看了他们的节目到那家店吃海鲜中毒了,这事他们节目组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忽然听到说有人找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们说因为那家店是你推荐的,所以才会去,现在出了这种事,对你……很失望。莜莜姐,对不起啊。”

     夏莜莜下意识摆了一下手,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中毒的原因是什么?操作不规范,烹饪环节出了问题?”

     肖波低下头,“这个我不太清楚,我姐说她暂时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夏莜莜看他一眼,走进办公室,在办公桌后面坐下,随手打开电脑。肖波跟过去站在办公桌前,低眉耷眼,一副等着接受批评教育的样子。

     夏莜莜一边习惯性打开微博,一边问:“领导知道这事吗?怎么说的?”

     “章主任今天没来,陆主任说让你代表节目组去第一人民医院看望中毒的观众。”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工作吧。”夏莜莜说着,一面拨电话给莫茉,同时她看到微信界面提示她收到一百多封私信,还有很多人她,给她评论。

     一条条点开看了看,大多都是讨伐她的。

     ——气死了!!!冲进那家海鲜店后厨看了看,发现很多海虾都变质了,在脏兮兮的池子里堆成堆!!!这样的店你居然好意思推荐?!!你作为一个美食节目主持人,还有没有职业道德?

     ——消费我们对你的信任,你太让我们失望了!!

     ——你收了多少好处?不打听不知道,原来这家店居然是开业不久的新店,一个新店还没有经过市场检验,你就推荐给我们?你的标准是什么?

     “莜莜,你找我?”莫茉推门进来。

     夏莜莜关掉微博页面,“你陪我去一趟医院。”

     夏莜莜和莫茉去医院的同一时刻,谢唐和乔芬、苏亚莉正赶往去江家的路上。

     等红灯的时候,苏亚莉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对谢唐说:“老大,启轩已经接到章裴的妈和妹妹了,他们也正赶过去。”

     谢唐在后座“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乔芬转头看看儿子,欲言又止。自从夏莜莜提出离婚,谢唐就愈发沉默寡言了,对她这个妈妈也尽是敷衍。看着儿子这个样子,乔芬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谢唐,你不要太担心,我去和莜莜好好谈一谈,她是个通情达理的女孩,我想她应该能理解我这个当妈的心,我完全没有要破坏你们感情的意思。”乔芬看看苏亚莉,似乎是想寻求共鸣和支持,无奈苏亚莉根本没有要帮腔的意思,只专注开自己的车。

     “行了,妈,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你不要再掺和了,你找她谈,她碍于情面一定不会反驳你,你这不是变相的给她施加压力吗?再说她为什么一定要理解你,就算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却是两码事。”

     乔芬被儿子堵得一时无话可说,又心有不甘,强自争辩:“那这事要说错也是我的错,她怪我一个人就好了,不该迁怒你。”

     谢唐蹙起眉头,很无奈,一句话也不再说。

     谢唐踏进江宅,发现人都到齐了,只等着他们。

     江老爷子端坐首位,身着暗灰色休闲中山装,花白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姿态闲适,神色沉静安详。坐在他身旁的江梁就显得没有那么从容了,似乎和旧日情人的会面让他颇觉不自在。江白凝眉敛目,一副憋闷的样子,他显然很不喜欢这种场合,但出于某种原因,而不得不忍耐。

     章裴的妈妈规规矩矩的坐在章裴身边,两手在身前紧紧相握,看上去神思不宁。她妹妹则一脸无辜和淡然。章裴还是那副德行,脊背笔直,梗着脖子,一点不觉得自己理亏缺德。

     谢唐与江老爷子和江梁打过招呼,领着乔芬、苏亚莉和程启轩在另一张沙发上落座。

     家政阿姨送上来茶水,谢唐一口也没喝,直入正题:“江老,江叔叔,阿姨,今天之所以如此兴师动众把大家约在一起,实属无奈。”他转头看了苏亚莉一眼,苏亚莉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他,他拿在手上,继续道:“多年前,我和章裴曾经相恋,后来和平分手,半年前,我结婚的那一天,章裴突然出现,她用一张所谓的亲密照致使我的婚礼被迫中断,前几天,她告诉我母亲她和我有一个孩子。而我手上这份亲子鉴定报告表明,孩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谢唐说完,苏亚莉又拿出几分复印件,分发给除章裴之外的每一个人。

     谢唐接着说:“我认为很有必要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请各位长辈主持公道,也为我做个见证,我这辈子除了我的妻子夏莜莜,不会再娶任何一个女人。这件事对我和我妻子的关系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因此我也不会就此罢休,章裴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章裴抬眼盯着谢唐,然而谢唐对她的态度和之前别无二致——当她不存在,连看她一眼都不屑。

     章裴的妈妈也看着谢唐,眼神里有一丝凄哀,更多的是难为情和歉疚。可她也不愿意去苛责自己的女儿,她自认没有资格,是她没有教好,没有给女儿一个健康良好的成长环境,没有足够的能量给予女儿力量和温暖,以致于女儿长成了一个只知道一味索取,索取不到就怨恨,而不懂爱为何物。

     这些道理她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明白的,是这些年女儿的行为处事,让她渐渐看明白了。别人家的女儿大多都能正儿八经的谈恋爱结婚,章裴不行,自从和谢唐分开,章裴就再也不能和任何男人建立正常的恋爱关系。无论是别人介绍的对象,还是她的追求者,只要一句话不合她的心意,立马就摆脸色,甚至发飙。谁也和她处不来,都怕她,自然就远远躲着了。

     “章裴,谢唐说的都是事实吗?”江老爷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