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刚才江白还说楼上人少清净,在夏莜莜看来哪都不清净。

     “真不好意思,你请别人吧,一会儿我老公要来接我,我怕他看见我跟你跳舞会吃醋。”

     她是这么希望的,至于谢唐会不会吃醋,她还真说不准。

     这个叫费洛奇的男人又客套几句,然后站起来出去了,江白挣脱“魔爪”坐了过来。

     “莜莜,你少喝点酒,喝多了不好。”

     没等夏莜莜回应,程姣姣探头过来挤眉弄眼说:“怎么,你怕她*啊?”

     夏莜莜一把捂住她的脸,推到一边去。

     谢唐按照程姣姣短信的提示,出现在房间门口的时候,看到了他不怎么愿意看到的一幕——夏莜莜和江白站在房间中央,眉目传情唱《天仙配》,夏莜莜明显喝多了酒,脚步虚浮,几乎倒在江白怀里……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是一对呢。

     夏莜莜正唱在兴头上,动作浮夸,一挑兰花指,差点戳谢唐脸上,赶紧收回来,“老,老公,你来了?”

     这会儿夏莜莜喝得有点飘忽,和谢唐吵架的事在她脑子里变得有点淡了,再加上谢唐跑来接她,心里的气也不由消了不少。

     谢唐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从她面前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双腿交叠,靠在沙发背上,姿态慵懒,很有点梨园捧角的清贵公子的架势。

     夏莜莜下意识想表现自己的美给谢唐看重又打起精神,倍加认真地摆好姿势——两只胳膊一并向右伸,翘起兰花指,然后脚下迈着小碎步,绕圈圈,“……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

     江白没办法只得配合她,跟在她身后,迈着四方步,摆出一副正义敦厚相,与她呼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

     夏莜莜一边唱,一边觑着眼看谢唐,这哥们儿仍是那副样子,老神在在,面无表情,……这到底是捧场,还是预谋砸场子啊?

     终于一曲终了,夏莜莜丢下麦克风朝谢唐走过来,眼看她脚下一绊就要跌倒,谢唐眼疾手快,一把捞起她,手上一使力,顺势把她带到了自己怀里。

     夏莜莜还是第一次像这样坐在谢唐的大腿上,不免一阵耳热,不止耳热,还有好几个地方都热了。

     “你喝多了?”谢唐神色如常盯着夏莜莜,她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

     “嗯,有点。”夏莜莜点头,“我刚才唱戏来着。……你要不要唱歌?你唱首歌给我听,好吗?”

     谢唐转头看了看这一屋子的人,除了坐在旁边的江白和程姣姣,他一个都不认识。

     他没有要留下来参与聚会的打算,他来这儿就只有一个目的,接离家出走的夏莜莜回家,作为丈夫这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唱歌,也不怎么会,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嗯?”

     此时此刻谢唐的声音很温柔,目光也很温柔,夏莜莜却隐隐感到一股迫人的气势。她觉得谢唐在生气,至于原因,她一时半会儿猜不出来。

     是因为她喝醉酒?可是谢唐从来没有说过不允许她喝酒。是因为她耍脾气离家出走?可这事能怪她一个人吗?换作别的女人面对谢唐的那种态度,恐怕也忍不了。

     夏莜莜不说话,谢唐不知她在琢磨什么,扶她起来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你不想回去?可是你已经喝多了。回去洗个热水澡,早点睡觉,嗯?”

     夏莜莜转头看着谢唐,今天他们闹了矛盾,吵了架,可他还是这样四平八稳的样子,她忽然感到一阵心烦气躁,也或许是酒喝多了的缘故,她觉得有点口渴。

     “我渴了,给我点水。”

     谢唐伸手在茶几上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她。

     夏莜莜接过来,又还回去,“我要冰的。”

     谢唐摸了一下另外几瓶,都是常温的。他打开一瓶,倒进一个直口玻璃杯里,然后加了很少一点冰块,“你喝了酒,不好喝太凉的,对胃不好。”

     夏莜莜没说什么,接过来,一口喝干,放下杯子,转头对程姣姣说:“我先走了。”又对江白说:“师兄,你和姣姣继续玩,等结束后麻烦你送她回家。”

     江白点点头:“没问题,我会的。”

     他们下了楼,在别墅门前,迎面遇见费洛奇,费洛奇看见他们,稍显惊讶,继而摆出一副迎来送往的笑模样:“谢大师?难得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呀。”

     谢唐微笑道:“费总,你太客气了。你这地方很不错,人气很旺。”

     “谢大师如果愿意常来,那才是我的荣幸。”

     “费总,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对玩的东西,简直一窍不通,今晚来这儿也是因为接我老婆。”

     “哦,这位夏小姐就是嫂夫人吗?”费洛奇的目光在夏莜莜脸上做了短暂停留,“幸会幸会。”

     谢唐看看费洛奇,再转头看看夏莜莜,“你们认识?”

     费洛奇哈哈一笑:“也说不上认识,嫂夫人第一次来这里,看着眼生,聊了几句。”嗯,撩了几下。

     夏莜莜站在一旁,始终没有接话,她心里莫名堵得慌,从谢唐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叫她回家,她就一直堵着,快要憋死了,哪里有心情听他们寒暄。

     听见两人客气道别,她才木木地说了一句“再见”,然后跟着谢唐往外面走。

     回去的路上,车厢里很安静,两个人都不说话。

     夏莜莜很硬气地决定除非谢唐先开口,否则她一个字也不会说。不,就算谢唐主动找她说话,她也要保持缄默,不就是高冷吗,当她不会?

     她知道自己这样赌气,有点可笑,可她确实不高兴,实在没办法勉强自己强颜欢笑。

     她完了,真的完了,喜怒哀乐全被身边这个男人掌控了。

     难道父母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就是给别的男人吃定的吗?

     没出息,没格调,丢人现眼,丧权辱国……

     呼!

     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

     正自我羞辱,自我惩罚,忽然听见谢唐问:“你饿吗?要不要找个地方,吃点宵夜?”

     夏莜莜迟疑了两秒钟,就两秒,不怪她意志不坚定,怪只怪谢唐大晚上提“吃”这个字,这是放大招啊,谁能招架得住?何况她晚饭没吃,只在喝酒的时候顺便吃了些点心。

     “要。”她半推半就,不情不愿地答。

     车子往前开了大约六七百米,看到一家营业中的酒楼,谢唐减缓车速,准备拐上停车坪,夏莜莜扒着车窗往外看了看,说:“别在这儿。往前再开一点,从小巷子里穿过去,有个夜市,夜市第三家烧烤摊的烤鸡脆骨特别好吃。”

     谢唐侧头瞟她一眼,转着方向盘又拐回主路上,淡笑:“这么门清?脑子里自带美食地图?”

     “那当然,我干这一行的嘛。深入挖掘这城市里的美食是我们节目的宗旨。”

     烧烤摊生意不错,隔着车窗望过去,人头攒动。夏莜莜没有立即下车,先瞅瞅外面有没有位置,如果没位置就算了,她不打算到店里面去,怪闷的。

     “有,有位置。”夏莜莜看见了,立马推开车门,“走吧。”加快脚步朝空着的一张桌子走去,抢钱似的。

     谢唐下了车,锁好车门,跟过去。

     “老板,十串鸡脆骨,十串羊肉串,一盘毛豆。”夏莜莜报完,看着谢唐,“我喝啤酒,你喝什么?”

     “你还要喝酒?”

     “我不多喝。要不你别开车了,陪我喝点?”

     谢唐点点头,夏莜莜有点开心,她真的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给点阳光就灿烂,“老板,五瓶啤酒,冰镇的。”

     谢唐抬眼看了看她,最终没有发表意见。

     酒菜上桌,谢唐端起酒瓶各自倒一杯,夏莜莜捏一颗毛豆,剥开送到嘴里,忽然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

     “莜莜?你是莜莜吧?”

     夏莜莜循声望过去,邻桌上一对年轻男女,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开口说话的是男的。夏莜莜不认识,心想八成是观众,遂客气地笑道:“我是莜莜。你们也来吃夜宵啊。”

     经常拍外景,这自来熟的功夫早就练出来了。

     “你本人比电视上还漂亮。”果然是观众。

     只是,这位男观众,你当着女朋友的面夸别的女生不太好吧,你没发现你女朋友已经有点不高兴了吗?笑容已经有点僵了啊。

     夏莜莜诚心诚意说:“谢谢,你女朋友也很漂亮。”

     男观众嘿嘿一笑,显然很受用。

     又看了看谢唐,“这位是你老公吗?”

     诶,这位观众,你话有点多哦。是打算长聊吗?

     夏莜莜只好回答:“嗯,是我老公。”

     这时候,女观众开口了:“你老公好高好帅啊。是模特吗?”

     这下轮到男观众黑脸了。

     夏莜莜也同样受用,“嘿嘿,谢谢,他不是模特啦。”

     被人夸了,谢唐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朝人家点了点头就算打招呼了。

     这高冷范儿。

     终于寒暄完毕,夏莜莜端起啤酒,朝谢唐示意,“干杯。”

     谢唐端起杯子,和她碰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再看看夏莜莜,她也喝了一口,只不过一口就喝下去了半杯……

     夏莜莜轻呼一口气,冰爽十足,过瘾!

     拿起一串鸡脆骨,正要咬,听见嗡嗡的声音,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响了,只见谢唐从衣兜拿出手机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