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谢唐下了床,站在夏莜莜身后,说:

     “那我去睡了。”

     心里却还抱着希望,赌夏莜莜会心软,此刻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哪怕一个极其微小的信号,他也能抓住,借此赖着不走。

     他承认自己有时挺死皮赖脸的,但仅限于对夏莜莜。

     “嗯,晚安。”

     干脆利落,毫不迟疑。

     说完,夏莜莜拿着睡衣朝浴室走去。

     谢唐跟在夏莜莜身后,夏莜莜进了浴室,他继续往外走,走到卧室门口,听见咔哒一声,浴室落了锁。

     他脚步一顿,接着走出去。

     客厅里空荡荡,寂静无声。

     他抬头看看二楼,玻璃书房里透出如豆般的一点光,以往他睡觉前都会先在书房看会书或设计资料,今晚他实在没有那个心情;再看看书房旁边健身室的门,去跑步么,大半夜的,还是算了,又看看客房的门,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走向沙发。

     他绝不睡客房,睡了客房,不就等同分居么。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局势朝那样不利的方向发展。

     谢唐躺在沙发上,翻过来翻过去,怎么都不舒服。

     这是什么鬼沙发,设计的一点都不合理,改天一定要买个更好的回来。不对,沙发是给人坐的,不是给人睡的,睡着舒服不是什么好事。

     再翻个身,面朝外,伸手拿起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降低音量,换台,换台,再换台,没一个能看的,勉强找了个有关红河谷的纪录片,用来催眠。整部片子放完了,仍旧毫无睡意。

     夏莜莜花了很长时间,慢悠悠地洗完了澡,又慢悠悠地吹干头发、全身抹上乳液,最后在脸上糊了一层海藻面膜,这才走出浴室,爬上床,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时尚杂志翻看,忽然手机“叮叮”响了两声,拿起来看看,是程姣姣发来的微信。

     西门娇娘:[这两天过得怎么样?失眠?烦躁?感觉身体被掏空?]

     夏小污:[不要担心,我还活着。][倒地,奄奄一息]

     西门娇娘:[我妈又开始逼我去相亲,我快要招架不住,到时请求助阵。]

     夏小污:[我不行,我这样的可爱无敌美少女,直男杀手,会挡了你的桃花运的。

     西门娇娘:[少不要脸了。到时候你给我坐远点,充当路人,在我召唤你的时候,你才能出现。就这么定了。]

     夏莜莜瘪瘪嘴,干脆取名叫西门霸道老板娘算了。

     夏小污:[对了,今天我见着江白了,他居然是清兰坊的老板!!!!]

     西门娇娘:[清兰坊?这么说他是清兰坊的创始人江河声的孙子,烹饪大师江梁的儿子?]

     夏小污:[你怎么这么门清啊,我一个美食主持人都不知道烹饪大师江梁和清兰坊的关系。你……你侮辱了我!][愤怒]。

     西门娇娘:[白眼][凭什么我一个杂志社编辑,就该比你一个主持人知道的少啊。……真没想到,江白这家伙如此深藏不露,改天我一定要狠狠狠狠的宰他一顿。]

     夏莜莜噗嗤笑了,穷鬼所见略同也。

     如果当年程姣姣知道江白家里这么有钱,绝不会每次一起吃饭只点一份肉菜,起码小炒肉也要点三份,吃一份看一份打包一份。

     夏小污:[今天江白请我吃饭,送了我一副红宝石耳环作为新婚礼物,我要好好想想,等他结婚,我送什么。]

     西门娇娘:[!!!!!这家伙出手这么大方?该不会还对你有意思吧?]

     夏小污:[白眼][你怎么不怀疑他对我有意见,否则也不会给我出这种难题。……不对,什么叫还啊,你少唯恐天下不乱了。]

     西门娇娘:[那个时候全世界人民都看出来,他请咱俩吃饭醉翁之意不在酒,就你死活不信。]

     夏莜莜当然不信,在这方面,她可没有那么自恋,在她看来所有没有当面表白的都不叫追求。

     ……

     客厅里,谢唐懊丧地坐了起来,起身走到卧室门口,迟疑了一下,手扶在门把上,轻轻一压,门开了。

     心头一松。

     当然,他明白并非夏莜莜有意给他留门,平时家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住,并没有随手锁卧室门的习惯。

     谢唐推开门走进去,看见夏莜莜带着一副“鬼面”半靠在床头,床头灯幽暗的光打在黑幽幽绿汪汪的脸上,显得十分诡异,乍看之下,还真有点吓人。

     他两手插兜,往前走两步,立在床尾,看着夏莜莜,欲言又止。

     “有事么?”夏莜莜抬头,以眼神询问他。

     谢唐一手握拳抵在唇边,虚咳一声,“我没有枕头,在沙发上睡得很不舒服。”

     夏莜莜边伸手摸摸脸上的面膜,边随口说道:“你可以去客房睡。”

     干什么要睡沙发呢,博取同情是没有用滴。

     “……客房的枕头也不舒服。”

     夏莜莜盯着谢唐看了两秒钟,伸手拍拍身旁的枕头。

     谢唐表面不动声色,心里有点高兴,到底莜莜心软,一听他睡沙发,就心疼的顾不上和他怄气了。

     谢唐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来,褪掉拖鞋,脚刚抬起准备放在床上,听见夏莜莜说:“你把这个枕头拿去用。”

     谢唐:“……”

     默默地抓起枕头,默默地站起身走出去。

     自作多情、自以为是、自讨没趣是什么意思,他此刻算是彻底搞明白了。

     夏莜莜听见卧室的门合上,心里觉得怪怪的,拿起手机继续和程姣姣闲扯,这次她把主题锁定在了谢唐身上。

     夏小污:[姣姣,今晚我把谢唐赶出卧室了。]

     西门娇娘:[所以呢?]

     夏小污:[你觉得我过分吗?]

     西门娇娘:[还……好吧。如果叫你昧着良心陪他睡觉,恐怕你也做不到。]

     夏莜莜一头黑线,非要说的这么露骨吗?再说了他们是合法夫妻,陪他睡觉也是她的义务,没什么好说的吧。只是这种事呢,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否则就会像动物□□一样,干巴巴的多没意思。

     甩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她继续讲后续:

     [后来他找借口又进来了,我又把他赶出去了。你也知道谢唐那种人其实是很要面子的,从谈恋爱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把他赶出卧室。你说我过分吗?]

     西门娇娘:[过分。不是你,是他。如果换做是我,都厚着脸皮进来了,干脆把不要脸进行到底,直接扑倒你再说。]

     夏莜莜:……

     聊不下去了。

     睡觉。

     夏莜莜一觉醒来,天光大亮。她翻个身,把脸埋在枕头上,两手两脚完全的舒展,再舒舒服服地翻个身,“嘭”地一声,手背打在床头柜上,一阵疼痛传来,彻底清醒。

     她张口就要拉长了声音叫“老公”,告诉他,她打到手了,好痛,然而,在第一个音节蹦出来之前,她忽然意识到什么,猛地刹住。

     以往她早上醒来若是没有看到谢唐,会大声呼唤他,待他出现在面前,就嘻嘻一笑“老公,我醒了”或“老公,我饿了”“老公,我梦见你了”,等等。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要她再对着谢唐撒娇卖萌,她会觉得尴尬。

     她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会不会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的亲密无间毫无隔阂?

     真烦。她使劲打了一下枕头,把嘴堵上去,啊了几声,发出的声音闷闷的。

     从发生那件事到现在,她一刻也不曾真正地恨过怨过谢唐,别说他并没有真的背叛她,即便是真的,她也只会心痛,默默离开,而不会恨他。

     原来她比自己想象的更喜欢谢唐。

     她真的是没救了。

     举起拳头“叭叭叭”拿枕头撒气。

     “莜莜,你醒了?”

     夏莜莜举起的拳头停在半空……

     她翻个身坐起来,想想自己刚才二百五的样子全被谢唐看在眼里,有点讪讪的。

     “你进来怎么没声啊?”

     谢唐看着她红润的小脸,想来睡的不错,他觉得很欣慰。

     夏莜莜有时像个小孩,生气也好,闹脾气也好,到了该睡觉的时候躺倒就能睡着。这样的优点不是人人都有的,也因此让人羡慕,让人心生怜爱。

     他昨晚没睡好,起床有点没精神,这会儿觉得充满元气。

     他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来,脸上带着一点笑,看着夏莜莜,说:“这拖鞋是软底的,所以没有声音,如果你想听声儿,咱们去买个带响的,走路的时候吧嗒吧嗒的。”

     “谁要听,吵都吵死了。”夏莜莜嘴里嘟囔着,心里偷偷升起一丝暖意。谢唐极少说什么浪漫的甜蜜的话,但只要她不高兴,他也总有自己的办法来哄她逗她。她从这些点点滴滴里,印证谢唐是否爱她,爱得多深,每印证一次,心里就踏实一分,比如现在。

     “今天是不是不用录节目?”谢唐问。

     夏莜莜每周一三五录节目,今天是周四,她也不用加班,可以随意安排时间。她点点头,反问他:“你呢?今天做什么?”

     “我也打算休息一天,不如你帮我安排?”

     夏莜莜不傻,听出来这是要在家里陪她的意思。

     心里一甜,说:“我饿了。”

     谢唐说:“我准备了小笼包、蛋饺,还有粥和小菜。”

     全是夏莜莜爱吃的。

     “你起来洗漱,我去把粥盛出来。”他说着,起身往外面走。

     夏莜莜看着谢唐的背影,心里充盈着幸福感,又忽然莫名的患得患失。

     “老公……”她叫住他,“你说有没有可能,有一天,我会失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