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谢唐勾起嘴角笑了一下,转身在飘窗旁的圆椅上坐下,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拿起打火机“啪”地一声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舒舒坦坦地呼出一口气。

     “讨厌,不要在卧室吸烟。”夏莜莜抓起枕头丢过去,差点砸在那一点星火上,被谢唐伸手截住了。

     谢唐说:“我累了,让我缓缓,就一根。”温柔的商量的语气。

     夏莜莜便不说什么了,翻个身窝到另一边去。懒洋洋,混沌沌的,想睡。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觉得又清醒了一些。她坐起来,盘着腿,床单裹在胸前,看着谢唐的侧脸,说:“老公,你真的很想要个孩子吗?”

     谢唐把烟放在烟灰缸上方弹了一下,转头看着她:“你想为我生吗?”

     “不是为你生,是为咱们生。”反正结婚了,又没打算离,早晚都得生个孩子,早生比晚生好,以后孩子大了她领着出门,人家会以为她是姐姐,想想就美翻了。

     工作也不至于耽误,前三四个月她照样可以出镜,孕中后期她不能出镜就暂时让组里的同事代替,她做幕后,出了月子,她需要录节目的时候就让她老妈和保姆帮忙带孩子,她老妈在她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就盼着抱外孙了,只怕她休息的时候要亲自带,她老妈恐怕都不会舍得让给她。

     等孩子到了三岁,如果长得够漂亮可爱,她就带着孩子一起出镜,美妈加萌娃的组合,一定更能提高收视率。

     光是这样脑补一番,夏莜莜就已经嗨了,觉得自己当妈以后的人生简直一片光明。

     “不过,我们还是要好好做一番准备再生,比如调养身体,你得戒烟戒酒,多锻炼身体,我也得少喝点碳酸饮料啥的。”夏莜莜越说越起劲,已经准备列一张备孕清单了,“还有,我们得去做做孕前检查。这个至关重要。”

     “好,都听你的。你先做做心理准备,咱们就着手办这件事。”

     谢唐按灭了手里的烟,看着夏莜莜,听她用清脆甜美的声音规划着生孩子的事,心里有一种岁月静好的踏实感觉。

     次日一大早,谢唐到事务所开会,先给大家讲了讲这次去莫斯科参加城市论坛,吸收到的新理念和个人的一些见解体悟,之后各组的人针对目前事务所正在进行的几个项目所出现的问题进行了一番讨论和研究,散会的时候已经接近11点钟。

     说了太多话,他觉得口干舌燥,也有点饿,回到办公室他一面看文件,一面拨免提叫人。

     苏亚莉匆匆进来,看起来很忙的样子,“老大,什么事?”

     “帮我拿点吃的来。”

     “甜点、咖啡?”

     “不要咖啡。我自己带了腌好的柠檬,你帮我泡杯柠檬水。”这是夏莜莜特意让他带到办公室来的,说秋天天气干燥,让他润肺的。

     “好的,我现在要跟项目出门,我让小金来给你泡。”

     苏亚莉闪身出去了,五分钟后,小金端着甜点进来。

     “老大,有一位脏小姐找你。”

     谢唐对小金的发音已经熟悉了,一听就基本知道她在说什么。

     他确认一遍:“张小姐?”

     小金忙不迭点头:“对,她说姓脏,有zong要的事要和你谈。”

     谢唐“嗯”了一声:“叫她进来吧。”

     话音落地的那一刻,谢唐忽然意识到这位“张小姐”,十有八/九是章裴。

     果然门一打开,他看到了那张不愿意看到的脸。遗憾接待她的是小金,而不是苏亚莉,如果是苏亚莉,肯定连话都不传,直接给她撅回去。

     “谢唐……”章裴站在门口,一手握着挎包的袋子,幽幽叫了他一声。

     谢唐没有再看她,目光落在文件时上,问:“你有什么事?”

     章裴站着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谢唐。小金出于礼貌,伸手做出请的姿势,示意章裴就坐。章裴转身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目光仍然盯着谢唐。

     小金有点纳罕地看看这个漂亮时尚的女人,又看看自己的老板,然后退了出去,很快捧了咖啡进来,放在章裴面前。“请‘忙’用。”

     章裴优雅地微微一笑:“谢谢。”

     小金又走到谢唐面前:“老大,你需要我帮你泡柠檬水吗?”

     谢唐合上文件,伸手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拿出腌着柠檬的玻璃瓶,交给小金,“两三片就好,不要太多。”

     “哇,这个看上去‘金’不错,是‘小’子为你准备的吗?”

     “对,是你嫂子准备的。”谢唐有意无意加重了嫂子二字,一来让小金加强印象,强化她的发音,二来也为了向章裴强调夏莜莜的存在。

     章裴果然注意到了,正低头喝咖啡,忽然抬头看了过来,眼睛盯着那个玻璃瓶。

     小金捧着瓶子出去了,章裴转脸看看闭合的红木大门,起身朝谢唐走过去,一直越过办公桌走到谢唐的身边,一手轻轻搭在他坐的椅子扶手上,“谢唐,我今天来并不是要纠缠你,是有事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就算我们分手了,但也不至于就成了仇人,你说是吗?”

     距离太近,谢唐觉得她身上的香水味很呛,他皱了皱眉,推着椅子往后挪了一下,抬眼看看章裴,指了指门边的沙发,“你有什么事坐下说,我听得见。”

     章裴怔了一下,雪白的贝齿咬住殷红的嘴唇,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身坐回去。

     谢唐把椅子往前挪一挪,两只手肘支在办公桌上,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正要开口说话,有电话打进来,拿起手机一看,是夏莜莜。

     “老公,你在做什么呀?”

     此时,夏莜莜站在父母家的厨房里,一边打电话,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剁着猪肉馅。其实她给谢唐打电话也没什么事,只是心情太好,又有点想他了。

     她伸长脖子,往客厅看一眼,老妈正摆开大阵势穿针引线缝喜被,金丝绣凤绸缎被面,棉布条纹被里,长长的一根线,从头缝到尾,一针一线,缝的是美好的期许,愿她永远岁月悠长的幸福。这是老妈亲口跟她说的,说要把自己的福气传给她,希望她和谢唐也能像老爸老妈那样相伴到老。

     两个小时前,她进门的时候,大吃一惊,除了小时候,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老妈做过针线活了,突然看到老妈缝被子,感觉自己像穿越了似的。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自己缝被子的,蚕丝被,棉花被,到处都有的卖。

     老妈瞪她一眼,说:“外面卖的要么太贵,要么太薄,哪里有自己做的好,你看看这棉花,我买回来自己晒的,又软和又干净。……我们那个时候,家家都给要出嫁的女儿缝被子,就是希望女儿能幸幸福福一辈子。上次我听你爸的,给你准备的被子全是外面买的,结果就闹了那么一出,真是不吉利。这次我要亲手给你们多做几床被子,管保够你们盖一辈子的。”

     听着老妈絮絮叨叨,夏莜莜心底一片柔软,就像那太阳下晒过的棉花一样,软软的,暖暖的,散发淡淡的清香。

     为了让老妈高兴,她迫不及待的把她和谢唐打算要孩子的事说了。

     杜新兰一听,怔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说:“行,要吧,早点要一个,趁我身体好,还能帮忙带。你爸也整日闲的发慌,有个孩子他也能有点事做。”低下头眼睛就有点湿了。真是一转眼,女儿就大了,嫁了人,也该当妈了。生个孩子,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对于她这个人生已过半的女人来说,这就是天大的福气。如果可以,她情愿把自己的福气都给女儿,保她平安,顺遂,无灾无难,永远不会在夜里辗转反侧,默默饮泣。

     夏莜莜倒在沙发上啃苹果,完全没有发现老妈的情绪反应,兀自说着:“妈,你说要孩子是不是得先调养调养身子啊,你要我的时候是怎么调的啊?”

     “我怎么调的?我吃龙肉调的。”提到这事杜新兰就有点心酸,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那时候经济状况不好,家里好几天才吃一顿肉,也不常买新鲜菜,冬天屯点大白菜吃到开春,屋里常年摆着几个坛子,泡辣白菜、酸豆角,腌酱菜。”

     夏莜莜忽然有点想流口水:“想吃辣白菜、酸豆角。”

     “你想要孩子就少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花时间多熬汤,给你和谢唐都补补身子。不要偷懒,听见没有?”

     “好,听见了,不偷懒。”夏莜莜再往沙发里缩一缩,调整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还没舒服两分钟呢,就被老妈派到了厨房剁猪肉馅,说要做糯米丸子,让她带回去给谢唐吃。

     她活还没干利索呢,就忍不住打电话向谢唐邀功,让他好好期待一下由自己参与制作的糯米丸子。顺便把老妈做喜被的事也说了。听出谢唐也挺高兴的,她心里更美了,挂了电话,继续干劲十足地剁肉馅,咚咚咚,咚咚咚,节奏一点都不乱,奏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