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两个人上了车,程姣姣发动车子,倒着车,说道:“可是这事跟你和谢唐有什么关系?她在缅怀她已逝的青春,让她缅怀好了,反正谢唐的现在和将来都是属于你的。你完全可以大度一点。”

     夏莜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谢唐亲口跟我说他的现在和将来都是属于我的,我肯定就不会生气了,更不会从家里跑出来。”

     说白了她就是希望谢唐能多说两句好听的哄哄她。结果他连哄都不愿意哄她,这给她造成的挫败感是强烈而又空前的。

     派对的地点在城中心的一处别墅里,院子里灯火通明,人影浮动,欢声笑语随风飘过来。

     隔着车窗看了看,程姣姣推开车门,“看起来不错,走,撒欢儿去。”

     两个人手挽手朝别墅走去,程姣姣的手机响起,她打开手包,拿出手机接通,下一秒她转头看看夏莜莜,说:“跟我在一起呢。……她呀,不怎么好,”再瞥夏莜莜一眼,“刚才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呢。……我们正准备去喝酒,你也来吧。”

     报上地址,挂了电话,程姣姣一扭屁股撞了夏莜莜一下,“还说人家不在乎你,这不追来了么。”

     夏莜莜头一低,想到她出门的时候忘了带手机,谢唐或许着急了一会儿,才匆忙从她手机里找程姣姣的号码,嘴角便撑不住蹦出一点笑意。

     真是没办法,碰上谢唐这个人,她好像永远都缺了那么点骨气。

     只好自我安慰,女人这种动物啊,就是这么矛盾,这么好骗,这么容易满足,感觉自己被在意的人在意,就会觉得这世界也没那么糟糕了。

     进了院子,夏莜莜的心思还悠悠的没有转回来,直到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莜莜,真巧,你也来了?”

     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从一棵桂花树下朝她们走过来。

     隔着朦胧的灯光,夏莜莜认出来人是江白,要上前打招呼,不想程姣姣却拉了她一把,示意她站着不要动。

     她不明就里,“干嘛,那是江白呀,你不认识了?”

     这时江白已经走了过来,程姣姣故意扬声说:“我是不敢认,说不定人家已经不记得我了。”

     江白闻言微微附身,抱拳,笑道:“刚才没有认出程大小姐,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程姣姣这才撇嘴一笑:“算了,本姑娘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不过,江白,你可真不够意思,居然把我和莜莜区别对待,请她吃饭都不请我。”

     江白说:“你这就冤枉我了,我其实一直惦记着请你和莜莜好好聚一聚,只是这边的工作才接手没几天,好多门道还摸不清,心里也不清净,今天一个朋友硬要拉我来喝酒,我也没什么心情,正打算走呢,恰好遇见你们。”

     正聊着,远远的,有个年轻男人朝这边招手,“嗨,程姣姣,这呢。”

     程姣姣抬眼看过去,笑得十分明媚,大声回应:“你先玩你的,我跟朋友聊会儿。”

     等人走了,夏莜莜好奇地问:“这人没见过,你新交的朋友吗?”

     “同事介绍的相亲对象,约过我两次,不靠谱。”程姣姣忽然想起什么,转头看着江白,“江白,你有女朋友吗?”

     江白一愣,下意识看了一眼夏莜莜,程姣姣立刻捕捉到了这一点,伸出手指在他肩上戳一戳,“喂,你看莜莜干什么,难道你对莜莜有意思,希望她当你女朋友?”

     程姣姣话音刚落,夏莜莜立刻扑上去卡住她的脖子,“要死了你,我一个已婚妇女,你这么给我招黑,是想我被浸猪笼吗?我们之间的革命友谊不容玷污。”

     “咳咳咳咳咳……别怕别怕,这一项惨无人道的刑罚已经破除了。你们两个都会平安无事的。”

     夏莜莜:“……”

     为了避免程姣姣再继续胡说八道,她干脆从虚空中抽一条根本不存在的绳子,一把把程姣姣“吊死”了事。

     程姣姣“死”了一会儿,悠悠转醒,拉着江白问:“说真的,你觉得我怎么样?”

     江白很诚恳的回答:“很好,肯定有不少男士青睐。”

     程姣姣哈哈大笑:“看你吓得那样,我逗你的。”又正色道:“说真的,我身边并没有合适的对象,你人脉广,帮我留意留意,如果有你这样家世好的就再好不过了。”

     “这个我倒是可以帮忙。”江白一侧身,引着她们往别墅里走,“走吧,我们到二楼去,楼上人少相对清净。”

     程姣姣挽着夏莜莜走在后面,小声提醒:“你不如趁这个机会,跟他说说请他爸参加节目的事。”

     夏莜莜抬眼看了看江白的背影,“……改天有机会再说吧,今儿就算了。”今天她没心情谈工作,而且本能上,她并不愿意轻易消费她和江白之间的友情。她几乎没有异性朋友,对于江白这个相识多年的师兄,她还是很珍惜的。

     交友派对,名副其实。楼上楼下,屋里屋外人都挺多,一路上遇到不少搭讪的,夏莜莜有一种进了集贸市场的错觉,“美女,喝一杯?”,基本可以等同于“老板,这大白菜什么价?”,有没有可能得手,一探便知。

     到了二楼楼梯口,江白直接被两个美女“截胡”了。

     俩女孩儿明显已经喝高了,脸颊绯红,嘻嘻哈哈,手举过头顶,扭腰摆臀,显然是把走廊当舞池了。

     江白本来出于礼貌,退到一旁给她们让路,却反倒引起了她们的注意。

     “帅哥,你好帅啊,跟我们一起去唱歌嘛。”

     一左一右,拽着江白往里面的房间走去。

     江白有些抗拒又无奈的不住回头看夏莜莜和程姣姣。夏莜莜看着他那可怜样儿,瞬间脑补出一句台词“悟空,救我”。

     “二师弟,咱们是否要见死不救?”夏莜莜饶有兴趣地看看程姣姣,觉得来这一趟还挺值的,至少此刻她的郁闷的心情得到了释放。

     “什么救不救的,左拥右抱,多好啊。咱就没有这样的运气。”程姣姣抱着双臂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诶,不对,你骂谁呢,我这样的怎么可能是猪八戒,最次也得是嫦娥。”

     “还次……不次你是谁?王母娘娘?”

     “嫦娥、王母娘娘都太没劲,要做我就做妖精,及时行乐。”程姣姣说完,踩着高跟鞋,扭着小蛮腰,做妖精去了。

     夏莜莜好笑地摇摇头,扭身跟上。

     一进门,夏莜莜愣住,这哪里是私人住宅,分明是ktv,墙上的彩灯都比一般ktv包间更多,房间也更宽阔,比一般的豪包更豪,一大圈棕色真皮沙发,坐三四十个人只怕也不会觉得拥挤。

     夏莜莜觉得不可思议:“在家里装一间ktv包间?该不会这家主人的日常生活就是k歌聚会吧?是不是还得招服务生啊?”

     程姣姣说:“什么家里啊,人家不住这,闲置着没用,改造了一下,当聚会场所。”

     大别墅,闲置着没用……

     有钱任性!

     此时此刻,江白真有点像掉进盘丝洞的唐僧,被两个小妖精缠住灌酒,脱身不得。他一直瞟着夏莜莜和程姣姣,眼皮眨得都快抽筋了,无奈她俩根本接收不到他发出的求救信号,坐在沙发一角,悠然自得地对饮起来。

     加了冰块和青柠的百利甜酒,喝一口只凉到胃里去,夏莜莜晃晃杯子,心道这酒真不是好东西,才喝一口就愁上心头,她这会儿又满脑子都是谢唐了,比喝酒前更甚。

     一会儿他来了,自己要不要跟他回家?

     唉,愁死人了。

     又举杯喝了一口,通过余光感觉到有人在看着她,偏头,撞上一道陌生的目光。男人长得挺英俊,嘴角挂着淡淡一点笑意,对她颌了颌首,移开视线看别人去了。

     有一种黑老大来巡视地盘的感觉。

     夏莜莜转头和程姣姣碰碰杯,忽然感到身旁的沙发陷了下去,回头一看,英俊男坐在了她身边。

     “美女第一次来?”

     “嗯,第一次。”下意识侧头看了一下程姣姣,程姣姣对她眨巴一下眼睛。

     “觉得我这地方怎么样?”英俊男目光烁烁透着自信,一看就是经常跟女孩搭讪,猎艳高手,战果丰厚。也是,英俊,有钱,风度翩翩,如果出手够大方的话,应该挺招女孩子喜欢。

     夏莜莜抿了一口酒:“不错啊。如果整个装成ktv应该也挺赚钱的。”

     英俊男笑了一下,伸出手,“正式认识一下,我叫费洛奇,你呢?”

     “夏莜莜。”她没有握他的手,而是举了举杯表示友好。费洛奇也端起一杯酒和她碰了碰。仰头喝酒的时候,夏莜莜瞥见程姣姣身边也坐了一个帅哥,两人聊的热络。

     另一边,江白已经喝的有点头重脚轻,看见夏莜莜身边坐了个男人,挣扎着要起身,没有成功,手里被塞了一只麦克风。

     身边的女孩紧贴着他,“我们来唱歌吧,你想唱什么?”

     “你唱吧,我不会。”江白随口敷衍,眼睛一直盯着夏莜莜。

     “夏小姐,这里太吵,不如我请你到楼下跳舞?”费洛奇放下手中的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