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记忆交融
    第十一章:记忆交融

     秦渊的变化在小七的意料之内,四年前,给哥哥“六号”注射完生物强化剂也是这种反应。

     和岛上其它被生物强化剂感染的生物一样,在短时间内身体急剧膨胀,眼睛发红,变成极具攻击性的怪物。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出奇一致的共同点,对血液有着一种特殊的渴求。

     总而言之,在注射完生物强化剂之后,就会变成嗜血的怪物。无论你是何种生物,是动物还是植物。由于身体的膨胀,强化后的生物比原来更加强大,但是强大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其中一个代价便是强化后的生物需要新鲜的血液和更多的食物供给身体的消耗。

     如果得不到充足的血液和食物维持身体消耗,变异后的生物最终也会因饥渴而死。这和人类缺乏食物会渴死、饿死是同一个道理。

     这就是变异后的生物变的嗜血,变得极具攻击性的原因。

     四年前,小七通过给哥哥“六号”喂食血液的方法稳定住了“六号”的状态,后来“六号”的状态虽然被稳定了下来,但却一直处于睡眠状态,无法唤醒。

     第二次面对这种情况,小七从容了很多,不再像第一次那么紧张,那么手足无措。

     小七早已经准备好一碗满满的蓝色血液,喂给秦渊。

     这画面活像是一个三四岁的孩童喂食一只巨兽。

     小七的蓝血似乎有某种特殊的魔力,小七给秦渊喂食满满一碗蓝血之后,秦渊的状态终于稳定了下来。不再像先前一般狂躁,两只腥红的眼睛越来越淡,由原来的深红色逐渐淡化,变成了淡红色。这是状态缓和的现象!

     小七直视秦渊淡红色的眼睛,她的瞳孔骤然间从黑色变为澄澈的湛蓝色,小七湛蓝色的眼睛似那么的干净,那么的清澈无暇。像是世界上最干净的蓝宝石。

     秦渊的意识越来越强,渐渐地秦渊感觉到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血管里的血液,流动速度很快慢了下来,恢复到正常的流动速度,心率也慢慢稳定。

     与此同时,秦渊膨胀的身体渐渐收缩,收缩到了正常人的体型大小。

     小七使用自己的意念控制秦渊,压抑住控制秦渊的某种力量,这种邪恶的控制力源自于生物强化剂。

     不要死!不要失控!

     秦渊的耳边响起小七的声音。准确的说这不是一种声音,而是不可置疑的命令。

     这命令,不断地在秦渊脑海中循环。

     混合着小七蓝血的生物强化剂在秦渊身体上的血管流动,似乎在清洗秦渊身体里的每一根血管。

     血管在受到清洗的同时,秦渊的脑海中闪现出一幅幅模糊的画面。

     封闭的实验室,实验室内的各种器材,以及小七孤独的身影和恐惧的表情。

     一个又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出入实验室,向小七的身上扎针注射血清、抽血检查。蓝色的血液填满了一个又一个针筒。

     白大褂们对着蓝色的针筒指指点点,在讨论着什么,他们的胸前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标记,是黑色十字架!

     这是小七的记忆!此时此刻,秦渊的记忆和小七的记忆相互交融。小七的血液有着携带、传递记忆的功能,小七的蓝血融入秦渊身体之后,一副接着一副模糊地照片像播放幻灯片似的在秦渊的脑海中播放。

     由于秦渊体内小七的血液很稀薄,小七传递到秦渊身上的记忆也很模糊。

     尤其是记忆中的人,秦渊无一例外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至于相貌,秦渊之隐隐约约地看到了领头的白大褂是一个带着眼睛的大胡子,而且胡子十分浓密,浓密到口罩几乎要被胡子给撑起来。

     小七被所在一个透明容器里,刚刚内注射过血清的小七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哀嚎。小七拍打着玻璃容器,声音惊动的玻璃容器外的白大褂,这些白大褂只是瞥了小七一样,注意力便从小七身上转移开,没有再理会痛苦中的小七。

     之后,播放出来的幻灯片似另外一个人,这个人的相貌很清晰,这也是小七对这个人记忆深刻的原因。而这个人秦渊也曾见过——就是躺在密室试验台上的小七的哥哥,也就是“六号”。

     在小七每一次被注射血清之后,陪伴小七的只有“六号”。“六号”像哥哥关怀妹妹一般安慰小七,照顾小七。一幅幅温馨的画面在秦渊的脑海中播放,秦渊想到了自己,想到了他的哥哥秦深。

     曾几何时,秦深也是这般关怀自己,直到失去音讯。

     ……

     海岛的日出美的令人沉醉,朝阳顽皮地从海平面上探出了头。大海水平如镜,安静如处子。

     几只海鸟掠过岸边,在沙滩上漫步寻找食物。慵懒的热带海龟慢悠悠地在沙滩上爬行。

     潮汐,温柔地拍抚着海滩,像母亲轻轻抚摸熟睡婴儿的背。

     “如果没有任务,岛上没有异化生物,这里可真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天堂啊。”

     雇佣军的基地距离海滩很近,这也是为了方便和外界联络。斯蒂芬是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几乎每个日出日落,斯蒂芬都会手摇红酒杯,在海滩上漫步欣赏每一个日出日落,不时泯上一口红酒杯内的名贵红酒,他已经在这座岛上看了上千的日出日落了。

     看这座岛屿的日出日落,是斯蒂芬除了工作之外最大的享受。

     “只可惜这里不是天堂,而是地狱,斯蒂芬教授。”

     山下重明将一只异化的海鸟套入瞄准镜,扣动扳机,一声清脆的枪响打破了海滩的祥和宁静。

     海滩边留下异化海鸟的尸体,其余的海鸟受到了惊吓四散飞走。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山下,你这个粗鲁的家伙,你又在做些什么!”斯蒂芬皱着眉头,“多么美好,多么祥和的画面,都被你这该死的枪声破坏了!”

     没了海鸟的海滩空荡荡的,斯蒂芬很扫兴。

     一艘轮船背着夕阳缓缓驶向海岛,三架武装直升机在轮船的上空不断盘旋。

     “一定是爱子他们。”山下重明注视着轮船和盘旋在轮船上空的武装直升机说道。

     山下重明把手中的枪抛给身边雇佣军,向海滩边奔去。

     望着山下重明向海滩奔去的背影,斯蒂芬微笑着泯了一口红酒,很享受地啜着嘴唇,巴咂道:“这才像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样子嘛,成天板着一副脸像什么话。”