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根据主办方的行程安排,距离此次活动完全结束还有两天。不过其实今天的论坛讲座才是主题,明后天主要是参加展览和宴会。

     谢唐转着手机,陷入沉思,心头被一个强烈的念头搅缠。搅得他心里一阵烦乱。

     收起手机,他对苏亚莉说:“订明天回国的机票。”他想家了,想夏莜莜了,想立刻就看到她,听到她用清脆的声音和自己说话,叫自己老公。

     苏亚莉刚喝了一口红茶,听他这么说,差点呛了:“明天就回国?老大,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这一出一出的……”神经兮兮,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程启轩自觉很懂得察言观色,推了推苏亚莉,一本正经问谢唐:“老大,是不是嫂子那边有什么情况?”

     谢唐抬眼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端起咖啡杯不动声色地喝了两口,然后对坐在苏亚莉旁边像个背景板一样的小金说:“小金,等下午的活动结束,你到我房里来一下,我们再加紧练习练习。”

     说完,起身往餐厅外面走。一面拿出手机,找出小金给他标注过的资料,看了一下,不觉轻念出声:“酷奇……打蜡,酷奇打蜡……”

     苏亚莉和程启轩望着他的背影,默默地对视了一眼。

     老大不疯,他们也要疯了。

     次日,七个多小时的长途飞行后,谢唐回到了c市。

     从机场赶回家,天已经黑了。

     他没有提前打电话给夏莜莜,想给她一个惊喜,路上还特意买了甜品和香槟玫瑰。

     打开家门,屋里一片漆黑。

     夏莜莜不在家。

     谢唐一颗充满热情的心,瞬间跌入茫茫虚空之中。

     他在黑暗中默了默,伸手打开玄关的灯,明亮的灯光一下撒满整个屋子。

     四处看看,确认夏莜莜真的不在。

     他不在家,夏莜莜的日子过得也还挺滋润的,一点没有孤单寂寞冷的意思。

     这反倒使他有点空虚和失落。

     在客厅沙发上呆呆坐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夏莜莜。

     电话里很热闹,与他身处的寂寥冷清形成鲜明对比。

     “你在哪呢?”他问。

     听谢唐说他回来了,一会儿要来接她,喝高了的夏莜莜,瞬间进入了更加亢奋的状态。亢奋的莫名其妙。

     今晚费洛奇请唱k,一屋子的人有一半都喝高了,见她端着酒杯蹿到东边蹿西边,也都不以为然。

     当看到站在门口的谢唐时,夏莜莜直接蹿进了他怀里,贴饼子一样紧贴着他,仰着小脸,嘻嘻哈哈:“老公,你回来了?”

     谢唐揽着她的腰,觉得她身上的热度能把自己融化了,“你又喝多了?”

     夏莜莜乖乖点点头,“嗯,我喝多了。”

     但她的脑子是清醒的。

     不过此时此刻,被谢唐搂在怀里,她很不愿意清醒,不清醒就可以明目张胆地为所欲为,这样的特权她才不会轻易错过。

     别扭害羞了一下下,夏莜莜勇敢地吊住谢唐的脖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么亲昵的略有些大胆的举动,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有一种突破自我、放飞心灵的畅意,真不错。

     “老公,你这次出差有没有想我啊?”酒壮怂人胆,夏莜莜觉得自己的脸皮此刻比城墙拐角还要厚。

     谢唐点头:“嗯,有。”

     “那你唱一首歌,向我表白,好不好?”这是她心中的执念,读大学的时候,看到男生唱情歌单独给女生听,觉得特别浪漫,希望有一天也被自己爱的男人如此对待。

     上一次谢唐拒绝了她,可她并没有就此死心。

     “你想听什么歌?”嘴上这样问,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他不喜欢唱歌,但这一次,他决定满足她。女孩子想听的一般都是情歌,情歌他还真有一首可以拿得出手的,至少讨夏莜莜欢心的把握比较大一点。

     夏莜莜听他这么问,眼睛一亮。

     他答应了!他居然答应了!

     “只要是老公唱的,我都喜欢。”夏莜莜心里欢喜,微嘟着嘴,红艳艳水嫩嫩的嘴唇几乎亲在谢唐脸上。

     作为谢唐的头号迷妹,给谢唐捧场,几乎是夏莜莜的本能。

     夏莜莜这种又软又萌又媚又美的姿态,显然让谢唐很是受用,他笑了一下,转头对程姣姣说:“姣姣,麻烦你帮我点一首韩语版的《那个人》,谢谢。”

     “谢大师,你会唱韩语歌?”

     谢唐是建筑业鼎鼎有名的设计师,国内外拿奖无数,给国外好几个首都城市设计过博物馆、剧院等地标性建筑,任何一个作品拿出来都能代表中国建筑师的脸面。因此程姣姣很崇拜他,每次在非正式场合见到他,都管他叫大师。

     在程姣姣看来,谢唐这样的高精尖人才,一般都是学术宅,不追赶潮流,更加不会追星哈韩哈日,是以谢大师唱韩语歌,让她觉得很不可思议。

     韩语歌耶,韩剧里那些一听就让人身心迷醉的歌?

     太苏了吧。

     她看看费洛奇,再看看江白,两个男人的脸上也同样流露出惊奇之色。

     谢唐随口解释道:“只会这一首,专门学的,其他的就不会了。”

     夏莜莜闻言,楞了一下,继而心里乐疯了。

     嘿嘿,嘿嘿。

     专门学的。

     专门为她学的。

     没想到谢唐对她也会有这么浪漫的一面。

     轻曼舒缓的旋律响起,谢唐很自然的牵起夏莜莜的手,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伴随着音乐温柔开唱。

     程姣姣坐在旁边,托着腮,看着这小两口,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只是谢大师到底在唱什么啊,她唯一记得住的只有一句“撒浪啊,撒浪啊,酷奇打蜡撒浪啊”,但是真好听,跟韩剧里的一模一样,特深情,特虐狗,特想让人谈恋爱。

     包间里的其他女孩们也是一脸迷醉,轻轻晃动着身体,安安静静地欣赏,没有人发出声音。

     直到一曲完毕,女孩子们才“嗷”地一声,手舞足蹈起来,齐声喊道:“欧巴,欧巴,撒浪嘿哟,思密达~~~~”

     夏莜莜在一片欢呼声中,一脸娇羞地望着谢唐,心里美滋滋的,看看我老公,长得又帅,唱歌又好,我真是太有面子了。

     “好了,别对视了。”程姣姣上前一把夺过夏莜莜手里的麦克风,“表演结束,你们可以谢幕了。免得我一会儿报警,告你们虐待动物。”

     有谢唐这枚珠玉在前,后面再唱的人明显都有点底气不足缺乏信心,又不甘示弱,于是拼命嘶吼,于是严重跑偏,倒也能娱乐大众。

     江白自从谢唐出现,就一直坐在角落,独自喝酒,没什么存在感,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费洛奇也很低调,除了陪程姣姣喝酒玩骰子,一首歌也没唱。

     夏莜莜今晚太开心了,忍不住又多喝了几杯酒,谢唐倒也没拦她,反正有他看着,她喝得再多,也不会有什么事,只要她高兴。

     聚会结束,谢唐带夏莜莜离开,她已经不能正常走路了,却又一刻不消停,手舞足蹈,又喊又唱:“撒浪啊,撒浪啊~~~撒浪嘿哟撒浪啊~~~”谢唐半搂半抱着她下了楼,把她塞进车后座。

     “不要,不要,我不要坐车车,好闷哦。我会吐的。”夏莜莜像一条虫子一样蠕动着往外爬,“老公,我要散步,你陪我散步。”

     谢唐头疼:“你走都走不稳了,怎么散步呢。我们赶快回家,我给你弄热水洗澡,好吗?”

     “不好。”夏莜莜从车里钻出来,大力挥一下手臂,“你不陪我就算了,我自己去散步,……散步。”踉踉跄跄,东倒西歪。

     谢唐苦笑着摇摇头,也只好依她。回头对程姣姣、费洛奇和江白说:“你们先走吧,我陪她……散散步,吹吹风。”

     聚会的人渐渐散了,宽阔的马路上,一片静谧,路边幽幽亮着几盏灯,守望着入睡后的被浓重夜色笼罩着的城市。

     初秋的夜风轻飘飘抚摸着脸颊,微微的凉,夏莜莜觉得很舒服,她张开双臂,从马路这边晃荡到马路那边,仰着头,声情并茂道:“你们的梦想是征服星辰与大海,而我的梦想是在这座城市的每一条马路上,都写下我的名字,让我爱的人看见它,并永远记得它。……啊,天空……”

     “莜莜,慢点。”谢唐从后面一把拉住她,“要撞电线杆上了。”

     夏莜莜站住了,一把抱住电线杆,回头,仰着脸,眼神有点迷离,笑容有点白痴地问:“你,是,谁,啊?干什么跟着我?你是不是想泡我?告诉你哦,我可是正经人家的姑娘,我爸是伟大的人民教师,我妈是伟大的白衣天使,……你这个死泡良族,离我远点。”

     谢唐看着夏莜莜,忽然间觉得这女孩的内心,并不像她此刻表现出来的那样没心没肺肆意飞扬,她是不快乐的。

     而原因,他想他大概已经猜到了,和他有关,他附加给她的某些东西,让她内心充满了矛盾,有些不堪承受。

     所以她尽情地灌醉自己,麻痹自己,也说服自己。

     想到这里,他忽然一阵心疼,张开双臂将她拥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