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谢唐摆好了东西就见岳母捧着那两件羊毛衫,翻过来覆过去地看,越看越满意,眼睛里盛满笑意。

     “李嫂,你看这料子真不错。”往脸上贴一贴,“特别软和。”

     李阿姨在一旁看着,心里那个羡慕,她自己的姑爷平时上门也就是买点吃的喝的,过年过节按例给钱,可从来没有想到过专门给她买点什么。

     女人啊到了多大年纪都容易被这种细节打动。只因为这细节背后体现的是被重视和在意。

     “莜莜妈,你有福气,女婿这么孝顺。”看看谢唐,话锋一转,“要是以后能和莜莜好好过日子,别再发生像婚礼那天的糟心事,就更好了。”

     在李嫂意味深长的目光注视下,谢唐颇有些不自在,转身躲开找夏莜莜去了。

     李嫂的话,杜新兰听前半句心里一热乎,听后半句,热乎劲儿就散了。这点黑历史,难不成要被亲朋邻里嚼上一辈子?

     ……那也不怕,只要女儿过得好,那点小瑕疵实在不算什么。

     这么一想,杜新兰的脸色又缓了回来。

     等李阿姨走了,夏莜莜为表孝心钻进厨房,顺手拿起一棵葱,“爸妈,我帮你们剥葱啊。”

     递一根给跟进来的谢唐,“你也剥。”

     “不用,不用。”杜新兰伸手把葱从他们手里拿过去,“葱够了,不用再剥。”

     “那我来削土豆,让谢唐切,谢唐刀功还不错。”夏莜莜拿起一颗土豆。

     “哎呀,放下。”杜新兰一手一个推着他们往外走,“你们俩出去待着,你们帮忙反倒打乱我们的节奏。再说已经弄得差不多了,不需要帮忙。”

     夏莜莜说:“那好吧,吃完饭我们来洗碗。”

     出了厨房,夏莜莜扭身进了自己的卧室,脱掉小外套,一下子扑倒在床上,滚一下,抱着小抱枕,满足地在心中喟叹:还是回到自己的小天地最舒服最安心。可以重温一下少女时期无忧散漫的美好时光,享受一下被妈妈唠叨爸爸疼爱的感觉,多好。

     扭头看见谢唐靠在门框上,面带微笑看着她。她翻了个身,盘腿坐起来,“你看什么?”

     “看你这么开心,朕甚欣慰。”

     “看来你心情也不坏。”都会开玩笑了。

     夏莜莜的心情莫名又好了几分,她伸手拿过床头的ipad,“我已经攒了好几部剧,现在我要好好享受一下刷剧的快乐,你帮我到客厅的储物柜拿包瓜子过来,可以吗?”

     谢唐微微挑了一下眉,表示可以,转身去拿了。

     夏莜莜心情愉悦地打开网页,先点开音乐播放器,再点开微博刷一下,顺手抓起披在肩上的头发,三下两下扎成一个丸子头。

     谢唐拿了瓜子进来,眼睛盯着夏莜莜,嘴角不觉漾起笑意。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穿一件粉蓝色丝质t恤,头发扎起来露出白嫩的脖颈,整个人看上去粉□□白的,宛如一只灵动的小兔子。

     二十出头……

     分明还是个孩子,却已经担任起了为□□的角色。

     想想结婚当天,她都遭遇了什么,前女友突然冒出来搅了婚礼赖在新房,害她里子面子都丢尽了,她没有撒泼打滚,拆了房子,再拎把菜刀砍了他,得亏他祖上积德,运气好,才得以家宅安宁,过舒服日子。

     他又何曾放下骄傲,好好安抚过她?不过仗着自认为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硬撑着不肯低头。反倒想当然地认为她应当懂得自己、信赖自己,在精神上和自己达到一定程度的契合。

     他得承认自己那样的想法很自私,那哪里是在找老婆,分明是在找知心姐姐。

     “卡其玛……撒浪啊……”夏莜莜哪里知道此时谢唐心里在琢磨什么,尤自划着屏幕刷微博,一边微微晃着脑袋,跟着播放器里播放的音乐有一句没一句地哼哼。

     抬眼又见谢唐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忽然小脸一红。

     “你今天是怎么啦?你再这样我会误会你是我的迷弟。”

     “迷弟?是什么意思?”

     谢唐走过去,顺手抄起小桌板打开,放在夏莜莜面前,然后撕开瓜子的包装袋,把整包瓜子放在小桌板上,又拿过来一个小小的垃圾盒,也放在小桌板上。

     这服务态度真不错,打五星。

     夏莜莜调整一下坐姿,把ipad放上去,抓起一把瓜子,美美地嗑起来,“你不知道迷弟是什么意思?……想你也不知道。那你也不知道爱豆和迷妹是什么意思了?”

     谢唐摇头:“我果然已经离这个时代越来越远了么。”

     夏莜莜嘿嘿一笑:“这么跟你说吧,你就是我的爱豆,我就是你的迷妹。”

     这下谢唐听懂了。

     结婚前,夏莜莜就告诉过他,她很崇拜他,在微博上默默关注他很久了。

     谢唐歪头注视着夏莜莜,这么近距离地看,她光洁嫩滑的小脸上还有极细的小绒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胎毛未褪?他见过小婴儿的脸上有这样的小绒毛。

     看着看着,他就有一种伸手捏一把的冲动,一定很q弹。

     最终,他还是忍住了,这种举动实在不符合他闷骚的性格,一时半会不太能突破自我。

     他轻咳了一声,转移注意力,“你不是要刷剧吗?”

     “是啊,不过我每次干正事前,都要先在网上摸会儿鱼,做做热身。”夏莜莜说着,回复了几条粉丝留言,嘴里又接着哼哼“卡其玛……撒浪啊……”

     “你在唱什么?”谢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此时此刻对夏莜莜做的任何事情都有着很大的兴趣。

     “韩语歌。我最近特迷这首歌,觉得很浪漫,每听一次就能自动脑补出一部韩剧。”一边又哼上了,“卡其玛……撒浪啊……”

     谢唐一向对所谓的流行歌曲不太感兴趣,这会儿听夏莜莜随便哼哼,觉得还挺好听。

     夏莜莜终于刷完了微博,关掉音乐播放器,登录某视频网站,点开近期热播的一部国产青春偶像剧。

     熟悉的片头曲响起,她又调整了一下姿势,抓一把瓜子,咔嚓咔嚓地嗑着,目不转睛盯着屏幕,两只大眼睛闪着期待的光芒。

     谢唐盯着她,觉得,真好。

     她是一个简单的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女孩,因为一部电视剧产生的期待,就能给她带来莫大的快乐。

     “莜莜,有件事,我想先和你商量一下。”谢唐不急不缓道。

     “什么?”夏莜莜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嗑着瓜子,盯着屏幕,顺便分一只耳朵给谢唐。

     “我想我们不如重新办一次婚礼。”

     “重新办婚礼?”

     饭桌上,谢唐提及这件事,杜新兰和夏海正都有点意外。

     杜新兰亲手盛了一碗汤放在谢唐面前,看看谢唐,再看看夏莜莜,“你们两个商量好了?”

     谢唐说:“莜莜还没想好。我们想征求一下你和爸的意见。”

     对于重新办婚礼这事,夏莜莜确实有些犹豫,觉得太麻烦,费时费力,而且也没什么太大意义。

     杜新兰和夏海正对视一眼,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想法。杜新兰代表老公发表意见:“我和你爸没意见。”

     上次婚礼突遭变故,挺触霉头的,这次再好好办一场,图个好意头,以前的事就算彻底翻篇了,正式开始新生活,挺好。

     于是爸妈和谢唐三个人开始积极地讨论起来。

     谢唐的意思是,重新订婚纱,重新拍婚纱照,重新安排蜜月旅行。

     杜新兰表示赞同:“就这么办。再通知一遍亲朋好友,不用带礼物,也不用再封红包,就热闹热闹。”

     夏莜莜听着觉得怪怪的:“怎么像二婚似的。什么都重来一遍……”

     话音未落,她背上就重重地挨了一巴掌,杜新兰瞪着她:“你瞎说什么?赶快呸呸呸。”

     夏莜莜觉得背有点痛,咧咧嘴:“呸呸呸。……妈,家暴是犯法的。”

     杜新兰翻她一眼,“我犯法了,你去叫警察把我抓起来。”

     转脸又笑眯眯和姑爷继续讨论去了。

     夏莜莜默默听着,偶尔应景地点点头摆个笑脸,表示我没意见,听你们安排。胳膊拧不过大腿,她拗不过自己的妈,如果再办一次婚礼能让爸妈高兴,她也只好从了。

     因为对这一次婚礼没什么期待,夏莜莜有一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还有对谢唐突发奇想的不解。或者他是想表现自己对于维系这段婚姻的诚意。可如果说她和谢唐之间横亘着一道隐形的结界,那也并非一场婚礼可以消解的。

     夏莜莜这人心里藏不住事,回去的路上就直接问了。

     “诶,你怎么忽然想到要再办一次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