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夏莜莜并没有完全喝断片,但她就是想耍酒疯,一直推着谢唐,让他走,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谢唐抱着她,轻轻摇晃,笑道:“莜莜,你已经醉得六亲不认了吗?”

     “那你说你是谁?”

     “我是谢唐。”

     “不对。再给你一次机会,重说。”

     “我是你老公。”

     “还是不对。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她晃着手指,着重强调了那个“再”字。

     谢唐已经黔驴技穷。

     “对你来说,我唯一的最重要的身份,可不就是你的老公吗?”

     夏莜莜扭身吊住谢唐的脖子,把自己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不对不对,你应该说‘我是你最最亲爱的老公,最最爱你的老公’。”

     谢唐微仰头望着夜空,思忖道:“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别扭?难道你还有别的老公,排在‘最’之后的?”

     夏莜莜一把捧住他的脸,左扭右扭:“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呀。真可爱。”

     谢唐:“……”

     “天越来越晚了,我们尽快回去吧,莜莜?”

     “好,但是我还有问题想问你。”

     这个问题似乎有点不好启齿,夏莜莜垂眸,纤纤手指点在谢唐胸前的纽扣上,一圈一圈慢慢绕。

     “那个,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还没有完全忘记,你以前的女朋友?”最后几个字夏莜莜说的很快,很含糊,她没有提章裴的名字,她不愿意提,她只愿意以“以前的女朋友”来代替。

     谢唐低头注视着夏莜莜,一时没有说话,这丫头……心思比他想象的还要简单,心里有点什么就一直梗着,过不去,放不下,也憋不住,一定要问个清楚,弄个水落石出不可。若换个聪明的,铁定打死都不提,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忘记了才好呢。

     没有听到谢唐的回答,夏莜莜莫名有点心慌,松开把玩纽扣的手,“我就知道你烦我这么问,可是……”

     “莜莜,”谢唐打断她,“我确实发过那样的短信,但那个时候,我还不满二十岁……”

     十九岁的毛头小子,想掌控全世界,又无能为力,冲动易怒,敏感脆弱,遇到挫折怀疑自我,丧失自信,自哀自怜,也算情理之中吧。别说发什么悲伤逆流成河的短信,恨不得以死明志的情况也有过。

     年轻的时候谁没有得过中二病?

     得过病,提高了免疫力,打磨掉了多余的棱角,有了新的看世界的角度,更加懂得付出爱,接受爱,这不就是成长的过程么。

     “可是,我就是不踏实嘛。唔唔~~~”嘴被堵上,说不出话来了。

     谢唐捏着夏莜莜的下巴,狠狠亲了下去。

     他一个三十一岁的男人,为了她特意去学唱什么“撒浪哟撒浪啊”的,比起那条短信,难道不是高下立判?

     这丫头……

     分明是贪心不足。

     夏莜莜被亲得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如果谢唐再延长一会儿,她想自己一定会一命呜呼。

     因为要开车,谢唐滴酒未沾,而夏莜莜口中微醺的酒气加上甜甜的女孩气息,却使他有些昏昏欲醉,沉溺其中。

     他紧紧地环抱着她,用力地吻了吻她,然后恢复理智,松开她,故作神秘地说:“走,我们赶紧离开这。”

     夏莜莜觉得很好玩,也模仿着他的样子,压低声音问:“怎么了?”

     谢唐一手揽着她的肩,边走边左右张望,仿佛特~务接头,“一会警~察来了,会把我们抓走。”

     “为什么?”

     “不允许在街上接客。”

     “……你好流氓哦。”好幼稚,可是她好喜欢啊。

     相比起在她面前总是一本正经成熟稳重的谢唐,她更喜欢此时此刻有点孩子气的谢唐;或者说有点孩子气的谢唐,让她更更有安全感更踏实。因为一个男人只有在自己人面前,才会袒露真性情,不会一直端着。

     坐在车里,夏莜莜依然不老实,像一只娇憨的小猫一样,乱扭乱动,乱哼乱唱,间或有一两声类似呻/吟,软软糯糯,入耳酥麻。

     谢唐神色镇定,稳稳地把着方向盘,直视前方,表面看似庄重正经,实则心里已经被撩的火烧火燎了,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某处要命的地方,恨不得立刻靠边停车,就地办了她。

     夏莜莜尤不自知,继续又扭又唱。今天晚上她的心情实在太好了。

     谢唐竟然专门为她学唱韩语歌!专门为她学的!谢唐还特别用力特别深情地亲了她。

     她伸手摸摸嘴巴,好像有点肿了。

     真刺激,回味无穷。

     “老公——”她扯着嗓子喊一声,“我还要亲亲。”

     谢唐心头一颤,简直受不了了。

     刚好遇上红灯,他踩下刹车,转头看看夏莜莜,朦胧的灯光下,她粉嫩水润的嘴唇微微嘟着,极致的诱惑。

     差点他就不管不顾地亲上去,又一想毕竟是在大街上,还开着车,不好。

     还是再忍忍。他轻咳了一下,微哑着声音说:“……快到家了。”

     从车上下来,夏莜莜就像只猴子一样挂在谢唐身上。谢唐扶着她走了几步,发现很费劲,她整个人软得跟面条差不多,只好拦腰把她抱起来,往电梯里走。

     夏莜莜闭着眼把脸贴在谢唐的脖子上,嗅着他身上淡淡的荷尔蒙味道,觉得特别好闻,张嘴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再咬一口,“唔……老公,你好好吃,老公老公老公……”一边还挠起他来了。

     “别闹,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抬头,迎面走出来一个年轻女孩,看看谢唐,再看看夏莜莜,那眼神分明当谢唐是在酒吧捡尸的坏叔叔了。

     谢唐:“……”

     赶紧闭嘴。加快脚步走向电梯。

     进了门,满屋漆黑,谢唐把夏莜莜放在地上,两手捧着她的脸,推着她靠在墙上,凑上去含住她的唇,不管不顾地吸吮咬噬,那股热情激烈的劲儿,仿佛八百年没喝过水的人遇到了甘泉,恨不能溺毙在里面。

     迷醉的快感和愉悦感令夏莜莜忍不住轻吟出声:“啊~唔~啊~嗯……”她搂着谢唐的脖子,不由得扭动身体,同时微仰着头专注投入地回应他。

     谢唐的唇换了地方,落在夏莜莜的脖子上,一面隔着薄薄的衣料揉捏她。

     “莜莜……”他忘情地叫了她一声,呼吸间气息拂过她的耳朵,又酥又麻又痒,夏莜莜觉得自己醉得更厉害了。

     夏莜莜快乐的喘息着,柔软的小手撩开他衣服的下摆,探进去,摸到他结实的腹肌。

     他们的身体互相摩擦,蒸腾起来的热度几乎快要把房子点燃。

     等夏莜莜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衣服已经被谢唐扒光了,全身上下只剩下小内内。谢唐手指一勾就要往下扒,她下意识伸手挡了一下,“……不要在这里。”

     谢唐继续吻着她,嘴角漾起一点笑意,一用力把她抱了起来,往上一托,抱着她转身往卧室里去。

     把夏莜莜轻轻放在床上,谢唐极快地褪去自己的衣服,欺身过来压住她,一面扯掉了她身上的最后一块屏障。

     从眼睫、鼻子、嘴巴、脖子……一路向下吻过去,谢唐感觉到夏莜莜轻微的战栗,愉悦又充满期待的。

     他心里得意,受到鼓舞,正要挺身而入,夏莜莜的身体忽然僵了一下,抵住了他,“那个……你还没有戴那个。”

     “要不,不戴了?”谢唐抓起夏莜莜的手,吻一吻她的指尖。

     夏莜莜抓起枕头在谢唐脸上捂一下,有点不满的说:“不行。会怀孕的。”

     谢唐压住夏莜莜,单手撑在她耳侧,轻轻把她鬓角的头发往后拢,“如果怀了,刚好,我们就生下来。我也到了该当爹的年纪了。”

     夏莜莜迟疑了,她微微嘟着嘴,两手手指对在一起,默默想了想,抬眼看着谢唐:“是哦,你都三十多了,再不要孩子,就老了。”

     “我老了?”谢唐伸手抚弄了她一下,看到她微微咬着唇瑟缩一下,不怀好意地一笑,“要不要我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老当益壮?”

     谢唐说着手上又一用力,就准备重新上阵。

     夏莜莜一把抓住他的手,“等一下啦,说认真的,现在还不能要孩子,我要好好做准备,各方面的,所以你还是戴上啦。”

     谢唐点点头,伸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枚避/孕/套,“听你的,说到底,其实你还是个孩子呢。”把套塞她手里,“来,给叔叔戴上。”一边又抚弄她一把。

     “啊——大流氓——”夏莜莜伸脚蹬他,结果反被他一把捉住脚踝,微微抬起,沿着脚背一路啄上来,然后俯身压住她,长驱直入。

     夏莜莜很快便全身瘫软,她闭着眼睛,觉得自己灵魂出窍了,整个人如同漂浮在天上,荡荡悠悠,极致的快乐。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谢唐粗重的喘息声拉回现实,谢唐一动不动伏在她身上,轻咬她的耳朵,“你咿咿呀呀唱戏呢?”

     夏莜莜脸一红,推他,“你管我呢。”她高兴,她快乐,她就愿意乱哼哼。

     谢唐轻笑一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将自己抽离出去,翻身下床,去了卫生间。

     他简单洗了一下出来,见夏莜莜趴在床上,侧脸贴在枕头上,一只胳膊伸到床外,有一下没一下的胡乱绕着圈圈,嘴里还哼哼着。米白色的床单随意地搭在她身上,露出来的半截脊背,肤白胜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